意识内化冥想介绍

 

夕阳老师讲解

我们今天主要是介绍关于意识内化冥想,因为现在群里面已经达到五百多人了,但是还没有真正非常详细系统地介绍过什么叫意识内化冥想,所以很有必要,专门来介绍一下什么叫意识内化冥想。

首先,我想请问大家,到这个课堂来,你们的最初愿望是什么,你最初想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你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大家可以以打字的方式来回答我,有人说是开悟,还有呢?找到生命的出口,还有其他人呢?认识自己。也许有人是为了了解生命的真相,有人是为了认识自己,有人是为了找到生命的出口,所谓找到生命的出口,意思是指你在你的生命范围内,你也许感受到某种窒息,某种并不是特别让你感受到喜悦跟自由的状态,我相信大多数群里的群友,你们都经历到过生命当中的痛苦,其实每一个人,注定经验到过生命中各式各样的冲击和苦难,这一点毫无疑问。

那么凡是经验到生命痛苦的人,他们在内在深处,都是想寻求解脱的,都是想寻求某一个出口,据说内在的心灵深处,唯一追求的,就是喜悦,没有别的。无论你曾经追求过什么,财富,完美的家庭,或者是知识的积累,或者走遍全世界,探索未知的领域,等等,所有的这一切背后的原因,都是想获得某种内在的喜悦;都是想寻找那个快乐的源泉;而且人们总是希望这个源泉是稳定的永恒的,那些被你找到的东西,一旦你发现它不那么稳定,不那么永恒,就会再次激起你探索的愿望。你总是想要探索一个更新的,因为已经握在你手里的东西,你感觉它已经不能满足你了,所以自古以来,整个人类,整个文明的倾向,都是在不断地探询,探询那个永恒的点,永恒喜乐的点,或者说那个喜乐的源头。

古人非常聪明,五千年以前,就已经有了《瑜伽经》,帕坦加里用非常数学的方式,把那个内在的追寻原原本本地描述出来了,甚至更久以前,一万年以前,就已经有了印度的吠陀经,你如果看过印度的吠陀经的话,里面有许多古老的篇章是非常著名的,它们讲到你心灵的最深处,讲到你最终的源头,它们提到除非你达到最终的源头,否则没有什么能真的满足你。即使某些东西,看上去能够满足你一个片刻,但是很快的,你会发现它又开始变化了,除非你找到那个最终的极乐,这也就是人类自创世以来,一直在追寻的东西。

古代的人,实际上已经发现了这个源头,但是由于它是完全主观的,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自主地经验到它以后,他无法以语言的方式表达出来。就好像一个人,达到了某种源头的光明、某种源头的极乐,但他无法使你也达到,他不能说我达到了以后馈赠给你,这是没有可能的,他只能自己实现,然后他可以为你指出那条向上走的道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你指出那个方向。这个是他可以做的,但是他没有办法,把他实现的那个东西送给你,传递给你,因为它并不是一个可以赠送的物品。它是完全内在的、完全心灵的,这就变成了一个困难,你可以指出那条道路,你可以描述整个达到极乐的方法,但是没有人能够真的向你显示出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样。所以古代的那些圣人开创出各种各样让你体尝的小技巧,让你能够暂时体验到的一些方式,也许大家已经看过很多古老的典籍了,里面记载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也许你在古老的书籍里面,看到过关于中脉的修法;也有关于奉爱的修法;也有很多关于呼吸的修法。在佛教里面,有非常系统的禅定的修法,也就是佛陀传递下来的,Vipassana的修法。

各种各样的方式,已经被提供给你了,其中有一些方式,是用于让你片刻地或者暂时地体验到那个源头的,但是只是一瞥,也有一部分方式是让你真正走上那条道路的。让你片刻地或者暂时地体验到那个源头,类似这样的方式,在禅宗里也被非常好地运用过,禅宗在唐宋最兴盛以后,开始传向日本,实际上真正的禅最后是在日本开了花,虽然禅在中国后代一直非常兴盛,但是真正开花的是在日本,禅在日本真正生活化,他们开始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它们变成了剑道,变成了茶道,变成了花道,变成了香道,变成了忍道,变成了能道,也就是日本的戏剧,一种能剧。我不知道大家有没看过日本的能剧,你在能剧里面很少会看到特别快的行为和动作,每一个动作都特别慢,慢到像打太极拳那样慢,而整个演员的那些动作,都神奇地吸引住你的注意力,你突然间被他缓慢地行走,缓慢的手的动作所吸引,你在看那种戏剧的同时,你似乎就进入了某种宁静,你被他的整个身体动作迷倒了,吸引住了,他以那样的方式在创造宁静的氛围。

