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嘉言摘录

文字来自网络

🌻王阳明 :“吾辈用功,只求日减,不求日增。减得一分人欲,便是复得一分天理,何等轻快洒脱,何等简易!”

🌻王阳明:“不管人非笑,不管人毁谤,不管人荣辱,任他功夫有进有退。“

🌻王阳明:“忿怒之类的偏颇情绪,人心之中怎么会没有呢?只是不应当有而已。平常人在动怒时,控制不住感情,便会怒得过了度,就不是廓然大公的本体了。”

🌻王阳明:”天下无心外之物。“

《传习录》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日,阳明游南镇,他的学生指着岩中花树问他:“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

王阳明回答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

你心里有什么,看到的就是什么。

🌻王阳明曾说:“见满街都是圣人。”一个人内心光明,那他看到的一切自然是美好的。

🌻王阳明:“人需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

🌻王阳明在庐陵做知县时,总是勤于政事,大小政务躬亲处理,毫不马虎。

一位学生问他:“先生,您不累吗?”

王阳明这样回答:“做事没有得失心,就不会觉得累。”

🌻王阳明:夫学、问、思、辨,皆所以为学,未有学而不行者也。

🌻王阳明:“我辈致知,只是各随分限所及。今日良知见在如此,只随今日所知扩充到底。明日良知又有开悟,便从明日所知扩充到底。”

王阳明曾经有个朋友,脾气不好,修养极差。王阳明耐心的开导他,他连连说知道错了。

但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没控制住情绪,发完牢骚后,朋友很不好意思的跟王阳明道歉。

王阳明却说: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情绪差,现在却知道跟我道歉了,这就是进步。

王阳明就这样一点点把朋友的坏脾气矫正过来了。

不求一蹴而就,不要急于求成,一点点改变,终能成功。

🌻王阳明有句话:辨既明矣,思既慎矣,问既审矣,学既能矣,又从而不息其功焉,斯之谓笃行。

🌻王阳明说,诚意就是“如好好色,如恶恶臭”。意为:喜欢善如喜欢美色,厌恶恶如厌恶恶臭一样!

🌻王阳明:“今人病痛,大抵只是傲。千罪百恶,皆从傲上来,傲则自高自是,不肯屈下人。故为子而傲必不能孝,为弟而傲必不能悌,为臣而傲必不能忠。”

🌻王阳明:“谦者众善之基,傲者从恶之魁。”

🌻王阳明说:“日间工夫,觉纷扰则静坐,觉懒看书则且看书,是亦因病而药。”

🌻王阳明:“变化气质,居常无所见,惟当利害、经变故、遭屈辱,平时愤怒者,到此能不愤怒;忧惶失措者,到此能不忧惶失措,始是能有着力处,亦便是用力处。”

🌻王阳明:“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王阳明:“草有妨碍,理亦宜去,去之而已。偶未即去,亦不累心。若着了一分意思,即心体便有贻累,便有许多动气处。”

《吕氏春秋》:八观六验识人法

文章来自网络

秦相吕不韦在其主持编撰的《吕氏春秋》的“论人”一篇中提出:

“外则用八观、六验”之识人法。

一、八观

通则观其所礼。

显贵之时看其所行的宾礼,即有地位时,是否趾高气扬,蛮横无礼。一个人发达了,要看他是否还谦虚谨慎、彬彬有礼、遵守规则。

富则观其所养。

富足之后看他所养的门人宾客,所结交的人。富足而没有对社会、对恩人的回报之心,没有对困难之人的恻隐之心,他的富贵不能长久。

听则观其所行。

当一个人听取别人的意见后,观察他采纳的是哪些内容,还要看他是不是那样去做的,言行是否一致。

止则观其所好。

当一个人无事可做时,观察他有哪些爱好,即看他业余时间追求崇尚什么。一个人往往在独处的时候,最容易露出破绽,最能看出其心性。

习则观其所言。

习是“亲信”的意思。当他身处领导周围,有一定的发言权时,看他出好主意,还是坏主意。

穷则观其所不受。

即穷困之时,看其是否不受非分之财。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能够守住底线,才是有气节风骨的人,才能有所成就。

贵则观其所进。

当一个人处于显贵地位、任要职之时,看他推荐什么样的人。他提拔什么样的人,他就是什么样的人。

贱则观其所不为。

贫贱时看其是否不为非义之事,尽管地位低下,决不做有损道德之事,堂堂正正。如果这个时期仍能正直上进,出淤泥而不染,便是可造之材。

二、六验

喜之以验其守

当一个人“得意”时,看他是否“忘形”。如果一个人遇到点好事就飘飘然,那么这个人不仅不成熟,操守可能也不达标。

更进一步,若有人因为一点点小成绩就骄傲自满,到处宣扬,那么他在事业上也肯定不会有所成就。

乐之以验其僻

处在一个充满诱惑的场合,而能巍然不动,不生邪念,这样的人才是难能可贵的。

若一个人平时待人有礼如谦谦君子,一旦处于娱乐场所便放浪形骸,那么此人肯定是伪君子。

不管在什么场合下都一如既往,做人做事有礼有节,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

怒之以验其节

当一个人生气时,看他自我控制和约束情绪的能力,以考察其气度与节制。

那些因为一点小事就火冒三丈而失去理性与判断能力的人,往往容易造成工作上的失误与漏洞,甚至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王阳明说:“虽怒,却此心廓然,不曾动些子气,方才是正。”

谁都免不了有愤怒等情绪,但在动怒之时内心仍然冷静清明,不失去理智,能够中正行事,这样的人才有在复杂的局面中改变现状的能力。

惧之以验其特

当一个人恐惧时,看他能否意志坚定,坚持自己的立场,拥有不变的信念。

你认为对的,不会因别人的威胁而否定自己,而盲从别人的观点。

反之,如果明知是真理,被别人一恐吓就立马胆怯地调转船头,违心附和,那么此人不堪大用。

哀之以验其人

看到伤心之人,能动恻隐之心,能不遗余力伸出援手奉献爱心,说明他懂得体恤,懂得慈悲,这样的人心必然坏不到哪里去。

反之,如果一个人对你嘘寒问暖,对待需要帮助的可怜人却麻木不仁,你就要小心了,此人对你一定有所谋。

苦之以验其志

当一个人面对困苦考验的时候,看他是否具有坚定的意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如果碰到一点苦就打退堂鼓,这样的人不堪重用。生活中往往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在逆境和低谷期还能对你不离不弃的人,请好好珍惜。

王阳明:人须在事上磨,方立得住。

本文来自网络,整理汇编。

《传习录》记载了明代大儒王阳明和弟子的一段对话。

弟子问:“静时亦觉意思好。才遇事便不同,如何?”

