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不在他处,永远在我们的心间

上师不在他处,永远在我们的心间
གལ་ཏེ་ཁྱོད་ཀྱིས་བླ་མ་དྲན་ནས།
如果因为你思念上师,
མིག་ཆུ་ཞིག་ཤོར་ན།
而掉了一滴眼泪。
མིག་ཆུ་དེ་ནི་དགེ་བ་ཐམས་ཅད་ཀྱི་ནང་།
这一滴眼泪是所有的善中,
ཆེས་ཆེ་བའི་དགེ་བ་དེའོ། །
非常大的一种善。
—-龙树菩萨

🌺🌺🌺🌺🌺🌺🌺🌺🌺

晋美林巴尊者说:瑜珈士在求道的过程中,他可能以各种方法,数年又数年地累积福德,但若能以一杯茶的时间来禅修,更能深入我们这个坚固的缠裹。能进行数年又数年的禅修很好,但比起回忆上师即使一剎那,前者根本不算什么。就算只是想起上师的名号,也能驱除迷惑,并累积无数如海的功德。

我们必须深信自己在此生所见到的上师、及给予我们心要口诀的上师与莲师无二无别。向我们的上师祈请会带来更迅速的加持。就像檐边的水管盛接所有屋顶的雨水般,相同地,如我们向与莲师无二的上师祈请,我们便能接受到所有的加持。
—-顶果钦哲仁波切

🌺🌺🌺🌺🌺🌺🌺🌺🌺
十万劫中勤观修
具相随好之本尊
不如剎那念师胜
念咒修法千万遍
不如祈师一遍胜
—-《誓言庄严续》

莲花生大士:面对众生时,要摒除偏见。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有情众生是悲心的对境,

因此,在面对新认识的人们时,要摒除偏见。

要以悲心拥抱一切众生。

无论有情众生在做什么,他们所做的一切皆是悲哀的行为。

六道众生的迷惑囚牢是多么牢固。

当你能把一切众生都视为父母时,就表示你已用菩提心训练自心而生起了「道」。

顶果钦哲法王:当怒气爆发时……

当怒气爆发时,
不要追逐它,
转而注视愤怒的本性。

它只是心的空界中
一个虚有的捏造。

无数世以来
你被自己的嗔恨所奴役
累积了数不尽的恶业。

从现在开始,
请更加谨慎。

记住,
愤怒是一切地狱痛苦滋生的种子。

根除愤怒,
就不再有地狱道。

因此你嗔恨的真正目标
应是嗔恨本身,
而非所谓的怨敌。

莲花生大士:即使…也不要…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即使你已获得上师的口诀教授,若是俗务繁多,你根本也找不到机会证得正果;

即使你不断在闻思,除非对生死的恐惧已棒喝你心,否则一切法教也不过是字语而已;

即使你对内外教法博学多闻,除非你努力修持,否则你的心也不会比一个平常人更高尚;

即使你的律仪盔甲令人印象深刻,除非你纳受了自心本性,否则这样的盔甲也禁不住刺耳的话;

即使你的上师的善德如云集般巨大,除非你这个弟子具有虔诚心,否则加持之雨也不会降落;

即使你已了悟自心是佛,也不要离弃你的上师;

即使你已了悟显像即是心,也不要中断缘起有漏的善根;

即使你并不希求佛果,还是要崇敬殊胜的三宝;

即使你并不恐惧轮回,但是连最细微的罪行都要避免;

即使你已对自心本性有了不变的确信,也不要轻视任何心灵教示;

即使你已了悟轮回与涅盘无二无别,也不要停止对众生的悲心。

鲁米:看见

文字来自网络

鲁米|看见

我看见你的冷漠,
却想去温暖这个冷漠。
我看到
其实我还没接纳你的冷漠。

我看见你的痛苦,
却想去结束这个痛苦。
我看到
其实我并没有陪伴你的痛苦。

我看见你的自私,
却去评判你的自私。
我看到
其实真正涌动的是我的自私。

我看见你的愤怒,
却想躲开你的愤怒。
我看到
其实我没有允许你可以愤怒。

我看见你的焦虑,
却去担心你的焦虑。
我看到
其实我已开始陷入焦虑。

我看见你的无力,
却不知道要伸哪只手来抱你。
我看到
其实当下我也无力。

(鲁米:全名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

莲花生大士:不要让步,要一再一再的鼓起勇气。

摘自《空行法教》莲花生大士

莲师说:虽然从无始以来你已经投生过这么多次,但却未成就自己和他人的福祉,现在,就这个人身,你应该要完成自、他的利益。

虽然在过去你已经转世过这么多次,却从未有机会好好学佛,只是在轮回的地牢中更加沉沦而已。现在,当你在这短暂的一生里遇到了佛法,就要努力地修习大乘的法教。
和那些增长善行的人为伍,舍离那些增长恶行的人。

不要像只狗或像个饿鬼般,对事物穷追不舍;要用对治的方法来坦然安住。如果你让自己因不停的追索而疲惫,将会煽动自心造恶,连带地波及他人。因此会累积恶业。
如果你认为丝毫的不悦也是痛苦,那么它就会更变本加厉,你将得不到任何快乐,除非你能让自心松坦安住。

