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祖师六祖弥遮迦尊者

六祖弥遮迦尊者,中印度人,五祖传法以后就行化到了北天竺国,看到城墙上方有金色的祥云,赞叹说:“这是道人的气,一定有大士会成为我的法嗣”,于是就进入城中,在街市上有一个人手里拿着酒器,对面的走过来问:“大师从什么地方来,将要到什么地方去?”,六祖回答说:“从心来无处去”,尊者问:“还认识我手里拿的东西吗?”,六祖说:“此是触器而负净者”,说:“大师认识我吗?”,六祖说:“我是不能够认识的,能够认识的就不是我”,又对尊者说:“你先自报名氏,然后我给你说其中因缘”,尊者说偈回答道:“我从无量劫,至于生此国,本姓颇罗堕,名字婆须蜜。”,六祖说:“我的师父提多迦说,世尊曾经游行到北印度对阿难尊者说:这个国家在我灭度三百年以后有一个圣人颇罗堕,名婆须蜜,在禅宗的祖师当中会位列第七,世尊授记了你,你应该出家”,尊者于是把酒器放到一边敬礼六祖,站在一边说:“我想到过去劫中,曾经给一个佛布施了一个宝座,那个佛授记我说:你在贤劫释迦牟尼佛的时候当弘扬正法,和今天大师说的一样,希望大师能够度脱我”,六祖就给尊者剃度出家,告诉他说:“正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你要好好护持不要断绝了”,于是说偈:“无心无可得,说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六祖说完偈以后就进入师子奋迅三昧,跳到虚空中,有七多罗树那么高,又回到本座,变化出火来自焚,婆须蜜尊者收集六祖的灵骨后放到七宝箱中,建造了宝塔放到了塔顶,那是个时候是襄王十五年甲申岁年。

【原文】
六祖弥遮迦尊者,中印度人也。既传法已,游化至北天竺国,见雉堞之上有金色祥云,叹曰:“斯道人气也,必有大士为吾嗣。”乃入城,于阛阓间有一人手持酒器,逆而问曰:“师何方来?欲往何所?”祖曰:“从自心来,欲往无处。”曰:“识我手中物否?”祖曰:“此是触器而负净者。”曰:“师识我否?”祖曰:“我即不识,识即非我。”复谓之曰:“汝试自称名氏,吾当后示本因。”彼说偈答曰:“我从无量劫,至于生此国,本姓颇罗堕,名字婆须蜜。”祖曰:“我师提多迦说,世尊昔游北印度,语阿难言:“此国中吾灭后三百年,有一圣人姓颇罗堕,名婆须蜜,而于禅祖,当获第七。”世尊记汝,汝应出家。”彼乃置器礼师。侧立而言曰:“我思往劫,尝作檀那,献一如来宝座,彼佛记我曰:汝于贤劫释迦法中,宣传至教。”今符师说,愿加度脱。”祖即与披剃,复圆戒相,乃告之曰:“正法眼藏,今付于汝,勿令断绝。”乃说偈曰:“无心无可得,说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祖说偈已,入师子奋迅三昧,踊身虚空,高七多罗树,却复本座,化火自焚。婆须蜜收灵骨,贮七宝函,建浮图置于上级。即襄王十五年甲申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