先生曰:“是徒知静养而不用克己功夫也。如此临事,便要倾倒。人须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

王阳明之答,给出了迎刃而解的方法,即历事方能练心,勤在“事上磨”,才能在关键时刻有定力。

王阳明在江西讲学的时候,当地一个政府官员很是崇拜王阳明的心学,可是他很沮丧的说:“我公务繁忙,真是没有时间去学习啊。”

王阳明说:“为什么要脱离公务而学习呢?你既然有工作,那就在工作上去修,这才是真的修行。就以审案为例:你审案时不能带有情绪,不能因为被告强词夺理就大怒;也不能因为他送礼了,就宽恕他的罪行;也不能因为他甜言蜜语而欢喜;也不能因为有人托你惩治嫌疑人,你就真去惩治。总之,必须要秉承公正的内心来做事。如果你离开的工作专门来修,那就成了水中捞月,永远扑空。”

首先要志诚

王阳明说:“ 惟天下之大诚,能立天下之大本 。”诚意,就是正念头,诚实的践行良知给你的答案。一个念头出现,良知自然知道好坏,好的保留,坏的去掉,这就是诚意。

王阳明说,诚意就是“如好好色,如恶恶臭”。

王阳明说,工夫的困难之处,全部在于格物致知上,格物致知则是诚意的事情。意诚之后,大体上,心也自然正了,身也自然修了。但正心修身的工夫,也各自有用力的地方,修身是在喜怒哀乐已发上用功,正心是在喜怒哀乐未发上用功;心正就是中,身修就是和。

所以,当我们做事情和与人交往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诚意。这样就能够做到喜怒哀乐未发时符合礼仪,这就是“中和”。没有人愿意与一个没有诚意的人交往。

其次,要在事上磨。

陆澄问王阳明:“清静时,便觉得心境泰然,但一遇事便感觉不一样了,怎么办呢?”

王阳明说:“这是只知道静养,不知道做克除私心杂念工夫的缘故。这样来对待事情,心境便会反反复复。人必须在事上磨练自己,这样才能够最终处变不惊,遇事泰然处之。”

王阳明当年经常被质问,他的学说和佛家的禅宗有什么区别?

王阳明说:我尤其主张的是要去事上磨练,而不是像木鸡一样只是坐在那里想;道理都在我们心中,于行上相应,才能成就大事。

所以,王阳明提出“知行合一”——知道的事情必须要到做事中检验,只有做事才能证明你是不是真的知道了。“知而不能行,只是不知”。

同时又提出“致良知”,也就是凭良知去做事,一个有良知的人,肯定是个能做事的人。

通过事上磨,心上觉,去除私欲,省察克己,让内心明亮清澈如镜,物来顺应,过而不着,就能修得如如不动的强大内心。

所以,王阳明主张,做事是最可靠的修炼,入世磨练才是人生最好的修行法门。

推荐阅读王阳明的《 传习录 》和《 知行合一 》。《 传习录 》是集中体现王阳明良知精神的著作,而《 知行合一 》和《传习录》有所不同,里面记载了王阳明的一生中的成功和失败,记录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更像是一本人物传记。

梁启超曾说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出现了“两个半圣人”,孔子一个,王阳明一个,曾国藩算半个。

高辛

帝喾高辛氏的妃子是邹屠氏的女儿。轩辕黄帝除掉作乱的蚩尤后就把那些善良的民众迁到邹屠,把那些凶顽的人迁到北方寒冷荒凉的地区。起初,以地名作为族名,后来分为邹氏和屠氏。邹屠氏的女子走路不踩地,经常乘风驾云,漫游在伊水和洛水之间。帝喾于是和她在那里约会。后来帝喾娶邹屠氏之女为妃。帝妃邹屠氏经常梦见自己吞食太阳,于是就生了一个儿子。她一共做了八个这样的梦,就生了八个儿子。当世的人们称他们为“八神”,也叫“八翌”。翌是光明的意思。人们还称八子为“八英”,也叫“八力”,是说他们具有神奇非凡的力量,他们卓越而有识见,他们的光明照亮世间一切事物或景象、唐民百姓传布着他们的神明圣哲。

有个叫丹丘的国家,进献了一只玛瑙瓮,用它来盛甜美的雨露。帝高辛的圣德所润泽的地方,遍及远方异城。人们把玛瑙瓮盛的甘露拿到厨房。玛瑙是玉石类,出产在南方的是玛瑙中的极品。当今善于相马的人,马死了就剖开马的脑子观察,马脑的颜色是血红的,这种马就可以日行万里,腾空而飞;马脑颜色是黄色的,这种马可以日行千里;马脑颜色是青色的,这种马的嘶鸣声在数百里之外都能听到;马脑是黑色的,这种马进入水中鬃毛不湿,可以日行五百里;马脑颜色是白色的,这种马力气很大而且容易被激怒。现在人们制作器物多用红色,如果这种器具是人工制造的,多数不会成为器具,就是做成了,也显得很朴拙。丹丘国的人听到马的嘶叫声就能辨别出马脑的颜色。

丹丘之地有一种叫夜叉驹跋的恶鬼,能用红色的马脑做成瓶、盂和各种器物,这些器物都精美绝伦,轻巧秀丽。中原地区用这些器物的人,鬼怪都不敢接近。有一种说法认为:马脑是恶鬼的血凝结而成的东西。过去黄帝诛灭蚩尤和四方群凶,加上各处的妖魔鬼怪,尸体填满了山川河谷,积血汇成了深潭,白骨聚集如山。几年以后,血凝结成一块,像石头一样坚硬,堆积如山的白骨化成了灰土,油脂汇流成了泉水。因此南方有一条肥泉河,有一座白垩山。这座山很高,抬头仰望山体高大陡峭,就像霜雪一样。还有一座红色的山丘,千年之中总要燃烧一次,黄河在千年之中也会变清一次。圣德的国君把这种现象看作是祥瑞的征兆。