不要追究先前的痛苦,一切事物,不管孰好孰坏,都已经是过眼烟云了。不要预料未来的痛苦。

不管现在你遭受何种痛苦,不要让步,要一再一再的鼓起勇气。

不管怎样,如果你不想办法对治自心,痛苦是永不会止息的。

将心安住在本然的境界中,不造作、不自溺,柔软的转心向善。

顶果钦哲仁波切:任何不能对治情绪的就不是佛法

任何不能对治情绪的就不是佛法。

当情绪变成串习,很难用对治来戒除,因此,怀着观照和警觉,紧握着对治的武器,在执着及其他负面情绪生起的剎那加以摧毁,乃是菩萨的修行。不论你正在从事什么样的修行,它必须是一个有效的解药,来对治你的负面情绪,以及你认为事物真实存在的信念。

任何情绪在最初都只是一个微小的念头或感受,然后变得愈来愈强大。如果你能够在念头初生的剎那,即加以认清,很容易让念头消退平息。在那个阶段被认识出来的情绪,如同晴朗天空中的一小片云朵,不会带来任何雨水。

另一方面,加果你没有觉察到这样的念头,让它们扩张增生,那么很快地,它们将会一个接着一个、迅速成为一连串的念头和感受。你将发现自己愈来愈难以破除那强大的情绪,也很难去阻止这个情绪可能引生出来的负面行为。

如同《大乘庄严经论》所告诫的: 情绪摧毁自己、摧毁他人,也摧毁戒律。 在《入菩萨行论》中,寂天大师把负面情绪比喻为必须被击退的敌人。但是他指出,负面情绪不像一般人类的敌人,它们没有任何可以撤退的处所。你只要认清负面情绪的本质,就能加以根除:悲惨的烦恼,被智慧之眼击溃。

在对抗情绪时,如果你失去警戒,即使只是失去片刻,都要立刻恢复警觉,如同一个在交战中的剑客,必须立刻拾起从手中滑落的剑。在情绪生起的剎那,你应该要有使用对治解药的念头。如果佛法不能阻止你放任负面情绪,佛法还有什么用处?

如同种敦巴所说:任何能够对治情绪的,即是佛法;任何不能对治情绪的,即不是佛法。

事实上,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如果你被一枝毒箭射中,你会让箭插在肌肉中,还是立刻把箭拔出,让血液从伤口流出来?

寂天大师也说:心的大象流浪徘徊,将使我们沉沦至最深地狱的痛苦,世间的野兽尽管狂野,却不会为我们带来如此的灾难。但是,如果心的大象被观照之绳系缚,所有的恐惧将自行消失,所有的善德将唾手可得。

当益西措嘉空行母问莲师:「谁是最糟糕的敌人?」 莲师回答:「障蔽的情绪。」

—-顶果钦哲仁波切

顶果钦哲仁波切:爱是针对仇恨唯一恰当且正确的响应。

如果某个人偷盗你的重要物品。

你不应该感到烦恼或沮丧。

也不应该感到愤怒或懊悔。

你不应该挟怨报复。

在你的心中,把被盗取的物品供养给小偷,

并祈愿你的宽容忍耐,可以清净你过去生世的所有过错。

爱是针对仇恨唯一恰当且正确的响应。

—-顶果钦哲仁波切

莲花生大士:活在恶行中的人们,将会长时受苦!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莲师又说:措嘉,烦恼会因情境不同遇缘而生,因此,逃离贪嗔之地吧!

障碍皆因散乱放逸而起,因此,要追随殊胜的上师,有如遵循药方一般。

此生的穷困与不幸皆肇始于过去的行为,因此,要住于无人的僻静处。

恶行会因情境之故遇缘而造,因此,要像避开毒药一般,远离不好的友伴。

陷阱是由错误的见解引起,因此,要敞开心胸去学习和思维。

无论生者或死者,起伏兴衰都会降临在每个人身上,因此切莫怪罪其他人。

无论什么喜悦或是快乐降临在你身上,都源自于你自身的福德,因此不要骄傲。

趁着还有能力避开轮回的恶趣,努力去获得证悟吧!

活在恶行中的人们,将会长时受苦!

王阳明嘉言摘录

文字来自网络

🌻王阳明 :“吾辈用功,只求日减,不求日增。减得一分人欲,便是复得一分天理,何等轻快洒脱,何等简易!”

🌻王阳明:“不管人非笑,不管人毁谤,不管人荣辱,任他功夫有进有退。“

🌻王阳明:“忿怒之类的偏颇情绪,人心之中怎么会没有呢?只是不应当有而已。平常人在动怒时,控制不住感情,便会怒得过了度,就不是廓然大公的本体了。”

🌻王阳明:”天下无心外之物。“

《传习录》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日,阳明游南镇,他的学生指着岩中花树问他:“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

王阳明回答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

你心里有什么,看到的就是什么。

🌻王阳明曾说:“见满街都是圣人。”一个人内心光明,那他看到的一切自然是美好的。

🌻王阳明:“人需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

🌻王阳明在庐陵做知县时,总是勤于政事,大小政务躬亲处理,毫不马虎。

一位学生问他:“先生,您不累吗?”

王阳明这样回答:“做事没有得失心,就不会觉得累。”

🌻王阳明:夫学、问、思、辨,皆所以为学,未有学而不行者也。

🌻王阳明:“我辈致知,只是各随分限所及。今日良知见在如此,只随今日所知扩充到底。明日良知又有开悟,便从明日所知扩充到底。”

王阳明曾经有个朋友,脾气不好,修养极差。王阳明耐心的开导他,他连连说知道错了。

但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没控制住情绪,发完牢骚后,朋友很不好意思的跟王阳明道歉。

王阳明却说: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情绪差,现在却知道跟我道歉了,这就是进步。

王阳明就这样一点点把朋友的坏脾气矫正过来了。

不求一蹴而就,不要急于求成,一点点改变,终能成功。

🌻王阳明有句话:辨既明矣,思既慎矣,问既审矣,学既能矣,又从而不息其功焉,斯之谓笃行。

🌻王阳明说,诚意就是“如好好色,如恶恶臭”。意为:喜欢善如喜欢美色,厌恶恶如厌恶恶臭一样!

