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历

文章来自网络

藏历
亚历山大·柏金博士

西藏的星历表、月历和星历
西藏的天文和占星体系异常繁杂。学习并掌握它,需要在印度達蘭莎拉的藏医和天文学院的天文学系花费五年时间。学生要用尖笔在一块铺着煤灰的木板上根据传统方法学习用双手计算所有东西。没有完整的星历表可供查阅数字。涉及各种推算的数学知识是训练的一个主要方面。

与所有印度传承一样,时轮金刚体系提供判定“五行星和五种包罗月历的特征。”五行星是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和土星。和古希腊天文学体系中一样,通过数学模式计算五行星及太阳、月亮及交点的位置,形成西藏的星历表。因此,这不同于中国的天文学,后者主要通过观测得到天体的位置及运行。中国的算学主要用于代数。

古希腊主要利用几何学,即通过几何比例判定和描述行星运动。印度体系发展了正弦函数,因此使用了三角函数而不仅仅是几何方法。但是,藏人体系中的推算既没有涉及几何比例也没有涉及三角函数,只是纯粹的计算。

制订月历和黄历需要五种包罗月历的特征:阴历的星期、阴历月的日期、月亮所处的星座、结合期、运动期。前两者涉及调和阴历和阳历的机制。

西藏和印度天文体系都呈现三种时日。一个黄道日是太阳在黄道上运行三百六十度中的一度花费的时间;而一个太阳日指从一个黎明到下一个黎明的时间;一个太阴日则与月相有关,月亮每运行她在黄道内相续星座之新位置间的三十分之一距离,就是一个太阴日。太阴日的始点经过数学程序计算得出,方法与判定行星和太阳的位置类似。太阴日以七日一循环计,一周各日如上所述,也使用了七大行星的名称。要将阴历和阳历结合,就必须要使太阴周天和阳历周天一致。这颇为繁难。

首先,完全的新月并不精确地在每月同一时日出现。因此,它可能在该太阳日的任何时候开始每一循环的小小三十分之一路程。运行每一循环的三十分之一路程所花费的时间称为一周的一天。因此,太阴日一周的一天可能在太阳日的任何一个时间段开始。

此外,月亮每运行小小的三十分之一的路程所花费的时间也不同,因为月亮的运行速度因自身的位置和太阳在黄道内的位置而异。结果,太阴历一周日度过两个太阳历日的黎明间的时间也不同,因为太阴周的长度同样也在变化。

阴历月的日期是包罗月历的特征之二,从一到三十计数,时间延续与太阳日一样,每天从黎明到下一个黎明。存在的问题是,如何判定哪一日是一周中的一天。解决方法并非显而易见,因为太阴周 – 判定一周各日如何成为所谓星期日、星期一,等等 – 开始时间不同、时间长度也不同。

规则如右。一周的日子由太阴周的太阴日所在的黎明决定。例如,太阴周的星期一可能从某一月的第二天下午开始、第三天下午结束。因为第三天黎明 – 这里我们以早晨五点钟为标准 – 仍然属于星期一,所以第三天就被看做是星期一。

一周中的一天既不能重复,又不可越过。星期日之后直接是星期一,而不能是又一个星期日或星期二。但是,有时候相续的两个黎明会出现同一个太阴周某一天。例如,太阴周的星期一可能在第三天黎明前的五分钟开始,而星期二可能在第四天的黎明后五分钟开始。这会使第三天和第四天都成为星期一。两个星期一不能并排出现。这就是为什么在藏历中某一月的某些日子缺失(被越过)了。

另一方面,有时候,两个太阴周的日子在次一天的黎明之前开始。例如,如果太阴周的星期一在第三天黎明后的五分钟开始、第三天黎明前的五分钟结束,那么根据以第一条规则,第三天就应该是星期天、第四天是星期二,而星期一就缺失了。因为不可能没有中间的星期一而直接从星期日到星期二,因此,为了使当中以日成为星期一,上述二者中的一天必须作为重日。这就是为什么在藏历中有时候有两个第八日或两个第二十五日。

为了进一步使阴历与阳历对应,有时候必须在一年中以重月或闰月的形式添加第十三月。什么时候形成重日或减去某日、什么时候添加一月,不同的西藏天文体系规则不同。这也是各个体系间的主要差异。印度各天文体系也有重日或省缺日,印度各天文体系和汉历都有重月。但其规则与任何藏历体系都有所不同。

第三个包罗月历的特征是月亮所处的星座。这并不是指通过五大行星技术计算得到的月亮在一个太阴日黎明时分的实际位置,而是指与月亮相联系的下一个星座。对于任何一个特定的太阴日来说,这是那一天黎明时分太阴日开始时月亮应处的星座的位置,该太阴日因此在该周得到安置。

第四个和第五个特征是关于复合运动期和行动期。一共有二十七个复合运动期。太阳和月亮复合运动的时间,等于整个黄道的二十七分之一。那么,在任何一个时间,我们能够通过将校正好的太阳位置添加到与月亮相联系的下一个星座的位置演算出复合运动的时间。因此,每一段复合运动期开始的时间不同。它们有着特定的名称和特定的解读,各自在吉利与否上也有不同。

最后,有十一个行动期。这是通过一种异常不对称的方式划分三十个太阴日推演出来的。这里无须道出划分细节。每一个行动期有特定的名称,同样在一定行事方面有些行动期比另一些更为有利。

藏月历中的特殊日期
藏月历和黄历(星历)在藏人生活中作用重大。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作用就是决定各种佛教供奉仪式或荟供(藏文:tsog)的日期。月相渐圆和渐缺的第十日,即每阴历月的第十日和第二十五日,是对本尊如胜乐金刚(有时候又称黑茹迦)和金刚亥母以及宝贝佛爷莲花生(宁玛派祖师)作仪式供奉的日子。除了相应的第十日,藏历第十一月中的第二十五日是供奉胜乐金刚最重要的日子;第十二月中的第十日是供奉金刚亥母最重要的日子。藏历每月第八日是特地用来供奉度母的日子。该日只出现在月相渐圆之际。

例如,某一藏历月中出现了两个第十日,供奉仪式就在第一个十日举行。如果该月第十日缺失,供奉就在第九日举行。藏历中某一特定的吉祥日子举行任何宗教修 持时,都遵循此一规则。

每一派藏传佛教传承及每一派的每一寺院都根据藏月历制订一年当中要举行仪式的时间表。通常,夏居安从第六个藏历月的第十六日到第七个藏历月的第三十日。这被称为早夏居安。拉萨的上密院和下密院实行晚夏居安,时间从第七个藏历月的第十六日到第八个藏历月的第三十日。此外在格鲁派中,每一阴历月的第二十九日是供奉本尊大威德金刚(也称为雅曼达嘎)的特殊日子,人们尤其依至它来避免障难和干扰。因此,在任何一个藏历月,坐禅精进修持被认为是这一天最好的开始。

佛教节日卫塞节不仅纪念释迦牟尼佛的圆寂(或曰去世)日、也是他诞生和达到觉悟的日子。卫塞(Vesak,有时拼作Wosak,源自巴利文,小乘佛教各国使用之)源自梵历月的第二月(Vaishakha),是时轮金刚历的第二月、藏历的第四月。该节日在满月日、即该月的第十五日举行。因为小乘佛教历法和藏历不同,出自印度印度教天文体系,结果,其卫塞节较藏历中的早一个月。

在释迦牟尼佛的一生中,还有两项事件得到庆祝。佛陀在菩提迦耶的菩提树下证得觉悟后,他教化的第一个人是他的母亲。生佛陀时,他的母亲死于分娩,后来转生在兜率天的净土世界。佛陀前往那里向她说法。降凡日在藏历六月的第四日举行,以庆祝佛陀从兜率天复重返娑婆世界。之后,佛陀到鹿野苑向人间弟子说法。因此,藏历第九月的第二十二日庆祝佛陀初转法轮日。

藏传佛教各派有还自己的节日。例如,格鲁派有藏历第十月第二十五日的五供节纪念宗喀巴圆寂。拉萨的毛兰木祈愿大会从藏历元月的第三日至第二十四日举行。在最后一天,由最高神棍(大护法)举行传统的用朵玛驱魔仪式,这样,新的一年当中的所有障难就被象征性地驱除了。接着第二天,即藏历元月的第二十五日是迎强巴(迎请弥勒佛),在此期间,未来佛弥勒像放置在华丽的马车上绕拉萨城进行游行。

还有特定问卜时日。例如传统上,正月初十,西藏地方政府向最高神棍问卜。在西藏,哲蚌寺堪布一般在藏历每月的第二日向最高神棍问卜。

藏历通常指出三种不吉祥的日期。“凶日”用藏文字母“zha”标出来,时间在两个黎明之间。“黑日”用“nya”标出来,时间只在白天。“凶日”和“黑日”都发生在时轮金刚历中每月的某日,是固定日子。第三种不吉祥的日期用“ya”标出来,时间包括白天和黑夜。该日根据一位汉人神祗命名,称为“杨公忌日”。每年一般有十三天,是黄算体系中完全汉历式月份下的固定日期。此外,根据汉历五行算体系,每年有两个月是不吉利的、或者说是“黑月”,有时候还会有一个“黑”年。

藏历上还有一种日期用字母“sa”标出,是出家人每月两次的用以净化和重复誓词的仪式、即“搜炯”仪式。每年,第一次布萨仪式在新年后的十五个阳历日举行。藏历每月以月亮渐圆时为开始。每月的第二次“搜炯”仪式,在月亏的最末时分,第一次布萨后的十四个太阴日中举行。如果有重日,这两天就算做一天。如果有缺日,必须要外加一天数,形成十四天。每月的第一次“搜炯”仪式在月圆的最末时分,在前次仪式的十五个阳历日后举行,不再考虑重日或缺日的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通常月渐圆的半月被认为较月渐亏的半月更吉祥。因此,大多数藏人在每月的前半月进行建设性的、积极的修持,这样,其结果也会像渐圆之月一样增长扩大。

吉日和劫日
此外,对于各种特定的活动,一些日子被认为是吉利的,而另一些被认为是不吉利的。例如,阴历月的第九日、第十九日、和第二十九日有利出行,而所谓的“水漏”日的第二、第八、第十四、第二十、第二十六日不利出行。这就是为什么通常一个藏人如果不能在吉日出行,他就在此日拿一点行李到路上并运到另一间房子,这样就像征性地表示此日启程了。但是,如果一个人死于第九、第十九、第二十九日,或者如果月亮在第九宫的位置,或者在星期日,尤其是上述三者重合的一天,那么对未亡者而言则是不吉利的。

一年中最不吉利的日子是“九凶兆日”。该日从藏历十一月第六日中午开始、第七日中午结束。在此期间,大多数藏人不做任何特定的宗教或积极地修持,而是郊游、休息或娱乐。这一传统的历史源自佛陀时代,有一个人打算在这一天完成很多善行,却有九件坏事落在了他身上。于是佛陀告诫,将来每年的这一天最好不要打算行很多善业。

然而,紧继“九凶兆日”之后的二十四小时,即从藏历十一月第七天的中午到第八天的中午,是“十吉兆日”。在佛陀时代,这一天,上面故事中的那个人在继续努力行善时,身上发生了十件美妙好事。于是,这一天被看做极其利于行善业,但是,藏人通常也在此日郊游或娱乐。

星历中还标明了一年中值得注意的两个时间段。第一个时间段称作“视者星之破晓”,根据藏历八月某一类型的时间点计算得到,时间持续七天。在此期间,“视者”之星的光芒照射在一座巨大雕像王冠的宝珠上,使甘露从中流出。这使温泉效能达到最佳,因此,这七天被称为沐浴日,藏人到温泉进行理疗。

另一个时间段称为“毒猪日”。这一段时间同样持续七天,根据藏历五月另一类型的时间点计算得到。这段时间里,由于雨水中含有杂质,水变得有毒。在此期间采摘的任何草药都含毒性。同样,温泉也有害健康,人人避免入浴。

根据源自汉地的五行算体系,尽管在我们的一生中有很多困顿时期,但“本命年”是所有藏人都存心关注的主要一个困顿时期。“本命年”是我们出生时所在的生肖年重复的时候。因此,如果我们出生在鼠年,那么此后的每一个鼠年就是我们的本命年。本命年每十二年一次。如前所述,根据藏人的计龄法,我们在第一个本命年时就一岁了,到第二个本命年就十三岁了。

藏人中流行的占星术
时间占星术查验每天各时段的吉利与否。它是从西藏星历中演绎出来的重要占星特色。时间占星术在藏人生活中作用相当重要。它包括包罗阅历特征的前两个,即太阴周和月亮在星座中的位置。

二十八个月星座中的每一个、太阴周七天中的每一天、以及天体都与四大元素中的一个相联系。四大元素是印度五大元素中的地、水、火、风。某一特定日期与月亮联系的相续星座的元素与当时太阴周日的元素相配。元素间相配有十种可能,每一种都有自己的解读。据此,我们就可以决定一定的行为在那一时刻最好去做还是不做。

这是十小配体系。例如,如果在坐禅收尾阶段做煨桑,选择一个处在双火阶段的时间最好,这将增强火势,而不是选择一个水 – 火阶段,因为水将浇熄火焰。

藏人中,占星师最常碰到的个人占星是出生、婚姻和死亡。筹算个人占星时涉及白算和黑算两方面内容。藏人尤其感兴趣的是孩子的预期寿命问题。如果孩子短命,将意味着命运多舛,因此就会做占星缩举荐各种宗教仪式,并请人雕凿佛像、画制唐卡。

如前所述,婚前将通过比较各种沙盘 – 五行及卦象查看双方是否合宜。星期六是隆盛之日。因此,在婚姻算卦中,星期六被看做是将新娘娶进婆家的最好日子。亲家将向占星师提供大致的结婚日子(周)。占星师根据十小配体系选择这周内最吉祥的一天及具体时间。如果算得星期六是最佳日期,通常这天举行婚礼。如果星期六不吉利,那么就选择距离星期六最近的一个吉日,尽管占星师会建议新娘在星期六之前进婆家。

当一个人去世时,藏人几乎都会去向占星师讨教。根据死亡的时间,根据源自汉式五行体系,推算什么时间、向什么方位从(供人凭吊的)灵床上移动尸体并运到土葬或者火葬的地方。具体的土葬或者火葬时间不做推算,也不涉及十小配体系推算吉凶日的问题。给死者、尤其是由恶灵导致的亡灵举行何种仪式尤其要由占星师决定。

搬家、商店开业、商业投机时,藏人通常也向占星师询问吉日。在西藏,后者指商队什么时候出发;在印度,则指何时离家远行到印度各大城市走街串巷销售成衣(线衣和衣服)。这是流亡藏人最寻常的生计方式。

另一个通常会择吉日的行事涉及转世喇嘛坐床、转世喇嘛向所在寺院施供并开始学习、某家将孩子送入寺院或尼姑庵、新格西完成宗教学业及考试并向所在寺院施供。另外,藏人有孩子出生约一年后剃胎发的习俗。藏人认为剃胎发必须要在吉日施行,否则孩子以后容易长疮或受伤。

藏医师也咨询藏医占星以决定一周中最好的时间为病人进行特殊医疗如针灸或金针刺疗,选择生肖所决定的病人的生命力和生命精神时间,避免其死亡时间。

给一位喇嘛举行祈寿仪式的时间是在他生命力和生命精神日的早晨。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出生在一个土猪年。因为他的生命精神日是星期三,很多喇嘛因为吉祥的缘故在每周的这一天开始授课。在因救助病患者而举行仪式时,也会选择他(她)的生命精神日举行。

还有一件藏人经常咨询占星师的是他们当年生意是否兴隆。占星师根据“起咒”体系中的图式进行预言。卜问者必须郑重其事地提交问题,占星师根据提问时句子中的词数和提问时房间里的人数作出推算。

佛教之于占星术
对群体和个人而言,诸多变量影响对时间或某一特定时间的解读。并非所有变量的重要性都是均等的。其中一些变量会支配一种情形或其他的变量共同影响其他时刻。因此,如果可以在第九、第十九、第二十九日出行、或者在满月日可以进行时轮金刚加持仪式,其它不利因素的影响对此并不至关紧要。

该体系的目的并不针对迷信的残疾人,而是给平民提供天气预报之类。如果大体知道某一天可能不好,我们就可以通过仪式采取一些防御性措施、谨慎行事、如此等等,以此来克服或避免障难。这如同一个人听到可能下雨就带上了雨伞。

佛教没有将占星术看作是来自与个人思维体系无涉、作为孤立存在实体的天体之影响,而是对我们此前的业力或感性行为结果的反映。实际上,个人占星如同一张解读我们业力诸方面的地图。我们前世的感性行为的总体结果之一就是我们从中出生的天文和占星结构中的业缘态势。因此,天文信息可以就源于我们前世感性行为之结果提供线索,除非我们采取预防措施改变态势。因此,天文信息有助于我们处理困境。同样,星历表明了一大群个体业已造就以及将要行事之总体结果。

佛教世界观中没有宿命论。当前的状况出自因缘和条件。如果我们能够正确的面对该状况并作出解读,我们可以如此行事 – 为裨益我们自身和他人,甚至在此生创造出可以作出改善的因缘和态势。这并不是说要向天体诸神做仪式和祭祀,从而取悦他们、避免受其伤害,而是要通过修正我们自身的态度和行为。

在寻常的层面,有时候建议为了增寿需要为某一本尊造像或画像,这看起来像是为了取悦该本尊。这是一种文盲的错误想法。造像或画像的做法最有成效,但如果其心态出于害怕或自私,效果则最差。旨在裨益他人的特定禅定修持对增寿、养生及改善物质条件更有成效。

