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祖师二十四祖师子尊者

二十四祖师子比丘尊者,中印度人,姓婆罗门,得法以后就游行四方,到了罽宾国,有一个叫波利迦的人修习禅观,所以有修禅定、知见、执相、舍相、不语的五众弟子,祖呵斥他们然后化导令入正道,四众人都默然心服,只有修习禅定的达摩达听说四众被呵责,很气愤的来了,祖问:“仁者修习禅定为什么要来这里呢?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那么修习的是什么定呢?”,他说:“我虽然来到这里但是我的心没有散乱,定是随着人而修习的和修习的地方没有关系”,祖说:“仁者既然来到这里,修习也来了,既然没有修习的地方,那么还会有在人的修习吗?”他说:“是定修习人,不是人修习定,我来到这里,定随着人来了”祖说:“人不是修习定,定随人的,那么当定自己来的时候,定是谁在修习?”他说:“就像干净的明珠那样内外透明,定如果通达,一定是这样的”,祖说:“定如果通达了,就像明珠那样,今天见到仁者,并不是明珠之徒”,他说:“那颗明珠内外明彻,内外都是定的,我的心没有散乱就像这个珠子一样干净”,祖说:“其珠无内外,仁者何能定?秽物非动摇,此定不是净。”,达摩达听到祖的开示以后就悟了,心地朗然,祖摄服五众人以后就名闻遐迩,开始找寻自己的法嗣,遇到一个长者,带着他的孩子去问祖:“这个孩子名叫斯多,生下来的时候就握着右手,现在长大了也没有能伸开,希望尊者能够开示这其中的宿世因缘”,祖看到以后就用手接着说:“可以还给我珠子了”,童子就把手伸开了把珠子奉给了尊者,众人都感觉到惊异,祖说:“我前世是一个僧人,有一个童子叫婆舍,我曾经去西海赴斋,把这个珠子交付给他,现在还给我是理所当然的”,长者于是就让他的孩子出家,祖就给他剃度受戒。因为这样的因缘所以这个孩子就叫婆舍斯多,祖对他说:“我的师父曾经说我以后会有大难,现在把如来的正法眼藏交付给你,你应该好好护持,普润未来的众生”,说偈:“正说知见时,知见俱是心。当心即知见,知见即于今。”,祖说完偈以后就把僧衣给了斯多尊者,让尊者去其他的国家随机教化众生,斯多受教以后就到了南天,祖说大难不可以躲避掉,独自留在了罽宾国,当时有两个外道,一个名字叫摩目多,一个叫都落遮,学习了很多幻术,想要一起谋乱,就假装成佛门弟子的样子偷盗进入到王宫中,并且说:“如果不能够成功就将罪过落到佛门弟子的身上”,妖人做坏事以后,祸患也随之而来,国王果然怒了说:“我一直皈依三宝,为什么要祸害我成这个样子”,就让下属毁坏伽蓝,祛除佛门弟子,又拿着剑到了祖那里,问:“大师得到五蕴皆空了吗?”,祖说:“已经得到了”,国王说:“脱离生死了吗?”,祖说:“已经脱离生死了”,王说:“既然已经脱离生死,可以把头布施给我吗?”,祖说:“身子本来就不是我,头还有什么可吝惜的”,国王就挥刀看下了祖的头,乳白色的血液涌了几尺高,国王的右臂当时就旋转掉落在地上,七天以后就病死了,太子光首感叹说:“我父亲为什么要给自己带来灾祸呢?”当时有象白山仙人深明因果就和光首说了这其中宿世的因缘,解开了他的疑惑,(事情具体的记载在圣胄集及宝林传中),于是就用师子尊者的身体建塔供养,当时是魏齐王二十年己卯年。

【原文】

二十四祖师子比丘者,中印度人也。姓婆罗门。得法游方,至罽宾国。有波利迦者,本习禅观,故有禅定、知见、执相、舍相、不语之五众。祖诘而化之,四众皆默然心服。唯禅定师达磨达者,闻四众被责,愤悱而来。祖曰:“仁者习定,何当来此?既至于此,胡云习定?”彼曰:“我虽来此,心亦不乱。定随人习,岂在处所?”祖曰:“仁者既来,其习亦至。既无处所,岂在人习?”彼曰:“定习人故,非人习定。我当来此,其定常习。”祖曰:“人非习定,定习人故。当自来时,其定谁习?”彼曰:“如净明珠,内外无翳。定若通达,必当如此。”祖曰:“定若通达,一似明珠。今见仁者,非珠之徒。”彼曰:“其珠明彻,内外悉定。我心不乱,犹若此净。”祖曰:“其珠无内外,仁者何能定?秽物非动摇,此定不是净。”达磨达蒙祖开悟,心地朗然。祖既摄五众,名闻遐迩。方求法嗣,遇一长者,引其子问祖曰:“此子名斯多,当生便拳左手,今既长矣,终未能舒,愿尊者示其宿因。”祖睹之,即以手接曰:“可还我珠!”童子遽开手奉珠,众皆惊异。祖曰:“吾前报为僧,有童子名婆舍,吾尝赴西海斋,受嚫珠付之,今还吾珠,理固然矣。”长者遂舍其子出家,祖即与授具。以前缘故名婆舍斯多。祖即谓之曰:“吾师密有悬记,罹难非久,如来正法眼藏今转付汝,汝应保护,普润来际。”偈曰:“正说知见时,知见俱是心。当心即知见,知见即于今。”祖说偈已,以僧伽梨密付斯多,俾之他国,随机演化。斯多受教,直抵南天。祖谓难不可以苟免,独留罽宾。时本国有外道二人:一名摩目多,二名都落遮,学诸幻法,欲共谋乱。乃盗为释子形象,潜入王宫。且曰:“不成即罪归佛子。”妖既自作,祸亦旋踵。王果怒曰:“吾素归心三宝,何乃构害,一至于斯!”即命破毁伽蓝,袪除释众。又自秉剑,至尊者所,问曰:“师得蕴空否?”祖曰:“已得蕴空。”王曰:“离生死否?”祖曰:“已离生死。”王曰:“既离生死,可施我头。”祖曰:“身非我有,何吝于头!”王即挥刃,断尊者首。白乳涌高数尺,王之右臂旋亦堕地,七日而终。太子光首叹曰:“我父何故自取其祸?”时有象白山仙人者,深明因果,即为光首广宣宿因,解其疑网。﹝事具圣胄集及宝林传。﹞遂以师子尊者报体而建塔焉。当魏齐王二十年己卯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

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勒那是梵语,鹤就是中文的鹤字,因为尊者经常感得群鹤恋慕的原因),月氏国人,姓婆罗门父亲是千胜,母亲是金光,因为没有孩子的原因,在七佛金幢前祈祷,就梦到须弥山顶有一个神童,拿着金环说:“我来了”,就怀孕了,等到小孩七岁的时候,在村落间游玩,看到民间祭淫祀就入庙呵斥道:“你妄兴各种福祸,幻惑人们,每年人们都杀牲口祭祀,杀生太多”,说完庙就塌了,因为乡里都说他是圣子,等到二十二就出家了,三十岁的时候遇到了摩拏罗尊者交付给尊者正法眼藏。

行化到了中印度,那里的国王叫无畏海,信奉佛道,祖为他说完正法以后,国王忽然见到两个人穿着红色的素服参拜祖,国王问:“这是什么人?”,祖说:“这是日月天子,我以前曾经给他们讲法,所以来礼拜我”,过了很长时间才消失了,只闻到奇异的香味,国王问:“日月国土总共有多少?”,祖说:“一千个释迦牟尼佛化作的世界,各个都有百亿日月国土,我如果每个都说一下都说不尽”,国王听了以后感觉很惊异。

当时祖讲演无上妙法,度脱有缘众生,因为上首弟子龙子很早就去世了,他有一个兄长师子,博闻强记,刚开始侍奉婆罗门,等到师父去世了,弟弟也去世了就皈依了尊者问:“我想要求道该怎么用心?”,祖说:“你想要求道,不需要用心”,问:“既然不用心,那么怎么做佛事?”祖说:“你如果有用就不是功德事,你如果无所作就是佛事,佛经里说:我所作功德,而无我所故。”师子听到这些话以后就契入佛慧,当时祖忽然指向东北问:“这是什么气象?”,师子说:“我看见气就像白虹,横贯在天地之间,又有五道黑气横贯在其中”,祖说:“这云预兆着什么?”师子说:“不知道了”,祖说:“我灭度五十年以后,北天竺会有国难,会对你有妨碍,我将要灭度了,现在把法眼交付给你,你要好好护持”,于是说偈:“认得心性时,可说不思议。了了无可得,得时不说知。”,师子比丘听到偈以后欣然惬意,不知道将会有什么难,祖就秘密的示给尊者看,说完就展现十八变,回到座位上圆寂了,火化后收集舍利以后,都想分到舍利去建塔供养,祖又出现在空中说偈:“一法一切法,一切一法摄。吾身非有无,何分一切塔?”,大众听到偈以后就没有再分舍利就地建塔供养,当时是汉献帝二十年己丑年。

【原文】

二十三祖鹤勒那尊者,﹝勒那梵语,鹤即华言,以常感群鹤恋慕故名耳。﹞月氏国人也。姓婆罗门,父千胜,母金光。以无子故,祷于七佛金幢。即梦须弥山顶一神童,持金环云:“我来也。”觉而有孕。年七岁,游行聚落,睹民间淫祀,乃入庙叱之曰:“汝妄兴祸福,幻惑于人,岁费牲牢,伤害斯甚。”言讫,庙忽然而坏。由是乡党谓之圣子。年二十二出家。三十遇摩拏罗尊者,付法眼藏。

