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那活佛传奇

诺那活佛传奇及问答录

诺那活佛传奇及问答录诺那活佛心脏舍利

诺那活佛传奇

莫正熹

诺那活佛是西康金塘人氏,生于前清同治四年乙丑五月十五日寅时,在七岁时就被迎入诺那寺,修学显法和密法。他的师父是贝雅达赖,贯通五部密法,神通广大,康藏人士,没有哪个不景仰他。他的弟子甚多,即身成佛的,也大有其人,享寿一百三十六岁,死得时候缩身一尺多,这就证明他确实是成佛了。

诺那活佛既拜他为师,尽得他的秘传,显教和密教,无不通晓。密教有四个大法,所谓息、增、怀、诛。息是息灾难,如摩利支天法之类;增是增福德,如红观音法之类;怀是怀柔亲善,如咕噜咕咧法之类;诛是诛邪破恶,如摩诃迦罗法之类。在四大法之中,诺那活佛尤擅长诛法。他的师父贝雅达赖在世的时候,曾经预先吩咐说:“你将来可往汉地,到普陀山礼拜观音,到五台山礼拜文殊。”

活佛于二十四岁时,修习密部大法,都得到成就,承接贝雅达赖祖师的佛位,兼掌管西康政教大权。到了三十七岁,康藏的黑教,是擅长邪法的,从前也是由印度的邪教传来,到了这个时候,黑教的野番,十分猖獗,活佛虔修大忿怒金刚法,降伏了他们的四大首领以及徒众,转邪归正的野番,约有三万多人。

前清宣统年间,西藏前十三世的达赖喇嘛,与英国联合起来,派兵侵扰西康,康人仰赖诺那活佛,一致请求领军御敌。活佛于是统领康军,与川督赵尔丰所派来的统领冯山,以及云南军队,合力作战,收复原有的二十九族,以及二十五族的失地。到了民国元年,四川督军伊昌衡,改派统领刘瑞麟,守卫西康。伊昌衡与刘瑞麟去职以后,改派彭日升接管军事,只可惜彭日升刚愎自用,既无勇无谋,又不听信诺那活佛的劝告,至民国七年,彭日升一败涂地,活佛被达赖喇嘛的部属俘虏过去。虽然达赖喇嘛素仰活佛的道德,再三诱他投降,活佛始终不肯答应。于是在拉萨郊外,四面大山的凹处,掘成一个土牢,深约四五丈,宽仅五六尺,犹如我们家乡的古井一样,竟于民国七年五月十五日,把诺那活佛,放下土牢。牢顶仅留一个小孔,约五寸多宽,并且派遣连长若本,率兵三百人,日夜看守。每日由小孔垂下面水一次,意欲诱他投降,可是活佛宁死不肯接受。达赖喇嘛三次使人把毒药放入面内,活佛明知是五毒和面所造成的,他也接受。身在黑暗土牢之中,手指触着毒面,食入肚内,毒性发作而死。但因他有密咒的法力,有好几次死后复苏,守牢的人,试把食物垂下,活佛仍知扪食,守牢的人,知道他食毒不死,惊为神人,从此以后,达赖喇嘛,不敢再次放置毒药了。这些毒药是黑教中人,使用五种毒物所制成的,毒性十分猛烈,倘若指头一经染着,必致全身溃烂,五脏并裂而亡。活佛食过毒药三次,死而复生,真是一件千古奇闻。

活佛被囚入土牢,经过六年之久,这六年中间,一心念佛,有时以手去挖牢底的泥巴,挖成一个窟窿,碰着石头又改变方向,挖过又挖,经过很多日子,结果挖成一条长长的洞穴。至民国十二年农历九月十三日,从土牢中钻了出来,得到重见天日。他那时头发长到腹部,衣服毁烂,不足以蔽体。夜行昼伏,沿途乞食,走到札什伦布的西方,遇着他已经出家的亲侄,以及一个红教喇嘛,他们出乎意料之外,一眼看见活佛,以为是死去的鬼魂,经过查问过去情形,他们三人,竟至搂抱痛哭,于是同往印度。活佛在途中以咒术医好了很多印度人,那时有个王子的女儿,被病魔缠扰,百药无效,活佛为他念念咒,病就好了。王子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自愿建寺供养,但是活佛一片丹心,归向中华,不允许在印度逗留,王子只得以印度大洋七百元,作为供养。他们三人,向着东方进行,到了孟买,然后乘船来到上海,实时前往普陀山,朝拜观音。从离开土牢,已经有七个月之久,受过多少折磨,历过多少艰辛,竟得脱离苦难,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奇事。

