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 特斯拉

文章来自网络,作者不详。

他后来叙述说。往往在遇到强烈闪光时,在我眼前便出现各种影像,使我看不清真正的物体,打乱我的思路和行动,这叫人感到特别痛苦。,这些影像都是我实际看到过的事物和场合的景像,而不是我的臆想。如果有人对我说出一个词,那么这个词所示意的物体的影像,便在我眼前生动地浮现出来,有时候我都无法分清,究竟我看到的是否真有其事。这使我万分难受和焦急。我请教那些学心理学的或者生理学的研究人员,但是没有一个人能令我满意地解释清楚这种现象……”

他推论,这种影像是当他高度兴奋时,因大脑对视网膜的反射作用造成的。这些影像并不是幻觉。每当夜阑人静之时,他曾经见到过的丧葬或者别的叫人心悸的情景,便在他眼前活灵活现地涌现出来,如果他把手伸过去,这种景像也还是留在空间里纹丝不动。

“如果我的解释方法是对的,”他写道,“那幺一个人构思出来的任何物体,都可以将其影像放映到屏幕上,可以叫人看见。这样一种进展,将使人类关系发生根本的变化。我深信.有朝一日,这样一种奇迹必定实现。我还可以说,我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曾经花费了不少心血。”
自从特斯拉那个时期以来,所谓的灵学研究人员纷纷出来研究,据说他们可以将头脑中的影像投射到没有经过曝光的胶片上。近来也有人研究将人的思想直接传递到电子打印机上。

特斯拉的感觉一直是异常敏锐的。他说,他在童年时期有好几次夜里被火焰的劈啪声惊醒,从而将邻居从遭受火灾的房屋里救了出来。

当他年过四十,正在科罗拉多进行闪电研究时,他常说自己能听到550英里以外的雷声,而他的年青助手最多只能听到150英里。

但是他在精神崩溃时期的表现,甚至按照特斯拉自己的标准来看也是十分惊人的。他能隔着三个房间听到表的滴嗒声;一只苍蝇在他房间里落到桌面上,会在他耳朵里引起一阵轰鸣;马车在几英里之外驶过,能使他全身感到震撼;火车在二十英里以外鸣笛,能使他感到屁股下的椅子剧烈晃动,痛苦得难以忍受。他脚底下的地面老是不停地颤动。为了得到休息,他需要在床底下垫上橡皮垫子。

他写道:“远近传来的咆哮声,常常造成一种有人说话的声音效果,要是我不能把原来的声音分辨清楚,那着实太叫人毛骨悚然了。如果将太阳光断断续续地挡住,会对我的头脑造成猛然打击,以致使我晕倒。在桥梁或者其他构筑物底下经过时,我要使出全部毅力,因为这时我觉得头颅简直要被挤碎了。在漆黑的地方,我有蝙蝠的知觉本领,凭着前额上一种特殊的毛悚惊的感觉,我能判断出十二英尺之外有什么东西。”

在这个期间,他的脉搏波动得很厉害,慢时极慢,快时可达每分钟260次。他身上的肌肉连续不停地抽动和打颤,这本身就是一种几乎难以忍受的负担。

他具有照相一般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这是使他终生感到难与其他工程技术人员相处的一个原因。工程技术.人员都要求有蓝图,而特斯拉完全凭头脑。上小学时,他虽然具有数学才华,但成绩几乎总是排在末尾,因为他非常讨厌校方规定的绘图课。

他在六十岁时谈到,“每当我想到一种大有前途的新主意时,这种发光现象仍然不断出现,不过已经不那么叫人不安,强度也有所减轻。当我闭上双眼时,我照例总是首先看到一片非常深暗而均匀的蓝色背景,它和晴朗的但没有星光的夜空一模一样。过了几秒钟,这片背景活跃起来了,闪耀着无数的绿色光芒。绿光分成几层,不断向我迎面扑来。然后在右方出现一种美丽的图形,那是一些平行和紧密相间的线条,共有两套,互成直角,五彩缤纷,以黄绿龟和金黄色为主。紧接着,线条越来越亮,整个图形布满了闪闪发亮的光点。这片景象慢慢从我的视野中通过,大约十秒钟之后从左边消失,余下一种沉闷而呆滞的灰色背景,接着很快又换成翻腾的云海,云层似乎要脱胎变成有生命的形态。说也奇怪,在后一段情况出现之前,我怎么也没法给这片灰色的背景添加任何形状。每次在我入睡之前,人和物的影像不停地掠过我的眼前。当看到这些影像时,我就知道我快要失去知觉了。如果影像不出现,怎么也出不来,这就是说我要通宵失眠。”