🌻王阳明:“今人病痛,大抵只是傲。千罪百恶,皆从傲上来,傲则自高自是,不肯屈下人。故为子而傲必不能孝,为弟而傲必不能悌,为臣而傲必不能忠。”

🌻王阳明:“谦者众善之基,傲者从恶之魁。”

🌻王阳明说:“日间工夫,觉纷扰则静坐,觉懒看书则且看书,是亦因病而药。”

🌻王阳明:“变化气质,居常无所见,惟当利害、经变故、遭屈辱,平时愤怒者,到此能不愤怒;忧惶失措者,到此能不忧惶失措,始是能有着力处,亦便是用力处。”

🌻王阳明:“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王阳明:“草有妨碍,理亦宜去,去之而已。偶未即去,亦不累心。若着了一分意思,即心体便有贻累,便有许多动气处。”

莲花生大士:六度或其缘生的大悲心,亦犹如幻影

摘自《空行法教》莲花生大士

莲师说:如果你想证得遍知的佛果,那么要修习了知一切我执和法执皆无自性。无论你所做的任何善行,都须了知一切万法如幻似梦。

根据我的口诀,让自己修学万法皆空,无执于六度或大悲心。因为禅修空性的力量,你会了悟六度或其缘生的大悲心,亦犹如幻影。

虽然你禅修空性,但须知这将会是善行的助力和烦恼的对治。任何所行的善根,都须加添菩提心,并永不离失六度。之后不管任何作为,总要有增善减恶的意念。

任何身体的行为,都必须是善的;任何所说的言语,都必须是善的;任何所想的念头,都必须是善的。总之,你除了励力在身、语、意上的裨益、良善之外无它;要遮止任何微小的不善与恶行。

若你没有保住正念与良知之铠甲的护卫,烦恼的武器就会切断获得三善道和解脱的主动脉。因此在日常的四种行为中,用正念与良知的铠甲来护卫自己是必要的。

顶果钦哲仁波切:让心安住于明觉

顶果钦哲仁波切:

倘若我们的心安住于明觉,不思考过去、未来,不攀缘外物,不陷于心思,安住于本然的安逸。

在此状态,不需要铁腕或力防来停止我们的思想,“菩提”是指——心灵单纯的本然。

一旦认识这“纯然”,我们应不费力的心之当下来维护它,然后我们会了解内在的解脱——无需阻念或畏惧念头破坏我们的禅修。

任运这单纯的当下,倘若你获得喜悦、成功、富裕、赞赏,观彼为如梦似幻吧。不要执着它们;

假如我们被疾病、谣言、压迫、囚禁、审问所攻击,警醒而无须气馁,点燃你的大悲,愿为一切有情承担并消解苦痛!

既无所得意,也不作悲哀,无论外境如何,安住解脱于安详自在。

克里希那穆提:宽恕并不是真正的慈悲

摘自《生命之书-365天的静心冥想》

克里希那穆提 著 胡因梦 译

七月二十日:宽恕并不是真正的慈悲

慈悲便是爱,它是跟心智活动无关的一种品质。

若是真的处在慈悲和爱的状态里,你的心是没有自觉意识的。

一旦意识到自己在宽恕,你的心就会强化那份受伤的感觉,因此有意识地去宽恕,就无法真的宽恕了——你的宽恕其实是为了不再受到伤害。

因此只要有意识地培养任何一种美德或说服力,爱就不见了,同时慈悲也不可能出现,因为爱与慈悲不是努力培养出来的东西。

莲花生大士:关于修持的口诀教言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关于修持的口诀教言

当遭遇可怕的经验时,要将三宝皈依境忆持在心。

在所有日常活动中,像是走路、四处移动、躺卧或坐下的时候,都要将你的上师忆持在头顶。

若与菩提心分离,便会导致大乘根基的腐败,因此,切莫让自己忘失,要时常生起无上证悟之心。

布施时生起吝啬心,会使你投生为饿鬼,因此,赠予再小的物品时,也不要步入吝啬的歧路中。

持守禁欲誓戒时,生起贪欲将会使你投生于有腐臭尸体的地狱中,因此不要对性欲生起渴望。

在训练安忍与菩提心时,生起嗔心会使你经历在铁箱内燃烧的炉灶中被焚烧的痛苦经验,因此,切莫离开安忍的盔甲。

在努力试着成就无上证悟时,如果你不知不觉陷入怠惰之中,要谨记,你的生命正在耗竭,连一刻都不逗留,因此,切莫成为怠惰的猎物。

你的寿命日夜不停地流逝,好好记住这点吧!

莲花生大士:上师当修莲师,本尊当修观音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莲师我与语金刚大悲自在无有二致故,后世有缘诸众生,

上师当修莲师,本尊当修观音,法当念诵六字真言及莲师心咒,

一切以大悲钩决定可以摄持故,善巧方便之行为具此五种。

念诵莲师心咒之诸补特伽罗,将成为莲师我之不共所化。

若能每日持诵二十一遍者,能遣除外内密一切障碍。

若能每日持诵一百零八遍者,能清净无量劫以来重重盖障,并能忆念过去多生之事。

若能每日持诵过于彼数,能无勤成就一切四种事业之悉地。

若能每日持诵千遍,无疑于此生能获得自成大乐殊胜悉地。

临时少许持诵,亦能远离一切外内八怖畏及病魔鬼崇类。

若以净心信力持诵,能得三世一切诸佛加持。

莲花生大士:误解的过患

摘自《空行法教》之甚深教言问答录——误解的过患

莲师说:当进入佛法之门后,可能会有许多种误解,要小心!