那时西康代表丁子佩先生,与西藏金刚上师觉拔喇嘛,都说活佛从土牢脱险逃出的时候,曾经以他的神力,幻成一具死尸,表示已经死去。达赖喇嘛派人检验他的尸体,证实已经真的死亡,并且为他诵经七日。西藏人民,仰慕他是红白两教的一代祖师,为他建塔礼拜,尊为圣帝。过后一年,忽闻活佛又在北平出现,达赖甚感怀疑,于是暗中派人,前来摄影,果然是诺那活佛的真相。掘开他所埋葬的石塔,只剩下当时盖在尸体上羊皮数张,并没有他的尸体。于是逮捕那个负责监守人若本,责他有亏职守,若本说,已经派人检验尸体属实,达赖大怒,以手杖打死若本。活佛死后复生,他的神迹与耆域杯度无异。汉地的皈依弟子,有人以此事问及活佛,活佛笑而不答,便更加使人无法揣摸了。

民国十三年农历三月十五日,活佛到了北平,先去拜见蒙藏院的总裁,总裁不予接待,因为早就接到诺那活佛的死讯。活佛于是虔修咕噜咕咧法,感动到当时的执政段祺瑞,段氏十分惊异,对于活佛,敬礼有加,以黄沙布地,迎请传法,并且答应助他收复失地,送返西康,可惜那时政局改组,不能实行。活佛趁着这个时机,前往五台山,朝礼文殊,礼拜金刚洞。这个地方,也是昔日贝麻密札大师成佛的圣地。活佛已经朝过普陀山,与他的师父贝雅达赖的预言,无不应验。后来又往北平,传授密法,皈依的人,日来日多,可见法缘殊胜了。

民国十五年农历十二月十五日,应刘湘与李公度之邀请,前往重庆。民国十六、十七年,仍在重庆传法,举行过和平法会四十九天。当他闭关修法之前一天,电灯局李局长夫妇以及他的女儿,陪同活佛在楼上闭谈,忽闻坛场内发出长大吼声,有数分钟之久。活佛吩咐他们不要害怕,这是护法金刚降临威力之所表现。法会将要圆满,设坛诵经时,本来天气是很清朗的,他说:“今晚是金刚弟子之母龙女降临,有大风雨,你们须要有所准备啊!”到了二更时分,果然狂风暴雨,一时俱至。其余如降魔、治病、观察等等,无不神奇应验。

活佛在重庆三年,党政军商学界等人,尊之有若神明,皈依弟子有万多人。民十八年农历四月,由重庆往南京,接受国民政府所委派的蒙藏委员会委员,以及兼任立法委员职务。民国二十年六七月间,大雨成灾,江南江北,几成泽国。这时南京佛教居士林,敦请活佛举办息灾护摩法会,忽然间有几阵狂风,把大雨吹散了。同时有个广东弟子章居士,因为他的妻子因生产而亡,章居士十分悲痛,请求师父为他设法,活佛说:“你马上搭车前往杭州,什么街,什么巷,第几号门牌,你的妻子在那里等候着你了!”章居士立即前往,找着门牌号数,实时有个杭州小姐,开门出来,以广东方言说:“亚章!你黎啦!我响呢处!”章居士真是莫名其妙,以一个杭州小姐,本来是说:“么啰啰的多”的杭州话,为什么会说出广东话来呢?不由他不为之惊奇,于是随她入门,见过岳父母,说明来历,实时择日,结婚成礼,然后双双对对,返回南京,成为再世因缘。若是自己修成夺舍转生,已经是不可思议之事,何况又能为他人借尸还魂,其中奇奇妙妙之处,真是使人百思不得其解。民国二十三年农历二月,邯郸县有个老狐狸,辗转托人送信给活佛,自愿率领狐众,数千眷属,请求皈依。信中情词恳切,活佛悯其真诚,准其所请,并教它以神通力,前来南京皈依。他的道德,感化到狐类,虽古代的神僧,亦不过如是而已。