“在无穷小的世界里,分子以及按照轨道旋转和运动的原子,几乎和天体完全一样,携带着以太,也可能使以太随其旋转,或者换句话说携带着静电,”他说。“在我的心目中,这就是最为可能的景象,而且这种景象很可能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大部分现象的原因。分子及其以太的旋转,造成以太张力或静电应变;以太张力的平衡,造成其他运动或电梳,而轨道运动则产生电以及永磁效应。”

“这是一根简单的玻璃管,管子中一部分空气已经抽掉了,”他说道。“我抓住这根管子;当我的身体接触一根传导高压交流电的导线时,手中的管子就会发出燿眼的光芒。不论我把管子放在任何位置,不管我把它举到空中任何地方,只要我够得着,它那柔和、悦目的光亮就永远灿烂如故,经久不衰。”

他拿出一台电机,这种电机只靠一根导线就能转动,因为返回回路是无导线的,通过空间实现。本来人们自以为颇有常识,不易受骗上当,但还是被特斯拉再一次弄得晕头转向。特斯拉谈到,电动机不要任何导线也能转动;他还谈到,空间里的能源可以任人取用。

他说;“这种电机可能叫做‘无线’电机,它们可以用感应方法通过稀薄空气从很远距离之外加以驱动。这是完全可能的,交流电,特别是高频交流电,在稍微稀薄的气体中也能获得惊人的自由度而任意通过。空气的最上层是很稀薄的。为了越过若干英里的距离进入空间,只需要克服一些力学性质的困难。高频以及油绝缘的应用,为我们提供了极其巨大的潜力,毫无疑问,这样一来就可以使发光放电通过许多英里的稀薄空气,并且用这种方法传输大至几十万马力的能量,因而可以从固定的能源地点越过很远的距离带动电机,或者点亮灯盏。但是这里提到的这些方案,我只是当作一些可能性说说而已,将来我们不一定按照这种方式输送电力。我们根本不必输送电力。用不了多少代人的时间,我们就可以从宇宙当中任何一个地点获得动力来推动机器。这种想法并不新鲜……在深受欢迎的安修斯神话里就谈到,可以从地球当中汲取动力;你们有一位卓越的数学家,他进行过慎密的推算,也提出过这类主张……在宇宙当中存在着能源。这种能源是静的还是动的?如果是静止的,我们的希望就落空了;如果是能动的,而且据我们所知情况确实如此,那么人类把他们制造的机器接到自然界的传动装置上,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他手里擎着这个神奇美妙的创造物,一个白炽太阳的工作模型,同时身上通过几十万伏高频电流。他自信,他用这种东西表演得出的就是宇宙射线。他论证说,太阳就是一种白炽物体,它携带很高的电荷并发射出大量细微粒子,每个粒子都因具有极高速度而带有能量。但太阳并不封闭在玻璃里,它将光线向外射入空间。

特斯拉认为,整个宇宙都充满了这些粒子,它们不停地轰击地球或其他物质,这就好比他的碳精钮扣灯里的情况一样,使最硬的物质分裂成为原子尘。

他说,北极光就是这种轰击现象之一。尽管他的方法没有留下任何纪录,但他声言,他曾经探测过这种宇宙射线,测定过它们的能量,并发现这些宇宙线达到几亿电子伏。

经过三十年之后,罗伯特.密立坎才重新发现了宇宙射线。他认为宇宙射线也象光一样振动,也就是说,宇宙射线是光子而不是带电粒子。由于这个原因,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在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密立坎和另一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阿瑟.柯姆普顿之间爆发了一场科学混战。柯姆普顿认为(而且大家确实相信已经得到证实),宇宙射线是由高速的物质粒子组成的,这和特斯拉所说的完全一样。

碳精钮扣灯产生的另一效果是由共振现象造成的。在描述共振原理时,特斯拉经常用酒杯和秋千作类比。小提琴奏出的声音可以将一只酒杯震破。酒杯四分五裂,是因为小提琴造成的空气振动恰好与玻璃的振动频率相一致。

按照先后顺序去追索特斯拉这个时期的研究成果,几乎是无法办到的。他似乎同时无处不在;他同时在十几个相互交叉和相互关连的领域里工作,但他时时刻刻把电——这神秘的物质置于他研究的焦点。对他来说,电是一种具有服从于一定物理法则的神奇力量的流体,不象近代理论所说的那样,是服从于一定粒子法则的分散粒子束或波束。