佛母问:是哪些?

上师说:

可能误把一位博学的老师,当成是已经由闻、思而解脱的善知识。
可能误把一位不修行、麻木的「佛学专家」,当成是已经由实修而得到禅境的人。
可能误把骗人的伪君子,当成是已经由实修而调伏自心的圣人。
可能误把高谈阔论的空话,当成是某人具口诀的证悟。
可能误把吹牛者滔滔不绝地讲说佛法,当成是具信者对实修的虔诚心。

总之,你必须确信将自心与佛法融合在一起。那些只用嘴皮子修法、自称是修行者,却把佛法当成身外之物的人,在修行上是毫无成功可言的。

吉美林巴尊者对于疾病的开示

文章来自网络

疾病是清除自己诸恶作的扫帚,
视疾病为自己的上师,向其祈祷。

疾病是上师三宝的恩赐,
疾病是自己的悉地,因此像对本尊那样尊敬它。

疾病是自己恶业正在消尽的征相。

不要盯着自己的疾病看,而应看是谁(心)在生病?
不要把疾病放在心上,而应把赤裸明智置于疾病上。
此乃把疾病视作法身显现的诀窍。

身是没有生命的,心既是空,
有什么可以给没有生命之物带来痛苦或伤害呢?
观察疾病从何而来? 向哪里去? 以及依何而住?
疾病仅仅是自己念头分别的影像而已。
当那些念头分别消失,疾病也会消融…

再也没有(比疾病)可以烧尽恶业的更好燃料了。
不要(对疾病)心存悲伤或生起邪见,
应将其视作消减自己恶业的迹象而生欢喜。

我证悟了诸见之颠——大圆满。
没有什么可以修的,所有一切都如见而解脱。
我展开了诸行之王——禅修的旗帜,
如今乞丐的我! 哪怕就是死了也没有多大后悔!

观想功德源泉的上师,安住我顶上之大乐轮,
我修习上师瑜伽之深道。

由于疾病痛苦是清除恶业的扫帚。
意识疾病是上师的加持,
我把疾病观为上师并从其得到四灌顶。
最终证悟上师即自己之意,
我(把一切)释放于本来清净无有分别—-意之自性中。

如果你们知道如何将(痛苦)转为平等一味的道用,
那所有不幸的环境遭遇都将成为(出生)功德之缘。
因此请忍耐而不要心存颠倒之见。

如果你们依照我所教授的那样修习。
你们的意将会与我的意融为一体。
你们将会生起超越所有概念的证悟。
并且将安住于法身不二的广大自性。

荣格语录精选四

文章来自网络

对习俗和法律的遵从很容易成为对谎言的掩饰,这种掩饰极为巧妙,令人无法察觉。它可以使我们逃避所有的批评,它甚至能够使我们欺骗自己,令我们相信自己是显然正当的。但是无论他的正当性得到多少公众舆论或道德准则的支持,在内心深处、在普通人的意识层次之下,他仍听到一个低低的声音:“哪儿有点不正常”。

你的叫嚷在距离中死去,我的足印你不会找到。

在这路上没有人追在我身后,而我也没有走在别人的路上。我孤独,但我用生命填满了孤独。我自己就已经足够,我是人,是声音、对话、安慰、帮助。我就这样漫步到远东去,我并不知道我这遥远的目标会是什么。我看到前方蓝色的地平线,那就足够成为我的目标了。我赶紧到我东方的上升的通道去。我要我上升的通道。

荣格曾于1957年谈到这本书:“我跟你谈到过那段岁月,追寻内心图像的那些年是我此生最重要的时光。其他一切皆发源于此。这本书就始于那时,在那之后的枝枝节节几乎无关紧要。我的一生都在阐释那些意象,它们从潜意识中迸发,像一条深不可测的河流,在我的内心泛滥,几乎要毁灭我。这些已超出我的一生所能承载。后来只是一些外在的现象、科学的阐述与生活的融合,而包孕一切的神奇开端就在那时候。”

“在这路上没有人追在我身后,而我也没有走在别人的路上。我孤独,但我用生命填满了孤独。我自己就已经足够,我是人,是声音、对话、安慰、帮助。我就这样漫步到远东去,我并不知道我这遥远的目标会是什么。”

世界上的风云大事,归根结底,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个人的生活,这才是伟大变革的所在。整个未来、世界的整个历史,最终都是对个人潜在能量的宏大总结。

“在这些日子里,你们看到了深层精神隐藏了什么。你们以前不相信,但如果求教过你们的恐惧,你们就会知道去。”

(荣格从生理学的进化出发,认为正如人类的身体有其历史一样,人类的心灵也有其历史)。他说:“我们的心理有一条拖在后面长长的尾巴,这条尾巴就是家庭、民族、欧洲以及整个世界的全部历史。”

自远古以来无数次重复的祖先经验,积淀在人类心理的深层,这就是不依赖于个人经验的“集体潜意识”。

证明对我是多余的,因为我没有选择,我必须这样做。

理解自身的阴暗,是对付他人阴暗一面的最好方法。

思想的动摇是在理智与非理智之间徘徊

一年中的夜晚与白天数量相同、持续时间一样长。即使快乐的生活也有其阴暗笔触,没有“悲哀”提供平衡,“愉快”一词就会失去意义。耐心镇静地接受世事变迁,是最好的处事之道。