而在日本的茶道里面,他以整个泡茶的过程,来显示那个和谐和宁静,最后当你喝到那个茶的时候,你突然间发现当那个清香的日本茶流过你的喉咙的时候,突然间你整个人就轻松了,完全放松开来,你体验到某种内在的松驰,完全的舒适,以这样的方式,他在让你尝到那个最终的一瞥。在香道里通过各种的香气,非常优优淡淡的香气,在日本的香道里你很难闻到真正浓烈的香,因为所有的香都是清淡的,因为只有清淡能让你增进你的觉知力。当你能够最警觉的去闻那个淡淡的香,而当你闻到那个淡淡的香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的闭上你的眼睛,你会情不自禁的微微仰起你的头。在凯西的描述里面,只有当你的能量上升到第六或者第七个中心的时候,你的头会自动的上仰,这也意味着,在你闻到那个淡淡的香气的时候,你的能量被自动的吸引到了第六或第七个中心,你突然间微微的抬起了你的头,因为你是处在某种享受跟某种神醉的状态里。所以那个香道,它以香的方式,升起了你内在的能量,让他融入那个极乐的片刻,极乐的源头。

所以,刚才提到的这些方式,都是古代的智者,创造出来的能让你片刻融入的一些技巧。一旦一个人有了那么一瞥,有了片刻的融入,他真的经验到了无法言传的那一刻,那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再能够阻止他去追寻那个片刻,他已经尝到了那一片刻如此的美,如此的令人神醉,那么他就开始,真的要问一问,我以什么样的方式,能够真正的进入它,全身心的进入它,或者是能够主动的进入它,而并不是它来了又去,我抓不住它,所以那个追寻就从这个片刻开始了。

古代的圣贤们接着也提供了你另一半的方式,也就是能够让你持久的,真正的融入那个源头,那些方式包括佛陀教导的Vipassana呼吸的觉知,从呼吸开始进入禅定;也包括印度教跟密宗倡导的关于中脉的修炼,瑜伽经里面提到过关于中脉跟脉轮的修法;还包括印度奉爱瑜伽,以爱的方式,以奉爱的方式,来追寻那个源头;甚至包括第四道葛吉夫提供的苏非的舞蹈的方式,苏非有各种各样的舞蹈,旋转舞蹈,八度音阶的韵律,以这样的方式,它让你的身体全身心的溶入那个真理的源头。

而往往是那些真正能够提供你真实的走上这条道路的方法,一开始很艰辛,一开始并不是那么另人愉悦的,而那些香道,茶道,剑道,这些方式在一开始就能抓住你,它给了你一瞥的经验,所以一个人一但有了一瞥的经验,他就开始非常自主的,非常情愿的开始走上那条艰辛的道路,即使付出一定的代价,即使路过各种各样的艰辛,但是他已经知道在那个终点就是他想要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人真的主动的经验过那个终点那个源头,哪怕是一瞬间的。其实所有的人都曾经经验过,你们有没有在公园里,在草地上,倘在草地上看蓝天的经验,当那一个片刻,你突然间发现有一种全身心的融入,当你看到整个蔚蓝的天空,阳光洒在你的身上。那种彻底的放松,那种彻底的融入整个蓝天的经验,突然间使你体尝到了某种无法言喻的极乐;或者有的时候当你早晨推开窗,一下子阳光洒在你的脸上,微风拂面,整个头脑一个子就清晰了,你呼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突然间一下子整个人就愉悦了,整个人就明亮起来了,好像整个世界看上去现在变的非常的美,即使同样的世界,在下午就显的丑一点,但是在早晨的时候,当你非常愉悦的时候,世界就变美了。

而那些片刻正是你以自然的方式体尝到那个源头。当你喝一杯热咖啡的时候,当你沉静在美妙的音乐里的时候,所有的这些片刻,令你融化的片刻,都是同样的一个高峰经验,它们跟你在香道里,闻到那个香气,闭上眼睛陶醉在那个香味里的经验是完全一样的,你突然间神醉。所以那个经验,那个神醉的经验你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无数次的经验到了,如果你有,你现在就可以用打字的方式把你的经验表达出来,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曾经有过,你甚至有比那个更强烈的,尤其当一个人越是年轻的时候,这个经验就越多的越频繁的发生在他的生活当中。