活佛在母亲的腹中,已经能够记忆前生之事。出胎以后,父母为他请人念经,所有念经喇嘛的形貌以及所用的法器,都能记得清楚。到了五六岁时,有人抱来一个一二岁的幼女,幼女一看见他,便说:“你是我的儿子,你是吃我的乳长大的!”活佛问他:“何年生我,何处生我,”都能说出甚为详细。笔者曾以能否记忆从出生的婴孩时的往事,问过许多人,皆云不知道。问过慈航法师,法师说:“记得!记得!”于是我们便作个会心的微笑。如今诺那活佛,也能记忆入胎和出胎的后事,谁说没有前生?谁说修行没有好处呢?

诺那活佛又应各界的请求,迭经去过上海、杭州、苏州、莫干山、广东、湖南、湖北、南昌、以及庐山各处传法,皈依的人,不可胜数。

笔者回忆,大约是民国二十四年诺那活佛到了广州,报名皈依的人有两百多。笔者那时对于密宗,不感兴趣,故此没有报名。有一天,到堂兄莫廷芳的家里去,堂兄正准备要往法会参加,我便抽身告辞,但堂兄挽留,要我偕他同去。到了目的地,堂兄出具入场证,守门的人,验过凭证,我实时走避,但堂兄一手拉着我,不由分说,拉我入场,守门的人,亦不拦阻,于是不报名,不交费,竟得参加这个灌顶大法会。我并不是存心盗法,而是不由自主。眼见参加的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法会开始,围成一个大圆圈,受法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犹如操兵排队,慢步前进。这时有几个金刚弟子,分散各处,有的向空中撒米,有的手执宝瓶,有的手执汤匙,有的手捧法水。米从头顶落下,绿色的甘露,以汤匙灌入口中,法水斟下掌中,以水摩头。渐渐便走到活佛的面前,那时活佛坐在一张沙发的木床上。我们低头合掌,活佛眼睁睁地望着我,口中念念有词,手执宝瓶,用力压下我的头顶上。加持完毕。接着又加持别人,这样便是灌顶圆成。当时又有他的老弟子,教我们学念了几条密咒。从此以后,我得到很多奇异的觉受,若要都写出来,起码要有三两千字,只有略而不谈吧!不过有一句重要话,若得密宗有大成就者的灌顶加持,前后判若两人。自力虽然重要,他力更为莫测,没有经验过的人,不妨尝试一下。

据苏屯圃居士说他曾向活佛请求舍利,活佛以手往颈后一擦,就擦出一颗舍利,难道他的项背,储藏着许多现成的舍利么!

民国二十四年北伐成功,统一中国,以南京为国都。活佛到了南京,先委员长蒋公,对他亦甚尊重,并且派有侍从长官护送前往杭州,为嘛哈嘎啰庙开光。嘛哈嘎啰译意是大黑天,即是大悲咒第六句所谓摩诃迦庐尼迦耶,是五部密法的大护法。这间庙是元世祖信奉八思巴,封为大宝法王,从那时候起,汉地才有此庙。它的名称,与汉地的神庙,大不相同,故此来历如何,无人知晓。如今以一个外来的生疏客人,而能知道有这么一间庙,未尝不又是一个奇迹。因为活佛擅长诛法,以嘛哈嘎啰为本尊,他们彼此之间,可能暗中互通消息,故此能够知道有这么一间庙。我们凡夫虽然天天从庙门出入,竟致一无所知,亦是理所当然。

那时南京的弟子们,设有一间莲华精舍,活佛常在精舍传法。不久他便要返回西康,我们政府乘机派他为西康宣慰使。他到过汉地十二年,深知汉地佛教徒,都是修习净土宗。他返回西康之后,劝请贡噶佛爷到南京来,专为信徒们开顶。这个大法,自从佛教入中国二千多年,除了文殊师利菩萨,曾为灵坦禅师开过顶门以外,这是第一次传入汉地。贡噶佛爷又把此法传给汉人。可见他们师兄弟之间,怜念汉地佛教徒,多么老婆心切。只可惜大部分划地自限,固执成见的人们,盲目反对,那不是辜负了活佛的一片婆心了吗?