丹丘的荒野有很多鬼血,这些鬼血化成的红色石头,就是玛瑙。玛瑙虽不能砍削雕刻,却可以铸造成器具。黄帝在位时,玛瑙瓮流传到中原地区,到帝尧时还有,甘甜的雨露放在瓮中,总是满满的不会干涸,人们称甘露为宝露。帝尧用来分赏群臣。到帝舜时,甘露已经逐渐减少,这是随着时代世道的盛衰而变化的。世道纯朴时瓮中的甘露就是满的,世道浮薄时瓮中的甘露就干涸了。玛瑙瓮中的甘露到了夏、商、周三代,帝尧时代就开始减少。帝舜把宝瓮迁到衡山之上,因此衡山上有宝露坛。帝舜在宝露坛下修建了月馆,用来祭祀月神。帝舜南巡到衡山,诸侯百官都得到过赏赐的甘露。当时有一团云气在宝露坛周围生成,帝舜又把宝瓮迁到零陵的山上。帝舜去世后,玛瑙瓮沉埋到了地下。

直到秦始皇疏通汨罗江的支流成为小溪,直接从长沙到零陵,从地下挖出了赤玉瓮。赤玉瓮可以容纳八斗水,来对应八方之数。挖出赤玉瓮的地点在舜庙的正堂前面。后世的人们得到了赤玉瓮,但不知道它制作于何年何月。后来汉时东方朔认出了赤玉瓮,于是他就写了《宝瓮铭》说:“宝云生于露坛,祥风起于月馆,望三壶如盈尺,视八鸿如萦带。”三壶,就是海中的三座仙山。第一座叫方壶,就是方丈山;第二座叫蓬壶,就是蓬莱山;第三座叫瀛壶,就是瀛洲。这三座仙山的形状如壶,都是上面宽,中间狭窄,下面方,像人为制作而成。三座仙山都很险峻,犹如华山之壁像刀削而成。八鸿就是八方;鸿是大的意思。登上月馆远望四海三山,都好像一堆堆米粒和一条条旋曲的带子。

【原文】

帝喾之妃,邹屠氏之女也。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善者于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其先以地命族,后分为邹氏、屠氏。女行不践地,常履风云,游于伊、洛。帝乃期焉,纳以为妃。妃常梦吞日,则生一子,凡经八梦,则生八子。世谓为“八神”,亦谓“八翌”,翌,明也,亦谓“八英”,亦谓“八力”,言其神力英明,翌成万象,亿兆流其神睿焉。

有丹丘之国,献码瑙瓮,以盛甘露。帝德所洽,被于殊方,以露充于厨也。码瑙,石类也,南方者为之胜。今善别马者,死则破其脑视之。其色如血者,则日行万里,能腾空飞;脑色黄者,日行千里;脑色青者,嘶闻数百里;脑色黑者,入水毛鬣不濡,日行五百里;脑色白者,多力而怒。今为器多用赤色,若是人工所制者,多不成器,亦殊朴拙。其国人听马鸣则别其脑色。

丹丘之地,有夜叉驹跋之鬼,能以赤马脑为瓶。盂及乐器,皆精妙轻丽。中国人有用者,则魑魅不能逢之。一说云,马脑者,言是恶鬼之血,凝成此物。昔黄帝除蚩尤及四方群凶,并诸妖魅,填川满谷,积血成渊,聚骨如岳。数年中,血凝如石,骨白如灰,膏流成泉。故南方有肥泉之水,有白垩之山,望之峨峨,如霜雪矣。又有丹丘,千年一烧,黄河千年一清,至圣之君,以为大瑞。丹丘之野多鬼血,化为丹石,则码瑙也。不可斫削雕琢,乃可铸以为器也。当黄帝时,码瑙瓮至,尧时犹存,甘露在其中,盈而不竭,谓之宝露,以班赐群臣。至舜时,露已渐减。随帝世之污隆,时淳则露满,时浇则露竭,及乎三代,减于陶唐之庭。舜迁宝瓮于衡山之上,故衡山之岳有宝露坛。舜于坛下起月馆,以望夕月。舜南巡至衡山,百辟群后皆得露泉之赐。时有云气生于露坛,又迁宝瓮于零陵之上。舜崩,瓮沦于地下。

至秦始皇通汨罗之流为小溪,径从长沙至零陵,掘地得赤玉瓮,可容八斗,以应八方之数,在舜庙之堂前。后人得之,不知年月。至后汉东方朔识之,朔乃作《宝瓮铭》曰“宝云生于露坛,祥风起于月馆,望三壶如盈尺,视八鸿如萦带。”三壶,则海中三山也。一曰方壶,则方丈也;二曰蓬壶,则蓬莱也;三曰瀛壶,则瀛洲也。形如壶器。此三山上广、中狭、下方,皆如工制,犹华山之似削成。八鸿者,八方之名;鸿,大也。登月馆以望四海三山,皆如聚米萦带者矣。

–节选自《拾遗记》,翻译参考中华书局译注的《拾遗记》

颛顼

帝颛顼号高阳,是轩辕黄帝的孙子,昌意的儿子。一天,昌意来到河边,碰到一条黑龙驮着黑色的玉雕成的图谶之书。当时有一位老人对昌意说:“你将来生子一定契合水德并称王。”过了十年,颛顼出生,他的手上有像龙一样的花纹,也出现了玉图书的神异之象。这天夜里昌意仰望天空,看见北极星飘落下来,化成一位老人。等到颛顼登上王位,各种奇异的祥征福兆,全部都聚集在一起。颛顼登基颁布新的历法时没有报到的各国诸侯这时也都翻山越海前来归顺称臣。颛顼于是向四方之神拱手作礼,各国诸侯手拿玉理顶礼朝拜,他们按照爵次排列,秩序井然。

接受礼乐教化的人,颛顼赏赐给他们钟磬;接受武道的人,颛顼则赐给他们兵器。有用轻质金属制成的钟,沉实明亮的磬。用羽毛抚弄钟磬,钟磬发出的声音就会响彻百里。有一种石头漂浮在水面上,像浮萍和水草般轻盈,取这种石头制作磬,不用增加凿磨的工序。到各国诸侯来朝拜的时候,就演奏乐曲《含英》,这首乐曲的曲调清越细密。悠扬的乐声使得飞禽自天而落,巨大的鲸鱼浮游腾跃,波涛翻滚的海水也平息了波澜。有一把曳影之剑,能腾空而飞,如果天下有战事,这把剑就会飞起来直指战争的方向,攻无不克;不用的时候,也常在剑鞘中发出如龙吟虎啸般的声音。