它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上帝或意味着生命在一次次的提醒你,你有那个源头就在你里面,生命以它的方式,以各种各样的手段与渠道,让你在某一个瞬间,再一次的回到那个源头,回到真正喜悦的,无忧无虑的,神醉的源头,所有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告诉自己,甚至告诉他人,那个是你生命当中最最珍贵的经验,没有人会说那个经验是不珍贵的,或是无足轻重的。你内在的心灵,你内在的灵魂,它直觉的知道,那个经验非常的珍贵,你曾经无数次的在那个体验里。

但是问题是在那个神醉的经验总是偶然的到来,它来了又去,你很难抓住它,你抓不住它。所以为什么人们就开始寻找方法,再一次要回到那个体验,他再一次去旅游,再一次爬上山顶,再一次寻找能够让你陶醉的音乐。所以人们在花大量的金钱、大量的时间来寻找同样的体验,他们要到公园里去,要到美丽的大自然当中去。为什么旅游那么吸引人,为什么大自然那么吸引人,为什么音乐那么吸引人,为什么一杯香浓的咖啡是那么的吸引人,就是因为那些管道,那些媒介,曾让你一瞬间经验到那个快乐的高峰。而你的灵魂,你的心灵一而再的渴望回到那个高峰,因为灵魂最终的愿望就是追寻快乐。

对,有人说曾经经验到各种各样身体消融在自然里的喜悦,有各种各样的高峰期经验。其实那些方式,香道的方式,回到大自然的方式,等等,你可以以这样的方式回去,但是你不能希望每一次都能回去,它是一个超出你控制范围的一件事,你也许躺在同一片草地上,但是你第二次就没有这样的经验了,它不来了,也许你不经意的走在马路上,它就突然来了,它变成了一个无法捉摸的神秘经验。也许仅仅站在桥上看到夕阳西下,你突然间就经验到了。但是第二天当你再去看,就没有那个体验了,但是古人非常聪明,还是给你提供了,真正方法,真正的渠道,但你必须认得出,因为那个真正通向极乐源头方法,一开始看上去是不那么吸引人。

Vipassana觉知呼吸,在一开始显的极其枯燥,枯燥乏味。意识内化冥想一开始,显的非常煎熬,你甚至找不到那个热,那个热感到底在哪里,你甚至无法感受到你的脊椎骨自然地发热,这一切在一开始是显的那么的困难。即使奉爱瑜伽让你全身心的爱上某一个神,但这一点对于现代人来说也是困难的,你也许能够爱上一个美女,但是你很难爱上一个抽象的神,但是如果你真的充满了真诚的信念,你真的充满了探索的强烈欲望。你真的说,我曾经经验到过,我一定也能再经验到。在五千年以前,在一万年以来,已经有无数的古代的圣者真实的达到,而你说,既然他能达到,我也能。如果你有坚强的决心跟信心,如果你真的能够持久的安住在某一个方法里,那么你注定将实现。

所以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其中的一个方法,也就是通过你的中脉,通过能量在中脉当中的上升,一直来到你最终喜悦的源头。但是这里要强调一点,有一个先决条件是,你必须遵循正确的方法,这一点由其重要,因为现在实在是太鱼龙混杂了。甚至有人把憋气、打嗝描述成是打通中脉,你突然间在腹部憋气并且使劲地向上推,然后在你的口腔里面打了一个嗝,然后他说这是中脉通了。这真的是非常大的笑话——因为中脉在你的脊椎骨里,不在你的食道里、不在你的气管里。所以你一定要找到真正正确的方式,不要被那些鱼龙混杂的东西给蒙骗了,他们也许会告诉你各种各样你听也听不懂的术语,因为你越是听不懂就意味着你越是好蒙骗。所以希望大家更多地看一些古老的典籍,掌握更多的这方面的理论跟知识,这样你就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你就可以少上很多的当,因为实在有太多的人在等着欺骗你。

好,所以我们现在开始要讲一讲什么是真正的中脉——它不在你的食道里,也不在你的气管里,也不是在你的中脉里存在着气体,你需要打一个嗝或者放一个屁,类似这样的说法实在是非常的荒唐。在元代,八思巴国师有一本书,他著了一本书叫《大乘要道密集》,这本书在群的共享里边有下载,大家可以去下载;在这本书里,八思巴国师提到,真正的中脉在你的脊椎骨里,它就在你的脊椎骨当中灰质、白质的中间,真实中脉的粗细只有发丝那么粗,非常非常细——这个是中脉对应于你的肉身来讲的一个对应的点,就是脊椎骨的中间。