当特斯拉产生旋转磁场的想法时,他瞬息间发现整个宇宙是由一曲交流电的交响乐组成的,到处洋溢着以广阔的八度音域奏出的和弦。60周/秒交流电不过是低八度音的单个音符。在高八度音当中,有一个达到每秒几十亿周的频率,这就是可见光。他觉得,对他的低频交流电和光波之间的整个电振动范围进行研究,会使他进一步了解宇宙的交响乐。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此以后我一直不愿改变我对那些毫无

根据的心理和精神现象的看法。我认为,相信这些现象,是智力发展的自然结果。人们再也不相信正统意义的宗教信条了,但是每个人都免不了要信仰某种超级力量。我们大家都得有一个理想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从中求得满足。但是这种理想起着一种非物质化力量的功用,它是非物质的,它可以是一种教义,也可以是艺术、科学或者任何别的什么东西。整个人类要和平地生活,就必须有一种为大家所接受的共同观念。”

在特斯拉的一生中,预见和非感觉性知觉情况的出现并不止这一次。但是他每次总想法用机械的方法来解释这些现象,从客观事件当中寻找直觉的根源。例如他的姐姐安格琳娜得了重病,他从纽约发回去一个电报说,“我眼前看见安格琳娜出现又消逝了。我感到情况不妙。”据特斯拉的侄子萨瓦.柯赞诺维奇后来回忆,这位发明家对他谈到过这类预感,但是发明家没有完全当真。

他告诉过柯赞诺维奇一件在曼哈顿发生的事情。那是十九世纪九十年代,有一天他举办一次盛大宴会,宴会过后,有的客人准备乘一趟开往费城的火车回家。特斯拉此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迫切要求”,他非要把他们留住不可,一定不让他们去乘这趟火车。果然这趟火车翻车了,许多乘客不幸遇难。

“这里有取得成就的巨大可能性。如果我们能造成所需能量的电暴,整个地球以及地球上的生存条件就可以改变。太阳使海洋中的水蒸发,风又将水吹送到遥远的地区,让水在这些地区里进入最精密的平衡状态。如果我们有办法在必要的地方和必要的时候打乱这种平衡状态,那么这种可贵的维持生命的介质就能任人摆布。我们就可以灌溉干旱的沙漠,创造湖泊、河流,提供无以计数的动力”。

大家都公认,是特斯拉最早于1891年记录了这样一件事实,即通过高频交流电轰击人体组织而产生的热量,可以用来治疗关节炎和其他许多种疾病。

特斯拉在一生当中,还坚信他所说的“冷火”具有治疗价值,既能提神醒脑,又可以洁净皮肤。事实上,由低功率医疗装置产生的刷

形放电或电晕,看来可以增强肌肉的运动,促进血液循环,而且可以产生臭氧——吸入低浓度臭氧,能对人体起轻微的刺激作用。物理学寰奠利斯.斯塔尔说,“而且还有身心疗效。我比较注重全面疗效,而不只是看机械疗效。”

特斯拉终生厌恶与他人合作,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别的工程师常惹得他气急败坏,二是他憎恨任何形式的控制。如果说他不得已要和一位与他共事的人打交道,那么在他看来这最好是一位董事长或者总经理。

心怀妒忌的科学家,抱批评态度的记者,还不是造成特斯拉痛苦的唯一根源。神秘主义者倾墓于他,为追求神奇而鬼迷心窍的一些奇男怪女聚集在他的旗帜之下,宣称特斯拉就是他们要找的金星人。他们硬说特斯拉是在金星上出生的,后来不是乘坐宇宙飞船就是托在一只巨大的白鸽翅膀上降临到地球上。
这些讨厌的信男信女们相信,特斯拉是一个能预言祸福、会通灵显圣的神人,他“降临地球”为的是发展自动化,开导世俗凡人。特斯拉也是出于要打消一些人说他具有超凡能力的念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连他实际具有的特殊的感觉才能也一概予以否认。更有甚者,出于同一目的,提出了他的机械论哲学,主张人类是没有自己的意志的,人类的每一行动都是客观事件和环境造成的结果。但是不管他如何加以否认,这些奇怪的信徒还是继续盯着他不放,有时候还把他的名字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宣传话动挂在一起。人们试问,除了江湖骗子,谁能迷住这样一些人呢?