到了民国二十五年,政府派遣军队,前往江西@@,@@从井岗山绕道往西康,把活佛拘禁起来。又因为长途跋涉,疲惫不堪,而病情日重,弟子们虽然请师住世,活佛亦曾与护法商量,护法说:“你前生做过国王,因剿灭流寇,虽然大部分已经荡平,还有二十余人,逃入深山,山中无粮,又因官兵扬言,出山投降者免死,流寇投降后,官兵不守诺言,尽行诛戮,彼等冤魂不息,以致冤冤相报,现在这一队人,就是昔日冤鬼转世来的,神通敌不过业力,只有逆来顺受而已。”

活佛遂于同年国历五月十二日,在甘孜示寂。临终时说还要再来,并嘱停尸三日然后焚化,骨灰运往庐山。在示寂时,两鼻垂下红白双珠,全身缩短,好象婴孩一样大小,与梁末的陆法和同样表现。弟子们把火葬日期,事先告知民众,一方面用蓝布裹身为迦趺坐,一方面叠置木柴成一平台,然后把遗骸放在台上,以干牛粪引火。这时来了许多@@,站在高凳上,向人民高呼道:“你们的活佛亦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你们要破除迷信啊!”于是弟子们扣祷师尊,显示圣迹,以正人心。忽然一道白光,从顶门冲出,往上直升,射进太阳,白光强烈,不可逼视。山民见状,膜拜不已,声震山谷。所有@@,心悸眼昏,跳离木凳,随着民众叩头如捣蒜。这一出人所共见的活剧,正如荆轲刺秦皇时的白虹贯日,所以哀江南赋说:“白虹贯日,苍鹰击殿。”这就是所谓白虹贯日了。白光过后,还有两道五色的虹光照耀着天空。念开路经时,天昏地暗,大雷大雨,天地为之失色,日月为之无光。

火化后所得舍利,有白红蓝三色。大概因为修法时,观想眉间唵字放白光,喉间阿字放红光,心际吽字放蓝光,平日修习成功所致!又他的心脏火烧不坏,心脏中空,外现愤怒相,须眉毕现,在场观众,莫不踊跃欢喜,都认为大喇嘛是个究竟成就者。我们政府封他为普佑护国法师,这就是南无不生不灭金刚上师诺那呼图克图的应化事迹了。

诺那呼图克图、贡嘎呼图克图汉地传法要目:

无上密:

(一)大圆满胜慧仪轨。求法和修法者须具器,行具器行,而后以上师观察次第相继传授灌顶及修法。

(二)阿达尔嘛如来无上圆满大力愿摄颂。求法和修法者须具器,行具器行,而后以上师观察次第相继传授灌顶及修法。

(三)大圆满策却法仪轨。求法和修法者须具器,行具器行,而后以上师观察次第相继传授灌顶及修法。

(四)白度母法常修仪轨内修及密修部份。当发大悲心,菩提心,对传法者及所受之法生具信。能行恭敬供养承侍行。

(五)吉祥如意度母法修习仪轨。当发大悲心,菩提心,对传法者及所受之法生具信。能行恭敬供养承侍行。

(六)金刚乘修持法。当发大悲心,菩提心,对传法者及所受之法生具信。能行恭敬供养承侍行。

(七)弥陀大法。即甚深往生道。(含破瓦系列,颇哇心要转识自在法,度亡法集,一字超度法,一字成就法等)

(八)莲花生大师法集。(上师相应法)

(九)大悲胜海法(为甚深大圆满任运道次必修法。)

(十)绿度母主尊,二十一度母,三十六度母法。求法者和修法者,当对所求所修之法,具足信心,自能相应度母,得殊胜感应道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