而实际上真正的中脉在你的以太身内,它是在你的能量身里。你的以太体是真正身体能量的一个储存体,你也可以叫它是能量身,真正的中脉是属于这一层身体的,它并不属于你的肉身,只是它的对应点是在脊椎骨内的这条神经链、细如发丝的神经链。在六十年代的时候,苏联的科学家曾经研究过,一个人全部的能量,如果能够激活这根脊椎中间的神经,那么意味着这个人将很难生病,甚至很难衰老,他老化的进程都会大幅度的降低,因为脊椎的中心就意味着你生命的活力,如果你的脊椎骨老化了,那么就意味着你的生命也在急速的老化——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整个瑜伽、整个印度教非常重视中脉修炼的一个原因,因为中脉几乎就是你整个生命的中枢。

瑜伽选择了一个最最能够把握住的方式来让你提升,因为其他的方式似乎更难一点——奉爱的方式,它太无形了,它更加适合于那些有强烈情感倾向的人。女性,也许奉爱对她们来说更合适;而现代人,有强烈情感的人其实已经不那么多了,即使在女性当中。现代人更倾向于以智慧的方式来实现提升,因为现代由于文明的进展、由于科技的进展、由于文化的进展,已经更加头脑化了,思想化的提高,意味着情感化的相对降低,所以对于现代人类来说,更适合以智能的方式来提升。当然这个智能并不排除爱,必须智能加上爱,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以中脉的方式上升变得更适合现代人。

我们在古老的瑜伽里面,也看到有关于各种各样脉轮的说法,在你中脉的各个层级里面,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脉轮,而那些脉轮实际上对应着你身体里面那些腺体——胸腺、腹部的腺体、喉结旁边的腺体……这些腺体实际上直接地连结着你的脊椎骨的神经链,它们直接地受到脊椎骨的影响。如果你的能量在脊椎骨内上升,那么意味着这些腺体将直接地受到刺激,意味着这些腺体的活力也被再一次地激发,所以实际上整个在脊椎上升的过程,是非常符合生理的,它跟西方医学的研究几乎是一一对应的。

我们大家可能多多少少都有经历过类似中脉的体验,尤其是在你年轻的时候。其实每一个人现在,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都参加过以往每天晚上放的以太身冥想,以太身冥想主要是激活你丹田的热量,因为那个是你的气海、是整个生命储存能量的熔炉,你必须首先激活它。因为整个中脉上升的能量就来自于这个气海、这个熔炉,所以它是一个最最重要的打地基的工作,相当的重要。即使你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个以太冥想,但是我相信你也有过丹田发热的经验,你们每个人有没有肚脐以下三到四个手指,那个地方是温热的,而且你是以内在的方式感知到它的,它一定是温热的,只是你没有注意感觉过,你如果感觉那个地方,你会感到它其实一直是有点温热的,因为如果你的丹田是冷的是凉的,那么就意味着你已经在重病当中了或者你已经接近死亡了,那个地方已经没有能量了。如果你是活着的、你身体是健康的,你的丹田一定是热的,它是你整个身体能量的中心,所以中脉的经验在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是有基础的,你也曾经一定程度上是经验过它的。

我再举第二个例子,就是当你年轻的时候,你打篮球或者当你做了一定的运动——酣畅淋漓的运动并不是疲劳的运动,它是使你酣畅淋漓、非常痛快的运动以后,比如说打一场球以后,你会发现你的后背,尤其是你的脊椎骨变得非常的热,你也许会明显感觉到整个脊椎骨有热量——这个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尤其是男生,男生肯定有过这样的经验,几乎是每一个人。女孩子在一定的运动以后也会有这样的经验,它是一样的、人人相同的,而女孩更容易经验到的是两乳中间的地方——膻中的地方会温热。所以这些经验其实都是你曾经有过的,它是生理化的,而那个生理化背后,它直接地连结着你的中脉的能量、你的脊椎的能量,换句话说你要唤醒你的脊椎的能量并不那么难,因为在你年轻的时候、或者就在你现在的时候,你的脊椎仍然是拥有热量的,你的脊椎一定是拥有热量的,如果你的脊椎完全是凉的,那么就意味着你也将靠近死亡了,你的身体将完全失去协调性,因为你的整个脊椎骨就是你的整个身体协调的中心,所以实际上中脉的修炼是相当客观的,它是一个可以在生理上直接感受到的这么一个冥想。