《克里希那穆提传》第二章

《克里希那穆提传》

作者:普普尔

第2章 通神学会和它的玄学体系

海伦娜.彼得罗夫娜.勃拉瓦茨基夫人,生于1831年,死于1891年。从任何角度来看,她都是一名不寻常的女人。她的眼通能力,她那对具有催眠力的双眼和那总是引人争议的性格,使她在1879年登上了印度的舞台。她出生在俄国,却声称自己在西藏住过多年,和玄学体系的“净光兄弟”之类的指导灵有密切接触。她从她的上师那里学到了许多藏密的教诲。1873年她人在欧洲,指导灵要她去找一位名叫亨利.史迪尔.奥尔科特的陆军上校,他是一位美国的通灵研究者。她遵照指示到美国和奥尔科特上校相会。1875年通神学会的构想成形,于是他们一起结伴四处旅行。首先到孟买,接着到锡兰接受佛教徒的皈依仪式,最后再转到马德拉斯。1882年,通神学会的总部就在马德拉斯的阿迪亚尔成立。
根据人类的指导灵(也就是“伟大的净光兄弟”)的教诲,通神学会建立了自己的组织。其主旨为学习古老的智慧,探索宇宙的奥秘和人类的潜能。依照印度教和佛教的传统经典,尤其是藏密的经典和教诲,通神学会汲取了其中的玄学体系而自成一格。
这个体系中最高的指导灵叫做桑拿特.库玛尔(sanat-kumara),印度的密教、《薄伽梵歌》以及早期的炼金术,都提到过他。他是一位十六岁的青年,永远不会老化,已经从过去、现在和未来之中解脱。他被通神学会视为娑婆世界的主宰,库玛尔之下才是佛陀。佛陀之下还有三位掌管太阳系宇宙法则的主宰。一位是未来将会成佛的弥勒菩萨;一位是在任何印度教或佛教经典里都找不到的马哈可汗;另一位则是《吠陀经》提到的人类父神摩奴。他们分别象征慈悲、智慧和双手的技艺。在他们之下还有各种指导灵,将来都有进化成菩萨和马哈可汗的可能。库特忽米是其中之一的指导灵,他化身成克什米尔的贵族,而另一位指导灵摩尔亚则化身成拉吉普特的王子。通神学会所有的事务都由这两位指导灵带领,门徒必须接受他们的亲自启蒙才能证入不同阶段的果位。
19世纪将要结束时,玄学圈子开始传出弥赛亚或世界导师即将再来的消息。勃拉瓦茨基夫人在1891年去世之前已经宣布,通神学会成立的真正目的就是要为再来的世界导师铺路。
1889年,安妮.贝赞特(生于1847年,死于1933年)读到勃拉瓦茨基的《秘密教诲》这本书,不久之后,她就和这名通神学会的创始人结识了。贝赞特夫人一直都是叛逆分子,自由的思考者,一位坚持自己理想的斗士。她善于雄辩而又有奉献精神,因此她具有非常高层次的组织能力。她是一位热情的改革者,长期致力于思想自由、女权运动、工会制度、费边社会主义以及节育的推动。勃拉瓦茨基的著作却完全改变了她。她把自己无穷的精力从唯物论和无神论转向玄学和神圣的使命。她宣布加入通神学会时,她的朋友和仰慕者,譬如萧伯纳、韦伯夫妇以及查尔斯.布雷德洛等人,全都为之愕然。她很快地远离过去的伙伴,她知道自己所扮演的新角色可能引起仰慕者的嘲讽,因此写下了这段感言:
此刻就像我的人生其他阶段一样,我仍然无法以谎言换取平安。不管这篇说辞令人满意或不令人满意,会带来赞美或是责难,在那个紧迫的召唤之下我必须说出实情。对真理的忠贞不二使我必须保持不受玷污,不受友情和人际关系的束缚。真理也许引领我进入一片荒芜,即使如此我也必须追随。她可能剥夺我所有的爱,我还是必须追随她。即使她杀掉我,我仍然信任她。我的坟上不需要任何墓志铭,只需要这句:“她一直都在追求真理。”
1893年她四十六岁的时候,决定把自己的后半生奉献给印度。
她察觉印度人对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精神文明已经缺乏兴趣,而恢复这些就是她在世上的任务。她首次的演说便指明了这一点:
“如果宗教在这块土地上消失了,这个世界就不再有宗教的存在。印度的手中握有照亮那些在迷雾和风雨中失落的唯物主义者的圣火。如果这圣火从她的手中掉落,它的火焰就会被那些渴求世俗财物的人践踏。印度如果丧失了她的精神文明,也就丧失了她的未来。如同希腊与罗马,她必定陷入黑暗。”
于是安妮.贝赞特开始研究印度经书,学习梵文,不断和这块土地上的宗教领袖们进行讨论。许许多多的知识分子和年轻的求道者在她热情的激励下,都参加了通神学会。有一位十二岁的年轻男孩名叫贾瓦哈拉尔.尼赫鲁,每次都全神贯注地聆听她那深具说服力的演说,他是受到老师费南达.布鲁克斯(一位通神学会会员)的鼓励,才去听安妮.贝赞特演说的。
受到这些教诲和安妮.贝赞特演说的吸引,他要求父亲莫提拉尔.尼赫鲁(主张民族主义的当红律师,后来组织了国大党)允许他加入通神学会。莫提拉尔.尼赫鲁听到儿子的要求居然笑了,原来他自己就是勃拉瓦茨基夫人时代的通神学会会员。得到父亲的许可,十三岁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便成了贝赞特夫人亲自启蒙的会员。后来他去参加瓦拉纳西的一次会议,在那里遇见满面白髯的奥尔科特上校。不久他便离开印度赴英国哈罗求学,通神学会也就被他淡忘了。和学会接触的三年中,安妮.贝赞特想必留给了他不可磨灭的印象,日后他才会公开表示自己的仰慕之情。
1907年,奥尔科特上校去世,安妮.贝赞特晋升为通神学会的国际主席。这个事件引发了学会内部的阴谋和分裂。贝赞特夫人上任不久就和查尔斯.卫布斯特.赖德拜特紧密接触。赖德拜特生于1847年,死于1934年,是位具有眼通能力的异人,曾经当过圣公会的牧师。多年之前因为盛传他和学会的年轻男孩有同性恋关系而被赶出了学会。贝赞特夫人完全清楚他的通灵能力,因此拒绝赶他出会。她当选主席之后立刻重新肯定了他。赖德拜特在通神学会很快便升为高级导师。
拿南尼亚在1908年退休,一个月一百二十五卢比的退休金根本无法养活他的家,除了儿子之外,他还要照顾妹妹和外甥。他早在1882年就加入了通神学会,于是他写了一封信给贝赞特夫人,希望能在阿迪亚尔总部谋得一个职位。起初她拒绝了他,因为他的家庭重担可能破坏学会的宁静与平安。但是拿南尼亚坚持要这份工作,不久他就在秘授部门做起助理秘书的工作。他在阿迪亚尔总部的外头找了一个小房子,他的妹妹也前来帮他料理家务。
克里希那和尼亚每天必须走路到麦拉波尔上学,克里希那的恍惚和迷糊时常遭受严重的处罚,他的老师认为他是个半疯。但是克里希那穆提的姑姑却非常喜爱这个梦眼迷离而又脱俗的孩子,她发觉他很有智慧,于是称他为“多罗那恰利”,象征他具有多罗那上师的智慧。
两个男孩时常去阿迪亚尔海滩游泳,赖德拜特就是在那里发掘他们的。1899年,贝赞特夫人已经开始宣讲“菩萨化身”的主题。1908年当她像旋风一般席卷美国时,更是马不停蹄地宣讲世界导师即将再来的消息。一连好几天赖德拜特都在观察克里希那穆提,他愈来愈发现这个男孩的灵光不同凡响,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自私色彩。
有一天晚上赖德拜特游完泳回房,突然告诉玄学助理厄奈斯特.伍德,那名具有不凡灵光的男孩就是克里希那穆提。伍德十分惊讶,他早已认识这两名男孩,但克里希那穆提绝非他心目中的聪慧之辈。赖德拜特却坚信克里希那穆提终有一天会成为伟大的灵性导师和演说家。伍德问他:“有多伟大?像贝赞特夫人一样伟大吗?”赖德拜特回答:“伟大多了。”
克里希那穆提在他的自传里曾经提到,赖德拜特可能是他这一生第一次结识的白种人。
当初搬到阿迪亚尔时,我们的家就在新印刷厂的旁边,每天我们都要走路去麦拉波尔中学上课,每天早晚我们还要做家庭作业。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开始和附近的男孩到海边玩耍。1909年我结识了赖德拜特,他是我的好友,也是我的兄长,那次相遇十分轻松。
我记得赖德拜特正和范马南先生准备下水游泳,我不记得当时和他有任何交谈,主要是因为我完全不懂英文。那次之后我们便时常碰面,有时他邀请我们到他家,或者应该称之为他的小木屋。他当时住的是那种建在水上的木造平房。
我第一次进入他的房间心里非常害怕,因为大部分的印度男孩都很怕欧洲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恐惧。其中也许有一个原因,我记得小的时候有许多政治上的煽动,这些谣言大概助长了我们的想象力。我必须承认那些在印度的欧洲人对我们确实不太友善,我曾经看到很多残暴的行为,到今天都令我们感到难堪。我希望那些在印度的英国人能够了解,印度男孩对他们的国家有很深的爱,就像英国人爱他们自己的国家一样。任何一种无心的侮辱都会带来很深的伤害。
当我们发现这位英国人是那么不同时,我们都感到很惊讶,不久我们就和赖德拜特先生变成好朋友了。他时常帮我们做功课。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位名叫克拉克的年轻工程师来到阿迪亚尔,我和尼亚在大人的安排之下离开了学校,转由赖德拜特先生和克拉克先生在阿迪亚尔教我们念书。我们很快就有了显著的进步,这是以前从来没有的现象。
生活变得非常有规律,我们每天清晨到赖德拜特的木屋中读书,一直到早餐时刻才暂停。我们回家吃完早饭再回到他那里去。下午我们打网球或到海边游泳。我的父亲对于我们的进步非常开心。8月14日大家做了决定,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必上学了。
当赖德拜特注意到克里希那穆提的那段时期,赖氏正在进行“前世追溯”的眼通实验,不久他就开始探测克里希那穆提的转世记录,这些对于克里希那过去世的侵扰,后来集成一篇文章,取名为《阿尔库俄涅的多次转生》。阿尔库俄涅是昴宿星中最明亮的一颗星。调查显示克里希那拥有光辉灿烂的过去世,他曾经是佛陀的弟子,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转世,才培育出了他的慈悲和智慧。
克里希那和尼亚起初被发掘时,按照南印度的习俗,他们把额前的头发剃除,克里希那的头发甚至长到膝盖,他的身体羸弱不堪,而且营养不良。不久,兄弟俩就开始在阿迪亚尔读书学习。起初,他们还保留种姓制度对食物的规矩,逐渐地,赖德拜特愈来愈不耐烦,他决定断绝拿南尼亚对这两个孩子的影响,两个孩子也因此感到轻松许多。不久,拿南尼亚开始制造各种问题,赖德拜特立刻写信给贝赞特夫人,描述拿南尼亚在无形黑暗力量的影响之下已经有点神经失常。就在那段时期,赖德拜特突然接到指导灵库特忽米的指示,信息如下:
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处在地狱中;你要让他们尝一点天堂的滋味。我要他们享受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待遇,我要他们完全处在爱、快乐、信心和规律之中,并且要保持身体的绝对整洁和心智的纯净,这样才能去除过去累积的敌意、不幸、污秽、缺乏规律、大意和卑劣。你要尽全力保护他们,在你和安妮的灵光下他们才可以不受邪恶和淫欲的影响。我要你教化他们,教他们使用叉子、汤匙,清理指甲和牙齿,让他们学会自在地坐椅子,而不是蹲在地上,在床上睡觉,而不是像狗一样地缩在一角。
这是一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一位深具智慧的指导灵,同时也是克什米尔的婆罗门贵族,怎么可能充满着殖民地统治者的语气和维多利亚式的偏见。这封信里有着过于明显的鄙视。那时南印度的男女和小孩,不论贫富都习惯在地上铺一块席子来坐息。这种方式充满着大家庭的温暖和归属感,是西方所罕见的。
另外一点更令人难以置信,这对兄弟的生活习惯怎么可能污秽不净。身为婆罗门贵族,他们每天必须洗许多次澡,洗澡之前还要洗香油浴。每天都要用一根尼姆树枝清理牙齿,这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好的消毒方法了。天天洗衣服也是每个家庭必须做的杂务。20世纪的上半叶,印度人在英国统治者的眼里只不过是这块土地上不可或缺的景致罢了,英国人和印度人之间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而绝不鼓励深交。这种倨傲的态度阻止了大部分关系的进展,就在这种环境之下,身为婆罗门而实则阶级很低的小克里希那,居然被一名英国通灵人在惊鸿一瞥的灵视中鉴定为一位伟人,后来竟然成为弥勒菩萨化身的工具,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克里希那和尼亚从狭窄的家中被接到通神学会总部的宽宅大院。他们很快就被这位留着长须、看起来很庄严的白种人赖德拜特接管。他说的都是一些神秘事迹,那些有关指导灵和门徒以及轮回转世的故事。克里希那超级敏感的神经系统和觉察力在别人高度的期许之中上紧了发条。处在那种情况里,也许他真的触摸到无意识里的一些宝藏,而他的婆罗门背景和他接触过的宗教肖像也为通神学会的意象提供了更多的扭曲。各种神秘的念相和影像充斥着阿迪亚尔总部,再加上玄学体系的真相和各种幻象,更加深了这位生手的幻觉。
因为小时候在充满虔诚信仰的母亲家中见过师利.克里希那的神像,于是现在他就看到了指导灵、佛陀,和那位面带微笑如阳光一般的通神学会的本尊桑拿特.库玛尔。如果说这份神力确实存在的话,赖德拜特自然会坚持找一名婆罗门贵族作为他们的工具。因为这个工具天生具足敏感度,一向保持素食和整洁的习惯,几世纪以来不断追求未知的领域;它的细致、耐力、透视心物的观察力以及承受巨大无形力量的能耐,都使它绝对有资格成为神圣的工具。
有一件事很讽刺,克里希那和尼亚被通神学会吸收以后,他们就想尽办法要把这两个孩子的印度味完全去除。可以确定的是,克里希那的监护人坚持要他和他的弟弟说英语,因此他们过去所熟悉的泰卢固土话不久就忘光了。童年学的《吠陀经》和一些赞美诗也全被灭迹。他们的头发被理成中分直发,他们学着说英语,用汤匙和刀叉吃饭,吃饭时两个手肘还要紧靠身体;他们学会穿西装,裤线要烫得笔挺,鞋子要擦到发亮为止,连洗澡都是英国式的。在赖德拜特的进化论里,英国绅士就是人类发展的顶峰,因此这两个男孩必须成为英国绅士。
所幸这些外在的虚饰和管教都没有在克里希那穆提那个休止的、无法玷污的心智上留下任何痕迹。也许这些做法是对的,因为这位注定要成为世界导师、必须行遍世界每个角落的男孩,确实有必要从出生地的限制中释放出来。为了完成他的使命,不能有任何疆界的束缚。
依照吉拿拉迦达沙这位后来成为通神学会主席的友人所述,克里希那的受训过程极为严格划一,吃饭、读书和游戏都有绝对的时限,为的是要培养这两个孩子对于时间及各种情况的敏感度。骑脚踏车不是为了好玩,而是要学习独立自主以及对于疲劳的抵抗力。某次他们被迫骑脚踏车到琴吉尔派特再骑回总部,一共六十四英里路。为了消除他们的恐惧,赖德拜特还时常读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给他们听。
七十五年以后,克里希那穆提才和我们提起他小时候与赖德拜特的关系。他说:“那个男孩总是说,‘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他有一种奉献、服从的本质。他迷糊而不明确,好像对所有发生的事都不在乎。就像一个破了很多洞的容器,什么东西放进去都会掉出来,一样也不剩。”他们称他为工具,他也毫不质疑地接受了。他的心中没有抗拒,没有怀疑,也没有质问。克里希那穆提又提到这个孩子的通灵能力。“他能够透视密封的信,也能读别人的心念,更能看到小精灵。但是他完全不认为这些超感能力有什么重要,对他来说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事。”
根据指导灵的指示,贝赞特夫人和赖德拜特必须花两年的时间保护克里希那穆提的身体,将来它才能胜任弥勒尊者的化身。他们尽了一切力量做到这一点。克里希那吉事后提到,虽然赖德拜特和其他人掌握了克里希那穆提外在的发展,他们却没有干涉这个男孩的精神状态,也没有塑造他的思想,因为他们认为:“尊者会准备好一切。”
赖德拜特时常对克里希那穆提感到不耐烦,这个男孩的糊涂令他恼怒,尤其是张着嘴呆立一旁的习惯。有一次,他狠狠地在克里希那的下巴揍了一拳,强迫他把嘴闭起来。克里希那吉后来谈到过,这个暴力的举动完全破坏了他和赖德拜特的关系。
在贝赞特夫人回到印度以前,克里希那就开始由指导灵接管监护了。1909年11月贝赞特夫人抵达马德拉斯,她看见赖德拜特身旁有一个大眼睛的男孩热切而又带点害羞地走上前来,在她的脖子上套了一个花环,赖德拜特告诉她:“这就是我们的克里希那。”
随着她的到来,这个男孩的身旁渐渐筑起一道保护的围墙。她特别拣选一群男孩和他一同游戏,没有人可以坐他的椅子或动用他的网球拍。他的每一个行动都被严密地监护着。
为了确保不让拿南尼亚干涉整个训练过程,通神学会很快就接到指导灵交代下来的信息,指示两个男孩应该尽量少去他父亲家。贝赞特夫人不久就说服这位父亲将两个男孩的监护权转交给她。不久,两个孩子便再也不去拿南尼亚的住所了。
贝赞特夫人在阿迪亚尔时每天都和克里希那碰面,这段期间,他们那份奠基于爱和无限信赖的关系就此播下美好的种子。贝赞特夫人还没有回到印度的前几个月,赖德拜特声称每天晚上都带克里希那神游天界,接受指导灵的启示。这个男孩在赖德拜特的观点以及玄学圈子流行的术语中,进入了通神学会的神秘生涯。神祠以及秘授部门的静坐大厅供奉着指导灵和大师们的肖像,这些脸孔和名称都被克里希那吸收,逐渐与他每天的生活结为一体。1909年11月27日,贝赞特夫人初次和克里希那相遇,12月5日克里希那已经进入通神学会的秘授部门。
她不久便离开阿迪亚尔赶赴瓦拉纳西。

日月精摩尼手眼咒

日精观自在菩萨

文章来自网络

日精摩尼手眼咒

Om  vajra  dharma   āditya     jvalani  cakṣu svaha
Om 瓦吉ra  达尔马  阿弟跌亚  吉瓦拉尼 佳克书  梭哈
om   金刚      法            日         光明         眼       圆满

《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祕密法经》:若人欲眼暗求光明者。可修日摩尼法。

其日精观自在菩萨像。相好庄严如上說。唯左手拳上持火頗胝(此云日精也),右手当心仰掌。画像竟。其印相举定手。作受日轮勢。观我眼中有ma .t字(右ma,左t)
若欲得天眼者。观自眉间有一目。诵真言曰。

(八)唵 嚩日羅(二合)達摩(一)阿你地耶(日)入嚩(二合)羅(光明)你乞芻(二合眼也)娑嚩訶

《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经》:「佛告阿难,…若为眼阇无光明者,当于日精摩尼手。

经典记载:「劫初时人有身光明,飞行自在,渐及末贪食故失光,虽有眼目不见物。尔时观音作日天子照诸暗,行者向日作礼,想观自在相好,如法诵大悲咒,除诸暗。」可知,若观想观自在菩萨之相,如法诵持大悲咒,能得视力好如摩尼珠,照见一切细物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无垢清净光,慧日破诸闇,能伏灾风火,普明照世间。日精摩尼,可破除黑暗,带来光明,催伏灾难,熄灭风火,无垢净光,普照世间。

月精观自在菩萨

月精摩尼手眼咒

oṃ  vajra  dharma cāndrāya  sarva dāha praśame svāhā
om 瓦吉ra  达尔马   禅德ra亚  萨尔瓦  达哈  pra夏美   梭哈
om  金刚        法            月       一切      热       消除      圆满

《千光眼观自在菩萨祕密法经》:若欲消除一切热恼者。应修月摩尼法。其月精观自在像。相好庄严如上所说。唯右手拳持水颇胝。左手舒五指作摩身势。画像已。其印相如像手印。真言曰:

(九)唵嚩曰罗(二合)达摩(一)战陀耶(月)萨嚩(二引)娜(引)贺钵罗(二合)舍弭(除一切热恼)娑嚩(二合)贺

《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经》:”若为热毒病求清凉者,当于月精摩尼手。“这与《华严经》的 “菩萨清凉月,常游毕竟空,众生心垢净,菩提影现中。“ 互为注脚。

不空三藏阿阇黎,亦曾密传除热毒法,其法将月宫绘于扇面,扇热毒病人,则可清凉痊愈。

日月精摩尼

摩尼,梵语 mani。巴利语译作宝珠。摩尼有消除灾难、疾病及澄清浊水、改变水色之德。有诸种摩尼。

《大毘婆沙论》卷一○二载,摩尼宝有光明摩尼、清水摩尼、方等摩尼、无价摩尼、如意摩尼等五种。《华严经》、《大方等大集经》等亦皆载有诸摩尼之名。

千手观音,其众多妙容和所持物,均各有深义,持摩尼宝,表示能利益、富饶、照耀。持柳技、甘露瓶,表示医治患苦。其他或表示满愿、安乐、无碍、官位、眷属等等。

千手观音四十二手眼之中,第八右手即持日精摩尼,第九左手则持月精摩尼。

日天子宫殿为火精珠构成,能热能照。月天子宫殿为水精珠构成,能凉能照。

《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经》中有两次提及日光菩萨与月光菩萨,共同成就悲智之德,偕诸咒仙,为大悲咒行者效验,并发愿说咒护持。

《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经》:盲者之眼,触此(日精摩尼)珠,则其眼得开而见光。月精摩尼,则可除人热恼,而予清凉

三光天子

指日天子、月天子、星天子三者。《法華經文句》卷二,名月等三天子,乃帝釋天之內臣,如同卿相。

《法華經玄贊》卷二,三光即指寶光、名月、普香三者。

觀世音,名寶意,為日天子,即寶光。

大勢至,名寶吉祥,為月天子,即名月。

虛空藏,名寶光,為星天子,即普香。

此係將日月星,配以法華經之三天子,然梵文本法華經於相應經文之處,同時列舉出月天子(Candra deva-putra)、日天子(Sūrya deva-putra)、普香天子(Samantagandha deva-putra)、寶光天子(Ratnaprabha deva-putra)、光明天子(Avabhāsaprabha deva-putra)等五天子之名。

日月天

日天,梵名 Aditya。音译:阿地爹亚。也称为宝意天子、宝光天子,佛教护法之一,为天界天人。在印度教,将「创造力」神格化,称为日天。后为太阳神(梵 Sūrya,音译苏利亚)之别称。大乘佛教传说他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之一。传入密教后,成为十二天,二十诸天与二十四诸天之一的护法神。是大日如来为利益众生之故,住于佛日三昧,随缘出现于世,破诸黑暗,菩提心自然开显,犹如阳光普照众生,故称为日天。在胎藏界曼荼罗,外金刚部院,作天人形,二手皆持莲花,右手所持莲花之上有日轮,日轮中常有一乌鸦。乘五赤马车。有佳亚(梵 Jayā)、微佳亚(梵 Vijaya)二妃。摩利支天是他的部属。日天子居住在天界的日宫之中,居住在此地的天人,皆称为日天,日天子为日天中的主宰。