行化至中印度。彼国王名无畏海,崇信佛道。祖为说正法次,王忽见二人绯素服拜祖。王问曰:“此何人也?”祖曰:“此是日月天子,吾昔曾为说法,故来礼拜。”良久不见,唯闻异香。王曰:“日月国土,总有多少?”祖曰:“千释迦佛所化世界,各有百亿迷卢日月,我若广说,即不能尽。”王闻忻然。

时祖演无上道,度有缘众,以上足龙子早夭,有兄师子,博通强记,事婆罗门。厥师既逝,弟复云亡,乃归依尊者而问曰:“我欲求道,当何用心?”祖曰:“汝欲求道,无所用心。”曰:“既无用心,谁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无作,即是佛事。经云:我所作功德,而无我所故。””师子闻是语已,即入佛慧。时祖忽指东北问曰:“是何气象?”师子曰:“我见气如白虹,贯乎天地。复有黑气五道,横亘其中。”祖曰:“其兆云何?”曰:“莫可知矣。”祖曰:“吾灭后五十年,北天竺国当有难起,婴在汝身。吾将灭矣,今以法眼付嘱于汝,善自护持。”乃说偈曰:“认得心性时,可说不思议。了了无可得,得时不说知。”师子比丘闻偈欣惬,然未晓将罹何难,祖乃密示之。言讫,现十八变,面归寂。阇维毕,分舍利,各欲兴塔。祖复现空中而说偈曰:“一法一切法,一切一法摄。吾身非有无,何分一切塔?”大众闻偈,遂不复分,就驮都场而建塔焉。即后汉献帝二十年己丑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二十二祖摩拏罗尊者

二十二祖摩拏罗尊者是那提国常自在王的儿子,三十岁的时候遇到婆修祖师出家传法到了西印度,那里的国王叫得度,也就是瞿昙种族,皈依佛教,勤行精进,一天在走路的时候出现一座小塔想要取过来供养,但是众人都不能举得动,王就举行大会召集梵行、禅观、咒术等众人来,想要知道原因,当时祖也在大会中,三众都不知道缘由,祖就告诉国王塔的因缘,(塔是阿育王造的,这里不再赘述),现在出现是大王福力所致,王听到以后说:“至圣难以遇到,世间的乐趣也不是长久的”,就传位给了太子,投奔祖出家,七天证到了四果,祖对他谆谆教诲道:“你住在这个国家有能力去度脱他人,现在在别的地方有大法器我要去度化”,得度说:“师父应迹十方,动下念头就能到,还需要亲自前往吗?”祖说:“是这样的”,于是焚香,遥语对月氏国鹤勒那比丘说:“你在那个国家教导鹤众,道果将要证得,应该自己知道”,当时鹤勒那为那个国家的国王宝印说修多罗偈,忽然见到异香结成穗,王说;“这是什么祥瑞?”说:“这是西印度传佛陀心印的祖师摩拏罗将咬到来,所以降下了信香”,说:“这个祖师神力怎么样?”,说:“这个祖师很早承继佛陀的授记,会到这个地方来弘法利生”,当时鹤勒那和国王一起遥礼祖。

祖知道以后就辞别得度比丘前往月氏国接受那里的国王和鹤勒那尊者的供养,之后鹤勒那尊者问祖:“我在林间住了九年了,有一个弟子龙子,年纪很小就很聪慧,我看他的前世推了很多世都没有找到原因”,祖说:“这个孩子在第五劫的时候生在妙喜婆罗门家中,曾经把旃檀布施给佛庙来做撞钟的木槌,因为这个所以这一世很聪慧,受到众人的钦仰”,又问:“我因为什么因缘感动了鹤群呢?”,祖说:“你在第四劫的时候曾经是比丘,赴会龙宫的时候你的弟子们想要一起跟随着你去,你看到五百人中没有一个人能够胜任这次妙供,当时的弟子们说:师父常说佛法中,对待食物平等的人,对待法也是平等的,今天却不是这样,还说什么圣人法呢?你就让他们一起赴会,等到你后世转生到其他的国家,你的弟子因为福德微薄的缘故,生在了羽族,这一世感谢你的恩惠,所以成为了鹤跟随你”,鹤勒那尊者问:“该用什么方便法来使他们解脱呢?”,祖说:“我有无上法宝,你应该听受,来化度未来的众生。”,就说偈:“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复无忧。”,当时的鹤们听到偈以后鸣叫着飞走了,祖就结跏趺坐圆寂了,鹤勒那尊者和宝印王建塔供养祖,那个时候是后汉桓帝十九年乙巳年。

【原文】

二十二祖摩拏罗尊者,那提国常自在王之子也。年三十,遇婆修祖师出家传法至西印度。彼国王名得度,即瞿昙种族,归依佛乘,勤行精进。一日,于行道处,现一小塔,欲取供养,众莫能举。王即大会梵行、禅观、咒术等三众,欲问所疑。时祖亦赴此会,是三众皆莫能辨。祖即为王广说塔之所因,﹝塔,阿育王造者,此不繁录。﹞今之出现,王福力之所致也。王闻是说,乃曰:“至圣难逢,世乐非久。”即传位太子,投祖出家,七日而证四果。祖深加慰诲曰:“汝居此国,善自度人。今异域有大法器,吾当往化。”得度曰:“师应迹十方,动念当至,宁劳往邪?”祖曰:“然。”于是焚香,遥语月氏国鹤勒那比丘曰:“汝在彼国,教导鹤众,道果将证,宜自知之。”时鹤勒那为彼国王宝印说修多罗偈,忽睹异香成穗,王曰:“是何祥也?”曰:“此是西印土传佛心印祖师摩拏罗将至,先降信香耳。”曰:“此师神力何如?”曰:“此师远承佛记,当于此土广宣玄化。”时王与鹤勒那俱遥作礼。

祖知已,即辞得度比丘,往月氏国,受王与鹤勒那供养。后鹤勒那问祖曰:“我止林间,已经九白。﹝印度以一年为一白。﹞有弟子龙子者,幼而聪慧,我于三世推穷,莫知其本。”祖曰:“此子于第五劫中,生妙喜国婆罗门家,曾以旃檀施于佛宇,作槌撞钟,受报聪敏,为众钦仰。”又问:“我有何缘而感鹤众?”祖曰:“汝第四劫中,尝为比丘,当赴会龙宫。汝诸弟子咸欲随从,汝观五百众中,无有一人堪任妙供。时诸弟子曰:“师常说法,于食等者,于法亦等。今既不然,何圣之有!”汝即令赴会。自汝舍生、趣生、转化诸国,其五百弟子以福微德薄,生于羽族。今感汝之惠,故为鹤众相随。”鹤勒那问曰:“以何方便,令彼解脱?”祖曰:“我有无上法宝,汝当听受,化未来际。”而说偈曰:“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认得性,无喜复无忧。”时鹤众闻偈,飞鸣而去。祖跏趺,寂然奄化。鹤勒那与宝印王起塔。当后汉桓帝十九年乙巳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憨山绪言

忘物者,不足以致道。夫不有物者,达物虚。物虚则不假忘,而忘矣,而云我忘物已。我忘物已,有所可忘,非真忘,故云不足以致道。

今夫致道者,在尘必曰动易体,出尘必曰静易造。以动易者,如实石火。以静易者,如可急流。石火似有,急流似停。易此者,是不达动静之原,生灭之本也。

被物动者,我之招也。不有我,孰能动哉?观夫长风鼓于天地,木折,而窍号。于太虚何有焉?故至人无我,虚之至也。以其虚,故不动。

心体原真,习染成妄,故造道之要,但治习治习之要,纯以智。尝试观夫融冰者焉,火胜则冰易消,智深则习易尽

我信人不信,非人不信,信不及也。人信我不信,非我不信,不足信也。故我信信心,人信信言。言果会心,则无不信矣。

铢两移千钧之至重,一私夺本有之大公。私也者,圆明之眚,生死之蒂也。是以得不在小,失不在大。圣人戒慎恐惧,不睹不闻之地。

劳于利,劳于名,劳于功,劳于道。其劳虽同,所以劳,则异也。是以有利不有名,有名不有功,有功不有道。有道者,道成无不备。

陆鱼不忘濡沫,笼鸟不忘理翰,以其失常思返也。人而失常,不思返,是不如鱼鸟也。悲夫!

趣利者急,趣道者缓。利有情,道无味。味无味者,缓斯急也。无味,人孰味之?味之者,谓之真人。

心本澄渊,由吸前境,浑浊其性,起诸昏扰,闷乱生恼。推原其根,其过在著。

一翳在眼,空华乱起。纤尘著体,杂念纷飞。了翳无华,销尘绝念。

至细者大,至微者著。细易轻,微易忽。众人不识,圣人兢兢。由乎兢兢,故道大功著,万世无过。

物无可欲,人欲之,故可欲,欲生于爱,爱必取,取必入,入则没,没则己小而物大,生轻而物重,人亡而物存。古之善生者,不事物,故无欲,虽万状陈前,犹西子售色于麋鹿也。

吾观夫狎虎狼者,虽狎而常畏,恐其食己也,故常畏。色欲之于人,何啻虎狼哉?人狎而且玩,食尽而心甘,恬不知畏。过矣乎,虎狼食身,色欲食性。

色欲之于人,无敌也。故曰:赖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无能为道者。吾意善敌欲者,最以智,助智以厌,厌则惧,惧则远,远则淡,淡则忘。忘之者,望形若偶人,视味如嚼蜡,何欲哉?