特斯拉受到种种攻讦,其中就有人流传说他搞同性恋爱。如果换一个时候,或者换一个国家,这对他的事业可能没有什么影响;但当此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在美国,身居严肃认真、一本正经的工程技术人员当中,这种传言就成为了落在他敌人手中的一种致命武器。他从来不想费心去否认任何时候任何种类的流言蜚语,仅有一次他为他的独身生活作过解释,说明这是出自于工作的绝对要求。但是,当时社会上并不承认他所说的这个理由,逼迫他结婚的压力有增无减。

只有他最亲密的助手才知道,他在无线电、无线输电、远距离操纵运载工具等方面从事的先进研究项目之多,简直令人眼花缭乱;他在运用全世界很快就知道的X光方面,已经取得了成果;而且在一项十分有利可图的工业发现,即生产液氧方法的发现方面,他已经接近于取得突破。很可能就是液氧这种挥发性物质引起了火灾——显然是在一楼靠近浸油破布堆的附近,由于有氧气泄出而着火,然后大火就在整座大楼里迅速蔓延开来。

特斯拉这位世界闻名的人物,当此一生的严重关头,落到了几近破产的边缘。特斯拉电气公司被烧毁了的实验室,其部分所有权归布朗和别的同仁所有。在美国再也没有他的交流电专利税了,从威斯汀豪斯那里也领不到任何工资了。他的全部钱财,已经统统投资到研究设备上了。目前,只有他在西德登记的多相电动机和发电机专利,还给他一点收入。但是,与他为了修复和重装一套实验室所需的大量资金相比起来,这无异是沧海一粟。

然而他并没有长此消沉下去。他感到聊以自慰的是,他正在进行的各项试验研究工作在他头脑中依然活灵活现,目前遭到的损失不过是一次暂时的挫折和打击而已。

虽然特斯拉自己并非一个正统的宗教信徒,但是他认为,宗教对别人来说是件大好事。在这个时期,每当他因一些发明而焦虑不安以至无法忍受的时候,每当他装钱的皮夹子空空如也的时候,他就会想起佛教。他认为,佛教和基督教是未来两种最重要的宗教。

他充满了乌托邦的幻想;地球摆脱了饥饿和劳苦;进行垒球通信轻而易举;大气可以控制,能量取之不尽,光源用之不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与他说的在别的行星上存在的生命形态取得联系。他认为,有“火星人”那是“确定无疑的。”

几年以后,他告诉阿兰.本森,他用一个大小不超过一只闹钟的振荡器做了另外一些试验,他介绍说,他将振荡器接到一根两英尺长、两英寸厚的钢连杆上。“很长一段时间里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到了最后……这根粗大的钢杆开始颤抖了,而且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以致竟然象一只跳动的心脏一样一胀一缩,最后断了!”
他告诉记者说,这根钢杆是大锤打不断、铁撬棍也掰不折的,可是用微微一点力量——连婴儿也吓不着的微微一点力量连续不断地迅速敲打,却可以把它折断!

旗开得胜,这使他满心高兴。于是他把达只小小的振荡器装到上衣口袋里,到街上去寻找一座尚未峻工的钢铁建筑物。他在华尔街地区果然找到了一座,它有十层楼高,上面什么也没有,只有钢铁骨架。他把振荡器夹到一根钢粱上。
“没过几分钟,”他告诉记者说,“我就觉到钢粱颤动了。渐渐地,颤动强度不断增大,而且扩展到了整个钢铁结构。最后,钢结构开始发出嘎嘎的响声,而且左右摇晃,来到工地的钢结构工人,个个恐慌万状,都以为发生了地震。消息一下子传开了,说是这座楼房就要倒塌,接着警察后备队也出动了。没等发生严重情况,我就把振荡器取下了,把它装回口袋,溜之大吉.但要是再等十分钟,我可能已把这座楼房夷为平地。而且我可以使用这个振荡器,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内崩垮整座布鲁克林大桥。”

事情还不就此为止。他对本森夸下海口说,他可以用同样的方法

将地球劈成两半,“就象小孩劈开一个苹果一样,永远结束人类的生捱。”他接着说,地球振荡有周期性,大约是每一小时又四十九分钟是一周期。“这也就是说,如果我此刻拍一下地球,就有一个收缩波穿过它,过了一小时四十九分钟,收缩波就变为膨胀渡的形式反射回来。实际上,地球也象任何别的东西一样,处在永恒的振动状态之中。它不停地收缩和膨胀。”

本森问,他要用多长时间才能将地球劈开,他稍留余地地回答说:“可能要几个月,也可能一两年。”但是他还说,只要几个星期时间,他就可以造成地壳上升和下降几百英尺的振动状态,让河流冲出河床四处汜滥,把建筑物破坏殆尽,并且在实际上摧毁整个文明。但后来特斯拉还是对他的这一说法作了些限制,这才使得平民百姓松了一口气。他说,原理是不会错的,但是不可能达到地球的完美机械共振。