日天心咒

om  aditya  svaha
om 阿地跌亚 梭哈

om sūryaye svaha
om 苏里亚耶  梭哈

月天(梵语:Cāndra),又译作禅达罗,即月天子,也称作月宫天子、宝吉祥天子,佛教护法之一,为天界天人。婆罗门教将月神格化,称为苏摩(Soma)、苏摩提婆或苏摩天(Soma-deva),后被佛教所吸收,大乘佛教传说他是大势至菩萨或月光菩萨的化身之一。在汉传佛教中,月天也被奉为十二天,二十诸天与二十四诸天之一的护法神,而祂的神像通常被摆在寺庙的大雄殿里。形象不定,乘鹅背之上或白鹅车,手持莲华或杖,杖上有半月之形,主管月。

月天心咒

om  cāndraye svaha
om   禅德ra耶    梭哈

在摩利支天修法中,有白天对日,夜晚对月的修法,因日月天皆为摩利支天菩萨的护法眷属。经典记载,念日天咒可增加智慧、阳光和活力。念月天咒可以深入禅定、宁静、清凉、长寿。

月代表夜间的生机,喻为白净菩提心,藉之观修,能出生一切的本尊法相,渐次而成就智慧与慈悲。

《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云:若欲日天月天看护者。面向日天月天。加持轮索。旋掷。其日月天而为护故。又云:面向日天一诵莲华顶陀罗尼真言。一呼日天者。日天祐护。

《广大宝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卷》:以胡椒对日。日东方时诵咒满八千遍。一咒一烧。其人常得诸天拥护恒为利益。

宇妥秘密身祈请文

宇妥秘密身祈请文
藏音:Gang Ku Sang Chen Ma
英文:The One of Secret Form
宇妥心子~桑通耶喜尊 著。 Writen by Sumtön Yeshe Zung。
灵感湖 英译中 于2021年四月。

礼敬上师。 NA MO GU RU。Homage to the Guru。

谁之无上秘密身, GANG GI KU YI SANG CHEN CHOK,Whose supreme secret body,
遍及存在之极乐, NGÖ PO KÜN KHYAP DEWA CHE, Is the nature of great bliss that pervades all existence,
空性金刚界盈满, NAM KÜN CHOK DEN DOR JE YING, In all ways supremely endowed with the vajra realm,
礼敬宇妥无比身。 TSUNG DREL GU NE KUR CHAK TSEL。 To  Yuthok’s incomparable form, we prostrate。

谁之无上秘密语, GANG GI SUNG GI SANG CHEN CHOK,He who’s supreme secret speech,
渗透诸音无毁质, DRA DRAK KÜN KHYAP ZHOM DRELWA, Is the indestructible quality that pervades all sound,
八万四千法吼音, GYE TRI ZHI TONG CHÖ DRA DROK, Roaring the sound of the 84,000 dharmas,
礼敬宇妥无比语。 TSUNG DREL GU NE SUNG CHAK TSEL。 To  Yuthok’s incomparable speech, we prostrate。

谁之无上秘密意, GANG GI TUK KYI SANG CHEN CHOK,He whose supreme secret mind,
无整大乐之本质, TRÖ PA KÜN DREL DEWA CHE,Is unconditioned great bliss,
安住圆满智慧藏, SHE RAP PA RÖL CHIN LA NE,Dwelling in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
礼敬宇妥无比意。 TSUNG DREL GU NE TUK CHAK TSEL。 To Yuthok’s incomparable mind we prostrate。

堪称诸佛中之最, GYELWA KÜN KYANG DREN PA KHYE, You who are even the leader of all the buddhas,
除您再无皈依处, KHYE LE ZHEN PE KYOP PA NI, There is no refuge other than you,
为利有情众生故, DROWA KÜN LE GANG MA CHI, For all sentient beings,
虔诚身心我皈依。 DE CHIR KHYE LA KYAP SU CHI。 Because of this, in you I take refuge。

未闻尊名之众生, JI PE KHYE TSEN MA TÖ PAR, Immature beings who haven’t heard your name,
虽闻尊名不受教, TÖ KYANG GÜ PAR MI TEN PAR, Or  they are able to hear your name but cannot be taught,
祈以慈爱与大悲, DE LE NYING JE ZHEN ME PE, For them, there is only compassion,
引领无明有情众。 TSE WE KHYE KYI JE SU ZUNG。 Lead them with your loving kindness。

听闻尊名并皈依, KHYE KYI TSEN TÖ KYAP SONG WE, Through hearing your name and taking refuge in you,
脱离无怙轮回海, DE NI NAM YANG SI TSOR MIN, They will no longer be in the ocean of samsara,
眼泪满盈感念至, DE CHIR MIK CHU YO ZHIN DU, Because of this, with eyes filled with tears,
三时衷心祈请汝。 NYING NE DÜ KÜN SÖL WA DEP。 I pray to you at all times from my heart。

诸佛无量胜坛城, RAP JAM GYEL WE KYIL KHOR CHOK, Infinite supreme mandalas of the buddhas,
与尊胜身皆一昧, SANG CHEN KHYE KUR RO CHIK PE, Are one taste to your supreme body,
今日此刻实相中, DE RING KHO NAR NGÖN SUM DU, Today, right now and in actuality,
愿诸众生皆臻得。 KHA KHYAP DRO WE TOP PAR SHOK。 May all sentient beings pervading space attain this。

愿吉祥增上! ITHA. SARVA MANGALAM! May auspiciousness increase!

《克里希那穆提传》第一章

《克里希那穆提传》

作者:普普尔

雕塑般的岩石在烈日下闪闪发亮,这些世界上最古老的岩石,孕育了南印度安得拉邦奇图尔县的默德讷伯莱村庄。从蒂鲁伯蒂的圣景穿过瑞希山谷一直到阿嫩德布尔,一路遍布着卵石覆盖的山丘,其中散布着一些零星的溪谷。这里的雨量很少,人口稀疏。酸果树和金钱树提供了庇荫和各种灿烂的色彩。这是一片圣地,多少世纪以来,圣人和神秘主义者都在此教化众生,他们的躯体也葬在这里,用来净化土壤。
1895年5月12日午夜过三十分,这片土地上诞生了桑吉瓦玛的第八个儿子吉杜.克里希那穆提。桑吉瓦玛的先生吉杜.拿南尼亚是一名公务员。
吉杜.克里希那穆提的祖先是瓦南兰督的下等婆罗门,他们最初来自安得拉邦沿海的吉杜村庄,那里的土地非常肥沃。克里希那穆提的祖父古鲁穆提也是一名公务员,而他的外祖父拉玛克里希那则是非常著名的学者,精通梵文及《吠陀经》,同时在东印度公司的法律部门占有重要地位。拿南尼亚的房子相当狭小,是一幢通风设备很差的两层楼房。门前有块狭长的空地,直接通往一个小巷子,这块空地旁还有条小河沟。默德讷伯莱是南印度最干旱的地区,拿南尼亚家里的用水,必须从附近的水井汲取,贮存在铜器或瓦罐里。
克里希那穆提是在他母亲做火供的屋子里诞生的,这其中的含义被其他为克里希那穆提写传的人忽略了。对传统的印度教徒而言,不论是住在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或是最南端的康雅库玛利,在都市或在乡下,火供的房间永远是家庭中最神圣的中心地带。庇佑一个家庭的守护神便供奉于此。这个房间通常摆满了鲜花,里面烧着檀香,时常有人在此诵念咒语。人们进入这个房间以前一定要斋戒沐浴,还要换上干净的衣裳。出生、死亡和月事都被视为污秽不净,一个家庭只要有人出生或死亡,全家人都禁止火供,他们必须从当地的寺庙找一名僧侣来执行当天的火供仪式。一个小孩会在这个房间里出生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桑吉瓦玛是拿南尼亚的太太,也是他的表妹。她是一位虔诚而慈悲的女人。她有眼通的能力,时常看到一些异象,也能看到人们的灵光。就像乐师的耳朵能听出自己的乐器是否调好了音,母亲的耳朵也一直在聆听肚里待产婴儿的心跳。这个孩子的诞生必定给了她某些特别的暗示或征兆,她才有勇气冒犯神明。
5月11日的傍晚时分,桑吉瓦玛突然感觉孩子快要出生了,这将是她第八个小孩。她很清楚那些必要的准备工作,于是将火供的房间整理好,以泰卢固语为丈夫唱了几首美妙的歌,接着就在二楼的席子上歇息静待。午夜时分阵痛开始,她将拿南尼亚唤醒,陪她进入已经整理好的火供房间,然后躺在一张席子上待产。当地有一名女子是他们的亲戚,很有接生经验,于是前来帮她生产,拿南尼亚则在屋外守候。桑吉瓦玛的生产过程没有什么痛苦,她一直呻吟着:“拉玛!拉玛!安佳尼亚!”这是神哈奴曼的另一个称谓。5月12日凌晨十二点三十分,那位亲戚开门告诉拿南尼亚说:“头已经出来了。”根据传统,这就是出生最正确的时刻。
小小的房间里点着几盏油灯,在守护神的面前,克里希那穆提吸进了此生的第一口大气。从母亲的子宫这个安全的空间,这名婴儿进入了万象世界。
“孕育于空,在空中诞生。”
库玛拉.斯罗土鲁是当地著名的命相家,第二天一早他就把克里希那穆提的命盘排好了。他告诉拿南尼亚,孩子将来会是一位伟大的人物。命盘非常复杂,显示这孩子在成为伟大的导师之前必有一番磨难。
十一天的修养期中,这名婴儿睡在一个和母亲的子宫非常相似的环境里。他被安置在一个半黑的房内,躺在母亲身边的一个布制摇篮里,时常有人温柔地摇着他。就像所有传统的印度教徒一样,克里希那穆提缓慢地进入了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
出生后的第六天,家人为他举行了命名典礼。作为一个传统家庭中的第八个儿子,不可避免要被取名为克里希那穆提。这个名字象征着印度教主克里希那,因为这位牧牛的神也是家里的第八个儿子。
三年之后,也就是1898年,桑吉瓦玛又生了一个男孩,名叫尼亚南达,“永恒的喜悦”。
克里希那六岁那年,家里为他举行了婆罗门的梵行仪式,代表婆罗门生涯的第一个阶段已经开始。仪式是在卡地利举行的,那里是拿南尼亚的工作所在地。
克里希那的颈上挂着一条手编的丝线,象征吉祥神圣,他的父亲在他耳边诵念盖雅瑞太阳祈祷文。克里希那必须学会持咒的正确音调和手印,以及黎明与日落时分的火供咒语,也必须学会如何斋戒沐浴、如何避免玷污等仪式,还得学会诵念《吠陀经》。
根据拿南尼亚的描述,这是每一个婆罗门男孩要接受世俗教育时必经的仪式,何时举行这项仪式则按照这个孩子的健康和能力来决定,通常是在五岁到七岁之间。克里希那的年龄一到,便选定一天来进行这项仪式,这是家族庆典,亲朋好友都赶来参加晚宴。
所有的人到齐之后,克里希那开始沐浴更衣,接着被领到父亲的面前。拿南尼亚捧出一个装满了米的银盘,桑吉瓦玛握着克里希那右手的食指,在这盘米上写下一个神圣的“”字。它是梵文和所有方言的第一个字母。
拿南尼亚说:“有人取下我的戒指放在这孩子的手上,我的太太握着他的小手,用戒指在盘上以泰卢固文写下同样的‘’字。接着,不用戒指再写了三次‘’字。之后,便请一位职业祭司诵念咒语,祝福这个孩子将来在灵性和学识上具有禀赋。然后我太太和我就带着克里希那,开车到拿拉辛哈斯瓦密寺祈祷,求神保佑他将来事业有成。从那里我们又开车到最近的一所学校,把克里希那交给一位老师,再度举行‘’字仪式。当时有很多学校里的孩子,都聚在那个房间里,我们把祈祷得来的权势福报也回向给那些学生。按照习俗,我们的儿子已经正式开始他的学业。最后我们开车回家,和亲朋好友共聚晚餐。”
克里希那与弟弟尼亚很亲,他们的资质却十分不同。尼亚的智力极高,在他会说话以前,就知道拿小石板和铅笔跟着孩子们去上课了。克里希那穆提的身体则非常虚弱,一次又一次地饱受疟疾之苦。有一段时期他经常抽筋,他的鼻子和嘴也经常流血,所以一整年都无法上学。
克里希那穆提对学校的课业没有多大兴趣,却喜欢花很长的时间观赏云朵、蜜蜂、蚂蚁、各种昆虫以及那一望无际的旷野,他的老师形容他多病而智能不足。他很迷糊,不爱说话,对于世俗的琐事缺乏兴趣,眼睛老是凝视远方,好像在遥望地平线的彼岸,这些都使他的老师误认他是个智障儿童。
克里希那穆提虽然看起来迷糊,他对所有的机械装置却极感兴趣。有一天他没去上学,他的母亲发现他一个人躲在房里,全神贯注地拆着一个时钟,他不肯离开这个房间,也不肯吃饭、喝水,直到把整个时钟拆了,而且了解它是怎么运作之后,才把它恢复原状。
克里希那小时候非常依赖母亲,母亲也似乎知道儿子的特殊本质。1905年桑吉瓦玛去世了,她的死留给克里希那一片茫然与哀伤。多年之后,也就是1943年的夏天,克里希那正在欧洲,突然决定开始写自传,他替这本书定名为《我的五十年人生》。他准备随时加添新鲜的事件,如果能写到1945年,这本书就名正言顺了。不幸,这本传记写完几页便停止了,留下一些简短的手稿,却意外地说明了他早年对于母亲的一些感受。
十八岁的时候,他对童年的记忆仍然十分鲜活,手稿中有一段深刻的描述,是关于母亲死后他又看到母亲的景象。
我童年中最快乐的回忆都和我亲爱的母亲有关,她给了我们所有的爱和关怀,这是印度母亲为人熟知的特色。我不能说我在学校感到特别开心,因为老师不太友善,他们给我的功课对我来说都太难了。我喜欢那些不太激烈的游戏,因为我的身体很弱。1905年母亲去世了,弟弟和我失去了一个最关爱我们的人。父亲因为事业太忙,并不怎么照顾我们。我的生活一直都和普通的印度年轻人一样,直到1908年来到阿迪亚尔为止(其实是1909年的1月)。
我对阿迪亚尔特别感兴趣,因为父亲过去时常到那里参加通神学会的会议,他也时常在我们默德讷伯莱的老家举办小型聚会,讨论神智学。我是从父母那里知道阿迪亚尔的。母亲有个做火供的小房间,她时常在里面礼拜。房间里有一些印度神明的画片,还有一张贝赞特夫人穿印度服盘坐在讲台上的照片,台上有一张老虎皮。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家里,弟弟却总在学校,我时常发高烧,事实上每一天都在发高烧。母亲做火供时,我也跟着进入那个小房间,她时常在仪式后告诉我一些有关贝赞特夫人以及因果轮回的事,她也念些印度经典像《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给我听。我那时只有七八岁,所以听不太懂,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我有感受。
描写我的母亲使我想起某些值得一提的事。她有某种程度的眼通能力,时常看到我两三年前过世的姐姐,她们能够彼此交谈。花园里有一块特别的地方,我姐姐经常在那里出现,她一出现,我母亲就知道她来了。有一次母亲带我到那个地方,问我有没有看到姐姐,我笑母亲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她就叫我再看一次,后来我也看到了。从此以后我就可以随时看到她了。我必须承认我非常害怕,因为我当时亲眼看着她死,看着她的身体被火化。我通常都会躲到母亲的背后,她总是告诉我没什么好怕的。
除了母亲之外,我是家里唯一能看到这类景象的人,但是家里其他的人也都相信有这么一回事。我的母亲能看到别人的灵光,我有时也能看到,我不认为她知道那些颜色代表什么意思。还有类似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得了。我们时常谈到师利.克里希那,我觉得特别被他吸引。有一次,我问我的母亲,为什么他的肖像总是蓝色的,她告诉我,因为他的灵光是蓝的,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我就不明白了。
我的母亲非常慈悲,她对那些穷人家的孩子特别好,时常拿东西给他们吃,每个礼拜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小孩来家里,另外几天他们就到别家去乞食。也有些乞丐从很远的地方到我们家来讨饭,有时还要衣服穿。
没有搬到阿迪亚尔以前,我和弟弟已经念了许多学校,最令我开心的是默德讷伯莱的一所学校。因为我在默德讷伯莱出生,所以我很小就去这所学校上课了。我父亲是政府的公务员,我们时常跟着他调动,搬来搬去,因此学业时常中断。
我母亲死后情况更糟,因为根本没有人照顾我们。我要提一件和我母亲的死有关的事,她死后我还时常看到她。记得有一次,我跟着母亲的形体往楼上走,我伸手要抓她的裙角,等我爬到楼上时她却消失了。直到不久之前我还时常听到母亲跟着我到学校的脚步声,因为我听见那种印度女人手上戴的镯子的声音,所以印象特别深刻。起初我很害怕地回头看,我总是能看到她的衣服和一部分的脸孔,每当我出门时这件事总会发生。

晋美彭措法王在不丹遇到紫玛护法降神

索达吉堪布:

1990年9月16日,法王在根噶秋林宾馆会见了一些当地人。其中一位是不丹僧人,他不懂藏语。

法王给了这位僧人一条哈达,以此缘起,他突然降神了。

当时,他的神态很不寻常,眼睛不停转动,口中嘶嘶作响,身体开始舞动。我们没有任何准备,看到这种情景,感到非常惊讶。

僧人不懂藏语,但是当他降神时,可以用藏语直接与法王交流,口音有点像康巴语与卫藏语混合。紫玛护法谈到了他以前的故事,并特别提到了他在班达霍地的经历。

法王问:“你认识我吗?”