溟海的北面,有一个勃鞮国。那里的人都穿羽毛制作的衣服,他们没有翅膀却能够飞翔,在太阳下面也没有影子,寿命可达千岁。勃鞮国的人把黑河里的水藻当作食物,用阴山里桂树的汁液作为饮料。他们能借风飞翔,踏浪而至。中原地区气候炎热,羽衣上的羽毛逐渐脱落。颛顼就让他们换上具有纹理的豹皮衣服。勃鞮国进献了黑色的玉环,其色泽如黑漆一样纯正;还进贡了一千匹黑色的良马。颛项用这些黑色的良马驾驶用铁铸造成车轮的车子,到殊乡绝域巡行慰劳。勃鞮国的人也借着风,泛舟黑河回到了他们的国家。

闇河的北面,紫色的桂树茂密成林,桂树结的果实像枣子,众仙人了桂树林服食果实。仙人韩终在闇河北面采药时做的四言诗说:“闇河之桂,实大如枣。得而食之,后天而老。”

【原文】

帝颛顼高阳氏,黄帝孙,昌意之子。昌意出河滨,遇黑龙负玄玉图。时有一老叟谓昌意云:“生子必叶水德而王。”至十年,颛顼生,手有文如龙,亦有玉图之像。其夜昌意仰视天,北辰下,化为老叟。及颛顼居位,奇祥众祉,莫不总集,不禀正朔者,越山航海而皆至也。帝乃揖四方之灵,群后执珪以礼,百辟各有班序。

受文德者,锡以钟磬;受武德者,锡以干戈。有浮金之钟,沉明之磬,以羽毛拂之,则声振百里。石浮于水上,如萍藻之轻,取以为磬,不加磨琢。及朝万国之时,及奏含英之乐,其音清密,落云间之羽,鲸鲵游涌,海水恬波。有曳影之剑,腾空而舒,若四方有兵,此剑则飞起指其方,则克伐;未用之时,常于匣里如龙虎之吟。

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国。人皆衣羽毛,无翼而飞,日中无影,寿千岁。食以黑河水藻,饮以阴山桂脂。凭风而翔,乘波而至。中国气暄,羽毛之衣,稍稍自落。帝乃更以文豹为饰。献黑玉之环,色如淳漆。贡玄驹千匹。帝以驾铁轮,骋劳殊乡绝域。其人依风泛黑河以旋其国也。

闇河之北,有紫桂成林,其实如枣,群仙饵焉。韩终采药四言诗曰:“闇河之桂,实大如枣。得而食之,后天而老。”

–节选自《拾遗记》,翻译参考中华书局译注的《拾遗记》

轩辕黄帝

黄帝出生在有熊国。他的母亲名叫昊枢,因为黄帝出生在戊已之日,所以凭借土德称王。当时有黄星高悬的祥瑞之兆。黄帝考查制定历法纪年,开始创造文字。黄帝居天子之位,戴冠冕,垂衣裳而天下大治。因为黄帝的礼服上画着衮龙的图案,所以后人才有“衮龙之颂”。轩辕黄帝改造竹排木筏制成船只,水中的鱼儿为之疾游腾跃,大海为之恬静无波。泛舟河面之上,沉玉璧获得符瑞。象征吉兆的泽马成群嘶鸣,有祥瑞之兆的山车遍布郊野。黄帝让乐师吹奏玉制的定音器校订音律,调正观测天文的浑天仪,让沮诵、仓颉、隶首、孔甲四位史官掌管图书典籍,派具有九行之德的贤士统辖天下。九行指孝、慈、文、信、言、忠、恭、勇、义九种品德。黄帝让他们观天察地,祭祀神灵,也称他们为具有九种优良品德的贤臣。

和暖的风吹来,得道成仙的真人聚集在天庭,于是黄帝开始厌弃人间的世俗生活,他在昆台山上得道成仙,留下了他的帽子、宝剑、佩饰、鞋子在人间。昆台是鼎湖山最险峻的地方,黄帝在鼎湖山的险峰下建造馆舍。他乘云驾龙游玩。遥远的仙乡殊域,人们至今还到鼎湖山下拜望、祭祀黄帝。黄帝在位时,用神奇的金属铜铸造器物,在器物上都刻上铭文。等到黄帝升仙之后,群臣观看这些铭文,都是上古的文字,其中很多都消失湮灭、残缺不全了。凡是黄帝铸造的器物,都刊刻记录其产生的年代和具体时间,这些铭文文辞都很质朴。黄帝诏令诸侯、群臣接受德行教育,先让他们把理玉排列在香草编制的席子上,点燃沉香木、榆木制作的香料,捣碎各种珍宝使之成为碎屑,用沉香木、榆木的胶调和珍宝碎盾成为泥状,涂抹在地面,来辨别尊和卑、汉族和少数民族的位分。该事出自《封禅记》。

黄帝让他的大臣风后背着书囊,常伯扛着宝剑,早晨在洹山的流沙之地巡游,晚上回到南面的水滨,游行万里才呼吸一次。洹山的流沙好似轻沙细尘,脚踩上去就会陷进去,深度难以探测。大风吹起的细沙像烟雾,其中有许多神龙鱼鳖,它们都能飞翔。还有深绿色的石荷花,这种荷花形体坚实而轻盈,荷叶随风摇摆,覆盖在沙波之上。石荷花的一根花茎上有一百片叶子,一千年开一次花。这个地方也叫“沙澜”,是说风沙涌起形成沙浪。据说仙人宁封吃了沙中的飞鱼就死了,二百年后又转世再生,所以宁先生游沙海时写了一首七言诗赞颂说:“荷花鲜艳千年一盛开,飞鱼为食暂死百年而复生。”说的就是这里的花,这里的鱼。