特斯拉同意奥尼尔提出的一种理论,那就是;在严重地震灾害地区安装一组陀螺仪,每隔相等的固定时间将推力传导人地层,从而在力量薄弱的岩层中造成共振,赶在发生严重振动之前就将岩层的压力加以释放。今天,重新唤起了地震学家对这种技术的兴趣。

他介绍过一种体现遥控地质动力学技术的机器,(而且后来曾怂恿威斯汀豪斯进行研制),他说他已经使用这种装置将机械波送入地下六英里,而这种机械波的“振幅要比地震波小许多,”通过一段距离以后损失的能量很小。这些机械波不用来输送电力,但是可以将信息传递到世界任何角落,而且只要有一个袖珍式的微小装置,就能接收这些信息。这种波进行传播时,不受天气的干扰。

他没有根据这一设想制造出什么东西。可是,特斯拉对机械共振的可畏潜力,毕生抓住不放,不断对那些轻信人言的纽约人散布对上帝的畏惧心情(通过科学)。他告诉记者,他可以跑到帝国大厦,“在很短时间内将它化为一堆碎砖烂瓦。”所用的机械只是一个微小的振荡器,“一台小小的发动机,小到你可以将它塞在衣服口袋里。”要带动这台小小的振荡器,只要2.5马力动力就够了。

特斯拉说,他的太阳能发动机结构十分简单,如果完全讲出来,别人一下子就会掌握要领,申请专利,将这件好事控制起来。而“按照他的打算,要把这件事作为一份免费礼物献给世界。”

“但是退一万步来说,”特斯拉写道,“这种共振变压器除了具有这些特性之外,还能精确地进行调整以适应地球以及地球的电学常数和性能。由于这种设计上的优点,它具有极高的频率,而且能有效地进行电力的无线输送。这样一来,距离就彻底消除了,被传输的脉冲强度不会减弱。根据一项精确的数学定律,甚至有可能使作用强度随着与装置距离的加大而增强。”
发明家一旦建成了这座高能量设备并将其投入试验的话,就连最猛烈的暴风雨来临时发出的闪电,也能仿造出来。当发射机启动时,在距离试验站l2英里半径范围内的避雷器,就与连续不断的猛烈电弧相桥接。这些电弧比天然闪电造成的电弧更加强烈,更能持久。

“(1899年)6月3日——我永远不会忘怀的日子,这天我终于首次获得了有决定意义的实验证据,证明了一项对于推动人类向前发展具有无比重要意义的真理。”
那天晨光熹微,特斯拉看到密密一大片带有强烈电荷的云团汇集在西边天上。很快就爆发出一阵常见的猛烈暴风雨,“它在山峦间大发淫威,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从平原上横扫而过。”
他发现一道道强烈而持久的电弧,按照几乎相同的时间间隔时随时现。他备有一套记录仪器,从其上可以看出,电活动的指示数随着暴风雨的远去而不断减弱,最后一同消失了。

“我怀着热切的期望在观看,”他在日记中写道。“可以充分肯定,稍过一会,指示数又重复出现,而且越来越强烈,在达到顶点之后,又渐渐减弱并再次停止。同样的作用按照有规则的循环间隔多次反复出现,直到最后,根据简单的计算证明,暴风雨的运行速度近于恒定,隐没到了大约300公里之外。但是,这类奇怪的作用此时仍不停止,而是继续表现出来,强度经久不衰。”

“我很早以前就认识到,不但可以不通过导线将电报信息发送到任何距离,而且还能将人声音的微弱调幅信号传播到整个地球。更有甚者,还可以将无限数量的电力几乎毫无损耗地传送到地球上任何距离之外。”

“当我给你信号时,”他对西多说,“你就把开关台上,然后保持不动,等到我另给你信号时才拉闸。”

接着他叫道;“注意,合闸!”