他说:“当然认识。我们许多世都在一起弘法。”

法王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有点悲伤,然后安住了一会儿。

之后,紫玛护法神说:“两天后您去布姆唐(Bumthang)时,请一定要到我的护法殿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面谈。现在我该走了。”

然后僧人昏了过去。过了一会儿,他醒了过来,神态恢复如初。

祈竹仁波切的故事:算命和守护天使

文章来自网络

作者:老林

很多年前,大概1990左右吧,祈竹活佛的悉尼道场许多华人互相都很亲,常常结伴去玩。悉尼有一个周末才开的跳蚤市场叫Paddington,有很多小摊摊。一次,我们一起去了这里。这里一直有一个吉卜赛老女人,看上去大概70岁左右,很落魄的样子(这个跳蚤市场不是所有人都落魄的,既有落魄艺术家类,也有很时尚的原创服装设计师),她每周末都在,但估计连主要摊摊都无法负担,只是在市场边上开一个桌子(我落魄时候也曾经在那里开摊摊一阵子,记忆中开摊比较贵,在边上开桌子可能比较便宜,甚至是不合法、免费的),她的主营项目是看塔罗牌。在那个年代,别说内地,连台湾都还没知道什么是塔罗。我们一行人里,有几个女的嚷着要看,反正很便宜,她们其中一个就去看了。刚刚开始,老婆婆突然说,你背后有一个光头和尚,穿红衣服,他在很不屑地耻笑我,然后就不愿意继续看了,也不收钱。塔罗牌这回事我也粗懂点,如果一定要白痴化解释,可以说,它类似文王卦,不类似梅花易,而和圆光类占卜更完全不沾边。也就是说,看塔罗的时候,是按卦象(纸牌)演绎预算,而不是会有什么灵异事件发生让你看到什么奇怪东西的那种。反正不花钱,我们就八卦了一下走了,大家都在说是师父云云,可是同时也觉得大概也包含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吧。然后,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们去找活佛,提起昨天我们去市场,都还没说到占卜的事,活佛自己打断了我们的话,对我们说,不要找旁门左道搞奇奇怪怪的事情。

故事还没完。大概3、4周后,我们又去那个市场。有一个师妹第一次没去,这次她坚决要试一下。我们说,活佛不喜欢我们这样做,她坚持,说活佛是对你们说的,没有对我说,我没听到。所以,我们在树下吃冰淇淋,她自己去看。那个老婆婆也是开牌开到一半就对她说,几星期前有一个亚洲女孩来,她有一个Guardian Angel,穿红衣服光头的,你和她是一伙的吧?然后,就继续开牌,说了预算。师妹反正也没啥要算的,就是随便问些爱情什么的,老婆婆说了什么她也没在意,后来是不是应验了我们也不知道。

当时老女人的用词是Guardian Angel,很基督教的用词,可是也很贴切,所以我印象特深。

有关Guardian Angel信仰:

大概能翻译为“守护天使”(见光良《童话》歌词)。这是西方古来就有的信仰概念,但在基督教5世纪后更为成型。

“守护天使”信仰,就是说有某位“本尊”,是专门守护你、和你有缘、常常在暗中看护的个人保护神。在某些基督教教派里,譬如罗马天主教里,这个信仰比较重要,譬如说小孩特别注重,有时候在床头会放一尊天使像,并点上蜡烛(虽然概念很接近,但这和圣人信仰并不是一回事),也有特殊的祈祷文:

神的天使,神出于爱而派置来这里给我的亲爱守护者,
请在我身旁日夜照亮我、保护我、指导我,阿门。

净一切眼疾病陀罗尼,清净眼秘密陀罗尼

文章来自网络

净一切眼疾病陀罗尼

tadyathā,  hilī  mīli leki hilī hete huyu huyu huya mane huru huru nuru nuru svāhā.
达地亚他  hi里 米里 类gi hi里 嘿dei 胡有 胡有 胡亚  马nei   胡汝  胡汝   努汝 努汝   梭哈

清净眼秘密陀罗尼

tadyathā, hili mili kili hiheta huyu huyu huyaviti hulu hulu du du du du lu 
达地亚他 hi里 米里 gi里 hi嘿达 胡有  胡有  胡亚尾提 胡鲁 胡鲁 都 都   都 都 鲁

秘密神咒

namo buddhasya bhagavato sidhyantu mantra pada svaha
那摩      布达sia        巴戈瓦do      si典都     曼德ra  巴达   梭哈
礼敬         佛              世尊           令成就       真言     句      圆满

清净眼秘密陀罗尼和秘密神咒 ,亦可一脉连读,诵。

能净一切眼疾病陀罗尼经

开府仪同三司特进试鸿胪卿肃国公食邑三千户赐紫赠司空谥大鉴正号大广智大兴善寺 三藏沙门 不空 奉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迦毘罗卫国。释迦种族聚落。尔时有一释种。住车尼摩迦聚落。于佛净信于法净信于僧净信。归依于佛归依于法归依于僧。不疑于佛不疑于法不疑于僧。尽心于佛尽心于法尽心于僧。决定于等觉胜趣。其人眼所见色相而不得见。

尔时乞晒摩迦释种。忆念如来作如是言。稽首佛世尊智炬陀罗尼能作光明者。归命善逝大悲者。护念摄受我令我眼清净。

尔时世尊,超越世间耳眼。以天耳闻,以天眼见。尔时世尊,告阿难陀言。汝往于释种所。以此陀罗尼明加护,令净其眼。令彼拔济,令彼摄受。令彼长养令彼结界。令彼眼无垢翳,得离疾病。广令流布,四部众苾刍苾刍尼,优婆塞优婆夷,及余有情。真言曰:

怛儞也(二合)他,呬里,弭里,黎枳,呬里,系帝,护庾护庾,护也,么宁,护鲁护鲁,怒鲁怒鲁,娑嚩(二合引)诃。

阿难陀,此陀罗尼明王。眼垢,风垢,黄病,痰病,三集病。我及某甲眼,勿令痛,勿令流泪。

以罗汉实语,禁戒实语。以苦行实语,以诸仙实语。以缘生实语。苦实语,集实语。灭实语,道实语。辟支佛实语。我某甲,愿令眼清净。七佛等觉已说。我释迦牟尼应供正遍知今说。四大天王亦说,天帝释亦说。娑诃世界主梵王亦说。

阿难陀,我不见天世魔世沙门婆罗门趣。持此净眼陀罗尼者。患眼翳瞙浮晕。所谓令眼,天作,龙作。药叉作,罗剎作,罗剎女作。必舍支女作。鸠盘荼作,鸠盘荼女作。起尸鬼作,人厌祷作,梵志厌祷作。无敢违越,无不应効。

具寿阿难陀,汝今受此陀罗尼。将往释种聚落。授与乞晒么迦。传我语令,昼三时,夜三时,诵持此陀罗尼。其阿难陀至彼,授与乞晒么迦。乞晒么迦纔闻此陀罗尼已。其眼脉已净。眼耳得见,离一切诸垢。尔时世尊,说是经已。天人阿修罗干闼婆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说善乐长者经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明教大师臣法贤奉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迦毗罗城。与大众俱。是时有一释种长者。名曰善乐住在本处。而彼长者信重三宝。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唯信佛法僧不复信于诸余外道。唯求佛法僧善解苦集灭道。见真实理获大果报。而当非大即证菩提。时彼长者于所见色忽然不见。

尔时善乐长者遥向世尊作是愿言。我佛世尊大慈大悲。愿施我眼目,施我眼光明,施我眼清净,除我眼昏暗。发是愿已又作是言。我今归依佛归依善逝。

尔时世尊以清净天耳,过于人耳。遥闻彼长者发愿言已。即告尊者阿难言。阿难汝今持我秘密神咒。往彼释种善乐长者处。与作救拔护持,令得寂静安乐。乃至与彼四众,亦作利益安乐故。

尔时世尊为善乐长者等。说此清净眼秘密大神咒曰:怛[寧*也](切身下同)他(引一)呬里弥里企里(二)呬系(引)多(三)忽喻忽喻(四)忽夜(引)尾底(五)忽卢忽卢忽卢(六)讷讷讷讷卢(七)

以此清净眼秘密神咒句力。眼得清净,除去昏暗,除去翳障。乃至除去风毒眼病,黄毒眼病。痰毒眼病,癊毒眼病。无痛,无肿,无恼,无苦,无诸眵泪。如是等病,皆悉消除。复以戒真实力,修行真实力,苦行真实力,秘密神咒真实力,缘生法真实力。苦法真实力,集法真实力。灭法真实力,道法真实力。须陀洹真实力,斯陀含真实力。阿那含真实力,阿罗汉真实力。缘觉真实力,菩萨真实力。佛真实力,法真实力,圣众真实力。以如是等真实力故。眼得清净,除去昏暗,除去翳障。所有风毒眼病,黄毒眼病。痰毒眼病,癊毒眼病。皆不能侵。无痛,无肿,无恼,无苦,无诸眵泪等。

佛告阿难此秘密神咒。是过去六正等正觉同共宣说。所谓尾钵尸如来正等正觉。室弃如来正等正觉。尾说部如来正等正觉。讫啰葛忖陀如来正等正觉。葛那葛牟尼如来正等正觉。迦葉波如来正等正觉。我今第七释迦牟尼如来正等正觉亦如是说。乃至四大天王。谓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多闻天王。及帝释天主娑婆界主大梵天王等。皆亦随喜宣说。

佛告阿难。我未见彼天界梵界,及诸魔界。乃至沙门,婆罗门等界。若有人持诵此秘密大神咒三遍者。有诸病苦而能侵害。所有昏暗,内外翳障等。乃至天所作病,龙所作病。夜叉所作病,阿修罗所作病。迦楼罗所作病,乾闼婆所作病。鸠盘茶所作病,必隶多所作病。富单那所作病,羯吒富单那所作病。毗舍左所作病,罗刹所作病。羯枯陀所作病,[口*大]多拏所作病。星曜所持,乃至中毒。及诸邪咒法等,悉皆消除。又复阿难如是秘密大神咒法。若有患者日念三遍。是人眼得清净,如前见物此。如是清净眼秘密大神咒有大力故。眼得如是清净。除去昏暗及内外翳障。乃至风毒障,黄毒障,痰毒障。痰毒障,等皆悉消除。无痛,无苦,无诸眵泪。又复清净戒真实力,修行真实力。五通仙真实力,贤圣真实力,圣药真实力。秘密句真实力,缘生法真实力。苦法真实力,集法真实力。灭法真实力,道法真实力。须陀洹真实力,斯陀含真实力。阿那含真实力,阿罗汉真实力。缘觉真实力,菩萨真实力,佛真实力。以如是等真实力故。眼得清净。

尔时世尊复说秘密神咒曰:

那谟(引)没驮写(一句)婆誐嚩都(引)悉殿睹满怛啰(二合)钵那莎(引)贺(二)

佛告阿难,此秘密大神咒。若人日日三时。与前神咒,同共依法诵念。是人所有眼病,悉皆消除。

尔时,尊者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今承佛圣旨,持此秘密大神咒。往彼善乐长者处,广为宣说。与彼善乐长者,及四众等,作大利益。佛说是经已,尊者阿难及诸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克里希那穆提日记(12)

摘自《克里希那穆提日记》

1973年9月25日

透过窗外,他望向起伏的葱翠的山丘,和晨曦中阴暗处的林子。这是个令人悦愉沁人心脾的早晨。难怪古人会说,神灵就住在这样的青山和绿林里。满天厚厚的云朵,映衬在眩目的蓝天上。他没有一点思绪,只是这般眺望着眼前美丽的世界。想必他伫立于窗前有些时候了,并且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不请而来的事情。眼前的景象,你无法去邀请或是期待它的出现,不论是不知不觉地,或有意识的去想。一切似乎都在退去,让位于眼前发生的,难以名状的什么。你无论在什么样的神殿,清真寺,教堂,或是任何出版的书本里都发现不了它。你无处可找到它,无论你怎么找,都不是它。

他与许多人在靠近伊斯坦布尔金角旁的那个巨大的建筑内,坐在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旁,低垂着头,喃喃地在祷告。有人开始在用阿拉伯文唱颂。他有一副极为铿镪的嗓音,整个穹顶和巨大的建筑物回荡着他的声音,建筑物似乎都受到了颤动。他的声音对所有在坐的人起到了一种奇特的效果,他们聆听他的讲话,对他的声音表现出崇高的敬意,此时都被陶醉了。在他们中间他是个陌生人,他们瞥了他一眼,然后又当是没有他这个人。巨大的会堂挤满了人,此时一片肃静;他们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进行着仪式,完了他们就散去了。只有那个乞丐和他仍就坐关;不多久乞丐也走了。巨大的穹顶沉寂下来,建筑物变得空无一人,生命的噪音远去了。

假如你曾在高山上散步于松树和山石之间,将所有的事情放至远离你的山谷下,此时树林间连一丝飒飒的风声都没有,每一个思绪都枯萎了,那么奇妙的事情便可能降临你的身上。假如你要把握它,那它再也不会显现;你把握的是对它的记忆,它已死亡,已消失掉了。你所把握的不是实相;你的心眼和心智太眇小了,它们只会把握思绪中的东西,而那是无意义的。跑到比山谷更远的地方,再远些,将一切都放下。如果你留恋它们,你可以回去再拾起,但是它们会失去其重要性。你将不再是过去的那个你了。

经过数小时爬山之后,到了树的界线之外,他置身在山石,和只有高山才具有的寂静中;周围零落地生长着几棵弯脖子松树。风都止息了,一切都全然地寂静。朝回走,翻过一块又一块石头,他突然听见一阵格格地响声,他跳将起来。几尺之外有一条肥壮,几乎全黑的蛇。这令人不安的格格声音,出自于盘状的蛇的中间,它已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三解形状的头部,呈叉子形的舌头吞进吐出,乌黑敏锐的眼睛对视着,它随时作好了攻击的姿态,要是他再靠近它一点。整整半个小时甚至更长一些时间,它眨也不眨一眼,紧紧盯着他,不曾看见它长有眼睑。它慢慢展开身子,头部和尾部始终朝向他,开始以U字型移开,而当他再次靠近他时,须臾它又盘缠起来做出攻击的样子。我们玩了一会这样的把戏;它觉得累了,他就顺它择路远去。这是一条十分令人惊恐的蛇,肥硕却可致人以死命。

你或许单独地与树木,草地和溪流相处过。要是你装着思想的影像,装着蛇的图象以及可能发生的问题,那你就不算是单独地相处。心一定不可装着诸如岩石以及大地的云朵。心必须空然的如同容器那般。这样你才会看到那些全然的未曾经验过的什么。如果“你”在里面,你就无法洞见它;你必须让这个“你”消逝掉才可看见它。你或许认为“你”才是世上重要的主体,其实不然。你或许拥有经由思想拼凑起来的一切,但这些都是过去的,废弃掉的,并且开始瓦解。

在山谷中,天气出奇的凉爽,在木屋的附近,松鼠在等待着它们的坚果。它们在内屋的台子上喂食。它们非常友好,要是你不按时施食,他们便会吵闹个不停,门外蓝色鸟在叽叽叽喳喳地叫着。

大吉祥天女咒

文章来自网络

大吉祥天女咒( 善天女咒,福女天咒)

Om maha sriye svaha
om   马哈  室ri耶  梭哈
om     大    吉祥    圆满

《房山石经》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收录了这一则非常简短的真言,名为“一切莲华部母心陀罗尼”。在《大藏经》陀罗尼集经里,此咒名为“观世音母心印咒”,因观世音菩萨属密教莲华部,故此咒亦名“一切莲华部母心陀罗尼”。经中记载,持诵此咒,能消百亿劫重罪,增福无量。法丰法师编撰的古梵文观世音菩萨咒语全集,亦收录此咒,注解为大吉祥天女菩萨心咒。

大吉祥天女咒

namo  ratna-trayaya   om  sri   laksmi  vijaya svaha
那摩   ra德那 德ra雅雅  om 室ri 拉克思密 V加雅   梭哈
皈依         三宝              om  吉祥    幸运     胜利    圆满

此咒出自房山石经。据《不空罥索神变真言经》,大吉祥天女为观音菩萨之眷属,亦为不空绢索神咒之护法。能息灾增益,满一切愿,增长富饶吉祥,能于诸事中胜利。

大吉祥天女咒

om  Srini  srini   sarva   karya sadhani sini  sini nininini   alakshmi nashaya svaha.
om  思ri尼 思ri尼 萨尔哇 卡里亚  萨打尼   ci尼  ci尼 尼尼尼尼 阿拉克室米 那沙亚     梭哈
om 吉祥女 吉祥女 一切       行      成就                                      不吉祥       消灭        圆满

大吉祥天女咒

Namo Buddhaya,Namo Dharmaya,Namo Sanghaya.
南摩      布达亚,       南摩  达马亚,       南摩   桑嘎亚,

Namo Sri  Maha-Deviye.
南摩   室ri   马哈   戴维也

Tadyatha, Om  Pari-purana Care Samanta Darsane.
达地亚他,   om   巴ri  不ra那  加蕊    萨曼达    达路萨内

Maha Vihara-gate Samata Vi-dam Mane.
嘛哈   维哈啦 嘎dei  萨曼达    维达    嘛内

Maha-karya Prati-sthapane.
嘛哈   嘎蕊亚 不ra迪 斯达怕内

Sarvartha Sadhane Su Prati-puri A-yatna Dharmata.
萨尔瓦尔他 萨达内     苏不ra底 布ri 阿雅德那  达尔马达

Maha Vi-kurvite Maha-maitri Upa-samhite.
嘛哈   维库维dei   嘛哈  迈德ri 乌巴 萨m嘿dei

Maha-klese Su Sam-grhite.
嘛哈  克类sei 苏 萨m  嘎尔嘿dei

Samantartha Anu-palane Svaha.
萨曼达尔他     阿奴 巴拉内   梭哈

吉祥天女,是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幸福与财富女神,梵文लक्ष्मी,音译“拉克希米”,名称最早见于《梨俱吠陀》,在《阿闼婆吠陀》中被人格化。

创造世界时,她踞于莲花上,随水漂流,故又名波德玛(意即莲花);一说她是天神和阿修罗搅乳海时涌现的第三宝,手持莲花,坐在大莲花上,美貌绝伦,天神和阿修罗为占有她发生争执,因而有乳海之女的称号。她能变化形象伴随毗湿奴下凡:毗湿奴化身为持斧罗摩时,她是达拉尼;毗湿奴化身罗摩时,她是悉多;毗湿奴化身为黑天时,她是鲁格米尼。有人认为她是爱神的母亲。她的像多为丰满美女,面带慈祥微笑。坐骑为白色猫头鹰、金翅鸟。 有“大功德”于众,因而大吉祥天女,又名『功德天』。

她是专门赐予『财富、吉祥』的重要天神之一。其虽为『天女』但却有『初地菩萨』的证量,为度众生,而现『天女』身。大吉祥天女咒是《早晚课诵集》中十小咒之一。此咒出自于《金光明经》。是善天女(大吉祥天女也叫善天女)说的咒语。念诵此咒,可帮助修行人克服各种困难,获福增益,吉祥圆满,早证菩提。

功德利益

此咒的功德,使念佛忏悔,发愿回向的人,不会分散道心,早日修成金光明三昧,破“烦恼障”、“业障”和“报障”,速登菩提。

《佛说大吉祥天女十二名号经》:

尔时。世尊为欲利益薄福贫穷诸有情故。见吉祥天女。告观自在菩萨言。若有苾刍苾刍尼近事男近事女。及彼一切有情之类。知此大吉祥天女十二名号。受持读诵修习供养为他宣说。能除一切贫穷业障。获得丰饶财宝富贵。……佛言。汝当善听。今为汝说所谓“吉庆”、“吉祥”、“莲华”、“严饰”、“具财”、“白色”、“大名称”、“大光曜”、“施食者”、“施饮者”、“宝光”、“大吉”是十二名号。汝当受持。……此大吉祥陀罗尼及十二名号。能除贫穷一切不祥。所有愿求。皆得圆满。若能昼夜三时读诵此经。每时三遍。或常受持不间。作饶益心随力虔诚供养大吉祥天女菩萨。速获一切财宝。丰乐吉祥。

《金光明最胜王经》大吉祥天女品第十六:

尔时大吉祥天女。即从座起。前礼佛足。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若见有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受持读诵。为人解说是金光明最胜王经者。我当专心恭敬。供养此等法师。所谓饮食衣服。卧具医药。及余一切所须资具。皆令圆满。无有乏少。若昼若夜。于此经王所有句义。观察思量。安乐而住。令此经典于赡部洲广行流布。为彼有情已于无量百千佛所种善根者。常使得闻不速隐没。复于无量百千亿劫。当受人天种种胜乐。常得丰稔。永除饥馑。一切有情。恒受安乐。亦得值遇诸佛世尊。于未来世。速证无上大菩提果。永绝三涂轮回苦难。世尊。我念过去有琉璃金山宝花光照吉祥功德海如来应正等觉十号具足。我于彼所。种诸善根。由彼如来慈悲愍念威神力故。令我今日随所念处。随所视方随所至国。能令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快乐。乃至所须衣服饮食资生之具。金银琉璃车磲玛瑙珊瑚虎珀真珠等宝。悉令充足。若复有人。至心读诵是金光明最胜王经。亦当日日烧众名香。及诸妙花。为我供养彼琉璃金山宝花光照吉祥功德海如来应正等觉。复当每日于三时中称念我名。别以香花及诸美食供养于我。亦常听受此妙经王得如是福。……

大吉祥天女增长财物品第十七:

尔时大吉祥天女。复白佛言。世尊。北方薜室罗末拏天王城名有财。去城不远有园名曰妙华福光。中有胜殿。七宝所成。世尊。我常住彼。若复有人。欲求五谷日日增多。仓库盈溢者。应当发起敬信之心。净治一室。瞿摩涂地。应画我像。种种璎珞周匝庄严。当洗浴身着净衣服。涂以名香。入净室内。发心为我每日三时。称彼佛名及此经名号。而申礼敬。南谟琉璃金山宝花光照吉祥功德海如来。持诸香花及以种种甘美饮食。至心奉献。亦以香花及诸饮食供养我像。复持饮食。散掷余方。施诸神等。实言邀请大吉祥天。发所求愿。若如所言是不虚者。于我所请勿令空尔。于时吉祥天女。知是事已便生愍念。令其宅中财谷增长。即当诵咒请召于我。先称佛名及菩萨名字。一心敬礼。
南谟一切十方三世诸佛 南谟宝髻佛 南谟无垢光明宝幢佛 南谟金幢光佛 南谟百金光藏佛 南谟金盖宝积佛 南谟金花光幢佛 南谟大灯光佛 南谟大宝幢佛 南谟东方不动佛 南谟南方宝幢佛 南谟西方无量寿佛 南谟北方天鼓音王佛 南谟妙幢菩萨 南谟金光菩萨 南谟金藏菩萨 南谟常啼菩萨 南谟法上菩萨 南谟善安菩萨。

敬礼如是佛菩萨已。次当诵咒请召我大吉祥天女。由此咒力。所求之事皆得成就。即说咒曰。

南谟室唎 莫诃天女。 怛侄他。钵唎脯哷拏 折囇。三曼[多*页] 达喇设泥(去声下皆同尔) 。莫诃毗诃啰揭谛。三曼哆毗昙末泥。莫诃迦哩也 钵喇底瑟侘钵泥。萨婆頞他 娑弹泥。苏钵喇底晡囇 [序-予+阿]耶娜 达摩多,莫诃毗俱比谛。莫诃迷咄噜。邬波僧呬羝。莫诃颉唎使。苏僧近(入声)哩呬羝。三曼多頞他。阿奴波喇泥。莎诃。

世尊。若人诵持如是神咒请召我时。我闻请已即至其所令愿得遂。世尊。是灌顶法句。定成就句。真实之句。无虚诳句。是平等行。于诸众生是正善根。若有受持读诵咒者。应七日七夜受八支戒。于晨朝时先嚼齿木净澡漱已。及于晡后香花供养一切诸佛。自陈其罪。当为己身及诸含识回向发愿。令所悕求速得成就。净治一室。或在空闲阿兰若处。瞿摩为坛。烧栴檀香。而为供养。置一胜座。幡盖庄严。以诸名花。布列坛内。应当至心诵持前咒悕望我至。我于尔时。即便护念观察是人。来入其室。就座而坐。受其供养。从是以后。当令彼人于睡梦中。得见于我。随所求事。以实告知。若聚落空泽及僧住处。随所求者。皆令圆满。金银财宝牛羊谷麦饮食衣服。皆得随心受诸快乐。既得如是胜妙果报。当以上分供养三宝。及施于我广修法会。设诸饮食布列香花。既供养已所有供养。货之取直复为供养我当终身常住于此。拥护是人令无阙乏。随所悕求悉皆称意。亦当时时给济贫乏。不应悭惜独为己身。常读是经供养不绝。当以此福普施一切回向菩提。愿出生死速得解脱。

尔时世尊赞言。善哉吉祥天女。汝能如是流布此经。不可思议。自他具益。

拉马努金的故事

斯里尼瓦瑟·拉马努金(泰米尔语:ஸ்ரீனிவாஸ ராமானுஜன் ஐயங்கார்,转写:Srīṉivāsa Rāmāṉujan Aiyaṅkār,又译拉马努詹,1887年12月22日-1920年4月26日)是印度历史上最著名的数学家之一。

他没受过正规的高等数学教育,沉迷数论,尤爱牵涉π、质数等数学常数的求和公式,以及整数分拆。惯以直觉(或者是跳步)导出公式,不喜作证明(事后往往证明他是对的)。他留下的那些没有证明的公式,引发了后来数学家的大量研究。

拉马努金,将他的理解归功于他的家族女神纳玛姬莉(Namagiri:被视为Lakshmi吉祥天女的化身),他经常宣称在梦中娜玛卡尔女神给其启示,早晨醒来就能写下不少数学公式和命题。拉马努金常在工作中向女神寻求灵感。他经常说:“一个方程对我没有意义,除非它代表了神的一个想法。”

拉马努金:一个梦中和女神沟通的神级数学家!