难而易,易而难。众人畏难而忽易,圣人畏易而敬难。是以道无不大,德无不弘,功无不成,名无不立。

世之皆以功名为不朽,谓可以心致,故劳心。谓可以形致,故劳形。且夫尽劳,而未必树,树而未必固。吁,去圣人孰能固哉,不固则朽,何固哉,吾谓不朽者,异夫是,知吾之不朽不朽矣。

荣名者跂名,荣位者跂位,既跂矣,辱何加焉。故曰:跂者不立,不立者无本,无本而名位之兢兢乎得失也,何荣哉?

富不大,以其蓄。有蓄则有亡,故不大。贵不至,以其高。有高则有下,故不至。是知达人无蓄,故富莫大焉。无高,故贵莫至焉。

藏迹者非隐,迹隐而心未必忘。冯名者非显,名显而道未必著。故隐非正,显非大。吾所谓隐显者,异乎是。吾所谓隐显者,隐于体而显于用也,体隐则廓尔太清,万境斯寂,用显则森然顿现,一道齐观。如斯则逆顺随宜,穷通一致矣。噫,处此者,博大真人哉。

君父之命不可逃,况大命乎。尝试观夫负小技,而不达大命者。居常为失意,当分为弃时。故踔踶之心,愤激托言,而要乎世。噫,过矣,夫达士观之,犹人酣酒夜行,而射颡于柱。抱布鼓而号救于天也,虽然,布鼓存焉,知命者不取。

以机为密,非密矣。以道为密,密也。夫吾尝观夫弄弩者,岌岌然百发而数获,此善者也,而况不善者乎。善为道者,能宥物,不发,而物无所逃,故密莫大焉,劲莫至焉。

天地循环,千变万化,死生有常,人莫之测。不测其常,狥物而忘。圣人返物,故乃昌。

人弃我取,故人之所有,我不有。我之所有,人不有。人非不有,以其不知有,故不有。设知有,我何异哉。

尘垢污指,必濯而后快。贪嗔害德,而不知祛,是视德不若一指也。指污有生,德害失性。

负重者累,多知者劳,累久则形伤,劳极则心殆。殆已,所以殆者,事外也,是以重生者。事内不事外,循己不循人,志存不志亡。

变通,难言也。人莫不以趣利避害为然,而吾实不然。亦有夫利害置前,而不可却者。变也,何通耶。众人随之,君子审之,圣人适之。适之则不有,以其不自有,故不有。

人谓之盗物者为盗,非盗也,吾谓之盗心者为盗,确已夫。夫盗,盗物未必尽,有御必不入,设入必获,获则死无容,既死矣,奚盗哉。夫盗,盗心必尽失,御急而愈入,设获且生,而多又纵之,尤有诲之者,慎之哉。

道盛柔,德盛谦,物盛折。是以柔愈强,谦愈光,折愈亡。古之不事物者,故乃长。

密于事者心疏,密于心者事达。故事愈密,心愈疏。心愈密,事愈达。心不洗者,无由密。是以圣人,贵洗心,退藏于密。

一刺在肤,侧掉而不安,众刺在心,何可安耶?刺肤肤溃,刺心心亡。

大威可畏,观夫天地肃杀者,大威也。万物虽众,靡靡然孰能当之,故夫人有威者,承天也。天威至公,人威效公,天威爱物,人威主生。

化人无功,化己有功。己果化,而人不化自化矣。征夫观德人之容,使人之意也消,信夫。

治逆易,治顺难。逆有对,顺无知。故有知者,遇逆如甘露,畏顺如鸩毒,慎之至也。以其慎,故守不失,慎也者,成德之人欤。

心体本明,情尘日厚,尘厚而心日昏矣。是以圣人用智不用情,故致道者,以智去情,情忘则智泯矣,忘情者,近道哉。

智钜事微,善达事者,莫若智,故智之器,挫锐解纷无不利。尝试观夫片雪点红炉,清霜消烈日,以其胜之也,故自胜者,孰能御之。

人以大巧,我用至拙。人巧以失,我拙以得。故善事道者,弃巧取拙,无不获。

顺我者喜,逆我者怒,喜怒迭迁,好恶竞作,日益其过。推原其由,本乎不觉,不觉,即忘返也。

恣口体,极耳目,与物钁铄,人谓之乐,何乐哉?苦莫大焉。隳形骸,泯心智,不与物伍,人谓之苦,何苦哉?乐莫至焉。是以乐苦者苦日深,苦乐者乐日化,故效道之人,去彼取此。

天地不劳而成化,圣人以劳而成功,众人因劳而遂事。事遂者逸,功成者退。故曰:功成事遂身退,天之道。多财者骄,高位者慢,多功者伐,大志者狂,胜才者傲,厚德者下,实道者随。

不了假缘,横生取舍。识风鼓扇,浩荡不停。如海波澄,因风起浪,风若不起,波浪何生?识若不生,万缘何有?故致道者,不了即生,了即无生也,善哉。

源不远,流不长,道不大,功不固。是以圣人德被群生,功流万世,以其道大也。有大道者,孰能破之?

目容天地,纤尘能失其明。心包太虚,一念能塞其广。是知一念者,生死之根,祸患之本也。故知几知微,圣人存戒。

自信者,人虽不信,亦信之矣。不自信者,人虽信,亦不信之矣。故自信敦诚,人信易欺。诚者曰精,欺者曰沦。智照识惑,惑起千差。照存独立,故致道者,以照照惑,贵智不贵识。

观夫市人莽行,失足于洼,然必惕然挥臂以自誓者,为嫌其污屦也。今夫人者,处下德而晏然,不惕不誓,是自短于市人,而土苴其道德也,悲夫!

人皆知变之为变,而为之变,而不知变有不变者存焉。苟知其不变,则变不能变之矣。苟不知其不变,虽无变何尝不变哉。请试观夫圣人,身循万有,潜历四生,纭纭并作,而无将无迎者。是处其不变而变之也,何变哉?若夫人者,形若槁木,而心若飏尘,物绝迹而犹呻吟,是无变也,何尝不变哉。

寝息坐卧,所以逸身也。止绝攀缘,所以逸心也。身逸者志堕,心逸者志精。故养道者,忘形师心道乃贞。

天地大,以能含成其大。江海深,以善纳成其深。圣人尊,以纳污含垢成其尊。是以圣人,愈容愈大,愈下愈尊。故道通百劫,福隆终古,而莫之争。

视民为吾民,善善恶恶,或不均。视民为吾心,慈善悲恶,无不真。故曰:天地同根,万物一体,此之谓同仁。

见色者盲,见见者明。闻声者聋,闻闻者聪。是以全色全见,尽声尽闻,无不融,声色俱非,见闻无住,此之谓大通。

众念纷纷不止,无以会真。若以众念止众念,则愈止愈不止矣。若以一念止众念,则不止而自止矣。吾所谓一念者,无念也。能观无念,不妨念念,而竟何念哉?虽然。实无念者,赘也,夫曾不知其为橛也。

心体元虚,妄想不有。若了妄不有,虽有而不有也,不了妄不有,虽不有犹有之也。故妄想如空花,其根在眼眚,了眚花不无,空体常寂灭。

夫平居内照似有,及涉事即无者,直以心境未融,前尘未了,而为留碍也。故造道者,不了前尘,纵心想俱停,犹为趣寂,故于至道不取。

体寂用照,用不失体。即照而寂,体不离用,即寂而照。是以体寂若太虚,用照如白日,故万变无亏,无幽不鉴。

前无始,后无终。万劫一念,六合一虚。人物齐轨,大小同状。昼夜不变,死生不迁。此之谓常。然体此者,似人而天,谁为之愆。

事小理大,事有千差,理唯一味。善理者,即事无外,隐显存亡莫之二。是以至人,愈动愈静,无不寓。

不可以无心得,不可以有心求。有心执有,无心著无。是二俱非,则超然独立。所以大人无对者,以其无可当情也。

念有物有,心空法空,是以念若虚镕,逢缘自在,心如圆鉴,来去常闲。善此者,不出寻常,端居妙域矣。

大忘不忘无不忘。用意忘者,愈忘愈著。执著者,未喻道。果喻道,何不忘耶。故曰鱼相忘于水,人相忘于道。

游鱼不知海,飞鸟不知空,凡民不知道。藉若知道,岂为凡民哉。吾意善体道者,身若鱼鸟,心若海空,近之矣。

一动一静,一语一默,扬眉瞬目,或饮与啄,左之右之无时不察。察久念裂,划然自得,自得者自知,人莫之识。

天地之功,不舍一草。沧海之润,不弃一滴。圆明之体,不离一念。是知一念之要,重矣夫。

真心至大,此身至微,是以明真心者。返观此身,犹若片云浮于太清,任往任来,翛然无寄,由无寄故,处世若寄焉。

为有为,无能为。为无为,能有为。是以圣人无为而无不为也。吾所谓圣人无为者,盖即为而不有其为,非若寒灰枯木,而断然不为也。

太虚游于吾心,如一沤在海。况天地之在太虚乎,万物之在天地乎。此身之在万物乎,外物之在此身乎。嘻。[耳*少]小哉,以其小故大。

天地寂,万物一。守寂知一,万事毕。处此道者常不忒,以其不忒,故作做云为俱不失。不失者,谓之真人。

超然绝待大同也。夫不同,则物我二,物我二,则形敌生,有形敌者,侍莫甚焉,何绝哉。吾意善致道者,贵两忘,两忘则物我一,物我一,则形敌忘,形敌既忘,谁待哉。绝待故大。大故同,大同者,谓之圣人。故曰,会万物而为己者,其唯圣人乎。