西多按照命令执行,一动不动地站着,准备一有命令就把开关重新拉断。强大的电流汹涌通过初级线圈。那猛烈的震动摇撼着大地。

在试验站的上空,电光闪闪,雷声隆隆。在这座象谷仓一样的建筑物里,充满了异样的蓝色光亮。

西多抬头一看,只见线圈上是一片汹涌起伏、四处窜动的火舌。空中到处是电火花,臭氧的难闻气味直刺鼻孔。雷电一次又一次地爆发,越来越猛,而西多还在等待命令,否则他不能将开关拉断。他从他所站的位置上没法看到特斯拉,心里便开始嘀咕,这位发明家是不是已经叫雷电击中,伤倒或死在外边了。继续下去简直是不要命了。接着,他害怕试验站四壁和天棚统统燃烧起来。
但是特斯拉既没有受伤也没有死掉。他沉浸在狂喜之中,变得有点麻木不仁了。他从他所站的地方,可以看见闪电从天线杆顶端往上窜出135英尺高。后来他还知道,那隆隆雷声在15英里以外的克里普尔沟也能听到,雷电一次又一次地向外迸发,爆炸。其乐无穷!人何曾与上天诸神如此知音?他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后来才知道,仅仅大约一分钟。
但是突然间,莫明其妙地一切都沉寂下来了。出了什么事?他对西多大叫道:“你怎么搞的?我没有叫你把开关拉掉。立刻重新合闸!”

可是西多根本没动开关。电没有了,大慈大悲的上帝终于让他缓了口气。

有一天他使用这样大的电流进行试验,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竟然造成了一片浓雾。那时外面下着薄雾,但当他接通电流时,实验室里的雾气变得如此浓厚,甚至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他根据这一情况,说他作出了一项重要发现,“我深深相信”,他后来说,“我们可以在干旱地区修建一座适当结构的装置,按照观测情况和一定的规则进行操作,通过它将取之不尽的海水抽上来灌溉土地,生产动力。如果在我有生之年无法实现,也会另外有人办到这点。总之我相信我的看法是对的。”

他的这一思想,也作为他未竟之业的一部分遗产保存下来了。至今为止,没有一个人能将其付诸实现。

按照现代等离子体物理学中最流行的一种理论,火球是通过自然形成的电磁场并从周围获得能量,等离子区的直径取决于外部场的频率,因此产生谐振。但是目前还没有结果,科学家们的意见仍不一致。

特斯拉还声称,他在科罗拉多斯普林斯作出过另外一项发现。事情发生在一天深夜,当时他正在操作他的大功率高灵敏度无线电接收机,只有上了年纪的木匠多泽尔先生留下值班。突然间,发明家感觉接收机发出奇怪而有节奏的声音。对于这种有规律的声音,他怎么也想不出其产生的可能原因。莫非是别的行星上有生物,他们要和地球通讯?他推测,声音很可能来自金星或火星。从太空传来有规律的声音这种现象,当时还没有人听到过。

他听到的这种声音,可能是其他恒星发出的无线电波引起的。直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天文学家才再次收听到这种计数电码(而且得到正式承认)。到三十年代,人们就开始将这些声音变换成编码数字输入数字记录器。而现在,“收听”别的星球已成为家常便饭了。

虽然特斯拉对自己的耳力深信不疑,然而他却预感到,科学界同行在听到这一消息时准会发出嘲笑。因此他不忙透露他的发现。当消息传出时,反应情况完全不出他原先所料。

特斯拉快要离开科罗拉多之前,曾给费城《北美人》杂志的朱里安.霍桑写信谈到,这些信号给他以启示,说明“邻近行星上有智能生物”,他们在科学上一定比地球人先进得多。这种推测是哲学博士们所难以接受的。

“我们不过是处在宇宙介质当中的嵌齿轮,”他在给摩根的信中写道,“这是……某些规律带来的必然结果。按照这些规律,一个先驱人物如果远远超过了他所处时代,他是不会被人理解的,他必然要遭受痛苦和失望,他只能安于后代子孙赐予他较高的奖赏。”

。但是他推测,这可能是因为他发现了不用电线输送电力的方法。他说。这点不但在地球的距离范围内完全能够办到,而且“还可以在宇宙范围上奏效。”

他说,可以肯定,“我们能够照亮天空,将可怖的海洋驯服!我们可以将无穷无尽的海水抽出来灌溉良田,让沙漠变成绿洲!我们可以从阳光中汲取能源!”

特斯拉自有他的宇宙理论主张,他对相对论是一反到底的。他认为,而且他经常指出,原子的能量有两种状况;1.相当于一个哑弹;2.非常危险,无法控制。

特斯拉在晚年时期的思想,越来越倾向于将物理理论统一起来。他认为,所有物质都是由一种原初物质—发光以太生成的,发光以太充满了整个空间。他始终坚持说,宇宙射线和无线电波有时比光运行得还快。

“我可以保持心境的安详宁静,能够在遇到灾难时化险为夷,而且达到这样一种自得其乐的程度,就连生活里的黑暗面、现实中的折磨和苦难也可以给我以某些快慰。我有显赫名声和无穷财富,然而有多少文章把我说成一个不切实际、屡遭失败的人物,又有多少蹩脚的贪图名利的作家,把我叫做空想家。世人竟然愚蠢和眼光短浅到如此地步……”