文章来自网络

世界上天才有很多,但是印度有一位数学家,他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却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数学天赋,仅凭“直觉”就能写下复杂的数学公式,并且没有人能看懂,直到死后才有人发现这些公式的秘密,连英国的大数学家哈代都说他“发现并创造了数学”,但这个人却在33岁突然死去,这个人就是印度天才数学家拉马努金,他做的事情一定会让你叹为观止。

1887年,印度南部一个穷困的小镇里,出生了一名叫做拉马努金的小男孩,大部分出生在这样家庭的人,都会以平淡无奇度过一生,但偏偏命运女神挑中了这个男孩,让他在短暂的一生中绽放出了不一样的光芒。

在拉马努金上中学的时候,家里来了两个租客,他们是政府大学的大学生,当时的拉马努金第一次接触到数学,就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两位大学生就成了他最好的数学启蒙老师。

在拉马努金11岁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大学高等数学的全部知识,这两名大学生已经无法教授他更多,就给了他一本高等三角学,经过两年的研究,在13岁的时候拉马努金不仅全部掌握,而且还发现了更复杂的定理。

在拉马努金16岁的时候,他得到了一本纯数学概论,里面包含了5000多个数学公式,拉马努金如获至宝,这本书仿佛打开了他的任督二脉,他不断演化证明这本书里的公式,短短的一年时间竟然把这5000多个公式都用自己的方式,全部证明了一遍。

高中毕业拉马努金上了大学,但由于他严重偏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研究数学上,因此他的英语和文科严重不及格,导致他最后没能毕业。

拉马努金离开大学后,继续独立从事数学研究,这个时候他极度穷困,经常连饭都吃不上,所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因为找不到工作,他只能给即将考大学的学生补习功课,但是即使他在最艰苦的时候,也没有放弃对数学的狂热。

天才的闪光点总是会被人看到的,毕业两年后,拉马努金遇到了当时印度数学协会的会长艾耶尔,拉马努金给他展示了平时研究数学的笔记本,艾耶尔看后大为震惊,把他推荐给了自己的一位数学家朋友。

这位数学家看后首先怀疑这些研究成果是否出自拉马努金,因为里面有很多公式他都没见过,但证明一下感觉又都对,于是他决定给拉马努金一个机会,让他在税务局工作,以养活自己继续从事数学研究。

这样拉马努金终于第一次可以不用饿着肚子研究数学了,之后拉马努金开始在数学领域大展拳脚,首先他在当时著名的《印度数学学会杂志》上发表了一个公式求解,就是根号下的无限序列。

但是6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收到任何的任何人的解答,于是拉玛努金亲自提供了解决方案,这个公式也是后来著名的拉马努金恒等式。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拉马努金已经在印度数学圈建立了一定的知名度,因为当时英国在数学界的研究很深入,于是很多人建议他去联系英国的数学家,拉马努金把自己研究出来的一长串数学公式,给当时英国剑桥大学的几位著名的数学家发信。

他们分别是贝克,霍布森,哈代,这是都是同时代的著名数学家。但是只有哈代注意到了这位印度小伙的数学天赋。

哈代正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但是他却从来见过这样的东西,这些公式看起来非常不能理解,但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只有一流的数学家才能写出它们。于是哈代回信让拉马努金来到剑桥三一学院和他一起从事数学研究,这段时间是拉马努金人生的黄金时代。

拉马努金的到来,也被哈代称作为他一生中最浪漫的事情,可见当时已经是顶级数学家的哈代,也对拉马努金的天才赞不绝口,他问拉马努金是如何写出这些公式的,因为显然这些公式不是可以通过常规推倒得出的。

拉马努金说他经常在梦中受到印度女神娜玛卡尔(Namagiri:被视为Lakshmi吉祥天女的化身)的启迪而得到灵感,早上醒来就能凭直觉写下这些数学公式和猜想,起初哈代觉得拉马努金在胡扯,但是在一次次拉马努金仅仅通过睡觉就能第二天告诉他一些难以解答的难题时,哈代真的觉得拉马努金拥有异于常人的特殊能力。

拉马努金说他在做梦时,思路会变得无比清晰,他可以接收到巨大的信息量,在一个特别的梦里,他说他看到了一面巨大的红墙,然后上面出现了一只手,写下了一个又一个公式,他记住了那些公式,然后等他醒来时,就立刻用笔记本记录了下来。

而他隐约记得,那双写下公式的手就是印度女神娜玛卡尔,他仅仅靠做梦就能看到这些神奇的数学公式,然而,没有人会相信这一切,但又不得不为他写出的那些超凡公式而惊叹,因为,这些公式很多连拉马努金自己都没有证明过。

实际上,拉马努金所写的大部分公式,直到现在在数学界都是最前沿的,他从小不是接受的正统数学教育,而是用自己的认知建立了一套数学体系,他有着难以置信的解题思路和方法,很多都是前人多没有想到过的,这套体系现在看来是野蛮的,疯狂的。

到了剑桥期间,拉马努金在哈代的帮助下很快学习了很多正规的数学研究方法,从一个狂热业余爱好者到了写出了世界级的数学论文的专家。

在拉马努金与哈代合写的论文中,其中有一篇震惊了整个数学界,这篇论文为困扰了数学家几个世纪的整数分拆,提供了一种可靠的计算方法,正是因为这篇论文,拉马努金被提名为皇家学会会员,这是英国数学界的最高荣誉,他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会员。

拉马努金从那之后,就如痴如醉地投入到数学的研究之中,写下了一个又一个惊人的公式,他发誓要解决他所在领域最难的课题。

但是由于拉马努金长年累月投入到数学的狂热研究中,经常不吃饭,不睡觉,导致疾病缠身,肺结核一直困扰着他,由于思乡心切,他在重病之后执意回到印度,结果连最基本的医疗保障也没有了。

回到印度后,虽然拉马努金还是坚持研究数学,但是只过了没多久,也就是1902年,拉马努金就因病去世了,年仅33岁,人类数学界就这样失去了一个难得的天才。

拉马努金的亦师亦友的哈代曾感慨说,我们是在学习数学,而拉马努金则是发现并创造数学,可见这是多么高的赞誉,还是来自于同为数学家的哈代。哈代在自己设计的一种关于数学天才的非正式的评分表中,给自己评了25分,给另一个杰出的数学家李特尔伍德评了30分,给他同时代最伟大的数学家希尔伯特(D. Hilbert)评了80分,而他给拉马努金,评了100分。

他甚至把拉马努金的天才比作至少和数学之神欧拉(L. Euler)相当,如果拉马努金出生在欧拉的时代,他也许比欧拉还要出色。

拉马努金留下了3个厚厚的笔记本,全部是他凭直觉写出来的4000个公式,很多公式他都没有证明,但日后却被证明是正确的。比如比利时数学家德利涅(V. Deligne)于1973年证明了拉马努金1916年提出的一个猜想,并因此获得了1978年的菲尔兹奖,这是世界上最高的数学奖荣誉。

拉马努金是人类过去一千年里诞生的超级伟大的数学家,他的数学直觉甚至令今天的数学家都感到迷惑,在他死后近100年里,他笔记本中记录的秘密被不断地挖掘出来。

他发现的定理被应用到他活着的时候,很难想象到的领域,除了在纯粹数学方面做出的成就以外,他发现的好几个定理在包括粒子物理,统计力学,计算机科学,密码技术和空间技术等不同领域都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1919年,拉马努金生命的最后一年,也是他回到印度故乡的时候,他的女神娜玛卡尔在梦中给了他最后一个灵感,模θ函数,当这个公式写出来的时候,没人能看懂,包括当时最顶尖的数学家,直到2012年,这个公式才被破解。

到了近些年,数学家才发现这个公式可以用来描述黑洞的行为,要知道当拉马努金首次,提出这种公式的时候,人们还不知道黑洞是什么。

拉马努金猜测,在输入特殊值时,也许能这样描述模θ函数,它和模形式毫不相像,但特性类似,这种特殊值称为奇点,拉马努金相信,对于每一个这样的函数,都存在一个模θ函数,使得它们不仅奇点相同,奇点的函数值也以几乎同样的速率趋近于无穷。

而黑洞的中心其实就是一个奇点,在这个奇点上,时空曲率和物质密度都趋于无穷大,时空流形达到尽头,引力弯曲成了一个陷阱,变成一个无限吞灭物质的无底洞,在那一刻,他一定是看到了奇点,也是最接近黑洞真相的人。

拉马努金一生坚信着,“娜玛卡尔女神在梦中给予他灵感”,他常在工作中向女神寻求灵感。拉马努金经常说:“一个方程对我没有意义,除非它代表了神的一个想法。”

而拉马努金留下的几千个公式,大部分都没有被证明出来,如果真的像他所说,他的所有数学公式都是在梦中通过和娜玛卡尔女神的沟通得来,那么可以大胆地猜测一下,这些没有被证明过的公式也应该是正确的,并且包含了巨大的秘密,也许对我们理解整个宇宙都有莫大的帮助。

如果拉马努金不是英年早逝,很难想象这位天才级的数学家还能写出什么样的公式,人脑的潜力真的是无限的,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洞悉宇宙的,虽然人类很渺小,但也许在人类诞生的一刻起,宇宙的秘密就以某种方式印刻在大脑中,等待着我们去发现。

佛陀身边二十多年的侍者—善星比丘的故事

文章来自网络

善星比丘是一个确实存在的人,有些经论说是佛陀的兄弟。有的说是佛陀的儿子。《法华玄赞》中说,是佛陀为太子时所生之子,云:“佛有三子:一善星,二优婆摩耶,三罗睺。”

据《大方广三戒经》、《大般涅槃经》等记载,善星曾在佛陀身边随侍二十四年,(他死之后,阿難尊者才接替他当了佛陀的侍者。)得佛陀耳提面命,亲自教诲,可是最后仍一步步走向堕落,无疑是令人惋惜的。

善星作为佛陀之子,出家之初,修行精进,获得四禅,自以为有了炫耀的资本,甚至目空一切,不把佛放在眼里。如此一来,他越来越放逸自己,不再努力,加上他虽受持、读诵十二部经,但却不理解其中“一偈、一句、一字之义”,加上又亲近苦得等外道恶友,以致退失四禅。人一旦堕落,往往会变本加厉,一发不可收拾,善星不但满嘴谎言,试图让佛出丑,并且恶心相向,断然拒绝佛陀的挽救,自以为无佛、无法、无因果、无有涅槃,其罪过越来越大,终至于堕入地狱。

一次佛陀前往城中,照例善星跟在身边,许多人虔诚瞻仰佛陀,即使是脚印,也顶礼膜拜。不料,善星跟在后面,故意抹去足迹。可是这足迹根本抹不掉,大家对善星的行为极为反感。

进城之后看见一个异教徒,满口胡言乱语。善星听了之后非常敬佩,很高兴的跟佛说:“世尊,如果世上有阿罗汉,此人可以说是阿罗汉中的阿罗汉。为什么呢?因为他说:没人善恶因果的存在。”佛陀摇头道:“你不是常听我说法吗?阿罗汉是不会诽谤佛法,说善恶因果不存在的。而这个人无恶不作,怎能算是阿罗汉呢?”善星听后不服气,也不相信佛的说法。不予理会。

还有一次,有个异教徒不承认因果,常对人宣扬:“烦恼是无因无缘产生的,解脱也是无因无缘产生的。”善星听了又非常赞成,立刻禀告佛说:“世尊,世上如有阿罗汉,那这个阿罗汉是最殊胜的。”佛陀回答:“他连什么是阿罗汉都不知道,有何殊胜?”善星问:“您不是佛陀吗?怎么连个阿罗汉也嫉妒?”佛陀说:“我不是生嫉妒心,只有你才有这种邪见。这个阿罗汉再过七天会腹痛而死,死后投生为食吐鬼,尸体被同学抬到尸陀林中,落到这种下场,很明显他不是阿罗汉。”

听了佛的预言之后,善星赶紧去告知异教徒,希望他不要应了佛陀的预言,从而让佛陀落个妄语罪。异教徒听后想尽了办法在六天中不饮不食,结果到了第七天忍不住吃了黑蜜,喝了点水之后,腹痛至死。善星听说这个消息后,又匆匆赶到尸陀林云,也见到他的同学将尸体送了过来,此时尸体旁边真的有一个食吐鬼。食吐鬼对善星说:“善星,你不要对佛陀起邪见,佛是真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假如世上有人不信,将来也会落得我这样的下场的。善星听到这些话,也没有改变他对佛陀的邪见。

善星做佛的侍者二十多年,对十二部了如指掌,倒背如流,可是他总是看不到佛陀的功德,并将佛陀的行为看成欺诳的行为,并且认为:“我除了没有佛的一寻光外,我们二人完全相同,而且我在智慧方面远远超胜,不应该给佛当侍者。”说完扬长而去。

阿难问佛陀:“善星将来会转生到何处?”佛陀说:“善星只有七天的寿命,死后将于花园中投生为饿鬼。”阿难将这些话告诉了善星,善星心想:“这样的谎言怎么可能成真,这七天我一定得小心,等第七天过后我再好好羞辱他。”于是他就一直没有进食,终于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喝了一口水而已,没想到即刻身亡,死后在花园中投生为一个具有九种丑相的饿鬼。

善星比丘堕落饿鬼道后,仍然认为佛的告诫是在诅咒他,一直怨恨佛陀,一见佛来度他,他就闭目塞耳、拒绝被佛度化。以致后来,他又下了更深的地狱。

佛陀屡次教诲善星,他根本听不进去,面对他一步步地走向堕落,佛陀的心情无疑是沉痛的,但又非常无奈,他曾多次说过善星等人:

“亲对我前,闻我说法,见我经行,见我端坐,见我神足游处虚空,见我降伏多千外道,于大众中,摧彼邪法。如是等人,尚于我所,不生信乐,于步步间,恒欲毁我;由是步步,渐增其恶。”

在佛教看来,每个人乃至一切众生,都“各无定性,但随心变,唯逐业生”;关键在于每个人对自己要有期许,并为实现这种期许付诸行动,不懈努力!

当身边有持邪见的人,在说些邪见之语时,具有智慧的人,是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的,以免对自己种下不利的因果。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以智为导,坚守善良。

美赫巴巴透露证悟时的强烈体验

美赫巴巴的成道经历

美赫巴巴向满德里透露:

“在面纱撕开,证悟上帝之前,我体验到最强烈的电击般巨震。

有一段时间它所造成的剧烈振动,难以描述。

接着是强烈的黑暗,最后是光。

即使最伟大的想象也无法想象其光辉,在它面前,这个世界的太阳光就像无限光辉海洋里一滴水的影子。

我在证悟时所体验的黑暗也同样无法描述。”

祈竹仁波切:未经迎请胜住佛像发生的故事

文章来自网络,

作者:上善如水

我也提供一个真实的相关故事。故事绝对100%真,包括笑话都不是虚构的,真实如此发生:

很多年前,可能是1997左右吧,反正就是克林顿来华那年,我陪祈竹活佛去五台山。在五台山,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导致活佛一夜之间很出名。这个事情,由于比较灵异,我都不很好意思说,但有个当时也是亲历的人写了出来,文章叫“彩虹喇嘛”(见文末附录)类似的名字,大家可以自己看。

内容很迷信,可是当时确实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也在,而且后来活佛在五台山的西藏人、蒙古人圈子里很出名,也因为这件事。

回到主题,当时活佛很出名,每天早上很多人排队求见,大概是每天接见100人左右的规模。其中有一个年轻比丘来了,和他的干妈还是什么一起来的。比丘不怎么说话,面色不很好,比较灰青。

事情是这样的:他有一尊观音,他常求观音显灵让他看看,后来开始觉得观音对他笑。然后,他就开始梦遗、漏精。注意,这不是一个小孩,是一个成年人了。

每晚,都有东西来找他,他知道不妥,但就是无法忍,每次都就范了。每晚如此,已经几年了。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

后来,他知道这是狐狸什么的。可是没有解决办法。活佛打了卦等等,似乎确认如此(活佛没说),然后拿五色线(不是五颜色的一绳子,是把五条不同颜色的线缠在一块儿),然后念很多咒,打很多个结,可能是九个吧我忘了。

然后活佛对我用英语说“让他把这个缠下面绑着,明天再来”,我就很权威地告诉他,你把这系在“下面”,明天再来。

他看了那很长的绳子,很茫然地问“这么长怎么缠呀?”我回答“多缠几圈即可”,我心里不是很爽,怎么你来要求帮忙还对产品挑三拣四?然后他走了。

然后活佛又见了一个人,然后到再下一个人进来前的空隙,我也问活佛“弄这么长干吗?”活佛答“那人腰很粗啊,如果不够长他又回头找我不是更麻烦?”

我发现有点不妥,连忙问“要绑哪里啊?”活佛答“下面啊,不是告诉你了吗?”我问“哪里是‘下面’啊?”活佛指着自己的腰说“当然就是这里啊!就像腰带那样嘛,很简单嘛!”