山河大地,一味纯真,心若圆明,天地虚寂,故达此者,外触目无可当情,中返观了无一物,如斯则空,空绝迹,物物徒云,身寄寰中,心超象表矣。

静极则心通,言忘则体会。是以通会之人,心若悬鉴,口若结舌,形若槁木,气若霜雪。嘻,果何人斯,愿与之游也。

其形似拘拘,其中深而虚虚。眼若不见,耳若不闻,昏昏闷闷,人望之而似痴,若亡人而不知偶谁,吾请以为师。

世闲所有,杳若梦存。梦中不无,觉后何有。故不觉何以超有,不超有何以离世,吾所谓离世者,非离世,离世在即世而离世也,即世而离世者,谓之至人。

知有为始,极尽为终。策知以智,运极以权。权也者,涉有也。涉有处变,古有万变而不失其正者,根本存焉。今夫不本而夸善变者,是由自缚而解人,人见而必唾,虽孺子大笑之。

直达谓之顿,密造谓之渐。直达诣真,密造除伪。真不诣,伪不除。伪不除,真不极。由是观夫伪也者,真之蔽欤,道之害欤,德之累欤。

圆融该摄,广大交彻,全事全理,隐显莫测。一多互含,多一互入。举一通收,不妨罗列。小大不殊,凡圣不隔,常泯常照,常起常寂,心不可思,言不可议,日用寻常,曾无欠阙,常在其中,不劳途涉,此之谓至极。

大言载道,小言载名,至言忘言,载名者近,载道者远,忘言者通,是故近则易亲,远则易毁,通则莫测,以其至,故莫测,居莫测者,谓之神化。

孤掌不鸣,不虚无响,绝待无言,由是观之,言者有待而然也,虽然,言言于无言,言即无言矣,无言者,言之不及也,吾意善得无言者。在遗言,言既遗,而无言者得矣,何言哉。

聊城傅光宅曰,世之谓子书者,则老庄非其至乎,老言简而意玄,庄语奇而思远,后之谈道者归焉,荀杨而下,未足拟也,兹绪言将非老庄之伦耶,其为文俊伟明洁,而其意旨,难以名言,或老庄犹有所未及耶。疑者曰,子是过矣,老庄何可及也。余曰,老庄诚不可及也,乃所称谷神和同,与疑始玄珠之类,则似有言而未尽,又似欲言而难于言者,道信无穷极也。西方圣人,无法可说,而有说法,言之尽矣。故观老庄,而知诸子未尽也。观西方圣人,而知老庄未尽也。绪言,则旨出于西方圣人,而文似老庄者也,故曰,或老庄犹有所未及也,然是亦有言也,有言则绪也,故以绪言名,即其言,而求其所不言,是存乎人矣,不然,谓憨山今人也,绪言何奇哉,岂唯不及老庄,亦复不及诸子。

山居

荒凉苔壁寺,

孤冷草堂人。

雨后舒长望,

庭泥虎迹新。

–选自《雍正御选语录》

西天祖师二十一祖婆修盘头尊者

二十一祖婆修盘头尊者,罗阅城人,姓毗舍佉,父亲是光盖,母亲是严一,尊者原来家里富足但是没有子嗣,尊者的父母就在佛塔前祈祷求子嗣,一天晚上尊者母亲梦到吞下了明暗两颗珠子,然后就怀孕了,过了七天有一个罗汉叫贤众到了尊者的家里,光盖设礼供养罗汉,贤众端坐正受,严一出来参拜贤众罗汉,贤众从座位上离开,说:“回礼法身大士”,光盖不知道为什么罗汉会这样做,就取了一颗宝珠跪下献给罗汉,看看罗汉会不会也这样做,贤众受了以后没有任何感谢,光盖不能忍受就问:“我是丈夫,向您献礼却没有避开,我的妻子有怎样的德行能让尊者避开?”,贤众说:“我接受你献的珠子是为了增加你的福报,你的妻子怀了一个圣人,生下来会成为世间的明灯,所以我避开了并不是因为看重女人”,贤众又说:“你的妻子会生两个儿子,一个叫婆修盘头,这个是我说尊敬的,一个叫刍尼(翻译过来是野鹊子),过去如来在雪山修道,刍尼在如来头顶上筑巢,佛陀成道以后,刍尼受福报成为了那提国王,佛陀授记说:你在第二个二百五十年的时候,会生在罗阅城毗舍佉家,和圣人成为同胞兄弟,今天看来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月以后,严一果然生了两个孩子,尊者婆修盘头在十五岁的时候礼拜光度罗汉出家,感毗婆诃菩萨给他出家受戒。

行化到了那提国,国王叫常自在,有两个儿子,一个叫摩诃罗,一个叫摩拏罗,王问祖:“罗阅城的风土人情和这里有什么不一样?”,祖说:“那里的土地曾经有三个佛出世,这里的王国有两个大师化导有情众生”,王问:“两个大师是谁?”,祖说:“佛陀授记说第二个二百五十年,有两个神力大士出家继承圣位,就是国王的第二个儿子摩拏罗,是其中一个,我虽然德行微薄,是其中第二个”,王说:“就遵从尊者所说的,我当舍这个儿子做沙门”,祖说:“好啊!大王能遵从佛陀的旨意”,就给摩拏罗剃度出家,交付完法眼以后就说:“泡幻同无碍,如何不了悟,达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祖交付完法眼以后就跳到半由旬那么高,在空中停住,大众瞻仰尊者虔诚的祈请,尊者又回到座位结跏趺坐圆寂了,火花以后收集舍利建塔供养,当时是后汉殇帝十二年丁巳年。

【原文】

二十一祖婆修盘头尊者,罗阅城人也。姓毗舍佉,父光盖,母严一。家富而无子,父母祷于佛塔而求嗣焉。一夕,母梦吞明暗二珠,觉而有孕。经七日,有一罗汉名贤众至其家,光盖设礼,贤众端坐受之。严一出拜,贤众避席,云:“回礼法身大士。”光盖罔测其由,遂取一宝珠跪献,试其真伪。贤众即受之,殊无逊谢。光盖不能忍,问曰:“我是丈夫,致礼不顾;我妻何德,尊者避之。”贤众曰:“我受礼纳珠,贵福汝耳。汝妇怀圣子,生当为世灯慧日,故吾避之,非重女人也。”贤众又曰:“汝妇当生二子,一名婆修盘头,则吾所尊者也。二名刍尼。﹝此云野鹊子﹞。昔如来在雪山修道,刍尼巢于顶上,佛既成道,刍尼受报为那提国王。佛记云:汝至第二五百年,生罗阅城毗舍佉家,与圣同胞。”今无爽矣。”后一月,果产二子。尊者婆修盘头年至十五,礼光度罗汉出家,感毗婆诃菩萨与之授戒。

行化至那提国,彼王名常自在,有二子:一名摩诃罗,次名摩拏罗。王问祖日:“罗阅城土风,与此何异?”祖曰:“彼土曾三佛出世,今王国有二师化导。”王曰:“二师者谁?”祖曰:“佛记第二五百年,有二神力大士出家继圣,即王之次子摩拏罗,是其一也。吾虽德薄,敢当其一。”王曰:“诚如尊者所言,当舍此子作沙门。”祖曰:“善哉!大王能遵佛旨。”即与授具,付法。偈曰:“泡幻同无碍,如何不了悟,达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祖付法已,踊身高半由旬,屹然而住。四众仰瞻虔请,复坐跏趺而逝。荼毗得舍利,建塔。当后汉殇帝十二年丁巳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偶题

月浸千山冷,

风呜万木清。

一声村外犬,

客路有人行。

–选自《雍正御选语录》

西天祖师二十祖阇夜多尊者

二十祖阇夜多尊者,北天竺人,智慧渊冲,度化了无量众生,后来到了罗阅城,弘扬禅宗的顿悟教派,当时的学众只崇尚辩论,他们之中最厉害的叫婆修盘头(翻译过来是遍行),经常吃一顿饭不卧床,六时礼佛,清净无欲,大众都来皈依,祖想要度脱他,先问他的徒众:“这个遍行的头陀能够修梵行,可以得到佛道吗?”,众人说:“我们的师父如此的精进怎么得不到”祖说:“你们的师父离道远着呢,即使苦行微尘数的劫,也都是虚妄之本”,众人说:“尊者有什么德行能够讥讽我们的师父?”祖说:“我不求道,也不颠倒,我不去礼佛,也不轻慢,我不长坐也不懈怠,我不只吃一顿饭,也不乱吃,我不知足也不贪欲,心里没有希冀的东西,这就是道”,当时遍行头陀听到了以后,就发明无漏智,欢喜赞叹。