当内心未曾意识到的冲突在现实中突然发生了,这就是命运。

你不能跳出自己的罪而把你的全部负担抛在一边。有这种想法就是错的。…拒绝阴影是个错误。如果你拒绝,则集体潜意识就会醒来从阴暗中隐现…;人越是笃信就会有越多邪恶降临于他。

「我一生中的所有‘外在性’方面,竟全都是偶然性的。只有内在的才最终证明具有实质性及决定性价值。结果,外在性事件的一切记忆便日渐湮没,而且也许这些‘外在性’的体验还不知怎的就根本不具有那样的本质性;而要是真的具有,那就只是它们与我内心发展的某些阶段巧合的结果。我一生中极大一部分这些‘外在性’事件已从我脑海里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在我看来其根本理由就在于我使出全副精力来对付它们的缘故。」

人所面临的决定性问题是:他是否关联于某种永恒。这是人生中最有力的问题。只有当我们懂得真正重要的事物是永恒,我们才能够使自己避免关注徒劳无益之事和无真正重要性之目标。

那些没有进去意识的东西,将以命运的形式降临。

信仰的最大罪过,在我看来,就在于排斥经验。

但每个载体都肩负着个体的命运和目的,载体只需实现这些,就可以使人生具有意义。确实,“意义”也常常可以称为“无意义”,因为在存在之神秘之物和人类理解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通约性。意义与无意义都不过是人造标识,它们给我们以适度有效的方向感。

你所埋葬的存在物会随你的消瘦而肥大起来。如果你经由拒绝来摆脱自己不喜欢的特质,你就会变得越来越不能觉知自己的存在,你越来越宣布自己为非存在,你的恶魔会越来越肥大。

这个时代的思维只知道实用和价值。我也以为是这样的,我一直理解这种想法。

“世界悬于一线,那根线就是人的心灵。”

冷也好不冷也好,上帝都在这里。

每个人都有两次生命。第一次是活给别人看的,第二次是活给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常常从四十岁开始。

对死亡的回避是不健康和异常的,它使生命第二阶段失去目标。

人可以从不同的事物中汲取能量。外向的人可以从和他人的相处中得到能量,而内向的人可以从独自的思考得到能量。内外向的性格都有各自的优点,不必太刻意去改变什么。

潜意识如果没有成为意识,它就会引导你的人生而成为你的命运。

个体只有使自我向高于人的心灵权威臣服,才能赋予自己的生命以特质和意义。

心理治疗的主要目的,并非使病人进入一种不可能的幸福状态,而是帮助他树立一种面对苦难的耐心和坚定。这也正是德尔菲箴言“认识你自己”的寓意:苦难与自知的内涵。

荣格语录精选三

只有撇开对外物的追求,才能到达灵魂的所在。
虽然佛教不谈灵魂,但其本质应该是一样的。这个“灵魂”只是抽象概念,某种“空”,非物亦非无一物。

——荣格 《红书》

当爱支配一切时,权力就不存在了;当权力主宰一切时,爱就消失了。两者互为对方的影子。

——荣格

我们的自由不在我们之外,而在我们之内。人会受外在的约束,因为他能打破内在的枷锁,他还是能感到自由。人也许能以猛烈的行为得到在外的自由,可是内在的自由只能得自符号。

符号是从口中而出、不是由人说出的言语,而是从自我深层的力量和需要上升、不期然置于舌尖的言辞。

——荣格 《红书》

“你们认为地狱的本质是什么?地狱是,深层带着你已经不再是,或者你还没有足够的力量的找上了你们。地狱是,当你们不再能够完成以前能够完成的。地狱是,你们必须如此思考、感受、行动,而你们又知道,那些都不是你们心甘情愿的。地狱是,你们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的也就是希望要做的,而你们自己要为此负责。地狱是,你们知道所有为自己正经地筹划的也是可笑的,所有精致的也是粗糙的,所有好的也是坏的,所有高的也是低的,所有愉快的也是可耻的。”

——荣格 《红书》

我当时没有考虑到,我的灵魂不可能是我的判断和知识的存有、更大程度上我的判断和知识才是我的灵魂的存有。因此深层精神逼我,要我将自己的灵魂视为独立存在的生命,呼唤它、与它对话。我必须明白,我已失去灵魂。

——荣格 《红书》

你在愤怒中消耗着自己,你用舌头讲话,却伸出一把冷剑,讨论你的复仇之梦。

——荣格 《红书》

老师声称代数是完美而自然的、我们应无条件地接受它,而我甚至不能理解什么是数。对我来说数学课完全就是恐怖和折磨。我完全不理解代数,这使我胆怯得不敢问任何问题。

我的自我,你是个蛮人。我要与你同住,所以我会把你带进整个中世纪的地狱,直到你准备好。让生活可以忍受你。

那试金石就是与自己独处。 这就是道路。

如果一个人在思考方面是优异的,那么在情感方面他就肯定不会出众。因为你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完成两件事。这两件事会相互遮蔽。当你想以一种真正科学或哲学的冷静方式思考时,就必须摒除所有的情感价值。……我曾见到过那些奇迹般完美地控制了他们情感的人,最终却严重地被情感所困扰。

健康的人不会折磨他人,往往是那些曾受折磨的人转而成为折磨他人者。

对一件事情我们必先接受它,才能改变它。谴责并不能把我们从困扰中解脱出来,只会使之加剧。

一个从未说出的字,
一道从未照耀的光,
一片无可比拟的乱,
还有一条没有尽头的街道。

—《红书》

《松岭宝藏》:念头由你而生,又消融于你。

摘自《松岭宝藏》莲师向空行母伊喜•措嘉开示之甚深宝藏口诀

念头由你而生,向你显现,又消融于你。

由于没有能感知者与所感知事物此二元性,它并非「是」某个东西。

由于此无二的觉性能以任何方式去体验,它也非「不是」某个东西。

且由于这两种层次的实相是无可分别的,它们便互不冲突。

荣格语录(二)