我连88都没说,也没向门口正进来的人交代,立马冲出去找那个比丘,幸好还没走远,我对他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不是绑小鸡鸡,是系在腰间啦……后来,活佛觉得我思想很奇怪,其实我觉得不奇怪,活佛说“下面”,而要解决的问题是梦遗,绑着小鸡鸡不是最合理的推理吗?很难怪我误会了啊……

总之,第二天他来了,昨晚竟然真的没事,然后他第三天也来了……每天来报告一次,后来看来就是问题解决了。

这个是真事。包括好笑的部分都是真的。

克里希那穆提日记(11)

摘自《克里希那穆提日记》

1973年9月23日

他自己一个人站在低低的河岸上;河流并不很宽,他能够看到对岸上的一些人。如果谈话的声音很高,他几乎可以听到他们。在雨季中,河流与开阔的海面汇合。雨连续下了几天,河流已经突破沙地,奔向已在等待中的大海。经大雨的冲洗,河水又变得清澈,人们可以在河中安全地游泳。河面足够宽阔,能容下一个狭长的长有葱绿灌木,一些矮树丝和一棵棕榈树的岛。当河水不太深时,牛畜会涉水过去吃草。这是一条生气勃勃又友好的河流,在那个早晨尤其是如此。

他站在那儿,周围没有伙伴,孤单单的,不合群的,离伙伴们远远的。他大约14岁,或更小。他们最近才发现他的弟弟和他,于是一阵忙乱后,他忽然变得重要起来。(克里希那穆提此时在写他在阿迪亚靠近马得接斯时的童年)他成为别人尊敬和爱戴的中心,在以后的岁月里,他将是组织和大财团的负责人。这一切及其解体,仍在未来之中。兀自一人站在那儿,茫然若失,显得及为孤癖,这是他对于那些日子和事件的最初与永久的记忆。他不记得他的童年,学校以及所受过的鞭打。几年后,那位伤害他的老师告诉他,他(老师)几乎每天都用藤条懲罚他;他会哭着,被拖到过道上,一直到放学,老师走出来叫他回家为止,要不然,他还会一直站在过道里,被人遗忘了一样。他受藤条懲罚,老师说,因为他不用功,记不住自己所学过的或老师教过的功课。后来,老师无法相信这男孩就是发表演讲他去听的那个人。他非常的吃惊,表现出不必须要的敬意。那段岁月过去了,没有在他心中留下伤痕,记忆;他的友情,他的感情,甚至与那些虐待他的人在一起的那几年,不知为何,这些事件无论是友善的或是粗暴的,都不曾在他心中烙下痕迹。最近几年,有一位作家问他是否能记得所有那些很奇异的事件,他和他的弟弟是如何被发现的,以及其他发生的事情,当他说他无法记得,只能重复别人告诉他的事情,于是这位作家以不屑的表情公然地说,他是在装腔作势,是在伪装。他不曾有意识地封锁任何在他心里发生的事情,不论其是愉快或是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了,没有在心里留下痕迹,然后消失了。

意识是其内容:内容构成意识。二者缺一不可。没有人或另一个人,只有构成意识,成为“我”和非“我”。内容根据文化、种族的累积,获取技巧和能力而有所不同。由此产生艺术家,科学家等等。个性是条件作用的反应,条件作用是人的共同因素。这种条件作用是内容,意识。这又产生意识部份和隐藏部份。隐藏部份变得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不曾将其视为整体看待。当观察者不是被观察的,经验者被视为不同于经验时,分裂就发生了。隐藏部份就像公开的部份;观察就是听到公开的部份,就是看见隐藏的部份。“看”不是“分析”。在分析里,有分析者和被分析的对象,分裂导致迟钝,一种瘫痪。在“看”的过程里,观察者不存在,所以行动是直接的;思想和行动之间没有间隔。

思想,结论就是观察者,就是从看见的事物中分离出来的预知。认同是思想的过程,思想就是分裂。

岛,河和海仍然在那儿,还有棕榈树和建筑物。太阳从高高厚密的云层里露出。腰间只系一块布的渔夫们撒着鱼网,捕捉一些没有价值的小鱼。不情愿的贫困是一种衰败。傍晚过后,走进芒果树林和芬芳的花丛中令人心旷神怡。大地多美啊。

《濒死经验的启示》木内鹤彦(二)

本文转载自网络。

第二次和第三次濒死体验

经过第一次大病之后,木内无法继续原来的工作,于是回到故乡长野县,在小餐厅打工,晚上就扛着望远镜上山去观测星空,乐此不疲,每天睡眠时间很短,但依旧精神奕奕,可能是每天登山的功劳,身体也逐渐恢复过来。35岁时木内发现了“木内-中村彗星”,39岁时又发现了备受瞩目的“斯威夫特,塔特尔彗星”。

据木内鹤彦的描述,人类已经历了3次大毁灭,而第四次毁灭可能发生在2126年。因为,据美国史密松天文台的观测,木内在1992年发现的这颗彗星,到时可能会撞上地球。

木内55岁时,也就是2009年7月,以讲师身份带领日全食观赏团的团员来到中国上海,在这里,由于胃穿孔,再次濒临死亡。到达医院时,他的灵魂再次脱离肉体。经历濒死体验,看到的未来景象。 他说在2010-2020的10年内,美国经济和美国所倡导的普世价值会崩坏。

接着,木内再次反抗巨大意识体的吞并,来到了像是未来日本的地方,在那里,人们医治疾病用的是类似核磁共振的医疗机器,运用波动治疗。

此时,木内被医生电击醒来。后来他转院到了杭州的医院,进行手术之际,冠状静脉再度破裂,大量出血,再次进入濒死状态,所以他一共有三次濒死体验。

灵魂脱离肉体后的木内,回到了过去,在各地借用在现场的人的身体,在岩石或墙壁上刻下北斗七星的图案,理由是这七颗星的位置是一直在变动的,木内想要留下证据,以便苏醒后去寻找,但是很遗憾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抢救期间,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医师们在病房中以中文沟通,而木内完全不懂中文,但是在他听起来却好像在听日文一样能够明确的听懂,并且回答了问题。木内推测在那种状态下是以类似心电感应进行交流的。

濒临死亡的三次中,木内其实体验到了很多,但是比较混乱,尤其是第一次,长达30分钟的肉体死亡,意识却像过了很久,游历了很久,资讯量超载,后来经过几十年慢慢回忆思考,才整理出个头绪来。

这一次穿越结束之后,他马上想到是不是可以穿越到未来,因为他想要知道自己这次到底死没死。

结果他成功的穿越到了未来,而且看到了40岁的自己。

他看到自己正站在讲台上,给一帮大学生在讲课。22岁的时候,他根本不是教师,没想后面成为天文学家,而且随后也确实在大学里面当教授,事后证明这真的是他的未来。

随后他想要看的更远一点,看看自己的老年,穿越后他看到一帮小孩儿围着他身边,自己正在教这帮小孩儿看天上的星星,但是这个画面是半透明的,这个画面的下面还有一个画面是一片废墟,这让他感到非常不安。

按照他的理解,出现这个情况的原因是这个未来可能是不确定的,他看到的是两个重叠的未来,一种是和平,一种是毁灭。

随后他想如何能证明自己穿越的事情是真的,他决定给自己留一个证据。

他穿越到500年前,附身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随后到了一个叫土佐神庙的寺庙。然后找了个竹炭在寺庙中的柱子上写下他名字中的一个字“鹤“(日文是两个字)。

等他醒了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那个他在柱子上留下的字。虽然经年累月已经消磨的差不多,但是还是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字。

此外土佐神庙的历代主持都保有一本书,这本书就像是寺庙的庙志,书中记载了历代发生的重要事情。

书中就有记载500年前,一天晚上寺庙的内侧柱子上突然出现两个字。当时这个庙的住持就觉得这是上天给他们的一个预示,所以记录了下来,但是寺庙的人研究很久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木内鹤彦又做一次穿越,他回到了15000年前,去看看这个大洪水到底是否存在,他对这个事儿一直很感兴趣。

当他穿越过去后,眼前的场景把他惊呆了,地球上全是水。而且他看到诺亚方舟,而且那个诺亚方舟和圣经传说中的不一样。

他看到的诺亚方舟,像一层层叶子卷起来的桶,然后他进到诺亚方舟里面,里面有三个巨大的球体,这个球的作用他并不清楚。诺亚方舟也不是圣经上说的只有一艘,他说至少50艘。

他非常坚信这个船不是什么古文明造的,绝对是比我们目前人类文明更加高级的文明建造的,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方舟的构造和里面的技术。

看到这里,让他不由得就想知道大洪水是为什么产生的,于是他继续往前穿越,终于看到了大洪水的起因。

在大概一万五千年的时候,一颗彗星与地球擦肩而过。彗星的主要成分是冰河水,由于它离地球特别的近,就被地球的引力拉扯,于是彗星上大部分冰就被拉到了地球,通过大气层变成了水,大量的水注入到地球了,结果让地球的海面升高了2000米。

那时的地球上已经有了高度的文明,就是亚特兰蒂斯,他说亚特兰蒂斯人身高三米到四米,生活的地方是现在的海平面以下二千米左右。

而且他还看到了类似恐龙的生物,它是一种动物,被当时的亚特兰蒂斯人饲养,用于骑乘和搬运。亚特兰蒂斯人可以活几百岁,所以他们的科技非常发达,因为一个人寿命越长,积累的知识越丰富。

当时亚特兰蒂斯文明已经能建造宇宙飞船,当大洪水到来时,大部分人就乘坐飞船离开地球,他们一部分人去了金星,有一部分人去了更远的地方,也有一部分人选择留在地球。

那颗彗星上的水基本上都落到了地球,彗星的核则被地球引力束缚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月球。从那以后,地球就进入了灾难的循环,问题就出在月球上。

因为这个外来彗星改变了原先地球上的很多自然规律。

原先地球上的水是真正的生命之源,经过阳光的照射之后,就能产生生命,但彗星上落下的水就不行了。

之前地球一天是25个小时,所以现在地球上的生物体内的生物钟还是遵循25个小时。

所以,后来自然界中很多恐怖的现象都多多少少和月球扯上关系。而且从那之后,留在地球上的亚特兰蒂斯人,身高越来越矮,寿命越来越短。

最后因为木内很担心他的穿越能力会消失,他就想直接去找宇宙的起源。

木内之前认为宇宙的起源是大爆炸,但是当他穿越过去,看到的宇宙最原始状态是没有物质的。

大爆炸理论说宇宙原先是一个极小的点,这个点质量无限大,但那也是物质,他看到的不是。他说宇宙最初是一个庞大的意识体。

后面这个意识不知为何发生了扭曲,在这个扭曲的缝隙中,就产生构成物质最基本的粒子。

这些粒子因为扭曲发生高速旋转,而且粒子相互之间不断的结合,最终形成了物质世界,所以现在的所有物质都是由最初的这个意识产生的。

木内认为我们人的意识就来自于这个整体的意识,人活着的时候是一个个相互独立的个体,人的灵魂离开了身体之后,一段时间内依然保持个体,过一段时间,就会被吸收到这个最初的意识,成为一个整体。我们来自于同一个意识,最终也会回到同一个意识中。

个体意识存在于粒腺体中。粒腺体的重要功能是能力的创造与资讯的传递。粒腺体可能是链接巨大意识体的管道。大脑不存在心灵,也不存在意识。大脑只是把粒腺体提供的资讯,加以储存、演算、计算处理,再对身体各部位下达指令。

以前的人类是可以通过粒腺体互相传达资讯的,也建立了高度的文明,后因大洪水的原因,一部分人类乘坐飞行器逃了出去,留下的人,文明尽毁,食物短缺,所以自行切断心电感应这个能力,产生了可以说谎的语言,并将以前的高度文明记录在石板上。

木内认为自己一开始看到的亮光、河、草地都是幻觉,是大脑在面对死亡时分泌出的类似多巴胺这样的物质,以帮助人面对死亡的恐惧和痛苦,并不是真实的。

而木内后面经历他小的时候的事,他看到了大洪水和宇宙起源,他认为这绝对不是幻觉。

同时木内也理解了什么是“地狱”,当一个恶人伤害了别人,给别人带去痛苦。

当他死了之后,他的意识在融入整体意识时,他给别人带去的痛苦都会在同一时间包裹住这个人的灵魂,之前给别人带来的痛苦被重新体验一遍,这个过程就是极端痛苦和恐怖的。

所谓的地狱就是一瞬间的感受,然后就都会被吸收到最初的母体意识中去,成为一个整体。

木内认为人类的癌症,表示的是细胞内电子过多,引发异常增生,所以只要进行放电,排除多余的电子,也许就能治愈疾病。

未来医疗技术是使用波动,不必开刀,用波动将细胞振幅提高,使细胞恢复能量,恢复活力,利用的是共振原理,优点是没有副作用,当一个波动接近时,只有具有相同波动的细胞才会产生反应。这种医疗技术可能是一百年以后的事。古代的人也曾使用过波动的医疗技术,例如占星术等,就是利用星体的能量。

另外,木内认为,要想清除核辐射,只要使用以核辐射为养分的光合植物就可以了。

木内呼吁人们停止物质化,每个人都有独特的任务及使命,要认清各自的使命,守护地球生态平衡,这样美好的未来就会实现。木内在书中的最后提到,他的使命就是避免第四次毁灭的发生。

《濒死经验的启示》木内鹤彦(一)

本文转载自网络。

木内鹤彦是日本彗星搜寻家,他经历了三次濒死体验,写了一本书《濒死经验的启示》。

第一次濒死体验

木内鹤彦第一次濒死体验发生在1977年,当时木内22岁,得了一种非常罕见的上肠间膜动脉性十二指肠闭塞,发病后马上送到医院,但最终宣告抢救无效死亡。

离奇的是就在宣布死亡40分钟后,木内又突然醒来了。回忆起在死亡的40分钟,经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开始,他看见自己在一个黑的地方。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亮光,他就慢慢地走向这个亮光。

他走进亮光后,发现是一个隧道,走进去之后就出现一片草原。

草原上面开着各种鲜花,感觉自己光着脚,脚下的泥土非常软,连花花草草从脚丫子里冒出来都非常清晰。

他继续往前走,面前出现一条大河,河非常宽,隐约看到对岸。

他走到河边,一个小船在哪儿,但是没有船桨,于是木内用双手划水。划到一半就累得不行,到了对岸累得筋疲力尽,直接瘫倒在河滩上。

这时沙滩上从远处走来五个人,看不太清楚脸,穿着白色的衣服,其中一个人走到木内面前,是一个女的,并不认识,她说:“你为什么来这儿?”当时木内就愣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来这里。

然后这五个人就带着木内上了对岸的一座大山,在上山之前,木内看到了他曾经的家人,过世的爷爷奶奶,甚至木内的一个是表兄弟。后来才知道,刚才跟他说话的那个女的是他的姑姑,他的大姑在木内出生不久就去世了,所以他不认识。

接着他们就开始爬山,爬到山顶之后,木内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脸,悬浮在哪里,和他说话,脸跟他说什么,他不记得了,然后这个脸就消失了。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回到自己的身体,回到了病床上。

木内睁开眼之后,发现他的爸爸妈妈就站在病床边,此时木内感觉到自己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跳了几声然后就没有了,他意识到自己心跳停止了,而且木内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了呼吸。

当木内有这个意识的时候,突然间本来站在病床旁边的妈妈,把头凑过来,说了一句话:“啊,死了!”然后木内妈妈就非常悲痛的离开了病房。

爸爸仍然站在病床边看着他。木内当时就愣了一下,然后尝试跟爸爸说话,他爸没有反应,然后木内马上就坐起来了,坐起来的时候,他的视线就跟爸爸差不多高了,但是他爸爸仍然看着病床,木内就顺着他爸的视线往下一看,发现自己还躺在病床上,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坐起来的这个自己没有身体,木内也才意识到刚才他以为自己醒过来了,其实只是他的灵魂。

随后木内发现自己有视觉,嗅觉,听觉,他可以听到声音,闻到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但是没有味觉,也没有触觉,摸不到人,身体能穿过物体,也能穿过墙壁。

虽然说它没有触觉,但是木内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能感觉到风和温度,也能感觉到空气。

在这个时候,木内突然想我妈刚才去哪儿了?就在木内这样想的时候,就瞬间移动到了妈妈的身边,当时妈妈正跑到楼下去给他姐姐打电话,告诉他姐姐木内死的消息。

木内跟妈妈说话,妈妈也没有反应。因为妈妈正在给他姐姐打电话,木内又想到了自己的姐姐,结果他一下又穿越到他姐那里。

姐姐当时正坐在车里赶往医院,姐夫开着车,木内的两个姐姐坐在后排,他瞬间移动过去时,就坐在俩个姐姐中间,俩人还在说话,所以那段时间车里所有的交谈,木内都有听到。后来木内醒了之后,还跟他姐姐确认,他的姐姐非常吃惊。

两次成功的穿越,木内发现意识可以自由穿梭,可以进入人的身体。当木内的肉体心跳停止时,他曾进入了爸爸的身体,对他说了一句,我没事的。后来爸爸表示当时在脑海中听到了木内的这句话,坚信儿子会好的。

木内意识到,灵魂状态下,意识会进入五维世界,也就是意识能够自由到达过去和未来的世界。于是木内穿越到了自己六岁的时候。

木内正和姐姐在河边玩儿,那条河的周围有几块大石头,当时只有他们在河边玩耍,周围并没有别人。

他们玩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他听到耳朵边有人喊“危险”,木内顺着这个声音一看,一个大石头正朝着他们滚下来,马上就要撞到姐姐,姐姐还没注意到,他迅速过去推了姐姐一把,石头就从旁边顺着河水滚下去了。

他一直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一声,这次他知道了,原来喊出这一声的正是他自己。

他穿越回到那天之后,木内就看着他和姐姐玩,等着那个示警的人出现,突然就看见石头滚下来,木内就跟他自己喊”危险“,是木内自己救了自己。

他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意识体在向他靠近,想要吸收掉他的意识。他拼命挣扎着想象自己的未来,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在一个场所里,做星体讲座的样子,很多年后他到达了那个场景中。

木内还尝试着进入了朋友的意识中,让朋友把一名车道上的驾驶员看成木内的样子,随后他的朋友去和驾驶员拼命挥手呼喊。活过来后,木内就去与朋友确认,确实发生了这件怪事,但是朋友也因此疏远了他。

处于濒死状态时,木内想证明这段经验是真实的,而不是梦境或自己脑海中的幻觉,于是拼命的留下证据。他穿越到江户时代一个写和歌的有名歌手身体中,木内在纸上写下“鹤”字的平假名。活过来后,他找到了这个歌人的后代,翻出了那本和歌集,看到了和歌中牛头不对马嘴的平假名,这一度成为这位歌人和后代一直无法解释的事情。通过这件事木内更加深信不疑自己的体验是真实的。接着,意识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弹回了病房,木内的意识回到了身体中,死而复生了。

《圣经》里的上三级天使与天使长们

智天使和座天使

文章来自网络

在中世纪早期一位自称为丢尼修的中东学者发表了《天阶序论》。制订了从天使到炽天使的天使三级九等即“天阶等级”。由于在《新约圣经》的《使徒行传》第17章第34节中出现过一名叫做迪奥尼修斯(Dionysius)的希腊官员,因此早期基督教信徒都将这位中东学者的著作当成圣经中人物撰写的文献,将天使的三级九等奉为圣经的内容。所以他现在被称为伪迪奥尼修斯。

在16世纪之后,天使三级九等的理论逐渐被教会淡化,在1992年版的《天主教会教理问答》中,伪迪奥尼修斯的【天使分级不被承认】。

上三级──神圣的阶级
炽天使Seraphim、智天使Cherubim、座天使Ophanim(Thrones)
中三级──子的阶级
主天使Dominions(Kyriotetes)(亦有译为权天使)、力天使Virtues、能天使Powers(Exusiai)
下三级──圣灵的阶级
权天使Principalities(Archai)、大天使(天使长)Archangels、天使Angels

先大体说一下天使形态的问题:

从中世纪(或者更早)到现在,天使的形象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随着人们的认知而改变。基本遵循着从“让人敬畏到恐惧的神圣”变成了“美丽亲民”的形象。

早期的天使,尤其是中世纪留下的那些天使的绘画和雕塑,不知道各位感觉如何,在我的眼中,它们完全不美丽,甚至有些恐怖,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怪物,而不是圣物。人们尊敬他们,或者说有些畏惧它们。

随着欧洲文艺复兴,人们渐渐的抛去了宗教那种一成不变的特性。天使们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性格与感情的流露,抛去了让人敬畏的形象。除了背后的翅膀,不论是表情还是穿着,他们都给人感觉非常的亲民,天使成了人们心中温柔美好的形象。

炽天使 Seraphim

“Attending Him were mighty seraphim, each having six wings. With two wings they covered their faces, with two they covered their feet, and with two they flew.”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 以赛亚书

Seraphim are the angels closest to God, and thus the highest in the angel hierarchy. They derive much joy from worshiping their god, which is why they fly around his throne singing “holy, holy, holy” non-stop.
撒拉弗有六个翅膀,遍体内外都布满了眼睛,他们昼夜不住的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在《旧约圣经》中提到的六翼天使;亦出现于不同的中东作品,被视为天神。犹太教认为此类天使拥有人类的外表,而基督教神学则把炽天使分为天阶中最高级“神圣的阶级”的最高等级。