祖又对大众说:“你们懂我的话吗?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有人求道心切,琴弦太急了就容易断,所以我不赞扬,让他安住在安乐的心地,进入的诸佛的智慧”,又告诉遍行:“我当着大众的面贬低仁者,你有恼怒吗?”,遍行说:“我想起了七劫以前,生在了常安乐国,师从智者月净,授记我不久会证得斯陀含果,当时有大光明菩萨出世,我因为年老的原因拄着拐杖去参礼谒见,师父呵斥我:重子轻父,为什么这么浅薄呢?当时我觉得自己没有过错,请师父告诉我怎么回事,师父说:你去礼拜大光明菩萨,把拐杖倚杖在里壁画佛面上,因为这样的过错,失去了二果,我从那以后忏悔谢过,听到各种恶言就像风一样吹过,况且今天获得了无上甘露,怎么会生恼怒心呢?希望大慈以妙道来教诲我”,祖说:“你长久以来积累了深厚的众德,应当继承我的宗门,听我的偈子:言不合无生,同于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达事理竟。”,祖交付完法眼以后就在座位上圆寂了,火化以后就建立舍利塔供养,当时是后汉明帝十七年甲戌年。

【原文】

二十祖阇夜多尊者,北天竺国人也。智慧渊冲,化导无量。后至罗阅城,敷扬顿教。彼有学众,唯尚辩论。为之首者,名婆修盘头。﹝此云遍行。﹞常一食不卧,六时礼佛,清净无欲,为众所归。祖将欲度之,先问彼众曰:“此遍行头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众曰:“我师精进,何故不可。”祖曰:“汝师与道远矣。设苦行历于尘劫,皆虚妄之本也。”众曰:“尊者蕴何德行而讥我师?”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颠倒。我不礼佛,亦不轻慢。我不长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杂食。我不知足,亦不贪欲。心无所希,名之曰道。”时遍行闻已,发无漏智,欢喜赞叹。

祖又语彼众曰:“会吾语否?吾所以然者,为其求道心切。夫弦急即断,故吾不赞。令其住安乐地,入诸佛智。”复告遍行曰:“吾适对众,抑挫仁者,得无恼于衷乎?”遍行曰:“我忆念七劫前,生常安乐国,师于智者月净,记我非久当证斯陀含果。时有大光明菩萨出世,我以老故,策杖礼谒。师叱我曰:“重子轻父,一何鄙哉!”时我自谓无过,请师示之。师曰:“汝礼大光明菩萨,以杖倚壁画佛面,以此过慢,遂失二果。”我责躬悔过以来,闻诸恶言,如风如响,况今获饮无上甘露,而反生热恼邪?惟愿大慈,以妙道垂诲。”祖曰:“汝久植众德,当继吾宗。听吾偈曰:言不合无生,同于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达事理竟。””祖付法已,不起于座,奄然归寂。阇维,收舍利建塔,当后汉明帝十七年甲戌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九祖鸠摩罗多尊者

十九祖鸠摩罗多是大月氏国婆罗门的儿子,曾经是自在天人(欲界第六天)看到菩萨的璎珞忽然生起爱慕之心,堕落生在了忉利天(欲界第二天),听到憍尸迦说般若波罗蜜法,因为这个法殊胜的缘故升到了梵天色界,又因为慧根利的原因善于说法,诸天尊崇他为导师。继承祖衣的时候到了就降生在了月氏国,后来到了中天竺国,有一个大士叫阇夜多,问道:“我家里的父母一直就信奉三宝,但是却经常有病,所做的事情也都不如意,但是我的邻居经常做一些暴掠的事情,但是却身体健康,所做的事情也都很顺利,为什么他这样幸运而我们却这样不幸?”,祖说:“这有什么好疑惑的,善恶的报应是需要时间的,凡人只看见好人短命坏人长寿,恶人吉利,仁义的人不顺,就说没有因果,罪报是虚的,却不知道影响说在后面的,报应一点都不会少,即使经历了百千万劫也不会磨灭”,阇夜多听到以后就顿释所疑。

祖说:“你虽然相信了三业,但是还没有明白业是因为疑惑产生的,疑惑因为识有的,识因为不觉悟,不觉悟因为心,但是心本来就是清净的没有生灭没有造作,没有报应没有胜负,寂静灵透,你如果能够进入这个法门就和诸佛一样了,一切的善恶有为无为都是梦幻。”,阇夜多听到以后就领悟了法旨,就发明了宿慧,请求出家,受戒以后,祖告诉他说:“我现在寂灭的时候到了,你应该继续行化四方”,于是交付了法眼,说偈:“性上本无生,为对求人说。于法既无得,何怀决不决。”,又说:“这是妙音如来见性清净的话,你应该传播弘扬给后来的人”,说完以后就在座上,用指爪抓脸就像盛开的红莲,大光明照耀着四众,然后入涅槃,阇夜多给祖建塔供养,当新室十四年壬午年。

【原文】

十九祖鸠摩罗多尊者,大月氏国婆罗门之子也。昔为自在天人。﹝欲界第六天。﹞见菩萨璎珞,忽起爱心,堕生忉利。﹝欲界第二天。﹞闻憍尸迦说般若波罗蜜多,以法胜故,升于梵天色界。以根利故,善说法要,诸天尊为导师。以继祖时至,遂降月氏。后至中天竺国,有大士名阇夜多,问曰:“我家父母素信三宝,而常萦疾瘵,凡所营作,皆不如意;而我邻家久为旃陀罗行,而身常勇健,所作和合。彼何幸,而我何辜?”祖曰:“何足疑乎!且善恶之报有三时焉:凡人但见仁夭暴寿、逆吉义凶,便谓亡因果、虚罪福,殊不知影响相随,毫釐靡忒。纵经百千万劫,亦不磨灭。”时阇夜多闻是语已,顿释所疑。

祖曰:“汝虽已信三业,而未明业从惑生,惑因识有,识依不觉,不觉依心。心本清净,无生灭,无造作,无报应,无胜负,寂寂然,灵灵然。汝若入此法门,可与诸佛同矣。一切善恶、有为无为,皆如梦幻。”阇夜多承言领旨,即发宿慧,恳求出家。既受具,祖告曰:“吾今寂灭时至,汝当绍行化迹。”乃付法眼,偈曰:“性上本无生,为对求人说。于法既无得,何怀决不决。”又云:“此是妙音如来见性清净之句,汝宜传布后学。”言讫,即于座上,以指爪剺面,如红莲开出,大光明照耀四众,而入寂灭。阇夜多起塔。当新室十四年壬午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示律堂大众

流俗知见,不可以入道;

我慢习气,不可以求道;

未会先会,不可以语道;

宴安怠惰,不可以学道;

顾是惜非,不可以谋道;

自信己意,不可以问道;

舍动求静,不可以养道;

弃教参禅,不可以得道;

依文解意,不可以会道;

欲速喜近,不可以悟道;

隔小于大,不可以见道;

执秽为净,不可以知道;

厌常喜新,不可以趋道;

乐简畏繁,不可以明道;

将就苟且,不可以修道;

得少为足,不可以证道。

真有志于道者,须是超群拔俗、谦己虚心、忍苦捍劳、亲近知识、触处体会、以教印心、广大悠久、事理双备、栖神净域、履蹈典型、博古通今、特达勇锐、深心无极,誓穷法海源底,乃为奇特男子、出世丈夫。

—节选自蕅益大师《灵峰宗论》

西天祖师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摩提国人,姓郁头蓝,父亲是天盖,母亲是方圣,曾经梦到大神拿着镜子,因此就怀上了,经过七日就生下了尊者,肌肤就像琉璃那样透莹,没有洗浴身体就有自然的香洁,年幼的时候就喜好闲静,说话跟一般的孩童不一样,拿着镜子出去游玩碰到了难提尊者,度脱以后就带着门徒到了大月氏国,看到一个婆罗门的屋子有不一样的气,祖就进入到那个房子里,房子的主人鸠摩罗多问:“你们都是什么人?”,祖说:“是佛弟子”,鸠摩罗多听到佛号以后心神悚然,当时就把门关上了,祖敲门敲了很久让他开门,罗多说:“这个屋子里没有人”,祖说:“那么回答没有的人是谁呢”,罗多听到祖的话以后知道祖不是一般人,就把门打开了,祖说:“过去世尊曾经授记说:我灭度一千年以后有大士出现在月氏国,弘扬佛法,今天我遇到了你,应该就是授记里说的”,鸠摩罗多得到了宿命智知道了宿世的因缘就决定剃度出家,祖给他受戒以后就说偈:“有种有心地,因缘能发萌。于缘不相碍,当生生不生。”,祖交付完法眼以后就跳到虚空中展现十八种神变,化火光三昧自焚其身,众人收集祖的舍利建造了舍利塔,这个时候是汉成帝二十年戊申年。