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决定着一切,而不是事物本身如何

——荣格

适用于一切的生活处方并不存在

——荣格

一个人感觉合脚的鞋,却会夹痛另一个人的脚

——荣格

没经过激情炼狱的人,从来就没克服过激情

——荣格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生最重要的功课就是学会接受自己

——荣格

你越是聪明,你的单纯就越愚笨,最聪明的也是在单纯处最愚笨的,想要拯救自身免于时代精神的聪明,我们不能靠增加自己的聪明,反而要接受那竭力反对这聪明智慧的,也就是单纯,但我们也不能沉溺于单纯,故意让自己变成傻子,而是要成为聪明的傻子。

聪明征服世界,单纯却征服灵魂

事情都是相对的,亦是有度的

——荣格

思想的动摇并非是在,正确与错误之间左右不定,而是一种理智与非理智之间徘徊

——荣格

在生命中,最微不足道但有意义的事物,也比最伟大但无意义的事物更有价值

——荣格

创造不是来自智力,而是来自源于内在需要的游戏本能

创造性头脑与它所钟爱的对象玩耍

——荣格

梦无所遮蔽,我们只是不理解它的语言罢了。

梦给我们展示的是未加修饰的自然的真理。

梦是无意识心灵自发的,和没有扭曲的产物。

梦是启迪,是人潜意识在努力,使整个心灵更趋于和谐、合理。

大多数危机都有一个很长的潜伏期,只是意识觉察不到而已,梦能够泄露这一秘密。

——荣格

你连想改变别人的念头都不要有,

要学习像太阳一样,只是发出光和热,每个人接收阳光的反应有所不同

有人觉得刺眼有人觉得温暖,有人甚至躲开阳光。

——荣格

种子破土发芽前没有任何的迹象,是因为没到那个时间点。

——荣格

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拯救者

——荣格

只有撇开对外物的追求,才能达到灵魂的所在

若他找不到灵魂,他将陷入空虚的恐惧,而这恐惧将挥舞长鞭,驱使他绝望盲目地追求空洞的世事,他将受无尽的渴求愚弄,在心灵之路上迷失自己,再也找不着灵魂

——荣格

心理治疗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使病人进入一种不可能的幸福状态,而是帮助他们树立一种面对苦难,哲学式的耐心和坚定。

——荣格

人类存在的唯一目的是在纯粹的自在的黑暗中,点亮一盏灯。

——荣格

荣格语录精选二

一个人感觉合脚的鞋却会夹痛另一个人的脚

——荣格

统一的规则和教育把人逼向孤独,他们才可以逃离群体无意的压迫。孤独却使人变得敌意、恶毒。要给人气度,让他独处,他才会自己找到群体并喜爱它。暴力对抗暴力,轻视应对轻视,爱回应爱。给人类气度,要相信,生命会找到更美好的路。

——荣格《红书》

父母死气沉沉的生活对周围人特别是自己孩子的影响,是无与伦比的。

——荣格

神瞎了一只眼,聋了一只耳,秩序乱作一团。你们要对这残废的世界保持耐性,也别高估了自己的完美。

——荣格 《红书》

人的任务,就是意识到从潜意识中努力向上涌出的内容。

——荣格

你想去找别人来抱怨,而且是那个曾对你做过不公之事的人,那个不理解你的、误解了你的、伤害过你的感情、忽视过你、不认可你、而且污蔑过你的人吗?对了,他还对你做过些什么坏事呢?在这中间,你没有看到你自己的虚荣吗,你那无止境的荒谬的虚荣?

——荣格《红书》

适用于一切的生活处方并不存在

——荣格

我倦了,我的灵魂流浪得太久,在自己以外找寻自己。

——荣格 《红书》

梦无所遮蔽,我们只是不理解它的语言罢了。梦给我们展示的是未加修饰的自然的真理梦是无意识心灵自发的和没有扭曲的产物梦是启迪,是人潜意识在努力使整个心灵更趋于和谐、合理。大多数危机都有一个很长的潜伏期,只是意识觉察不到而已。梦能够泄露这一秘密。

——荣格

人类的所有成就都源于创造性幻想。那么我们没有权利轻视想象力。

——荣格

不管你是谁,你掉下,我愿陪你掉下。
一种是勇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另一种是笃定,就算掉落又有何妨。

——荣格 《红书》

人类存在的唯一目的,是在纯粹的自在的黑暗中点亮一盏灯!

——荣格

你生命的前半辈子或许属于别人,活在别人的认为里。那把后半辈子还给你自己,去追随你内在的声音

——荣格

心理治疗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使病人进入一种不可能得幸福状态,而是帮助他们树立一种面对苦难,哲学式的耐心和坚定。

——荣格

我漂泊了许多年,时间长得让我忘记了我还有灵魂。

——荣格 《红书》

谁要是学会了跟他的无力并存,那人就获益良多。

——荣格 《红书》

没有人能免于等待,而大多数人都不能承受这等待,他们带着贪婪,转而投向事、人和思维,成了它们的奴隶。因为这样就会证明,这人无力抵抗事、人和思维,它们成了他的主人,而他是受愚弄的傻瓜,因为他不能欠缺这些,不能等到灵魂成为果实累累之地的那一刻,那灵魂是座花园的人,也需要事、人和思维,但他是它们的朋友,不是它们的奴隶。