【原文】

轩辕出自有熊之国。母曰昊枢,以戊己之日生,故以土德称王也。时有黄星之祥。考定历纪,始造书契。服冕垂衣,故有衮龙之颂。变乘桴以造舟楫,水物为之祥踊,沧海为之恬波。泛河沉璧,有泽马群鸣,山车满野。吹玉律,正璇衡。置四史以主图籍,使九行之士以统万国。九行者,孝、慈、文、信、言、忠、恭、勇、义。以观天地,以祠万灵,亦为九德之臣。
熏风至,真人集,乃厌世于昆台之上,留其冠、剑、佩、舄焉。昆台者,鼎湖之极峻处也,立馆于其下。帝乘云龙而游。殊乡绝域,至今望而祭焉。帝以神金铸器,皆铭题。及升遐后,群臣观其铭,皆上古之字,多磨灭缺落。凡所造建,咸刊记其年时,辞迹皆质。诏使百辟群臣受德教者,先列珪玉于兰蒲席上,燃沉榆之香,舂杂宝为屑,以沉榆之胶和之为泥,以涂地,分别尊卑华戎之位也。 【 事出《封禅记》。】
帝使风后负书,常伯荷剑,旦游洹流,夕归阴浦,行万里而一息。洹流如沙尘,足践则陷,其深难测。大风吹沙如雾,中多神龙鱼鳖,皆能飞翔。有石蕖青色,坚而甚轻,从风靡靡,覆其波上,一茎百叶,千年一花。其地一名“沙澜”,言沙涌起而成波澜也。仙人宁封食飞鱼而死,二百年更生,故宁先生游沙海七言颂云:“青蕖灼烁千载舒,百龄暂死饵飞鱼。”则此花此鱼也。

–节选自《拾遗记》,翻译参考中华书局出版《拾遗记》的译注

神农炎帝

炎帝开始指导人民制作耒耜,他亲临田间,辛勤劳作,各种谷物生长的都很繁盛,在炎帝至高无上道德的感化之下,万物无不感受到他的圣德。灵芝显现出了神异的色彩,仙草长出了美丽的谷穗,陆地上生长的红色芙蕖,对生的荷叶丰茂如车伞,带着香味的露珠一滴滴自叶上落下,流积成了水塘,于是炎帝就把水塘作为养龙的地方。红色的瑞草滋生蔓延在四通八达的道路上,彩云弥漫在丛生的草木间。炎帝修筑圆形的高坛来祭祀早晨的太阳,装饰玉砌的台阶祭拜月光。乐队演奏仙界的和谐乐曲,人们安居乐业,天下清平。不同材料制成八种乐器能够和谐的演奏音乐,炎帝的圣德使得树木山石滋润。这个时候,有漂浮的云彩洒落水珠,这就是所谓的霞浆,喝了霞浆的人就能够得道成仙,长生不死。有一种发光的玉石叫夜明,如果在黑暗的夜晚将它投到水中,玉石就会浮在水面上并发出光亮。

这个时候,炎帝逐渐改变了庖牺氏时期原始质朴的生活,辨明了礼乐制度的用途,当时有一只红色的雀衔来九穗禾,九穗禾落到地上,炎帝捡起来并把它种植在田里,吃了九穗禾的人就会长生不死。人们开采峻锾山的铜制成器物,峻锾是山名,山下有一口金井,白色的云气环绕在井口之上,人登上金井,如同疾雷般的声音在井下发出巨大的声响,井中的黄金柔软可以用来做金绳。

萧绮录语说:谨按《周易》说:伏羲治理上古社会,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探求天地变化的规律,筹划治理国家内外的一切事务。伏羲的圣德在天地未形成的混沌状态就已经完备了,他的神奇的教化传递于精微细密之间。因此,图册书籍中著录着他的事迹,《河图》《洛书》里记载了他的美德。伏羲改变了太素时期的物质世界和这一时期先民愚昧质朴的习俗,天地人三才的地位确立起来,礼义廉耻四种道德准则的含义铺张开来。礼乐制度,从此开始实行,并一直流传下来,这些社会规则一代代的传递变化承袭。《八索》记载着他悠远的法度,《九丘》书写着他敦厚的教化,伏羲的圣德完全显扬于古书图篆,编列于史籍。后人考辨前代的经典,审查往昔的文书,把所有的事迹编列于木板竹简,征引各种典籍,广采百家之言,加以详细的推求,来证实其中的真伪。

再说炎帝时代,按《山海经》说:“堂庭山出产能浮在水面的水晶,巫闾之地的树木都有很多纹理。”如果不是符合道德的真谛和纯朴的习俗,领会了其中深邃的旨意,与一年四季的变化完全契合,万物本原的精灵之气与炎帝的圣德相调和,那么吉祥的征兆怎么能够自己到来呢?所以这些功绩使得炎帝的圣德感动天地,诚意显著,幽冥中的地神也不会隐藏自己的宝物,只想全心的剪除祸患,少数民族的人民一定也能够顺服,就“降露成池,蓄龙为圃”来说,一直到夏朝,世代延绵不断,当时还有豢龙之官,考证古代的典籍,神农之世就可以确立。

【原文】

炎帝始教民耒耜,躬勤畎亩之事,百谷滋阜。圣德所感,无不着焉。神芝发其异色,灵苗擢其嘉颖,陆地丹蕖,骈生如盖,香露滴沥,下流成池,因为豢龙之圃。朱草蔓衍于街衢,卿云蔚蔼于丛薄,筑圆丘以祀朝日,饰瑶阶以揖夜光。奏九天之和乐,百兽率舞,八音克谐,木石润泽。时有流云洒液,是谓“霞浆”,服之得道,后天而老。有石璘之玉,号曰“夜明”,以暗投水,浮而不灭。
当斯之时,渐革庖牺之朴,辨文物之用。时有丹雀衔九穗禾,其坠地者,帝乃拾之,以植于田,食者老而不死。采峻锾之铜以为器。峻锾,山名也。下有金井,白气冠其上。人升于其间,雷霆之声,在于地下。井中之金柔弱,可以缄縢也。

录曰:

谨按《周易》云:伏羲为上古,观文于天,察理于地,俯仰二仪,经纶万象,至德备于冥昧,神化通于精粹。是以图书着其迹,河洛表其文。变太素之质,改淳远之化,三才之位既立,四维之义乃张。礼乐文物,自兹而始。降于下代,渐相移袭。《八索》载其遐轨,《九丘》纪其淳化,备昭籍菉,编列柱史。考验先经,刊详往诰,事列方典,取征群籍,博采百家,求详可证。

按《山海经》云:“棠帝之山,出浮水玉。巫闾之地,其木多文。”自非道真俗朴,理会冥旨,与四时齐其契,精灵协其德,祯祥之异,胡可致哉!故使迹感诚着,幽只不藏其宝,只心剪害,殊性之类必驯也。以降露成池,蓄龙为圃。及乎夏代,世载绵绝,时有豢龙之官。考诸遐籍,由斯立矣。

