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和今人的差别

古人和今人的差别


今天要讲《庄子》的这一段:


田开之拜见周威公。周威公就问他:“你在祝肾那儿学习,那么你从他那儿听到了什么呢?”田开之说:“我只不过是扫扫地而已,又怎能从先生那儿听到什么呢?”周威公说:“你就不要谦虚了,你一定听到过什么。”田开之说:“我只是听先生说:‘善于养生的人啊,就像放羊一样,看到有羊落后在后面的时候,就用鞭子赶一赶。’”周威公就问:“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


田开之举了个例子,他说:“鲁国有一个叫单豹的人,居住在岩洞里,饮山泉的水,从不与人争利,活到七十岁的时候,皮肤还像婴儿一样,但是很不幸,有一次遇上了一只饿虎,把他给吃了。而据说有另外一个人,叫张毅,
出身富贵人家,每日锦衣玉食,但也很不幸,在四十岁的时候就患了热病死了。单豹住在岩洞里,很注重修养,他虽然注重内心的修养,却让老虎把他的肉体给吃了;而叫张毅的这个人呢,非常注重肉体的保养,很会调养身体,饮食滋补,但却让疾病侵扰了他的内在,就死了。这两个人都死了。他们实际上都属于遗失了另一半。一个善于养生的人应该知道,养生就如同放羊一样,看到有羊落后的时候,就拿鞭子赶一赶。


孔子说:“用不着进入深山荒林里去,把自己藏起来,也用不着全身投入世俗里面,都没这个必要,而是站立在两者中间。如果他能够既不靠左,也不靠右,而是在两者的中间的话,那么他的名声就必定是最高的。如果有一条很凶险的路,那么当你行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最好是结伴而行,当人多的时候,你才敢在这条路上行走,这才是聪明的做法。而最不聪明、最可怕的做法是在枕席之上或饮食之时,恣意地失去了某种内在的警戒,这就是错误。”


这一段的核心内容就是田开之讲的:养生要像放羊一样,当你看到有一些羊落后的时候,就要拿鞭子赶一赶。让我们来举一个例子:出于内在最深层法则的驱动,你内在的能量总是会分成两个倾向——左边的能量和右边的能量,而这两个倾向往往是对立的,也就是中国古人讲的“阴性的能量”和“阳性的能量”。大多数人会在他的前进道路上,首先碰到其中一方的能量,比如说他首先碰到阴性的能量,或者首先碰到了阳性的能量;他首先碰到了属于智能的能量,或者首先碰到了属于爱的能量。一个人不太可能同时具备完整的两方面状态,尤其在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只具备一方的状态。一开始的时候,人总是从一方的状态,作为一个切入口,开始切入的。


讲到切入口,你要知道,两千五百年以前,佛陀在世的时候,那个切入口和我们现在的切入口是不一样的。也许你没有注意到过,两千五百年以前,那个时候的人,他们还没有那么的“大脑化”——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能量,还没有完全地大脑化。他们没有如此复杂的思想经验,他们很多的能量,有些人位于心轮,有些人甚至位于丹田。所以当你问一个古代的人“你在用哪里想”的时候,他会用手指指向他的胸口,他直觉地知道,他是用胸口在想,而不是用大脑在想,因为确实是这样。对于古人来说,他的思考中心还没有上升到头部,他思考的中心还位于心轮,甚至更低的地方。


如果你问一个孩子“你在用哪里想”的时候,他的小手会指向他的肚子。他的中心非常低,他甚至是用肚子在想,连心轮都没有到,所以小孩子往往会感觉到,他肚子里在想心思。你如果有过养小孩的经验,你会发现,一个小小孩儿,他总是觉得他肚子里在想心思,对不对啊?一个孩子,很小的时候,他的思考中心在丹田,连心轮都没有到,所以小朋友是用肚子在想。


对于两千五百年以前的人,他们的中心远远没有到像现代人类大脑这样的高度,他的中心比较低。也许现代人,只有在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才会觉得他是用肚子在想,但是古人甚至到了成年,他都觉得他是在用肚子思考。他非常的简单,非常的纯粹,所以他是用肚子在思考。


如果你的中心没有这么高,如果你的中心是在肚子,是在心轮,那么当有一个圣人教你意守丹田的时候,你就非常容易彻悟,非常容易切入,因为你意守的地方就是你的大脑——是你灵魂的大脑,并不是生理的大脑。你意守的地方与你灵魂的大脑是吻合的,它们非常匹配。在匹配的情况下,所有的能量都是围绕这个中心在运动的。你思考的中心实际上是你身体最重要的中心,所有能量都在围绕着思考中心运转。

 

 

摘自《庄子耳语》夕阳讲解029(夕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