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年龄的次第

顶果仁波切的传记曾提到,他十六岁的时候就进到一个山洞,在山洞里准备了一个木头框,这个框只能坐着把人框进去。他在那个框里一呆就是几个月,甚至不愿意把腿伸出来,他一直是盘腿坐在那个框里,就好像是一个木头的小盒子,他坐在里面闭关。他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为什么他就能够一坐几个月,不愿意出来?他的大哥叫他,说你还是出来伸伸腿吧,否则你的腿会变成畸形的,你的腿会废掉。但他一点都不愿意把腿伸出来,他觉得在里面无比的舒适,非常祥和,他享受那个非常狭小空间内的那种宁静。

    他也没有做扎龙,没有做体能运动,只是坐在那儿,就能坐几个月,为什么有人能这样?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能这样?南传里有个词叫“巴拉密”(巴拉密是巴利语pàramatilde的直接音译,它就好像我们所说的资本,佛教叫“资粮”),它说一个人要禅定必须要有足够的巴拉密,这个词太专业,我不想太多用这个词,我们用更能够理解的词汇。就好像当你是一个婴儿的时候,睡眠会特别多,因为睡眠有助于孩子身体的成长,睡着了可以无阻碍让身体发育长大,他可以一天睡十几个小时以上,一会儿睡着了,一会儿醒了,一会儿又睡了。而当他再长大一点,睡眠时间逐渐缩短,运动时间逐渐增长,你会发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的运动量是那么大,后面大人跟着他气喘吁吁,大人受不了这么大的运动量,运动量实在太大了,你没办法让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安静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必须要动。他处于生命的好动阶段,这个阶段就是要运动。紧接着等他再长大,他活动的范围开始扩大,一个孩子在幼儿园里、家里,再长大一点活动范围更加扩大,开始体验这个世界的林林总总——乒乓球啊、篮球啊、游泳啊……各种各样的方式,各种各样的体验.关于这个世界的体验,物理性的,它更倾向于物理性的体验;运功的,它的范围更大,更辽阔。等他再成长二三十岁的时候,他的运动渐渐夹杂了一些属于思考的东西,他不满足于单纯的运动,单纯的运动显得很无聊了,他开始满足于有智力倾向的:开始喜欢航模、可以拼起来的飞机模型等等。有挑战性的、不仅需要体力而且需要脑力、需要心灵手巧结合的东西,属于智能的东西开始添加进来。身体的进化开始渐渐的向智力的进化迈进。

等他到了四十岁,运动量和二十岁显然没法比,运动量少了很多,依然运动,但是没法和二十岁青年相媲美了,他的运动量和他的灵活性又降低了很多,而他的脑力却增长了无限多,他变得能够深挚的思考,他是一个潜在的哲人,他不仅仅以物理的方式、身体的方式体验这个世界的灿烂,他开始以思考的方式来体验它,这个世界不仅仅是一些物质的堆砌,不仅仅是一些物理运动,它里面富含着哲学、富含着那么深的思考,他变得更迷恋于领悟,对人生的领悟,对他曾经所经历过的所有的那些林林总总:他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只是以肉体的方式来体验它、以运动的方式来体验它,等到四十多岁的时候,开始以思想的方式来体验。他把这些体验更加深化,物理深化到灵魂、物理深化到思考,而这个思考迟早有一天会指向那个源头,最终的源头、生命的源头。等他是个六十岁的老人时,如果智力还没被放弃的话,他一定会有最终的思考。很多人到六十岁时,智力已经被主动的放弃了,不能继续往前走了。如果没有放弃继续往前走的话,他一定会想最终的那个前进。这就是人生的一个最大致的方向、模型,而当你看到这个大致的模型的时候,它仅仅限于你的这一生。这一生七八十年大致以这样的方式在成长。

然而有一些像顶果这样的人,他的生命从一开始就越过了运动的阶段、思考的阶段,他直接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就进入了灵魂的思考,他像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一样把自己关在木盒子里,开始思考那个最终极。这个在一般人身上要七八十岁才开始发生,而他十六岁就开始发生了,这是为什么?因为生命不止这一世,生命是蕴含节奏的,你对这个世界的物理体验,早在你这一生之前就开始了。许多生以来,你都在体验这个人世间,你在体验做一个爸爸是什么感觉、做一个儿子是什么感觉、做一个女人是什么感觉、做一个妈妈是什么感觉,你几乎体验了每一个世界——甚至你作为一个动物是什么感觉、作为一棵树是什么感觉,你都体验过了。因为这就是灵魂进化的节奏,你的灵魂在一开始的时候,只能以物理的方式来体验这个世界,那个体验总是从粗糙到细腻,是有次第的。所以,如果你有足够宽的视角、如果你的视角不仅仅是在这一生、如果你的视角可以拉开到许多生,你会发现类似佛陀这样的人、类似克里希那这样的人、类似罗摩这样的人,他们总是转世成为王子,或者转世成为特别富贵的人,王公贵族。这意味着他们经历了许多生的体验,已经来到了物理体验的极端:物质的富饶。你也许体验了贫困,渐渐地你体验了小康,如果你体验的方向是正确的话,最终你将体验那个无比的富饶;如果你没有挥霍来到你眼前的这些物质的话,最终你的体验一定是指向最高级的富饶——物质的富饶。因为这是一个进化的阶段,它必然走向这个阶段,没有人能够逃避它,它注定是这样。你会变得越来越丰富,注定是这样。你以肉身的方式体验这个世界,如果你的体验足够正确,它一定会变得越来越丰富,所以丰富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

 

 

 

摘自《夕阳灵性问答037》(夕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