炽天使长的就是这个样子

早期的炽天使只露出脸,身体都被翅膀覆盖,这也有了炽天使的翅膀是长在头后而不是肩膀后的说法。漫画中用了这个梗的最有名的就是《天使禁猎区》吧。六翼展开时,会使整个天使成十字架的形态。注:炽天使的翅膀不一定有眼睛。(文艺复兴以后,都变成人形六翼的了)

智天使 Cherubim

外貌特征是:脑袋有四个,分别是:第一是牛、第二是人的脸、第三是狮子的脸、第四是鹰的脸。三对翅膀,翅膀上必须带眼睛,这是智天使的主要特征之一。脚下有轮子。

(编者按:智天使的形象让人不禁想起,佛教密宗的金刚嘿汝嘎,金刚嘿汝嘎常有三头、四头、或多个头。其中有人头、牛头,马头,狮子头,金翅鸟头等等。背后有巨大的翅膀,身有四臂,八臂,十六臂,乃至千臂,每个手心中有睁开的眼睛,有的本尊甚至全身都是眼睛,脚下有时也踩着火轮。形象威猛,令人生畏。藏传认为金刚嘿汝嘎是佛陀的法身所化现,是法性的象征,代表法性中智慧、慈悲和力量三位一体的展现,虽然外显威猛,但内具慈悲和智慧,故称为“密续佛陀”。或许密宗嘿汝嘎和圣经里的上三级天使是同体异名,也未可知。毕竟所有宗教都在用着不同的词汇和名称,描述着相同的事实和真理。)

大殊胜嘿汝嘎

其实智天使和炽天使是非常不好区分的。混淆是很容易的事情,问过几个神父,大家给我的答复是“智天使是四脸六翅,而且翅膀为蓝色,带眼睛。”

在东方基督教里,对智天使最多的描述是“有很多眼睛”。他们经常被画成一个一张在六扇翅膀中间凝望着的脸,有时候看上去跟六翼天使没什么区别。他们的翅膀经常画有很多眼睛。在西方基督教艺术里,智天使最常见的样子是婴儿,大约就是我们俗称的小肉肉球“丘比特”。

但这样的天使,怎么看都更类似于怪兽吧。其实可以这么理解,狮鹫大家都知道吧,不少学着把智天使认为是狮鹫的原型。任何事物都是带有两面性的,比如天使,他们有神性也有兽性,特别是在指代堕落的智天使的时候。

智天使

座天使 Ophanim

神的私家车,这个名字描述的功能性大于它的外形。“Ophanim”是希伯来语中的车轮的意思,它经常在神的脚下。外形特征就是几个嵌套得的大轮子,带着火焰、翅膀、眼睛…..这种大轮子经常和神、炽天使、智天使一起出现并不会单独飞出来啦。这种天使绝无人形。

座天使,旋转嵌套的燃烧着的轮子,轮子与翅膀上长着眼睛

关于天使翅膀上的眼睛,随着人们绘画技能的增强和理解的不同,表现形式也差了很多。大约在11到13世纪,基本还是直接以眼睛的形式出现,而到了15世纪能看到天使的翅膀上的羽毛是孔雀羽毛。再往后就是我们熟悉的鸟类翅膀了。

下三阶基本不细分,形象也没有过大差异

大天使(天使长) Archangels

米迦勒 Michael(火)

米迦勒或弥额尔是在《圣经》提到的一个天使的名字,神所指定的伊甸园守护者,也是唯一提到的具有天使长头衔的灵体。米迦勒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谁似天主(似神者)”。在基督教的绘画与雕塑中,米迦勒经常以金色长发、手持红色十字架(或红色十字形剑)与巨龙搏斗或者立于龙身上的少年形象出现。

在基督教正经和次经中一共提到了米迦勒、加百列、拉斐尔、乌利尔和耶利米尔五位天使。米迦勒在基督教文化中,其事迹有:一夜之间歼灭进犯耶路撒冷的十五万亚述大军、阻止亚伯拉罕将其子以撒献祭、在焚烧的荆棘中召唤摩西率领希伯来人出埃及、捕拿及囚禁千年古蛇(龙)撒旦(‘启示录’)。米迦勒由于执行人类的创造和反对者撒旦战斗,其威能与大魔王并驾齐驱。

《圣经》的记载显示,与撒旦的七日战争中,米迦勒奋力维护天主的统治权,对抗天主的仇敌,的确名实相符。在《死海文书》之‘光之子与暗之子之战’中,米迦勒以天国副君、光之君主的身份率领天使军与暗之君主贝利尔的暗之军团决战。双方大战四十年,前三战,光之君主获胜,后三战,贝利尔得胜,在第七战中,上帝亲自出阵,打倒了贝利尔。

古时凯尔特人有着和中国一样的“龙脉”思想,即以建造米迦勒的神殿于龙脉交错点以作镇压。犹太传说中,耶和华用火造了米迦勒,用水造了加百列。

米迦勒的另一身份,则是在最后审判时数算人的灵魂的天使,引导死人走向“彼岸”,并审判人死后的命运(犹太秘教中也将其列为死亡天使之一)。基督教中流传米迦勒守护着圣母玛丽亚(Mary)的灵魂,不让别人沾污

米迦勒与埃及神话中的天狼星之神西留斯是为同一神格。由此,米迦勒又多了冥界向导的阴气。在希腊神话中,米迦勒对应的神灵是赫尔墨斯或阿波罗,对应希腊字母为代表着“开始”和“重生”的阿尔法,因此,米迦勒其实又是亡魂的引路人以及守护光明之大天使。

“慈悲的天使”、“正义的天使”、“神之王子”,四大天使及七大天使中,都见得到米迦勒的名字,据旧约‘但以理书’传承,米迦勒是以色列的守护天使,是六十九个新兴国家守护天使中唯一没有堕落的天使。也是世界陷入乱世时必会出现引导世人的天使。在伊斯兰教中,对米迦勒的描绘是:“翡翠之翼、番红色之发、俱百万张脸与口、舌操百万种方言,为人寻求安拉的赦免”。‘古兰经’记载米迦勒为信徒之罪而流泪,而生出基路伯。而基督教早期的分支拜蛇教则将米迦勒塑造成狮首人身的雕像

右手剑(阿斯卡隆?)、左手秤就是米迦勒的标准形象(这有可能是后来艺术家吸收了希腊的法律和正义女神忒弥斯的形象),1950年罗马教廷以米迦勒为警察的守护神。在“经典伟特”塔罗牌中的“审判”,即是米迦勒吹响末日号角、死人复活时的场景。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米迦勒事迹太多、人类怀疑他到底休不休息的关系,他也被视为司“不眠”的天使

红色十字架原是英格兰守护神圣乔治的信物,但从中世纪开始,米迦勒逐渐和圣乔治相混同,米迦勒也因此而成为英格兰的守护天使。英格兰国旗就是以米迦勒-圣乔治的红色十字架为原型而设计的。

司克特在《末代吟游诗人之歌》中描写玫瑰窗上的米迦勒:“那红色的十字架在他手中闪耀,月光透过玻璃将鲜血洒在地面上”。可见,红色十字架代表着米迦勒的神威。

美国华盛顿特区的米迦勒大教堂是世界范围内最著名的米迦勒信仰圣地。

米迦勒节:Michaelmas,基督教节日,纪念天使长米迦勒。西方教会定在9月29日,东正教会定在11月8日。

加百列 Gabriel(水)

Gabriel(希伯来语:גבריאל) :由希伯来语字根G(ג),B(ב),R(ר)演进而来,意味著上帝之力(神之力)、“总督”、“统治者”。加百列在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旧约中和米迦尔同是唯一被提名道姓的大天使(不过加百列在伊斯兰教中称为吉布列)。在伊斯兰教中的吉布列比基督教的加百列要更受重视,以向先知穆罕默德传达神的话语而著名。

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中俱为与生命过程相关的天使,如受胎报知、复活、慈悲、启示乃至于死等等。事迹亦包括为耶稣的受胎、复活和诞生等报讯,而最著名的事迹即为向约翰及妻玛莉亚传递怀有圣子耶稣的消息。亦是亲手埋葬摩西的天使。

加百列为守护伊甸园的智天使们的领导者,以防止撒旦的入侵。加百列在最后审判中负责鸣喇叭以示死人的复活,神秘学中以加百列为司转生的天使,引导灵魂转生而使女性受胎。

伊斯兰教则视她为真理天使(按:并非所有伊斯兰教徒都承认加百列属女性。天使以中性或两性所记载,唯加百列明确以女性记载)。因其常为人托梦,又被视为司梦的天使。其象征为百合花和号角,代表宝石是月长石,代表颜色是银色、白色。

拉斐尔  Raphael(风)

拉斐尔(希伯来语:רָפָאֵל,Rāp̄āʾēl,阿拉伯语:رافائيل,Rāfāʾīl)或译为拉法叶尔,名称意为“神治愈了”(神之愈),是犹太教、基督教及伊斯兰教信仰中一位天使长的名字。据传他行使一切治愈的神迹。他治疗的不仅是人的身体,还包括人的信仰。Rapha 即希伯来文的治愈者、医师等。

由于拉斐尔是操治愈术的天使,和蛇的形象便有了牵连。拉斐尔为第二天的支配天使、力天使的君主、伊甸园生命之树的守护者、代表物即为那把智天使的炎之剑。经常站在神的御座前的七名天使之一。是少年、旅者的守护者。

拉斐尔在四大天使之中掌管风(也有说是火),代表色是黄色,白色和灰色。水星的天使,是朝圣者最崇敬的天使。

拉斐尔的传说极其纷乱,他既是大天使,又是力天使,却有炽天使的六翼,又同时属于智天使、主天使、能天使三位阶。拉斐尔的形象一直都是愉快的,稳重,充满慈爱。除了治愈人的疾苦,还传授诺亚建造方舟的知识与技巧。将《天使拉结尔之书》交给诺亚的也是拉斐尔。旧约记载与雅各摔角、解除亚伯拉罕老年行割礼的痛苦的天使亦相传是拉斐尔。

继圣经上指名道姓的米迦勒和加百列,他为第三位罗马教廷认定的一本旧约圣书『托比书 (Tobit)』中出现名字的天使,书中他直述道他即是神御座七大天使之一,帮助托比雅(Tobiah;犹太被巴比伦灭了之后,被虏至巴比伦的以色列人之一,托比的儿子)完成他早年的冒险,从魔王阿斯莫德手救出他的妻子撒拉(Sarah)。

犹太民间认为拉斐尔是他们冥府(Sheol)的守护,也就是埋葬死亡天使阿撒兹勒的地方。他受神的指示和米迦勒、加百列一同创造人类,他曾向亚当解说他犯的错误,并述说了男女之间爱的缔结。

在所罗门王的传说中,所罗门王求上帝帮助他建造宫殿,神经由拉斐尔之手交给了所罗门王一只刻有五芒星的手环,能够镇压恶魔,所罗门王就能够奴役恶魔来帮他完成他的宫殿。

乌列 Uriel(土)

乌列(希伯来语:URIʾEL),或译为乌列尔、乌里耶尔,名字的意思为“神之光”、“神之光明”和“神之火焰”,是犹太教及基督教信仰中一位天使长的名字,和米迦勒、加百列、拉斐尔是站在上帝面前的四大天使,其名字在旧约圣经的伪经埃塞俄比亚语《以诺书》、《厄斯德拉四书》和《新约圣经》的伪经彼得的启示中有被提及。相对于拉斐尔的快活天使形象,乌列是恐怖的愤怒天使之貌,配合其形象,可能即是在伊甸园口,持火焰之剑,把守入口的智天使,他的“千里眼”能一眼看穿人的罪行,还识破了撒旦想要入侵伊甸园的阴谋。又是监看雷电、恐惧的天使。

可是不知怎的,有些神秘主义宗派(可能是诺斯替教派)却认为这位正义天使还掌管诗文及音乐。

乌列的颜色是紫色,白色和静蓝。是星期一和星期三的天使,也是九月的天使。他是掌管天秤宫的天使,因为天秤代表神的绝对公正与威严,也代表审判。塔罗牌的“力量”(Strength)可能是指乌列,图中使着狮子的女斗士,却没有翅膀,即是代表乌列住在地狱的左证。

乌列乃掌管地狱之火的天使;支配地狱的天使,在最后审判的时候负责开启地狱之门,在地狱执行以永远的火,焚烧罪孽深重的人,等等苦刑。启示录第八章所云,掌圣火、与神最靠近的大天使,可能便是乌列。与希腊神话中的冥王哈迪斯Hades(支配着塔耳塔洛斯Tartarus的地狱)有同一神格,可见乌列亦存在于希腊神话中(被基督教吸收了)。

在犹太教后期,又一大天使”The Face of God”法奈尔/珐穆(Fanuel;Phanuel)出现在四大天使之列,因为事迹同于乌列,乃是传授人类通向神的秘法之钥的人,加上地位相等,被视为同一存在。 乌列之名未出现于正典中,却是后世教会公认的四大天使之一,在“失乐园”一作中大放异采,称其为「太阳下的统率者」,有记载的文献中,乌列为警告诺亚会有大洪水的天使,亦说是以斯拉(Ezra;相当于正典“以斯拉记”伪经中的记载)的启示天使,若非其体代表了神的光辉和博爱,不会有这么重的任务。

本来在一些古老的希伯来经书中,天使都是没有被提及到名字的(除了米迦勒和加百列)。事实上,这些天使的名字被后世的评论者所认同的,是源于那些被放逐到巴比伦的犹太人。(此说法源自于提比利亚的拉比Simeon ben Lakish(230–270), )

乌列同样出现在Second Book of Esdras(在很多版本的圣经伪经片段中,有时候也被称作Esdras IV in Catholic versions,是作为Esdras伪经文献的一部分 )。在其中记载,祭祀以斯拉向上帝询问一系列问题的时候,乌列被派去指引他。在伪经Esdras的启示录和其他一些伪经中记载,Michael, Gabriel, Uriel, Raphael, Gabuthelon, Beburos, Zebuleon, Aker, and Arphugitonos在世界末日,这些天使将被规定。

乌列既有炽天使之说,也有智天使之说。传说将秘法卡巴拉授与人间的也是乌列,乌列象征神的光辉传到人间,代表了一切的神的秩序。这些知识包括了魔法,炼金术,占星术,宇宙的意识,甚至是大自然的一切气候变化,都说是乌列的管辖范围,乌列启蒙了人们对神的信仰。但因此在反魔法的八世纪白色恐怖时期,乌列被教廷严加批判,于公元745年时被Pope Zachary移出记录中。直到后世才得以在教会中复权。

彩玻璃上的四天使

有一种说法,四大天使在天上是炽天使,下来以后套着大天使的皮,因为炽天使降灵不下来,所以大天使是降灵的炽天使。

祈竹仁波切:一个神奇的咒语

文章来自网络

作者:上善如水

早上,无聊的很,这么早去练歌房别人会以为变态(多么希望能早日证得噶当十秘财啊!那就不怕别人怎么想了!),本来星期天早上去天主教堂也有歌可唱还免费,但总觉得佛教徒这样做不太恰当,上论坛看看,哎,还是我不懂的超郁闷话题,也没有人吵架,实在无聊,只好说个相关故事吧,自娱自乐(有部电影这个名字的,据说很好看,李汶演的。李汶就是那个如果演狐狸精不必化妆就很像的那个歌星演员。别搞错,不是温碧霞啦。温是演潘金莲不必红肚兜也像的那个)。

在很久很久以前,应该是1992或者1993,活佛在50年代离开后第一次回寺,当时有个普通信徒跟着去玩,是个印尼华侨,也很信佛但不很懂。说起这个人,很多好笑的事。

他因为和活佛一起去寺院,当地人就很认他,常有人念念有词地摸他,大家称他为“把我们活佛从边地带回来的印尼伟人”。

我在1995到现在,为寺院也办了不少事情,但大家顶多只把我当熟人,距离他的圣人形象还差很远!

说起来,西藏人很喜欢这样称呼别人,全村上下,不论男女老少,一律外号相称。外号要么取自体貌特征,要么来自主人的某件轶事。

我朋友就说过一个事。

文革期间,一个男人买了收音机,是家里相当贵重的财产。男人一天到晚开着,有一天收音机坏了,时而有声时而没声。男人把机子后盖撬开,发现里面有块金属板上散布许多小铁线,有直有弯。男人认为小铁线们都应该是直的,收音机有毛病是因为有的变弯了。男人抄把钳子,把所有弯起来的铁线都给掰直。这回,话匣子彻底不言语了。以后,村里人就管他叫“修收音机的人”。

这个起名的习惯,和美国印第安人相同。

印第安人也都是这样给名字的,譬如说小孩要起名当天,爸爸看到什么事就以这起名,或者以身体特征或者特别的事情给名,大家为别人起外号也是这个原则,譬如“与狼共舞”啊、“天打雷”啊、“2005年的第一场雪”啊……等等,所以有个著名的印第安人名叫Two Dog ****ing的(这个不是我说脏话,这个很多人都知道的!网上大概也能查到这个笑话)。

扯远了,说回来。

这个人和活佛去了一个破塔,他捡了一个擦擦,准备以后镶起来带脖子上当纪念品护身符(当地民风纯朴,没有纪念品卖,寺院也不收门票,和尚也真是和尚!)。

当晚,他突然急病,活佛念很多经还给药都没有用,西医来了也无效果,看起来有生命危险,已经有点半昏迷了。

当年那里不很开放,如果来个国外人死在那里了,干部很大麻烦,活佛是把他带去的人所以也很难和他家人交待(怎么开口呢?“你儿子突然死了然后我们把他喂鹰了”?)。

所以大家都很担心,活佛、寺院很多老僧、很多当地干部,当晚都没睡,一直看着他。

后来第二早活佛打卦,然后问他,你昨天是不是拿过啥不是自己的东西的?

他当时都气若游尸了(我没有写错字!),答没有啊,只捡起来了个不值钱的地上的小泥佛牌。

活佛马上叫人备车,本来他行程很忙的,但也没办法,马上回去那挺远的地方,放回大概的塔下的地方,念了一下一些咒,他都还没回到寺院,那个印尼伟人就已经好了去看隔壁村的那个漂亮西藏女孩了(这女孩现在已经当妈妈了,她的小孩被叫为“把我们活佛从边地带回来的印尼伟人快死也要来看上一眼的美女的娃”,这是后话了)。

后来我听说这个事情,问过活佛他当时念什么咒这么厉害,要他给我口传,活佛答念的是Om Sorry Sorry Sorry Hum Phat!