——荣格 《红书》

人类对自己的了解,宛如暗夜行路,要了解自己,就需要他人的力量

——荣格

“恐惧与可怖都隐藏在表层底下,在我们心灵的深处。你们碰到深层精神,就会感到那冷酷,并为那痛苦叫嚷。深层精神与钢铁、火焰结合去。你们害怕深层也是对的,因为他确实充满恐惧。

——荣格 《红书》

“渴求自己吧,这就是道路。”

——荣格 《红书》

把大师们的绘画胡乱地堆在博物馆里是一种灾难;一百个杰出的才智之士凑在一起会产生一个白痴。

——荣格

“如果你相信言语,那么在你面前的书卷里说的从来都是同样的话。如果你相信的是言语所指的事物,那你永远都到不了终点。而你却必须踏上这无尽的路,因为生活并不是受着限制的,而是在无限的路上流动的。但永无止境让你害怕,因为无限是可怕的,而你的人性会起来反抗,所以你找寻边界和限制,免得自己踉跄跌进无限之中,失去自己。你不能缺少限制。你呼喊出言语,它有一层意义,而不是多样的,这样你就从无边的多义性中逃脱了。这言语对你而言就是神,因为它从无数可能的解释那里保护你。言语是守护的魔法,对抗那个要把你的灵魂撕裂、撒往四周的、无限的恶魔。如果你最终能说出:‘就是这样,也只是这样。’你就会得救。你说出了咒语,无限的就会被禁制在有限之中,因此人类寻找和创造说话。”

——荣格 《红书》

确实,天才的天赋和他的人类品质有时会差异如此巨大,人们不得不怀疑天赋平庸点也许是件好事。

——荣格

莲花生大士:总摄一切显、有的至要关键是什么?

摘自《松岭宝藏》莲花生大士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总摄一切显、有的至要关键是什么?」

上师回答:「虚空,是为总摄一切显现与存有的至要关键。四大都在不断的变异之中,是无常的,但虚空的本质从一开始就是空性与不变。

地、水、火、风这四个大种,都是瞬间即逝的性质。当它们显现的时候,显现于虚空的广袤之中;当它们留驻的时候,留驻于虚空的广袤之中;当它们消融的时候,消融于那相同的广袤之中。由于虚空的本性是穿越三世(三种时间:过去、现在、未来)都不变的,因此一切显现与存有的事物,都可以凝萃入于虚空。

虽然以虚空为例,但其涵义为法性,法性有如虚空一般,自本初之始以来即是空的。而其征象是,在有如天空一般的空性心中,习气与烦恼正如云朵与薄雾。当习气与烦恼显现时,它们显现于空性的心中,留驻时,留驻于空性心的广袤中。消融时,消融于空性心那相同的广袤中。

虚空,是为总摄一切显现与存有的至要关键。当你了悟它是如此的状态时,便不受业行与烦恼等习气的过患所染,即称作总摄一切显、有于单一的至要关键。

莲花生大士:不要停止对有情众生持有悲心!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莲花生大士

要串习熏养慈心和悲心、醒悟力、方便与智慧,以及虔敬心。

普遍说来,一切有情众生毫无例外地都曾是你的父母,因此莫要允许自己感到爱执或是怀抱敌意;要将心维持在平和的状态。要舍弃愤怒和粗暴刺耳的话语,而是要带着微笑的面容来说话。

要对三界有情众生心怀慈母般的爱与悲悯。要与菩提正觉心稳定地长相为伴。要远离十不善,常行十善。

一切有情众生皆因自身烦恼之故而造作(恶)业,因此要训练自己对其生起慈心与悲心。

有情众生是悲心的对境,因此,在面对新认识的人们时,要摒除偏见。要以悲心拥抱一切众生。无论有情众生在做什么,他们所做的一切皆是悲哀的行为。六道众生的迷惑囚牢是多么牢固。

即使你已经证悟了轮回与涅盘是无二无别的,也不要停止对有情众生持有悲心!

当你能把一切众生都视为父母时,就表示你已用菩提心训练自心而生起了「道」。如果你带着悲心以及菩提心来布施、供养、行善,便会成就百倍的功德。如果行布施等善行时没有菩提心的志向,就算分送了极为珍贵的供养,你的功德也不会增长。要去培养慈心、悲心和菩提心,并且要训练自己愈来愈娴熟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

木心:最高一层天才,是早熟而晚成的

36. 我同意惠特曼的意见:人体好就好在是肉。不必让肉体升华。所谓灵,是指思想,思想不必被肉体拖住。让思想归思想,肉体归肉体,这样生命才富丽。

37. 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38. 文学是脑的艺术,无声无色,和感官没有关系,却感动你,魔术性最大就是文学,你感动了——就是几个字呀!

39. 世界本来是庸人制造的世界。新小说派,失落的一代,迷茫的一代,说穿了,是“智者的自忧”,夸大了世界的荒谬。世界上是健康的人多,还是病人多?在他们的作品里,全是病房、病人。

40. 爱情,是性为基点,化出种种非性的幻想和神话——归结还是性。都说性征是性器,其实第一性器是脸。真不好意思,人类每天顶着性征走来走去。毛发、皮肤等等,都是性征。可见造物主用意之淫。

41. 幸也罢,不幸也罢,创作也罢,不创作也罢,只要通文学,不失为一成功。清通之后,可以说万事万物——艺术家圆通之后,非常通。

42. 歌德是伟人,四平八稳的——伟人是庸人的最高体现。而拜伦是英雄,英雄必有一面特别超凡,始终不太平的。英雄,其实是捣蛋鬼,皮大王,捣的蛋越大,扯的皮越韧,愈发光辉灿烂。