它并不是要你闭上眼睛像幻想一样的想象一些东西,但是一睁开眼睛那个幻想就没了,你完全不知道那个幻想是否真实地产生了效应,或者效应是否可以在一天之中、几天之内持续地产生效应;而在中脉的冥想当中,那个热、那个丹田的热、甚至后来你如果进一步,那个脊椎骨的热,实际上是持久的,而不是暂时的,它甚至不需要你闭上眼睛才能够经验到,你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你在上班的时候、你在走路的时候、你甚至在吃饭、在上厕所的时候,脊椎骨的热都将持续地运动。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中脉的冥想被瑜伽被印度教尤其重视的一个原因,因为它非常容易验证,它是很客观的一个现象。

在中脉的冥想里面,凯西曾经提到过,一旦你内在的能量沿着中脉上升,你也许会经验到微妙的振动,这个振动也许以身体的方式呈现,你的身体可能会产生前后的摇摆或者顺时针的转圈,意味着那个振动开始散布到肉体上,你的肉体开始有一些奇妙的前后摆动的现象、转圈的现象,而当那个能量开始进入你的头部、进入头部的中脉,你立刻会经验到内在的明亮,它是非常客观的。我们这里面有上过一期、二期、三期的意识内化课程的人,所有一期、二期、三期的学员,几乎每一个人在能量上升到头部,都经验到了极其客观的意识明亮。这个明亮不是客体光,不是你看到一个光,如果你看到光,即使这个光再持久,它也迟早会消失。没有哪个客体光会持续太久,它即使能持续一个月两个月,那么第三个月它也会消失掉。它不是客体光,它是意识本身的明灿,你的意识突然间明亮了,这个明亮是如此地明显。

我们有一期、二期、三期的学员,大家可以以打字的方式来表达一下你经验到的意识的明灿。所有一期、二期、三期的学员几乎都在能量达到头部的时候,直接地经验到这个意识的明灿。所以请在座的学员都能够表达一下,那是一个极其客观的现象,最好是以能够更加具体的方式来描述一下。这个能量在脊椎后背上升的时候,它明显是有热感的,它也是一个极其明显的现象。当它上升到头部,它将有极其明显的意识现象,这也是客观的。你几乎无法回避它,它变得极其鲜明,一切看上去变得鲜活了,生机勃勃了。即使你闭上眼睛,意识本身的明亮,都没有消退。你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你仍然能感受到意识本身的明灿。所以这就是中脉的一个极其客观的优点,它相当的客观。只要能量上升了,你就注定会经验到。

还有人提到,在这个意识光明里面,还会有爱与光。一定会这样,一切都会看上去更美,一定会这样,它是极其客观的一个经验。你只要在意识内化冥想能量上升了,一定能经验到光,经验到爱。所以它并不是一个人为造作的现象。如果你人为造作,我要充满爱,我要对家人充满爱,对世界充满爱,但是那个爱不能持续太久。你无法以人为的方式创造真正的爱,真正的爱完全是一个能量上升的自然现象,人为永远无法创造它。所以这就是意识内化冥想的一个优点。

而每一个人实际上经过正确的方式,都可以在一到两个月内,实现内在能量的上升。除非两种人将会产生困难。第一种,你的神经系统已经受到了破坏,你的神经已经有明显的分裂,明显的病灶,那么这种人不太适合于能量进入到头部。第二种人,你的身体过分的虚弱,也许是大病初愈,你的身体还是处在虚弱的状态下,能量还处于匮乏的状态下,这种人也没有足够的能量使你的内在升起来。所有其它的人,只要你是身体健康的,你都可以开始培养你丹田的能量,凝聚,从第一步开始,从以太身冥想开始,渐渐地,让这个能量以冥想的方式收缩到脊椎骨,并且开始真正的上冲,遵循中脉的一些技巧与方式,你就能在一到两个月内,经验到意识的明灿,而这个明灿一定是稳定的。如果一件事情你经验到了,经过两天三天以后,它又消失了,你就要怀疑它的价值。但是如果一件事情,你经验到了,即使一辈子它都不会消失,那么你就知道,它是真正的、真实的。