–节选自《拾遗记》,翻译参考中华书局出版《拾遗记》的译注

春皇庖牺

春皇是庖牺的别号,在他居住的地方,含有华胥氏之地。庖牺的母亲常在这里游玩,一天,有一缕青虹萦绕着她,很长时间才逐渐消散,她就怀孕了,经过十二年才生庖牺。庖牺初生时,就有异像.大大的头很长的眼睛,龟的牙齿龙的嘴唇,眉上有长而尖细的白毛,长长的胡须垂落到地上。有的人说:“木星十二年运行一周,现在庖牺的出生刚好和这个契合。”况且听说圣人生下来都有吉祥的征兆,上古时期的人皇长着蛇样的身体,九个头。自开天辟地始。日、月光轮晖映,山色明,海面静。从此以后,经历了世代沧桑,难以计算。及至庖牺,威德施展海内,圣明又超过了以前的人皇。礼仪、文化、物质文明从这时开始兴起,离开树上筑集、山里挖洞的居住环境,改变茹毛饮血的生活习惯。创立礼仪教化来倡导文治,制造兵器来增强军事实力。用丝弦和桑木制造瑟琴,用转轮磨研土坯做成陶乐器,礼乐从此兴起了。调和八方之风,绘制八卦之图,分清君、臣、父、子、夫、妻的关系,摆正水、火、风、雷、山、泽六神的享位。在这时还没有文字,庖牺按着天形制造圆规,画出园形图,按着地形制造矩尺,画出方形图。观察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的图形,划分日昙记时的刻度。让部落首领进行众多的祭祀活动,巡视地形来确定山川、河流的名称,并开始有男娶女嫁用以整治人类道德。庖就是包括的意思,说的是包罗万象,用牲畜祭献神灵,百姓钦服他的圣明,所以称他庖牺。也称作伏羲。他改变了蒙昧无知的原始状态,实行了尊卑有序的周密的礼仪教化,所以也称他密牺。他还在天下施行最美好的德政,平民百姓,没有不崇敬他的。庖牺以木德称王。所以也叫他春皇。他的明睿照耀于天下,这也就是太昊的意思。昊是明亮的意思,庖牺位居东方,太阳哺育万物,使草木萌生,与木德相契合。庖牺的声音符合五音中的角音,所以也称他‘木皇’。

【原文】

春皇者,庖牺之别号。所都之国,有华胥之洲。神母游其上,有青虹绕神母,久而方灭,即觉有娠,历十二年而生庖牺。长头修目,龟齿龙唇,眉有白毫,须垂委地。或人曰:岁星十二年一周天,今叶以天时。且闻圣人生皆有祥瑞。昔者人皇蛇身九首,肇自开辟。于时日月重轮,山明海静。自尔以来,为陵成谷,世历推移,难可计算。比于圣德,有逾前皇。礼义文物,于兹始作。去巢穴之居,变茹腥之食,立礼教以导文,造干戈以饰武。丝桑为瑟,均土为埙。礼乐于是兴矣。调和八风,以画八卦,分六位以正六宗。于时未有书契,规天为图,矩地取法,视五星之文,分晷景之度,使鬼神以致群祠,审地势以定川岳,始嫁娶以修人道。庖者,包也,言包含万象。以牺牲登荐于百神,民服其圣,故曰庖牺,亦谓伏羲。变混沌之质,文宓其教,故曰宓牺。布至德于天下,元元之类,莫不尊焉。以木德称王,故曰春皇。其明睿照于八区,是谓太昊。昊者,明也。位居东方,以含养蠢化,叶于木德,其音附角,号曰“木皇”。

–节选自《拾遗记》,翻译参考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兴学义圣—武训传奇

文章来自网络。

武训(1838~1896),清末山东堂邑县武家庄(今山东冠县)人,清代平民教育家。作为行乞兴学的先驱,以“修个义学为贫寒”为理想,沿门托钵,出卖苦力,争取施舍,甚至不惜自残自贱,受尽讥笑侮辱和困苦艰难。行乞三十八年,建起三处义学,教育了无数穷家子弟。武训行乞兴学的精神,受到人们的褒扬,是中国历史上以乞丐身份被载入正史的唯一一人,被誉为“千古奇丐”。

行乞集资 创办义学

武训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在家族同辈兄弟中排行第七,故名武七,名“训”是清廷嘉奖他行乞兴学时所赐,以示对他创办义学、训导学生的支持和鼓励。武训家中仅有薄田数亩,因连年灾荒,生活不能自给。道光二十五年(1845),七岁的武训丧父,家无田产、衣食无着的他只得随着母亲,四处乞讨度日,幼小的心灵尝尽世态炎凉。

体肤的饥寒只是一个方面,伴随武训的还有精神上的饥渴,他尤其渴望读书。讨饭时,遇到学房传出琅琅书声,武训非常羡慕,每见村童入学放学,他就在后尾随,常常惹来一片呵斥。一次,因为莽撞的闯入学房,请求先生允许他读书,引得学生哄堂大笑。武训痛苦的问母亲:“我为什么不能上学呢?”母亲含泪说:“咱家穷得没饭吃,还有钱让你上学吗?傻孩子,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年幼时做乞丐,年稍长当佣工,这是贫穷的农家子弟走的生活道路。十四岁后,武训给地主当长工,每年工钱说定六千文。工钱虽少,武训却十分认真,别人不肯做的事,他也毫不推辞。接连干了三年,地主欺他不识字,拿出一本假账,硬是赖掉他三年工钱。武训急得大哭:“上天知道,做人要凭良心哪!”地主恼羞成怒,指使家丁把武训拖到街上,打得遍身青紫。武训大病一场,一连几天不吃不喝。

不久,武训又到一位秀才家里当佣工。一天,武训的姐姐托人捎给他一封信、两串钱,秀才把钱吞没,只念信给武训听,关于捎钱的话完全略去。后来姐姐托人问起,武训去质问,秀才不仅不认账,反痛骂武训财迷心窍。武训只好“哑巴吃黄连”,心里却深感不识字之害。

此后,因为不识字,武训又多次吃苦受气,就连姨丈也拿假账骗他。伤痛使武训想到,自己一再受欺负,不就是因为贫穷不能念书识字吗?而天下像他一样的穷孩子还多得很。思来想去,武训萌生了办学的念头,决心靠乞讨攒钱兴办义学,发誓“教人人读书识字”,使穷人的孩子无钱也能读书,使他们读了书,免遭人欺!自古以来,学堂除了官办,就是民间殷实人家集资兴办,以赤贫之身兴办义学,可谓旷古未闻。但武训下定决心,他为自己的想法欢欣不已,高唱道:“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咸丰九年(1859),二十一岁的武训开始行乞集资。自此,武训的新生命开始了。