43. 什么是艺术家?要把天才用到生活上而不配,去用在艺术上者,就是艺术家。

44. 福楼拜一定嫉妒巴尔扎克,一如芬奇嫉妒米开朗琪罗。

45. 我看鲁迅杂文,痛快;你们看,快而不痛;到下一代,不痛不快——而今灯塔在动,高度不高,其间不过一百年。

46. 我读书的秘诀是:看书中的那个人,不要看他的主义,不要找对自己胃口的东西,要找味道。

47. 艺术家、诗人的悲哀痛苦,分上下两个层次,一个是思想的心灵的层次,对宇宙、世界、人类、人性的绝望,另一个是现实的感觉的层次,是对社会、人际、遭遇的绝望。

48. 最高一层天才,是早熟而晚成的——不早熟,不是天才,但天才一定要晚成才好。有的晚而不成。

荣格语录(一)

卡尔·荣格:我们的外部境遇是内心世界的向外投射。

你生命的前半辈子或许属于别人,活在别人的认为里,那把后半辈子还给你自己,去追随你内在的声音

——荣格

往外看的人在做梦,向内审视的人才清醒

——荣格

人的任务,就是意识到,从潜意识中努力向上涌出的内容

——荣格

一个人毕其一生的努力,就是在整合他自童年时代起就已形成的性格

——荣格

理解自身的阴暗,是对付他人阴暗面的最好方法。

——荣格

你没有觉察到的事情,就会改变你的「命运」

——荣格

人类对自己的了解,宛如暗夜行路,要了解自己,就需要他人的力量

——荣格

每件促使我们注意到他人的事,都能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自己

——荣格

你想去找别人来抱怨,而且是那个曾对你做过不公之事的人,那个不理解你的、误解了你的,伤害过你的感情、忽视过你,不认可你、而且污蔑过你的人吗?

对了

他还对你做过些什么坏事呢?

在这中间,你没有看到你自己的虚荣吗?你那无止境的荒谬的虚荣?

——荣格

你在愤怒中消耗着自己,你用舌头讲话,却伸出一把冷剑,讨论你的复仇之梦

——荣格

当爱支配一切时,权力就不存在了

当权力主宰一切时,爱就消失了

两者互为对方的影子

——荣格

I We=Fully I

我;我们=完整的我

——荣格

与其做好人,我宁愿做一个完整的人。

——荣格

由于具有思考的能力,人便得以迈出了动物界

——荣格

莲花生大士:在还未圆满时,不要自视甚高。

莲花生大士:

只有魔王和外道们,才会大喊大叫的,号称他们已经成就了,但这是不可取的。

当我们的境界不是十分稳固,感觉到还不是完全圆满之时,绝对不能够自视甚高的将这教法交予他人。就如同吃多了甜食,会让人呕吐;

我们也不要轻易将殊胜秘密的口诀随便泄露,这是我心里真实的话语。

…….

会障碍的魔王具足许多的神变,我们要十分注意,不要被他们这些幻境所欺蒙。

修行人,千万不能以佛法作人情,所以应当坚守我们所发的誓愿三昧耶。

莲花生大士:见由高处降,行由低处升。

摘自《莲师心要建言》

行者应该「见由高处降」,而「行由低处升」。

为了自身与他人的利益,以佛法训练自己。三界一切有情众生,让自己被自身创造出的愤怒黑蛇所纠缠,他们用自己所创造出的欲望红牛角刺穿自己,让自己被自己创造出的黑暗无明所遮蔽,他们把自己监禁在自己创造的自大断见悬崖上,他们让自己创造出的妒忌骗子毁灭自己。

无论日间或夜间,都要深入观照你的心。倘若你的心续中有任何不善,都要从心灵深处由衷地放弃这个不善,而去追求善。

当你对某些吸引人的事物感到恋执,或是对某些令人厌恶的事物感到反感时,要了解那是你自心的迷惑,只不过是奇幻的幻相而已。

当你听到悦耳或不悦耳的话语时,要了解这些话是空无实质的鸣响,犹如回声一般。

获得人身是极为困难的,因此知道了佛法的存在后,却轻忽佛法,是非常愚蠢的。只有佛法能够帮助你,其他的一切全都是世俗的欺妄罢了。

莲花生大士:只有孔雀能够以毒为食!

莲花生大士:只有孔雀能够以毒为食!

无论如何,只要你的见地与修行尚未达到稳定,你就应该像只受伤的鹿一般逃到隐居静僻处,要像碰到毒蛇一样,逃离烦恼。

益西措嘉空行母问道:“行者不是应该将一切烦恼都以为道用吗?”

上师答说:

当然要将烦恼以为道用!然而,只有孔雀能够以毒为食。能够将烦恼以为道用而无须舍弃烦恼的人,比优昙钵罗花还要稀罕。

对于最高根器的行者来说,烦恼会展现为帮手﹔然而,对于较低根器的人来说,烦恼却会变成毒药。对于较低根器的人而言,断舍烦恼是比较好的!”

益西措嘉空行母问道:要断舍多少或多久之后,行者才会变成熟练的能手呢?

当你不执着烦恼与感官欢愉,并且能将之视为幻相,如此,即使烦恼真的生起时,你也不需要厌抑烦恼,因为他们不会再有所危害了。而当烦恼未生起的时候,你也不会有造作烦恼或欢愉的欲望,因为你已远离了期待。当你可以这么做时,烦恼便是被以为道用了。试图以烦恼为道用,然而却仍执着于实有,就像苍蝇困陷蜂蜜中一样。

Page 1 of 4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