【原文】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摩提国人也。姓郁头蓝,父天盖,母方圣。尝梦大神持鉴,因而有娠。凡七日而诞,肌体莹如琉璃,未尝洗沐,自然香洁。幼好闲静,语非常童。持鉴出游,遇难提尊者。得度后,领徒至大月氏国。见一婆罗门舍有异气,祖将入彼舍,舍主鸠摩罗多问曰:“是何徒众?”祖曰:“是佛弟子。”彼闻佛号,心神竦然,即时闭户。祖良久扣其门,罗多曰:“此舍无人。”祖曰:“答无者谁?”罗多闻语,知是异人,遽开关延接。祖曰:“昔世尊记曰:吾灭后一千年,有大士出现于月氏国,绍隆玄化。”今汝值吾,应斯嘉运。”于是鸠摩罗多发宿命智,投诚出家。授具讫,付法偈曰:“有种有心地,因缘能发萌。于缘不相碍,当生生不生。”祖付法已,踊身虚空,现十八种神变,化火光三昧,自焚其身。众以舍利起塔。当前汉成帝二十年戊申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室罗筏城庄严王的儿子,生下来就能说话,经常赞叹佛事,七岁的时候就厌离世间的快乐,用偈告诉他的父母说:“稽首大慈父,和南骨血母。我今欲出家,幸愿哀愍故。”,父母想阻止他出家,尊者就绝食,于是尊者的父母就允许他在家出家,法号僧伽难提,又让沙门禅利多做尊者的老师,十九年的时间尊者一直精进不懈怠,常常自己说道:“住在王宫里算什么出家?”,一天下午天光照下来,看见一路很平坦不自觉的慢慢的走,走了有十里到了一个大岩石前面,有一个石窟,于是尊者就在里面禅寂。

父亲失去了儿子就把禅利多也驱逐出国,然后去找他的儿子,找了很久没有找到,过了十年祖得法授记以后就到了游行化缘到了摩提国,忽然有凉风吹向了大众身心非常的愉悦舒适,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祖说:“这是道德的风,有圣人要出世,是续传祖灯的圣人吗?”,说完以后就用大神力让众人游历山谷,一顿饭的功夫就到了一座山峰下面,对众人说:“这个山峰顶上的紫云如盖,圣人居住在这里”,就和众人在徘徊了很久。

见到山下的房子里有一个童子,拿着圆镜径直的走到祖的面前,祖问:“你几岁了?”,回答道:“一百岁”,祖说:“你这么小为啥说一百岁呢?”,童子说:“我不会理,正好百岁”,祖说:“你善于禅机吗?”,童子说:“佛说: 若人生百岁,不会诸佛机,未若生一日,而得决了之 ”,祖说:“你手里拿的要表达什么呢?”童子说:“诸佛大圆鉴,内外无瑕翳。两人同得见,心眼皆相似。”,他的父母听到他们儿子的话以后就让他随祖出家,祖把他带到本处,受戒出家,取名伽耶舍多,又一次听到风吹殿里的铃响,祖问道:“是铃响还是风响?”舍多回答道:“不是风响不是铃响,是我的心响”,祖问:“你的心又是什么?”,舍多说:“都是寂静的”,祖说:“好啊!好啊!继承我道法的不是你还能是谁”,就把法眼交付给了舍多尊者,说偈:“心地本无生,因地从缘起。缘种不相妨,华果亦复尔。”,祖交付了法眼之后右手攀树圆寂了,大众议论说:“尊者在树下圆寂,这不就是寓意要成为树荫惠及后代的众生”,原来大众想要在高原建塔供奉尊者但是无法移动尊者,就在树下建塔,这个时候是汉昭帝十三年丁未年。

【原文】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室罗筏城宝庄严王之子也。生而能言,常赞佛事。七岁即厌世乐,以偈告其父母曰:“稽首大慈父,和南骨血母。我今欲出家,幸愿哀愍故。”父母固止之,遂终日不食。乃许其在家出家,号僧伽难提。复命沙门禅利多为之师。积十九载,末尝退倦。每自念言:“身居王宫,胡为出家?”一夕,天光下属,见一路坦平,不觉徐行。约十里许,至大岩前,有石窟焉,乃燕寂于中。

父既失子,即摈禅利多出国,访寻其子,不知所在。经十年,祖得法受记已,行化至摩提国,忽有凉风袭众,身心悦适非常,而不知其然。祖曰:“此道德之风也。当有圣者出世,嗣续祖灯乎?”言讫,以神力摄诸大众,游历山谷。食顷,至一峰下,谓众曰:“此峰顶有紫云如盖,圣人居此矣。”即与大众徘徊久之。

见山舍一童子,持圆鉴直造祖前。祖问:“汝几岁邪?”曰:“百岁。”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岁?”童曰:“我不会理,正百岁耳。”祖曰:“汝善机邪?”童曰:“佛言:若人生百岁,不会诸佛机,未若生一日,而得决了之。”祖曰:“汝手中者,当何所表?”童曰:“诸佛大圆鉴,内外无瑕翳。两人同得见,心眼皆相似。”彼父母闻子语,即舍令出家。祖携至本处,授具戒讫,名伽耶舍多。他时闻风吹殿铃声,祖问曰:“铃鸣邪?风鸣邪?”舍多曰:“非风铃鸣,我心鸣耳。”祖曰:“心复谁乎?”舍多曰:“俱寂静故。”祖曰:“善哉!善哉!继吾道者,非子而谁?”即付法眼。偈曰:“心地本无生,因地从缘起。缘种不相妨,华果亦复尔”祖付法已,右手攀树而化。大众议曰:“尊者树下归寂,其垂荫后裔乎!”将奉全身于高原建塔,众力不能举,即就树下起塔。当前汉昭帝十三年丁未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迦毗罗国人,游行化缘到了室罗筏城,那里有条河叫金水河,河水的味道殊胜甘美,河水中流显现出五个佛的影像,祖告诉众人说:“这个河的源头五百里的地方有一个圣者僧伽难提居住在那里,佛陀授记说:一千年以后会有一个人继承圣位”,说完就带着众人逆流而上到了僧伽难提尊者那里,见到僧伽难提尊者安坐入定,祖和众生伺候尊者,过了二十一天以后尊者才从定中出来,祖问:“你是身定还是心定?”,难提尊者回答道:“身心都是定的”

祖说:“身心都是定的,那么还有出入吗”,难提尊者回答道:“虽然有出入但是不会失去定相,就像在金子在井里,金子是常寂的”祖说:“如果是像金子在井,如果金子出了井,金子没有动静那么是什么在出入呢”,难提尊者说:“说金子有动静那么是什么在出入?说金子有出入,金子并非动静”,祖问:“如果是金子在井,那么出来的是什么金子?如果金子出井,那么井里的又是什么?”难提尊者说:“如果金子出井,那么在井里的就不是金子,如果金子在井里,那么出来的不是什么”,祖说:“义理不是这样的”,难提尊者说:“你的义理也不对”,祖说:“你的这个义理会导致你堕落”,难提尊者说:“你的义理也不成”,祖说:“你的义理不成,但是“我”的却义理已经成了”,难提尊者说:“我”的义理虽然成了,但是这个法却不是我”

祖说:“我的义理成了,那是因为我没有我的缘故”,难提尊者问:“我没有我,那成的是什么义理”,祖说:“我没有我所以成就你的义理”,难提尊者问:“仁者的师父是谁,得到了无我”,祖说:“我的师父是伽那提婆,证得了无我”,难提尊者以偈称赞道:“稽首提婆师,而出于仁者。仁者无我故,我欲师仁者。”,祖也以偈子回答道:“我已无我故,汝须见我我。汝若师我故,知我非我我。”

难提尊者内心豁然开朗,当即请求尊者度脱,祖说:“你的心本来就是自在的,并不是我系住的”,说完就用右手擎金钵到梵宫取了香饭下来,给大众食斋,但是大众却升起厌恶之心,祖说:“并不是我的过错,是你们自己的业”,就让难提尊者和祖分座一起吃,众人感到很惊讶,祖说:“你不能够吃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和我分座的是过去娑罗树王如来,怜悯万物而降神迹,你们也是庄严劫中修到三果但是没有证到无漏的果位”众人说:“我师父有神力我们是信服的,但是说他是过去佛就有点疑问了”,难提尊者知道众人升起了我慢,说:“世尊在世的时候世界平整没有丘陵江河沟渠,水都是甘美的,草木长的很茂盛,国土富饶丰盈,没有八苦,众人行十善,从双树示现涅槃到现在八百多年了,世界的出现了丘陵废墟,树木也枯萎了,人们没有了至信,正念变得轻微,不信真如只贪图神力”,说完以后就用用手展开到地里,到了金刚轮的边际取甘露水,用琉璃器盛到了大众的地方,大众见到以后,随即就钦慕尊者,作礼忏悔,于是祖给难提尊者交付法眼,说偈:“于法实无证,不取亦不离。法非有无相,内外云何起?”,说完偈交付完法眼以后祖就安坐圆寂了,众人建塔供养,这个是时候是汉武帝二十八年戊辰年。

【原文】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迦毗罗国人也。行化至室罗筏城,有河名曰金水,其味殊美,中流复现五佛影。祖告众曰:“此河之源,凡五百里,有圣者僧伽难提居于彼处。佛志:一千年后,当绍圣位。””语已,领诸学众,溯流而上。至彼,见僧伽难提安坐入定。祖与众伺之。经三七日,方从定起。祖问曰:“汝身定邪,心定邪?”提曰:“身心俱定。”

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提曰:“虽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体常寂。”祖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无动静,何物出入?”提曰:“言金动静,何物出入?言金出入,金非动静。”祖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提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祖曰:“此义不然。”提曰:“彼义非著。”祖曰:“此义当堕。”提曰:“彼义不成。”祖曰:“彼义不成,我义成矣。”提曰:“我义虽成,法非我故。”

祖曰:“我义已成,我无我故。”提曰:“我无我故,复成何义?”祖曰:“我无我故,故成汝义。”提曰:“仁者师谁,得是无我?”祖曰:“我师迦那提婆,证是无我。”难提以偈赞曰:“稽首提婆师,而出于仁者。仁者无我故,我欲师仁者。”祖以偈答曰:“我已无我故,汝须见我我。汝若师我故,知我非我我。”