武训首先找到一位剃头匠,将发辫剃去,只在额角留一小辫,并且头部左右的头发交换着留留剃剃,以此兑换金钱和招徕施舍。这种怪模怪样的发式,他一直保留到死,并唱道:“这边剃那边留,修个义学不犯愁。”“这边留那边剃,修个义学不费力。”武训本来生得丑陋,“面貌语音,类似妇人,黧面狭额,丰颐扁口”,看起来也糊里糊涂,人送外号“豆沫儿”,如今又把头颅作践成如此奇形怪状,身上的衣服也是各色的补丁。他手使铜勺,肩背褡袋,烂衣遮体,四处乞讨,足迹遍及山东、河北、河南、江苏等地,口里“义学长”、“义学短”,整天唱个不停。人们说:“武七恐怕是害了义学症吧?”从此,“义学症”成了他的绰号。他自己很喜欢这个名字,编了一首歌唱:“义学症没火性,见了人把礼敬,赏了钱活了命,修个义学万年不能动。”

武训将讨得的较好衣食卖掉换钱,甚至把坏一点的也卖给别的叫花子,自己只吃粗劣发霉的食物和菜根等,并唱道:“吃好的,不算好,修个义学才算好。”他讨饭时,人家常常给他清水喝,但他有时却先洗脸后喝下。人家问他:“这脏水哪里能喝呢?”他又唱道:“喝脏水,不算脏,不办义学真肮脏。”如果遇见乐善好施的人家多给一些钱或物,他便喜欢得打跪叩头,唱颂扬歌词:“我要饭,你得善,修个义学你看看。”

武训除了乞讨外,还经常给人打短工,“推磨推磨,一斗麦子六十个(六十文制钱),管推不管箩(筛面),管箩钱还多。”山东乡间磨面多半用牲畜,如驴、牛、骡马。武训恐怕牲畜夺了他的生意,又编了一首歌词,极力表白雇用他推磨的好处:“不用格拉不用套,不用干土垫磨道。”在他立志办学的初期,推磨是他收入的大宗。武训还到处给人家晒粪、铡草、拉砘子、灌田、舂米、轧棉花、纺线。他会捻线缠线,制成货品出售赚钱,唱道:“捻线头缠线蛋,早晚修个义学院。”“缠线蛋捻线头,修个义学不犯愁。”总之,别人不屑干的事,他干;别人不肯做的事,他做;别人不会做的事,他会。

武训常常耍把戏给人看,博得人家的笑乐赚几文钱。他有一种“竖蜻蜓”的本领,能支持半个时辰不倒,一面竖一面爬,叫做“蝎子爬”。每当庙会和集场的时候,他就一面表演一面唱:“竖一个一个钱;竖十个十个钱;竖得多钱也多,谁说不能兴义学?”武训还有时在地下学马爬,供小孩们骑弄,一面爬一面唱:“我作马,让你骑;你出钱,俺出力,办个义学不费事。”

武训有时甚至做出可怕的举动求人施舍,如倒提着一条蛇作吞食状,人们惊畏,立时就掷钱给他,可眼看着一条小蛇就被他吃到肚里了,并唱道:“蛇可食,不要怕,修个义学全在我自家。”他有时拿蝎子玩耍来讨钱,把蝎子吃掉,唱道:“吃蝎子,吃蝎子,修个义学我的事。”他有时拿破砖碎瓦来吃,向人讨钱:“破砖碎瓦都能消化,不能修义学才惹人笑话!”武训因为急于筹措义学款项,有些不道德之徒竟拿出几文钱引诱他吃屎喝尿。武训就是这样不惜以摧残个人身体为代价,依靠坚强毅力执著地舍己兴学。

同治五年(1866),武训在离武家庄不远处,购买了四十五亩价格便宜的盐碱荒沙地,第一次拥有了土地,拥有了学田。同治十二年(1873),武训用历年行乞积蓄,共二百一十余吊,跪请本县正直的举人杨树坊代存生息。又过了几年,武训开始购置一些田产,备作学田。同时他以三分息放贷,以获取更多资金。此后,武训陆陆续续购买土地,经过二十多个春秋,到光绪十二年(1886),武训已置田二百三十亩,积资三千八百余吊,决定创建义学。

光绪十三年(1887),柳林镇郭芬因受武训精神感动,捐出镇东门外一亩八分七厘地,作为义学校址。武训欢喜至极,立时亲到各处,购买砖瓦木料,开始修建柳林镇义学。光绪十四年(1888),建起瓦房二十间,取名“崇贤义塾”。经过三十年努力,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由一个乞丐靠乞讨兴办的义学终于出现在鲁西大地上。

学舍落成后,武训听说寿张县有一位文举人崔隼先生最有学问最有道德,立时跑到崔先生家里长跪不起,崔隼为其精诚所动,慨然答应出来教书。武训又到各村穷人家里劝他们送子弟到义塾读书。有的家长不愿意,武训便下跪乞求,讲说穷孩子上学的道理。义塾当年招生七十余人,分蒙班和经班,不收学费,经费从武训置办的学田中支出。

开学那天,武训举行了隆重的仪式,预备了丰盛的筵席款待先生,并请来诸绅士作陪,而自己却恭恭敬敬立于门外。在座的人再三请他,他也不肯。以后每逢开学第一天,武训都要先拜先生,次拜学生。

武训对于先生授课是否勤恳,对于学生读书是否用心,时刻记挂。一次,学生都到齐了,先生仍睡觉未起,武训悄悄推开门,恭恭敬敬跪在先生床前流泪。先生十分惭愧,从此再也不忍晚起。如果看出先生勤苦教诲学生,武训便前去长跪致谢;见到顽皮不用功的学生,武训也用长跪不起规劝:“读书不用功,回家无脸见父兄”。在武训感召下,义塾师生无不严守学规,努力上进,成为当时远近闻名的学校。