“后来有一天夜晚,我关着灯躺在床上,象往常一样思考问题。这时它从敞开着的窗口飞了进来,落在我的书桌上。我知道它要找我,它要告诉我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我就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它的旁边。”
“我一看它,便知道它要告诉我——它快要死了。在我领会它的意思之后,接着从它的眼睛中射出一道光亮,一道强烈的光亮。”

特斯拉停顿一会,接着就象是回答这两位科学作家没有说出口的一个问题,继续说道:

“是的,这是名符其实的光亮,强烈、耀眼、眩自的光亮,它比我在实验室里用最大的灯泡照出来的光亮还要强烈。”

奥尼尔后来说:“特斯拉体验到的这些现象,这只灵物半夜里穿过漆黑的夜空,飞进他那黑洞洞的房间,使其间充满了耀眼的光亮;特斯拉在布达佩斯的公园里,从刺眼的太阳那里受到启示——就是这些现象引起了宗教的神秘感。”他写道,如果特斯拉不是严格抑制他身上神秘的遗传特点,“他就会悟出这只灵物的象征所在了。”

特斯拉向记者透露了他当时集中精力思考的一些主张。他正在搞两种东西:一是归纳出一些结论,准备推翻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他说,他的解释不象爱因斯坦的理论那样难懂,一旦准备完毕并可以完全公诸于众时,大家就会看到,他的结论是有根有据的。

其次,他正在研究制造一种新的能源:“我说一种新能源,意思就是说,我找到了一种能量的来源,据我所知那是其他科学家以前没有想到过的。这种想法和主张笫一次在我心中萌发时,使我感到分外震惊。”

在记者进一步追问时,他只是说,这种能量是由一种全新的和出乎意料之外的来源产生的。这种来源不论白天黑夜、不论春复秋冬都可以经久不断地使用。制造和变换这种能量的仪器装置,就机械和电气方面来说,都简单到家。

特斯拉说,开始时成本费用可能很高,但是这个问题好解决,因为这种装置是永久性的,是坏不了的。“我这么说吧,”他强调说,“这和释放所谓原子能毫不相干。如果按照我们一般的概念,根本就没有这种能量。我搞过这样的电流,其电压高达1500万伏,这是从未有过的;我用这种电流分裂了原子,但是没有释放出能量……”
大家追问他说出这种新的能源,他婉言谢绝了,但他答应,“过几个月或者几年。”他一定就这个问题进行介绍。

他说,他已经构思了一项计划,要将大量电力从一个星球输送到另一星球,根本不受距离的限制。

“我认为,星际间通信比什么都重要,”他说。“将来总有一天,必定会发现宇宙当中还有别的人类,他们也象我们一样工作、受苦、拼搏。这会给地球上的人类带来神奇的影响,并为建立宇宙的大同世界——和人类本身一样长久存在的宇宙大同世界奠定基础。”

“我一直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无休止地、聚精会神地进行思考和冥想,”他回答说,“我自然而然积累了大最的想法。问题是我的体力够不够用,我能否将这些想法研究清楚,将其献给世界……”

他在信中谈到过去那些使人十分伤神的废寝忘食的时刻,他说他真害怕得了脑血栓或脑萎缩;他还谈到,他拼死拼活“要把头脑中的旧印象赶走,而这些旧印象就象水浮子一样,每次沉下去之后又重新冒出来。但是经过几天、几周或者几个月绞尽脑汁的奋斗之后,终于使我健忘的脑子装上了新的内容,把其他一切东西统统赶开。当我处于这种状态时,我离最终目的就不远了。我的思想通常都是合情合理的,因为我是一种特别精确的感知工具,换句话说,我是一个先知,但不管这点是真是假,每逢我茅塞顿开之时,我总是非常高兴,因为毫无疑问,我脑子负担太重了,这严重危及我的生命。”

“一般来说,”发明家说,“人就是被一种力驱赶着的物质。因此,在力学领域里主宰运动的一般法则,也适用于人类。”

在他看来,要使决定人类进步的能量增大,有三种办法:第一,改善生活条件、健康状况、优生学等等;第二,减少能阻碍进步的精神力量,譬如愚昧无知,精神错乱和宗教盲从;第三,驾驭太阳、海洋、风和海潮这类宇宙能源。