难提心意豁然,即求度脱。祖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系。”语已,即以右手擎金钵,举至梵宫,取彼香饭,将斋大众,而大众忽生厌恶之心。祖曰:“非我之咎,汝等自业。”即命难提分座同食,众复讶之。祖曰:“汝不得食,皆由此故。当知与吾分座者,即过去娑罗树王如来也。愍物降迹,汝辈亦庄严劫中已至三果而未证无漏者也。”众曰:“我师神力,斯可信矣。彼云过去佛者,即窃疑焉。”难提知众生慢,乃曰:“世尊在日,世界平正,无有丘陵,江河沟洫,水悉甘美,草木滋茂,国土丰盈。无八苦、行十善,自双树示灭八百余年,世界丘墟,树木枯悴,人无至信,正念轻微,不信真如,唯爱神力。”言讫,以右手渐展入地,至金刚轮际,取甘露水,以琉璃器持至会所。大众见之,即时钦慕,悔过作礼。于是,祖命僧伽难提而付法眼。偈曰:“于法实无证,不取亦不离。法非有无相,内外云何起?”祖付法已,安坐归寂。四众建塔。当前汉武帝二十八年戊辰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五祖伽那提婆尊者南天竺人,姓毗舍罗,最初的时候只谋求福业,并且喜欢辩论,后来遇到龙树大士,到了大士那里,龙树知道他是一个智人,先派了一个侍者把盛满水的钵放在了尊者的座位前,尊者看到以后就放了一根针到里面,欣然契会了大士意思,龙树大士就给他说法,坐在座上,示现了月轮相,只听到大士的声音看不到大士的样子,尊者对众人说:“这样祥瑞的景象是师父在展现佛性,表示讲法不在声色。”,尊者得到法以后就到了迦毗罗国。有一个长者叫梵摩净德,一天在园树种长出了像耳朵那样的菌类,味道很鲜美,只有长者和他第二个儿子罗睺罗多才能取了吃,取完以后又会重新长,除了他们其他的亲人都看不见,祖知道这其中宿世因缘于是到了他们家中,长者问祖这其中的原因,祖说:“你家里曾经供养过一个比丘,但是这个比丘并没有悟道,只是贪图名誉供养,所以福报是木菌,因为你和你的儿子很精心诚意的供养,所以能够享用这些木菌,其他人不能够”,祖问长者:“长者多少岁呢?”,长者回答道:“七十九岁”,祖于是说偈:“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长者听到偈以后对尊者更加的叹服,并且说:“我年纪已经很大了,不能跟随大师,愿意让我的二儿子跟随大师出家”,祖说:“过去如来曾授记这个孩子说会在第二个二百五十年为大教主,今天遇到了,也符合过去的宿世因缘”,随即就给他剃度出家,到了巴连弗城听闻外道想要障碍佛法,他们计划了很长时间,祖于是手执长幡进入到大众中。他们问祖:“你为什么不向前去?”,祖说:“你们为什么不向后?”,那些人说:“你像个贱人”,祖说:“你们像良人”,他们问:“你解的什么法”,祖说:“你们解不了”,他们说:“我想要得到佛”,祖说:“我已经灼然的得到佛了”,他们说:“你没有得到”,祖说:“我是得到的,你们却没有”,他们问:“你没有得到为何说自己得到了”,祖说:“你们因为有我的缘故所以得不到,我没有我我,所以应当得到”,他们词穷不说话了,于是问祖:“你叫什么?”祖说:“我的名字是伽那提婆”,他们曾经听到过祖的名字,于是忏悔谢过,当时的众人还是好相互问难,祖都以无碍之辩折服他们让他们皈依,于是告诉上首弟子罗睺罗多交付法眼说偈:“本对传法人,为说解脱理。于法实无证,无终亦无始。”,祖说完偈以后就入奋迅定,身体放出八种光,然后归于寂灭,众人建塔供养尊者,这个时候是汉文帝十九年庚辰年。

【原文】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南天竺国人也,姓毗舍罗。初求福业,兼乐辩论。后谒龙树大士。将及门,龙树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满钵水置于座前。尊者睹之即以一针投之而进,欣然契会。龙树即为说法,不起于座,现月轮相,唯闻其声,不见其形。祖语众曰:“今此瑞者,师现佛性。表说法非声色也。”祖既得法,后至迦毗罗国。彼有长者,曰梵摩净德一日,园树生耳如菌,味甚美。唯长者与第二子罗睺罗多取而食之。取已随长,尽而复生。自余亲属,皆不能见。祖知其宿因,遂至其家。长者乃问其故。祖曰:“汝家昔曾供养一比丘,然此比丘道眼未明,以虚沾信施,故报为木菌。唯汝与子精诚供养,得以享之,余即否矣。”又问长者:“年多少?”答曰:“七十有九。”祖乃说偈曰:“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长者闻偈已,弥加叹伏。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师,愿舍次子,随师出家。”祖曰:“昔如来记此子,当第二五百年为大教主。今之相遇,盖符宿因。”即与剃发执侍。至巴连弗城,闻诸外道欲障佛法。计之既久,祖乃执长旛入彼众中。彼问祖曰:“汝何不前?”祖曰:“汝何不后?”彼曰:“汝似贱人。”祖曰:“汝似良人。”彼曰:“汝解何法?”祖曰:“汝百不解。”彼曰:“我欲得佛。”祖曰:“我灼然得佛。”彼曰:“汝不合得。”祖曰:“元道我得,汝实不得。”彼曰:“汝既不得,云何言得?”祖曰:“汝有我故,所以不得。我无我我,故自当得。”彼辞既屈,乃问祖曰:“汝名何等?”祖曰“我名迦那提婆。”彼既夙闻祖名,乃悔过致谢。时众中犹互兴问难,祖折以无碍之辩,由是归伏。乃告上足罗睺罗多而付法眼。偈曰:“本对传法人,为说解脱理。于法实无证,无终亦无始。”祖说偈已,入奋迅定,身放八光,而归寂灭。学众兴塔而供养之。即前汉文帝十九年庚辰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四祖龙树大士

十四祖龙树尊者西天竺国人,也叫龙胜,从摩罗尊者那里得法以后后来到了南印度,那个国家的人大多相信福业,祖为他们说法,他们都议论说:“人的福业是世间第一位,只是口说佛性谁看见过呢?”,祖说:“想要见到佛性必须先除去我慢”,那里的人问:“佛性大小如何?”,祖说:“不是大也不是小,不是广也不是狭,没有福没有报,没有死没有生”,他们听闻了这样殊胜的佛理都回到了初心,祖回到座位上,展现自在身就像满月那样,众人只听到祖的法音但是没有看到祖的样子,众人中有一个长者的儿子叫伽那提婆,对众人说:“你们认识这个相吗”,众人说:“看都看不到又怎么认识呢”,提婆说:“这是尊者展现的佛性体相,来展示给我们,怎么知道呢?因为无相三昧就像满月,佛性之义,就是这样廓然虚明”,说完以后,满月相就隐去了,祖又回到座位上,说偈:“身现圆月相,以表诸佛体。说法无其形,用辨非声色。”众人听到偈以后就顿悟了无生之义,都愿意出家来寻求解脱,祖就给他们剃发出家,让各个圣人给他们受戒,那个国家有五千多个外道做大幻术,众人信仰他们,祖都一一化解让他们皈依三宝,又作了《 大智度论 》,《 中论 》,《 十二门论 》,流传于世,后来告诉上首弟子伽那提婆说:“如来的大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听偈:为明隐显法,方说解脱理。于法心不证,无瞋亦无喜。”,交付完以后就进入月轮三昧示现神变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凝然寂灭了,伽那提婆和众人建立了宝塔葬祖,这个时候是秦始皇三十五年己丑年。

【原文】

十四祖龙树尊者,西天竺国人也,亦名龙胜。始于摩罗尊者得法,后至南印度。彼国之人,多信福业。祖为说法,递相谓曰:“人有福业,世间第一。徒言佛性,谁能睹之?”祖曰:“汝欲见佛性,先须除我慢。”彼人曰:“佛性大小?”祖曰:“非大非小,非广非狭。无福无报,不死不生。”彼闻理胜,悉回初心。祖复于座上,现自在身,如满月轮。一切众唯闻法音,不睹祖相。彼众中有长者子,名迦那提婆,谓众曰:“识此相否?”众曰:“目所未睹,安能辨识?”提婆曰:“此是尊者现佛性体相,以示我等。何以知之?盖以无相三昧,形如满月。佛性之义,廓然虚明。”言讫,轮相即隐,复居本座,而说偈言:“身现圆月相,以表诸佛体。说法无其形,用辨非声色。”彼众闻偈,顿悟无生,咸愿出家,以求解脱。祖即为剃发,命诸圣授具。其国先有外道五千余众,作大幻术,众皆宗仰。祖悉为化之,令归三宝。复造大智度论、中论、十二门论,垂之于世。后告上首弟子迦那提婆曰:“如来大法眼藏今当付汝。听吾偈言:为明隐显法,方说解脱理。于法心不证,无瞋亦无喜。””付法讫,入月轮三昧,广现神变,复就本座,凝然禅寂。迦那提婆与诸四众,共建宝塔以葬焉。即秦始皇三十五年己丑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