堂邑知县郭春煦闻知武训义行,亲到乡间视察,赞叹不止。见武训衣服褴褛,即赠给银锞十两。不久,山东巡抚张曜特下示召见。武训一手提着破篮子,一手拿着打狗棒由柳林镇步行到济南。张巡抚问明他兴学的经过,不禁肃然动容,下令免征义学田钱粮和徭役,另捐银二百两银子,又赐给他一种黄布钤印的绿簿,以便于募化。同时,巡抚认为乞丐兴学,志行卓绝,乃千古奇迹,当即奏请皇上恩赐建坊,赐给“乐善好施”字样,旋蒙清廷批准。光绪十四年(1888)九月九日,光绪皇帝批示:“着照所请,礼部知道。”

五十岁以后的武训,依然讨饭、捻线,依然住破庙、吃粗粮,依然到处募化,积钱放钱,购买学田。学生们屡次请他到塾中居住,他一概拒绝。为免妻室之累,武训发誓一生不娶妻、不置家,唱道:“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三岁不娶妻;亲戚朋友断个净,临死落个义学症。”他自己虽立志不娶,却惯好替人做媒。他自己也因此很得意:“义学症,做媒红,这桩亲事容易成。”替人说媒也是他义学收入的一宗。

光绪十六年(1890),馆陶县鸦儿庄千佛寺僧人了证,因敬慕武训人格,拿出自己多年积蓄,在杨二庄置学田八十亩,宅基一所,建房十余间,成立义塾。武训捐资三百吊,请了证主持扩充,助其办学,叫做“鸦庄义塾”。

光绪二十二年(1896),武训又靠行乞积蓄,并求得临清绅士施善政资助,用资三千吊,在城内御史巷筹办第三处义塾———“御史巷义塾”。任教先生王丕显受武训感召,把毕生精力献身义学事业,后人称其为“武训第二”。

武训渐渐年老,但他仍旧四处乞讨募化,预备不断设立新义塾。有人劝他为自己将来打算,他笑着唱道:“街死街埋,路死路埋,死了自有棺材。”

光绪二十二年四月,武训回到临清,忽然患起病来。在病势严重的时候,他听见学生的读书声,犹自面露微笑。光绪二十二年(1896)四月二十三日,这位旷世奇人溘然长逝于临清御史巷义学屋檐下,享年五十八岁。

武训死后,堂邑、馆陶、临清三县官绅全体执绋送殡。自临清御史巷义塾起柩,归葬于堂邑县柳林镇崇贤义塾东偏。各县乡民自动参加葬礼的达万人以上。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学生们皆放声痛哭。

武训死后八年,山东巡抚袁树勋将武训生前讨饭兴学的义举苦行,禀报清廷,奏请宣付国史馆立传。旋奉令照准,并准入三县“乡贤祠”,得建“忠义专祠”,永享祀典。

千古一人 盛名传扬

武训是当时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一个普通乞丐,然而这位平凡的乞丐却有一番不平凡的作为。他喊出“修个义学为贫寒”的口号,以行乞办义学为人生宗旨,“让穷孩子会写会算,不受人欺”,历尽艰难,“设学三州县”,可以说是中国文化教育史上亘古未有的业绩。陶行知短诗《武训颂》是对其一生最好的概括:“朝朝暮暮,快快乐乐,一生到老,四处奔波。为了苦孩,甘当骆驼,与人有益,牛马也做。公无靠背,朋友无多,未受教育,状元盖过。当众跪求,顽石转舵,不置家产,不娶老婆。为著一件大事来,兴学,兴学,兴学。”

清政府赐予他“乐善好施”的匾额,封其为“义学正”,所有武训生前事迹,当时国史馆已奉令为之立传。据《清史稿》宣统本纪记载,“己未,予积赀兴学山东堂邑义丐武训事实宣付史馆”。武训事迹后来被编入《清史稿》列传二百八十六孝义一节中。

梁启超也专门为武训特撰《兴学节略》,以资表扬。文后总结道:“铢积寸累,惟以兴学为事。殆所谓奇节瑰行,得天独厚者欤!”,梁启超乃当时维新变法领袖人物,又是知识界泰斗,在其倡导下,武训受到越来越多人瞩目。

光绪二十九年(1903),山东巡抚衙门为武训修葺了陵墓,建武训祠,并立碑为纪。民国时期,时任山东省教育厅长的何思源拨款重建了武训祠,并立汉白玉雕像。1932年,当时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临清建造“武训纪念堂”。

辛亥革命以后,武训被誉为普及教育之先导,私人兴学之表率,中国教育事业之楷模,各界要人和社会名流对其推崇备极。蔡元培、黄炎培、邓初民、李公朴等民主人士,蒋介石、汪精卫、戴季陶、何思源等政界人物,冯玉祥、张学良、杨虎城、段绳武、张自忠等军界要人,陶行知、郁达夫、臧克家等文化名流,或为他题词著文,或为其义学捐款。

经多位教育家的宣传,武训的兴学事迹被列入教科书中。1934年和1945年两次纪念武训诞辰活动,对于讴歌武训精神、发展民众教育起到重要推动作用。这个时期,全国有七省三十多处学校以武训名字命名,为社会培养了大批有用之才。冯玉祥于1932~1935年间在山东创办了十五所武训小学。后来陶行知创办育才中学、张伯苓创办南开学校都与武训精神有很大关系。江苏南通一所师范学校将武训画像与孔子像并列,山东民众甚至称武训为“武圣人”。

文革中,毛点名批判了电影《武训传》,奉毛之命,江青带人到山东对早已去世的武训进行历史调查。1951年7月,《人民日报》刊文《武训历史调查记》,将武训定性为是以兴学为掩盖手段的“大流氓、大债主和大地主”。文革中,山东冠县中学红卫兵在老师带领下,砸开武训墓,掘出他的遗骨游街,当众批判后将其焚烧,挫骨扬灰。

1986年,国务院办公厅作出为武训恢复名誉的决定。近几年来,在武训的故乡冠县重建武训纪念馆,连续隆重举行全国性武训研讨会和纪念活动,众多专家学者纷纷题词撰文,寄情言志。

武训办义学不仅在国内享有声誉,在国外也有很大影响。他被收入《世界教育辞典》,因为他没有文化,故称他为“无声教育家”。

作为一位历史人物,武训的业绩受到世人钦敬,武训的精神受到世人弘扬。在一些人眼里,武训不过是一位乞丐,可他却流芳千古。后人有诗颂扬武训道:“莫道乞人无下场,谁如武训盛名扬,线头缠出千秋业,豆沫长留万古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