我现在要问一下,一二三期的学员,你是否经验到的这个明亮,是你能够在之后的一生之内始终能经验到的?它不再是一个来了又去的经验,你现在拥有了某种主动的能力,你直接可以自主的立即经验到它。所有一二三期的学员是不是都已经拥有了这种能力。只要你想进入到这个明灿,你就能立刻走进去。而且你将知道你在这个明灿里是要一直保持到最后的,也就是你之后的一生当中都能保持在里面,并且随时体验。如果这个经验是能够随时体验的,不会消失的,那么说明它是有真正价值的。那个内在光明永远不可能是暂时性的,如果它是暂时性的,那么它不具有永恒的价值。所以这就是中脉的优势,它使你能够真正地受益终生,让你的意识能够真正的达到稳定的光明,而且真正地在那个光明里产生真实的爱。那个爱不是来了又去的爱,它是随时随地的,它是相当稳定的一个经验。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凡是达到这个意识光芒的人,请问一二三期的学员,你们是不是在达到意识光芒以后,突然发现你的情绪很稳定。你很难有过高或过低的情绪,你很难有两极的极端化的情绪,或者你很难再向下掉落,你几乎一直在这个明灿里,因为你现在不太情愿向下掉了,没有哪个人在进入明灿以后,会再想要落到黑暗里去。而现在你已经拥有了主动进入明灿的能力,所以你更不可能向下掉了。所以这个经验是真正让你摆脱你个人情绪的一个体验。所有的东西,只要你能量达到,它注定就是稳定的。

所以第四道的葛吉夫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你的情绪可以欺骗你,你也可以哄骗你的情绪。所谓哄骗你的情绪就是说,你可以以心理学的方式,以现在新时代的方式,说我要释放我的情绪呀,我要怎么样、怎么样,我要改善我的情绪呀,我要释放它,我要调整它,我要理解它,我要爱它,等等。你可以哄骗它,我不要抱怨呀,我怎么怎么,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实际上你都是在哄骗你的情绪。它会暂时的好一点,但它下一次又会回来。而在你整个身体里面,只有一样东西不能欺骗你,就是你的能量。

一旦你的能量达到了某个高度,它注定就有某个高度的稳定经验,而低于这个高度、低于这个脉轮的经验,将无法再一次显现,它几乎是一种科学。你一旦经验在这个意识的明灿里,你的情绪将永远无法打扰你,它非常生理,甚至是一个生理现象。现在没有任何情绪能够打扰到你,你并没有做任何调整情绪的工作,你也并没有用各种方式来哄骗来调整你的心境,调整你的思想,但它们就是没有了。因为你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所以低于这个高度的所有振动都被你消化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瑜伽或者密宗的修炼里从来都不讲要调整你的情绪,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了,它们有更高明的方式来超越它,超越你所有的情绪,也就是能量的方式,能量上升的方式。

所以我们在这个意识内化冥想里面,我们会分阶段的、逐步地使你的能量上升,通过一些技巧,让你学会这些技巧,真正地使你的内在能量稳定地持续地上升到顶端。而上升到顶端,也只是一个技巧和工具,它最终的目的,是让你的能量携带你的意识来到顶端,并且融入那个光,融入那个明灿。这才是真正的目的。所以整个中脉跟能量的上升,从终极的角度讲,它仅仅是工具。一旦你的意识融入了明灿,中脉就变得可有可无了,当然它会变得是一个自然的事情,自然得就像是你的呼吸一样自然。你现在不需要练习中脉,你的能量就会自动上升,到最后只要意识在光中,你的能量就自然上升了,你甚至都不需要去管它,它几乎是自动的,只要意识在最终的光芒里,这个能量就会自动地追随,自动地升起。

最后我想讲一点的是在意识内化冥想里面,会实现两大利益。第一大利益,是刚才提到的,我们在西方医学里,已经确知你的脊椎是生命的中枢,它是决定你老化程度的一个钥匙。整个中脉的练习对于你物理的身体成为强壮的是极有帮助的,你的身体就会强壮起来,这个是毫无疑问的一件事情。

第二大利益,就是对你意识的上升有决定性的、发自本质的改变,它会使你原来灰暗的意识,彻底的推动它,让它上升到光明的源头。而且,那个与光的合一、与内在源头的合一,与你的爱、你的明灿彻底的合一是稳定而坚实的。所以我必须再强调,它一定是一个稳定的作用,否则就不是真的。如果它不稳定,你就必须怀疑它的价值。

以上是大概的、框架式的、粗略的介绍,并不是很细。很细的东西需要在高阶课程里面更加详细的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