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华氏国人,最初的时候是外道有三千个弟子,通达各种外道经论,后来在马鸣大士那里得法,带着弟子到了西印度,那里有一位太子叫云自在,敬仰尊者的大名,请尊者到宫中接受供养,祖说:“如来曾经教导过,沙门不可以亲近国王和大臣这些权势之家”,太子说:“在我们国家的北边有一座大山,山上有一个石窟,尊者可以在那里禅寂吗?”祖说:“可以”,就进入到那个山里。走了几里以后碰到一只大蟒蛇,祖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大蛇就缠绕了祖的身体,祖就给它授了三皈依,蟒蛇听了以后就离开了,祖到了石窟以后,有一个老人穿着朴素的衣服出来合掌问讯。祖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回答道:“我曾经是一个比丘,喜乐寂静,有初学比丘来请益,我烦于回答他们问题,起了瞋念,死了以后就堕落成了蟒蛇神,住在这个石窟里到现在已经千年了,幸亏遇到尊者,听闻了戒法得以解脱,特地来感谢尊者。”,祖说:“这个山里还有其他人居住吗?”,回答道:“在这里往北十里,有大树荫蔽五百个大龙,那里的树王叫龙树经常给龙众讲法,我也去听过”,祖于是就和弟子们一起到龙树那里,龙树出来迎接尊者说:“这样孤寂的深山老林,龙蟒居住的地方,大德至尊怎么会枉费来这里呢?”祖说:“我不是至尊,来这里访问贤者”,龙树心里想:“这位大师悟道了吗?是继承了真乘的大圣人吗?”,祖说:“你虽然心里想,但是我已经知道了,只要想出家何须顾虑我是不是圣人”,龙树听了以后就忏悔谢罪,祖给他受戒出家,五百龙众也一起受戒出家,有告诉他说:“现在我把如来的大法眼藏交付给你,听我说偈:非隐非显法,说是真实际。悟此隐显法,非愚亦非智”,交付完大法以后就示现神变,化火自焚,龙树收集了五色的舍利建塔供养,这个时候是赧王四十六年壬辰年。

【原文】

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华氏国人也。初为外道,有徒三千,通诸异论。后于马鸣尊者得法,领徒至西印度。彼有太子,名云自在。仰尊者名,请于宫中供养。祖曰:“如来有教,沙门不得亲近国王、大臣权势之家。”太子曰:“今我国城之北,有大山焉。山有一石窟,可禅寂于此否?”祖曰:“诺。”即入彼山。行数里,逢一大蟒,祖直前不顾,盘绕祖身,祖因与授三皈依,蟒听讫而去。祖将至石窟,复有一老人素服而出,合掌问讯。祖曰:“汝何所止?”答曰:“我昔尝为比丘,多乐寂静,有初学比丘数来请益,而我烦于应答,起嗔恨想,命终堕为蟒身,住是窟中,今已千载。适遇尊者,获闻戒法,故来谢尔。”祖问曰:“此山更有何人居止?”曰:“北去十里,有大树荫覆五百大龙,其树王名龙树,常为龙众说法,我亦听受耳。”祖遂与徒众诣彼,龙树出迎曰:“深山孤寂,龙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来访贤者。”龙树默念曰:“此师得决定性明道眼否?是大圣继真乘否?”祖曰:“汝虽心语,我已意知。但办出家,何虑吾之不圣?”龙树闻已,悔谢。祖即与度脱,及五百龙众俱授具戒。复告之曰:“今以如来大法眼藏,付嘱于汝。谛听偈言:非隐非显法,说是真实际。悟此隐显法,非愚亦非智””付法已,即现神变,化火焚身。龙树收五色舍利,建塔焉。即赧王四十六年壬辰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二祖马鸣大士



十二祖马鸣大士,波罗奈国人,也叫功胜,因为有作无作诸多功德最为殊胜所以叫功胜。在夜奢尊者那里受法以后就到了华氏国那里转妙法轮,忽然有一个老人来到大士座位前仆在地上,大士对众人说:“这个不是一般人,应该会有异相”,说完以后就这个人不见了,一会儿从地里涌出一个金色的人又变成女人的样子,右手指着大士说偈:“稽首长老尊,当受如来记。今于此地上,宣通第一义。”说完偈以后就不见,大士说:“将会有魔来和我较量”,不一会狂风暴雨就来了,天地昏暗,大士说:“看来魔来了,我当除去”,随即手指天空,出现一条大金龙,发大威神,震动山岳,大士在座上俨然不动,魔事也随即没有了,过了七天以后有一个小虫就像蟭螟那么大,潜藏跑到大士的座下,大士手抓了起来,展示对众人说:“这就是魔变得来盗听我的法”,又把虫子放下了让它离开,魔却不能够动,大士告诉他说:“你只要皈依三宝就能够重获神通”,说完就魔王就恢复到本来的样子,对大士作礼忏悔,祖问:“你叫什么?有多少眷属?”回答道:“我叫迦毗摩罗,有三千个眷属”,大士问:“竭尽你的神力能够变化什么呢?”,回答道:“我能够把巨海化成极小的事物”,大士说:“你能够变化性海吗?”回答说:“我不知道什么是性海”,大士随即就给他说性海:“山河大地都是依此建立的,三昧六神通也是依此发现的”,迦毗摩罗听到了以后就发信心和三千眷属一起请求剃度出家,大士召集五百阿罗汉给他们受戒,告诉他说:“如来有大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你听偈说:隐显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离。”付嘱完以后就进入龙奋迅三昧,挺身到空中,太阳那样,然后圆寂了,众人把大士的真体藏到龙龛中,这个时候是显王四十二年甲午年。

【原文】

十二祖马鸣大士者,波罗奈国人也。亦名功胜,以有作无作诸功德最为殊胜,故名焉。既受法于夜奢尊者,后于华氏国转妙法轮。忽有老人,座前仆地,祖谓众曰:“此非庸流,当有异相。”言讫不见。俄从地涌出一金色人,复化为女子,右手指祖而说偈曰:“稽首长老尊,当受如来记。今于此地上,宣通第一义。”说偈已,瞥然不见。祖曰:“将有魔来,与吾较﹝音角﹞力。”有顷,风雨暴至,天地晦冥。祖曰:“魔之来信矣,吾当除之。”即指空中,现一大金龙,奋发威神,震动山岳。祖俨然于座,魔事随灭。经七日,有一小虫,大若蟭螟,潜形座下。祖以手取之,示众曰:“斯乃魔之所变,盗听吾法耳。”乃放之令去,魔不能动。祖告之曰:“汝但归依三宝,即得神通。”遂复本形,作礼忏悔。祖问曰:“汝名谁邪?眷属多少?”曰:“我名迦毗摩罗,有三千眷属。”祖曰:“尽汝神力,变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极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谓性海,我未尝知。”祖即为说性海曰:“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兹发现。”迦毗摩罗闻言,遂发信心,与徒众三千,俱求剃度。祖乃召五百罗汉,与授具戒。复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当付汝。汝听偈言:隐显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离。””付嘱已,即入龙奋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轮相,然后示灭。四众以真体藏之龙龛。即显王四十二年甲午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华氏国人,姓瞿昙,父亲叫宝身,从胁尊者那得法以后就到了波罗奈国,马鸣大士在那里迎请礼敬尊者,大士问:“我想要认识佛,什么才是佛呢?”,祖说:“你想要认识佛,不认识的就是”,大士说:“佛既然不认识,那怎么知道是呢?”祖说:“既然不认识佛,怎么知道不是呢?”大士说:“这是锯义”,祖说:“你是木义”,祖问:“锯义是什么?”,大士说:“和师尊一样”,大士却问:“木义又是什么呢?”,祖说:“你被我解了”,马鸣大士忽然大悟,稽首皈依尊者,请求剃度出家。祖对众人说:“这个大士曾经是毗舍离国王,他的国家有一类人像马那样裸露,国王运用神力分身化作蚕,给他们做衣服,国王后来出生在中印度,马人想到国王曾经为他们做的事情而悲鸣,因此名字叫马鸣,如来曾经授记过:我灭度六百年以后,会有一个贤人马鸣出生在波罗奈国,降伏各种外道,度人无数,继续传递我的教化”现在正是时候,就告诉他:“如来的大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就说偈:“迷悟如隐显,明暗不相离。今付隐显法,非一亦非二。”尊者传付了大法以后就示现神变然后就圆寂了,众人建造了宝塔葬尊者全身,这个时候是安王十九年戊戌年。

【原文】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华氏国人也。姓瞿昙氏,父宝身。既得法于胁尊者,寻诣波罗奈国,有马鸣大士迎而作礼。问曰:“我欲识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识佛,不识者是。”曰:“佛既不识,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识佛,焉知不是?”曰:“此是锯义。”祖曰:“彼是木义。”祖问:“锯义者何?”曰:“与师平出。”马鸣却问:“木义者何?”祖曰:“汝被我解。”马鸣豁然省悟,稽首皈依,遂求剃度。祖谓众曰:“此大士者,昔为毗舍利国王。其国,有一类人如马裸露,王运神力分身为蚕,彼乃得衣。王后复生中印度,马人感恋悲鸣,因号马鸣焉。如来记云:吾灭度后六百年,当有贤者马鸣于波罗奈国,摧伏异道,度人无量,继吾传化。”今正是时。”即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付于汝。”即说偈曰:“迷悟如隐显,明暗不相离。今付隐显法,非一亦非二。”尊者付法已,即现神变,湛然圆寂。众兴宝塔,以閟全身。即安王十九年戊戌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