他认为,他自己得出的关于生命的力学观念,是“符合佛的教义和耶稣登山训众的精神的”。整个宇宙“不过是一座巨大的机器,它既没有生也没有死。人类不能脱离自然秩序而成为例外,人类也象宇宙一样,是一座机器。举凡进入我们头脑之中或决定我们行动的东西,都不过是外界作用于我们感觉器官的刺激所引起的直接或间接的反应而已。由于我们构造相似.我们环境相同,我们对相同的刺激的反应方式也一样,同时还由于我们的反应作用相一致,因此才产生了理解。随着年代的推移,无限复杂的机制不断发展。但是我们所说的‘灵魂’,无非是人体各种功能的总合而已。当人体功能终止时,‘灵魂’也随之消逝。”

他曾一度认为,如果使战争具有更大的破坏性,这样就可以制止战争。“但是我发现我错了,我低估了人类的好斗本性,这种本性还得经过一百年以上的时间才能逐渐消除。……战争是可以制止的,但办法不是变强国为弱国,而是使每一个国家,无论是强国或是弱国,都能保卫自己。”

他在这里谈到的是一种“新发现”,他认为,这种东西“可使每个国家,不论强弱,都能做到坚不可摧,抵御住军队,飞机和任何其他方式的攻击。”为此需要建造一套大型装置;一旦搞出这种装置,就可阻“在200英里半径范围之内,摧毁敢于来犯的任何东西,不论是人还是机器。这么说吧,有了这种装置,就等于有了一道铜墙铁壁,有了一道可以阻挡任何强大侵略的不可愈越的障碍。”

他说,“我的装置能发射出比较大的、属于显微尺寸的粒子,因此我们能对准很远距离之外一块很小的面积发射出极大能量,它比任何射线所能达到的能量超出几万亿倍。这样一来.通过比头发丝还细的一道粒子束,便可以输送出成千上万匹马力能量,任何东西都无法抵挡。有了这种妙不可言的名堂,再加上别的东西,我们就可以做出电视这种梦想不到的事情来,而且照明强度、画面尺寸或照射距离,都几乎不受限制。”

1936年八十岁寿辰,他拿出了共计10页的一份论文,但后来这篇论文从来没有全文发表过。他经常提到他自己有关引力问题的动力理论。他说,这一理论“对天体在其影响下造成的运动,给予了令人十分满意的说明。相形之下,那些毫无根据的推想和错误观念,象弯曲宇宙观念,可以休矣。”可是,在他有关天文物理学和天体力学的大量论著中,对这种引力理论从来没有阐明过。

他指出,宇宙弯曲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作用和反作用同时并存,曲线还受到拉直和抵消。不承认以太的存在,不承认以太必不可少的作用,就根本解释不了宇宙。

尽管爱因斯坦进行了一场物理学上的革命,但是特斯拉仍然认为,“物质当中没有能量,能量都是从环境中获得的。”他坚持说,这点既适用于极大的天体,也完全适用于分子和原子。

他认为,电子一旦脱离了具有极高电势并处于极高真空之中的电极时,它的静电荷就比正常情况大许多倍。

别的行星上有生物,这是“确凿无疑”的。他说,使他感到伤脑筋的一个问题是,他用他那“极大能量的针尖”击中别的行星时,会带来极大危险,但是他希望天文学家能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

“我有十分把握,将能量输送到100英里之外,我同样还有十二分把握,一定能将能量输送到100万英里之外,”他说,他和过去一样,说的是一种“不同的能量”,这种能量经过不到200万分之一厘米的通道传播。

后来经过好多年,为特斯拉作传的作家都无法找到证据以证明确实存在过有关这些发明的实际材料。美国安全机构一直矢口否认他们了解这些事情。这就怪了,因为传记作家奥尼尔宣称,联邦政府机构从他家里连特斯拉一些无价值的材料也都搜走了,而且后来他一直弄不清是谁真正“借走”了他的文件材料。

另外一件叫人纳闷的事情是:就连特斯拉发明的涡轮机和飞机的建议材料,也从联邦政府的档案中消失了。

除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之外,特斯拉还留下了一批叫人莫明其妙的遗产。仅举三件最主要的东西为例:向全球无线输送电力的主张,他是没有实现,但是否有科学根据?他在毁灭性射线束武器的试验当中,究竟搞了些什么?在刚刚去世之后的那些天里,他那些没有作为专利登记的研究材料以及其他十分敏感的文件,上哪儿去了?

随着宇宙探索的加速发展,对特斯拉的科学研究工作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特别是在射线束武器和微波研究方面,更是如此。在美国、苏联、加拿大以及别的许多国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或者根据他的首创而发展出来的工程项目,无论是天气控制还是核聚变,都开始引起了科学界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