寂忿文武百尊咒

文章来自网络

忿怒五十八尊总咒(忿怒尊总咒)

Om rulu rulu hum bhyoh hum
Om 如鲁 如鲁   吽     Bio      吽

bhyoh:藏传发音念 jio。梵文发音念 bio。

此咒亦为清淨嘿嚕嘎(又译「真实嘿噜嘎」、「扬达嘿噜嘎」 Yangdak Heruka)之极密究竟心咒。亦为胜乐金刚(按:新译派的胜乐金刚,与旧译的清净嘿噜嘎同体异名。)

寂静四十二尊总咒(寂静尊总咒)

om bodhichita maha sukha gyana dhatu ah
om    菩提 吉达   马哈    苏卡   gia那   达度   阿

文武寂忿百尊根本咒

om bodhichita maha sukha gyana dhatu ah Om rulu rulu hum bhyoh hum
om    菩提 吉达  马哈    苏卡   gia那   达度   阿  om 如鲁 如鲁   吽     Bio      吽

此咒亦名阿达尔玛普贤王如来心咒。包括寂静部四十二尊,及忿怒部五十八尊,持此一咒,即等同持诵文武百尊之总集。

《文武百尊》即是一百位寂静尊与忿怒尊的总称。其中寂静尊共四十二位,而忿怒尊共五十八位。《西藏度亡经》认为,光明就是生命的本质,死亡的中阴期如果没有觉醒,并接受来自光明的摄受,就会以生命的形式继续表现生死轮回。在中阴阶段的七七四十九天中,文武百尊各自的曼达拉逐渐出现,散发出各种不同耀眼炫目的亮光,及如雷响的怒吼。只要行者能在中阴阶段认出,便能得到解脱。

文武百尊出自《大幻化网》密续,义即根本摧灭金刚地狱,亦称”中阴百尊”,以人亡故后,在中阴期间,由心识所现。

其中,五蕴化为五方佛,五大化为五方佛母,四根四识化为八大菩萨,四触、四时化为八金刚母,护四门化为四忿怒明王,四见化为四忿怒母,度六道化为六金刚,共合计四十二尊,皆由自身之根本寂静,变相而成,即护门之忿怒尊,因能以面对寂静尊故,亦能变为寂静。

所谓大幻化网者,以行者顶心二轮,所化出之(顶轮)忿怒、(心轮)寂静本尊。其教授是莲花生大士从普贤王如来所说之根本续密要中,摘要摄集。若祇闻寂静忿怒本尊之名,亦可超三恶趣,倘得入坛灌顶,则虽犯三昧耶戒者,修此法亦可还净。藏人于亲友亡故后,敦请喇嘛为亡者超度,即修此法,故称为”中阴救度法”。

中央为法身普贤王如来,与白色普贤王佛母现双运相。前方为毗卢遮那佛(大日如来),与虚空法界自在母现双运相。东方(右下方)金刚萨埵身青蓝色,与佛眼佛母现双运相。其右为地藏菩萨身白色,左为弥勒菩萨身浅黄,其前为金刚媚母身白色,后则金刚华母身白色。南方(右上方)宝生佛身黄色,与麻麻奇佛母现双运相。右为普贤菩萨身桔红色,左为虚空藏菩萨身黄色。其前金刚蔓母身黄色, 后则为金刚香母身黄色。西方(左上方)阿弥陀佛身红色,与白衣佛母现双运相。其右观世音菩萨身红色,左为文殊菩萨身桔红。其前金刚声母身红色,后则金刚灯母身红色。北方(左下方)不空成就佛身绿色,与具誓度母现双运相。其右为除盖障菩萨身绿色,左为金刚手菩萨身绿色。其前为金刚涂母身绿色,后则为金刚食母身绿色。

普贤王佛身旁环绕六能仁,依次为:度天道能仁~无上威权,佛身白色。 度修罗道能仁~坚固甲胃,佛身绿色。度人道能仁~释迦狮子,佛身黄色。 度畜生道能仁~不动狮子,佛身蓝色。度饿鬼道能仁~焰口,佛身红色。 地狱道能仁~黑法王,佛身黑色。六能仁皆无上顶髻,赤足,穿法本、法裙、袈裟等化身佛装束。

东门守护(右下角)尊胜明王,身白色,佛母白金刚钩母。南门守护(右上角)降阎摩明王,身黄色,佛母黄金刚索母。西门守护(左上角)马头明王,身红色,佛母红金刚锁母。北门守护(左下角)甘露漩明王,身绿色,佛母绿金刚铃母。

以上计四十二寂静尊。另虚空有金刚持与传承上师、五部持明,下方有护法众,皆不计算在内。

寂静尊于亡者中阴期头七,一至七日逐日显现,以不同净光,摄受众生投生其净土,以行者研修之子明与本尊之母光明交融,称“母子光明会”。

文武百尊之忿怒尊,出自行者脑海,乃是寂静尊所幻化的忿怒相,现于亡者二七之八至十四日间,亡者当择一净土往生。未来生者只能于七七中阴之间,投往六道之中任何一道,故修习此法,贵于以平日所修,放临终时熟练而往生佛土,方可助念新亡,导引明路。(“中阴”在藏文中称为Bardo,是指「一个情境的完成」和「另一个情境的开始」两者的「过渡」或「间隔」。Bar的意思是「在……之间」,do的意思是「悬空」或「被丢」。)

中央为大殊胜嘿噜嘎(Chemchog Heruka)与天口法界自在母现双运相。中前方为佛部嘿噜嘎,赫红色,现双运之佛部忿怒佛母褚红色。东(右方)金刚嘿噜嘎(Vajra-Heruka)黑蓝色,现双运之金刚部忿怒母(Vajra-Krodhesvari )蓝色。南(右上方)宝生嘿噜嘎(Ratna-Heruka)黄黑色,现双运之宝生部忿怒母黄色。西(左上方)莲华嘿噜嘎(Padma-Heruka)红黑色,现双运之莲华部忿怒母红色。北(左下)方,竭磨嘿噜嘎(Karma-Heruka)绿黑色,现双运之竭磨部忿怒母绿色。以上为诸明王、明妃。

主尊旁绕二十四自在母,分成四组,为:(东)白郭莉母 (南)黄佐莉母 (西)红扎姨母 (北)黑贝大莉母 (东南)桔红布嘎西母(西南)蓝嘎沙玛莉母 (西北)黄展奎莉母 (东北)蓝雪玛夏母,以上两组皆披人皮,忿怒母之装束。(东)黑狮首母 (南)红虎首母 (西)黑狐首母 (北)蓝狼首母(东南)浅黄鹫莺首母 (西南)深赤鸡首母 (西北)黑鸦首母(东北)蓝枭首母以上两组非人异首母,有怖畏之装束。四门守护母(四方角落)为:东门:白色虎首毋。南门:黄色猪首母。西门:红色狮首母。 北门:绿色蛇首母。于本尊等之下方各有六自在母。依次为:

东六自在母:深赭色罗剎天。桔红色梵天。浅绿色大天。 浅绿色大自在天。红色童子天。白色帝释天。

南六自在母:黄色金刚,蝙蝠首母。红色寂天,水兽首母。桔红色甘露,蝎首母。浅黄色太阴,鹞首母。深绿色遍入天,狐首母。黄黑色罗剎,虎首母。

西六自在母:红绿色食者,兀鹰首母。红色欢喜者,马首母。 粉红色大力者,大鹏首母。红色罗剎,狗首母。 红色欲乐,戴胜马首母。红绿色护财,鹿首母。

北六自在母:蓝色风天,狼首母。红绿色妇女,野羊首母。 绿黑色亥母,猪首母。红色金刚,乌鸦首母。 绿黑色鼻者,象首母。绿蓝色水天,蛇首母。

外四门(最外围四角落)有四门守护母。

东门:白金刚杜鹃首母。南门:黄金刚山羊首母。

西门:红金刚狮子首母。北门:绿金刚蟒蛇首母。

以上合计五十八尊忿怒尊,加上寂静四十二尊,合称「文武百尊」。 顶上虚空金刚萨埵表自性佛所化现,以及传承三上师,下方骑狮护法等不计其内。

文武百尊的法性,涵盖六道有情众生,是一切法界的真实显现。故修持此度亡法的利益。本尊曾有开示:「若有见者、闻者、身触者,不仅是对于过去亡者令其解脱,并接引至普贤如来的法身净地,还能利益现世者,未来也能达到普贤如来的法身境界」。若往生先亡、祖先、亲眷及累世冤亲债主能入坛接受超荐,一切罪障清净,速得解脱生天或生佛国净土,此为参加超度法会殊胜之处,是以中阴文武百尊在诸多超度法中,被推崇为最特别最殊胜的度亡密法!

清淨嘿嚕噶(Yangdag Heruka)淺說

本文来自网络

侯松蔚 著

清净嘿噜噶(Yangdag Heruka)属宁玛派主要本尊法门──八大修部中之「清净意」。又译「真实嘿噜噶」、「真实意」,盖藏文Yangdag一词兼具「清净」与「真实」之义,两个意义均经常使用;对应梵文Visuddha Heruka,Visuddha亦具「清净」与「真实」二义,但「清净」之义比较常用。敦珠法王之子Thinley Norbu Rinpoche于其名著“TheSmall Golden Key”中,亦将之译为Wholly Pure Mind,故笔者权译为「清净意」、「清净嘿噜噶」,谅似无过。

至于Heruka,乃梵文原音,藏文直译作「饮血尊」,系忿怒尊之通称,尤为胜乐金刚(Cakrasamvara,总摄轮金刚)之专称。「饮血」是指吞噬贪欲为主之烦恼污血,并非杀生饮血。此外复有其他甚深内义,如《喜金刚本续》云:「he者空性本因故,ru者离染胜庄严故,ka者无所住故。」(宋‧法护译《佛说大悲空智金刚大教王仪轨经‧说密印品第七》)

大伏藏师秋吉林巴尊者(Choggyur Lingpa,1829─1870)《密髓三法:清净独一手印食子灌顶仪轨‧炽燃明点》记载,清净嘿噜噶乃金刚萨埵为调伏难驯众生而示现,无余总摄一切诸佛大乐智慧,即身能获殊胜及共通成就,尤能净化失坏誓言;金刚吽声、无垢友尊者、莲花生大士等众多大成就者均以之为秘密本尊。

珍宝洲尊者(Ratna Lingpa,1403─1478)甚深伏藏曰:「精进于此密咒瑜伽者,尤其根本支分三昧耶,一切三种律仪失坏等,以此修复无余补退败,二种成就以此亦获得,特为酬补失坏最究竟,以此能获持明最胜寿,故为秘密心要之修持。」

不败尊者(Mipham Rinpoche,1846-1912)《断绝业障百咒》如是阐述清净嘿噜噶真言之无量功德:

这是一切善逝真实意金刚嘿噜噶的极密殊胜究竟心咒,也被称为忿怒总持咒(笔者按:清净嘿噜噶真言亦为一切忿怒尊的总咒,也是寂忿百尊的忿怒诸尊咒),堪为一切密咒瑜伽母续甚深究竟胜乐金刚。(按:新译派的胜乐金刚,与旧译的清净嘿噜噶同体异名。)

我等大师释迦佛也于此刹土未包括的二十四圣境示现的化身没有隐没而住世,在其他刹土中以佛陀相面向赡部洲而宣说胜乐续。(按:世尊每宣说一密续,均会示现该密续本尊之坛城,说法完毕后将坛城收摄。唯独宣说《胜乐》后,并无收摄坛城,保留其于世间。故修持胜乐法类之行者能极速得到加持。)在此刹土依靠他的咒语而成就,这是大家共称的。

《胜乐续》也称为《嘿噜噶噶波续》,其中云:「身佛陀双运,语轮胜乐续,意真实成说。」诸佛双运称为空行胜乐,护轮称为胜乐轮金刚,真实成就共称为幻化胜乐。一般来说,依靠此咒能迅速成就胜乐本尊的所有密咒,只是念诵也能成就,这所有的续部中最甚深的就是此真实幻化胜乐续,因而称为甚深真实部。(按:此与新译派谓「即使行者定力低下,仅仅持诵胜乐父母真言,已能成就息、增、怀、诛四种事业」之说相顺。)

印藏诸位持明者众所周知,如《大普贤王自住续》中云:「三千大千世界中,身之坛城虽无量,然嘿噜噶身最胜。」

又云:「三千大千世界中,意之幻化虽无量,然智勇士意最胜。」浩瀚无边的坛城所有修法中最甚深的叫做金刚意修法。

这一咒语也是以前污浊的大Rudra号叫声加持为大吉祥智慧咒,成为善逝殊胜表示的深义,是仅仅念诵也受到一切智慧天尊加持、不由自主集聚诸空行母的殊胜密咒。(按:此与新译派谓「念诵胜乐父母真言,可得胜乐中围内二十四处勇父勇母,聚集于自身要脉加持风息、明点」之说相顺。)

续中云:「此rulu为大稀奇,此rulu能生证悟,此rulu能断障碍,此rulu能得悉地,增上意乐八字宝,一切如来之意宝,本来智慧精华故,加持八字现手印。」(按:本尊真言共八字,其中有“rulu”。)

《大普贤自住续》中云:「三千大千世界中,语之坛城虽无量,然八文字语最胜,即是具缘我之语。」

(按:以上开示一切身、语、意坛城中,清净嘿噜噶均为最胜。此与新译派谓「胜乐父母光明胜于余尊,若无《胜乐》则其他一切密续亦无从安立;修持胜乐法类能成就四续部中任何本尊之证德」之说相顺。)

智慧幻变的这一心咒现为一切天尊与坛城的根本,如果了知此咒为法性而讽诵,则如烈火燃草般速疾焚烧一切破誓与罪障,迅速成就浩瀚事业与智慧悉地,由于首先必须得受灌顶具足誓言,因而绝对要极为秘密地修持。

如前所述,莲师本人许此为最胜法门,并以之为主要本尊,但他发觉成就越大,障碍越多,故宜兼修普巴金刚以除障。因此,后世取出的许多伏藏法,如三根本洲尊者(Tsasum Lingpa,1694─1738)的《无上净镢红黑噶乌》、顶果钦哲法王(Dilgo Khyentse Rinpoche,1910─1991)的《耳传心要密库‧纳氏传规普巴》,都是清净嘿噜噶、普巴金刚合修于同一仪轨中;秋吉林巴尊者的《密髓心要》,则以先后次第,分修二尊。

其中《密髓心要》(Sangthig Nyingpo)为秋吉林巴著名伏藏,全套共三位本尊:金刚萨埵、普巴金刚、清净嘿噜噶。三尊实乃同一体性,故后二尊心间均安住智慧尊金刚萨埵。《密髓心要》普遍盛行于宁玛派及噶举派中,噶举派诸上师于香港传授金刚萨埵、普巴金刚法门,多半皆属本法,然而清净嘿噜噶却鲜有传授。

当然,本法乃至任何甚深密法,谓能如何即身成就,均乃针对已精熟显教,生起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堪能断恶行善、自净其意,善习止观、生圆次第,并如理守护三种律仪的具器行者而言。

至于吾等烦恼炽盛、心思粗恶、禅定低下、净观匮乏、戒律失坏之非器劣徒,仅仅受灌持咒,只能种下解脱远因,稍稍净业积资,未堪藉此对治惑本,遑论成佛,更无庸担心因「成就大」而招引障碍。然而,有缘值遇此法,苟能发大誓愿,次第修学,如理行持,则成就可期;若确实具足大愿、勇猛精进,自然亦无惧障碍。

事实上,佛陀及历代祖师生平可证,不论修持何种法门,障碍必随成就而来,盖内有往昔恶业妨碍自己进步,外有邪恶魔妖不欲见人为善。甚至当我们转化重大恶业,减弱成为小恶业,也会提前引生少许苦果,藉此清净恶业(重业轻报);当我们修心向善,动摇累积已久的烦恼习气,思绪也会强烈不安……凡此种种,连普通修行人也会经历,实乃「好转反应」,就像有效的药物可能会把病根引发出来一样。诚如宗萨钦哲仁波切所言:「为什么会有障碍呢?因为我们里面有东西要被障碍,这表示你里面有一些好东西……如果你从来没有碰到任何障碍的话,那才是真的坏事,因为那表示你里面根本没有东西需要打扰。」如果惧怕障碍,因噎废食,则世间、出世间法皆不能成,也就没需要修学佛法了。

克里希那穆提日记(10)

摘自《克里希那穆提日记》

1973年9月21日

醒过来时没有一点思绪及思绪的问题,这样真好。此时心灵获得休息;它在自身之中产生秩序,所以睡眠才那重要。心灵会在醒着的时刻,为它的关系和行动带来秩序,使得心灵在睡眠时获得完全的休息;或着,在睡眠时,心灵会努力安排自身的事务,使自身感到满足。在白天时,很多的因素会再度造成混乱,而在睡眠的时辰中,心灵会试图脱离这种迷乱。心灵、头脑只有在有秩序时才能有效而客观地发挥功能。任何形式的冲突都是混乱。请考虑心灵在每日的生活中所经历的;睡眠时努力维持秩序、清醒时努力处理混乱。这是生命的冲突,每天都在进行。头脑只能在安全的状态中发挥功能,而在矛盾和迷乱中无法发挥功能。所以头脑会努力从一种神经症的处方中发现安全状态,但是冲突会变得更严重。秩序是所有这一切混乱的转变。当观察者就是被观察时,就会有完全的秩序。

房子旁边的小巷绿荫遮蔽,一片安静;有一个小女孩哭得很伤心—-只有孩童才会如此。她想必有五、六岁,就年龄而言,身材很小。她坐在地上,眼泪流满脸颊。他在她身边坐下来,问她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却不说话,在啜泣之中喘不过气来。她想必是挨了打,或自己喜爱的玩具打破了,或者想要做什么,却遭到严词拒绝。母亲走出来,摇动孩子的身体,把她带进去。她几乎没有看看他,因为他们两人是陌生人。几天之后,沿着同样的小巷走着,孩子从她的家中走出来,满脸微笑,跟他一起走了一会。母亲想必允许她跟陌生人在一起。他时常在那条绿荫遮蔽的小巷走着,而小女孩会和哥哥和姐姐出来跟他打招呼。他们会遗忘自己的创痛和悲伤?或者他们会逐渐为自己建立逃避和抗拒的力量?保有这些创伤似乎是人类的本性,而他们的行动因此变得扭曲。人类的心灵永远不会受到伤害吗?不会受到伤害就会很天真。如果你不会受天伤害,你自然就不会伤害别人。这是可能的吗?我们生活于其间的文化,确实会深深伤害心灵和内心。噪音和污染、野心和竞争、暴力和教育—-这一切以及更多的东西,增加了痛苦。然而我们却必须生活在这个粗暴和抗拒的世界:我们是世界,而世界是我们。受到伤害的是什么呢?是每个人为自己所建立的形象。很奇怪的是,这些形象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只有一些变化。你所具有的形象的本质,相同于一千哩外的人的本质。所以你是那个男人或女人。你的伤害是数千人的伤害:你就是他们

你可能从不受伤害?只有要伤害,就没有爱。只要有伤害,那么爱就只是快感。当你为自己发现“从不被伤害”的美时,那么所有过去的伤害就会消失。在完整的现在之中,过去已经失去其重负。

他不曾受到伤害 —-虽然很多事情曾在他身上发生,包括谄媚和侮辱、威胁和安全。并非他迟钝、粗心;他没有自我影像,没有结论,没有意识形态。影像即是抗拒,而当影像不存在时,就会显得脆弱,但不会有伤害。你不可能刻意要显得脆弱、刻意要显得高度地敏感,因为以刻意的方式去发现的一切,是同样影像的另一种形式。请了解这整个动态,不仅在字面上了解,而且要对它有一种洞察。要毫无保留地意识到它的整个结构。如能看到它的真实,就不会再建立影像。

池塘溢满水,上面有一千个映影。天色黑了,而天堂开放着。

祈竹仁波切:泰国佛像的故事

文章来自网络

时间是很多很多年前,地点是马来西亚、我陪活佛世界巡回弘法的一站(当地当年还没有活佛弟子的道场),住在一个很崇拜活佛的有钱施主的家。

这人很有钱。他家刚得到一尊南传风格的大佛像,像一个真人高度左右吧,很老的。施主他比较宗派主义,认为活佛天下第一,所以请活佛为佛像开光。

活佛本来也淮备好了,米也放面前了,铃啊杵啊身边的跟班啊(就是小弟嘛!)都出台了,但活佛突然看了佛像很久,然后说已经很好地开过光了,而且里面装藏了很多好宝贝(南传佛教也装藏的!)。

活佛只看像外面,但却那么说,还说根本不必再开光,曾经开光的僧人是高僧,里面很多宝贝,这些我们当然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活佛怎么知道的,反正他怎么都不愿意开光,而且对这尊佛像很尊重(当然平时对其他像也都尊重,但这次明显有点不同),还拿了自己的一颗好宝石亲自贴上佛像的眉心当作他自己个人对这像的供养。

更奇怪的是,第二早,活佛第一件事就问施主,你这佛像哪来的?

施主答泰国来的。

活佛问他如何得来,答是一个小寺院的方丈送的,我捐了很多钱,把整个寺院修复好了,所以方丈送这个给我了,但是这个很古老,确实是国宝级的好文物,所以无法出境,后来费了很多功夫打通关系才运出了来的,据说是某某大师开光的(名字我忘记了,反正泰国有名的古代高僧)。

活佛说这个你必须赶紧送回去。施主当然不肯,说是方丈送的,不是我非法弄来的,再说我的钱也没少捐,对寺院很有贡献啊!活佛说你最好马上送回去。

世俗上说,方丈代表寺院送的,你没有犯法或者偷了什么,但从佛法上说,佛像是寺院的,不是方丈的,他根本无权送你,这不是他个人东西,也不是用来送礼用的,这样会有寺院护法找麻烦的,他们不会认世俗上这事情的合法性的,只会找你麻烦。

而且活佛很为他着急,几乎大家有点说的僵了,气氛不很自然,但最后施主都没有答应,活佛说很多次,他都含含糊糊应对。

后来我们都离开了,后来这施主家短期内出了很多问题,一年内什么都变了,家散了,生意没了,健康完蛋了,佛像最后也确实送回去了,但大局已定了,很悲惨。

说完。

请别问奇怪问题譬如为何活佛无法救他,为何护法不讲道理,施主没有错但倒霉了,天理何在等等……我也不知道答案!这里只是把真正发生过的一件事原本说出来了,其中很多我也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没有答案或者诠释提供给大家。

Page 2 of 71
1 2 3 4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