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五)蓮師密主獅子

仁珍千寶仁波切:

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的第六個本尊,也稱為第六個秘訣,叫蓮師密主獅子吼。密主指的是金剛手菩薩,蓮花生大士顯現為金剛手菩薩的身相稱為蓮師密主獅子吼。蓮師八變裡面也有蓮師獅子吼,蓮師獅子吼的另外一個名字是蓮師勇士剛。

“老虎豹熊毒蛇具牙者,曠野可怕隘道漫遊時。”這裡是說將來到荒郊野外,會遇到老虎、豹子、熊、毒蛇等可怕的動物。從生起次第來講,外在是指這些動物;內在指的是五毒,每個都是一種煩惱。

“鄔金勇士剛神護法眾,必可驅逐惡毒之有情。”這個時候,你要修持蓮花生大士勇士剛。剛字很難解釋,這裡可以理解為是勇士,這些勇士可以去除這些有毒的眾生。蓮花生大士的預言裡面有記載,將來會出現很多可怕的動物,不正常的動物。像我們平常所看到的動物,不管老虎也好,獅子也好,還是其它的動物,只要不惹它,都不是太可怕。但蓮師預言裡面記載,將來不管是老虎、豹子,還是山豬、蚊蟲,所有的動物都有巨毒,它們都像發瘋一樣,會攻擊人類。

目前來講,我們雖然沒有遇到這樣的危害,但蓮師的預言是很准的,將來是否能遇到要看眾生的共業。蓮花生大士說這個時候,你修持蓮師獅子吼可以避免這些障礙。他的預言裡面還有記載,將來西藏有一些人會逃亡到印度、尼泊爾等隱藏地。他講得非常詳細,包括人數多少、多少人會因為水土不服遭遇雪山之毒、水毒、蚊蟲咬等等而中毒身亡。

很多人因為這樣而死亡,這個之前確實遇到過。之前很多藏人在尼泊爾的邊界遇到這種問題,有些是到了印度的大吉嶺附近,一個叫巴薩的地方(以前英國統治的時候,那裡有關押犯人的監獄),很多人在那裡中毒而死。好像是被蚊蟲咬,身體都腫了起來,死亡的人很多。我遇到過好幾個是當時在那裡讀書的人,他們都遇到過這種事情。被老虎咬死,或者豹子攻擊的這種我沒有聽到,有沒有不知道。但是山豬攻擊而死亡的有好幾個。聽說幽莫雪山和其它地方也發生過。

“如此根本總咒百真言”這句是講根本咒。根本咒之所以叫百真言,是因為可以分出很多咒語。“伏魔猛母密咒之心要”伏魔猛母指的是獅面空行母,這是蓮花生大士獅子吼和獅面空行母雙運的一種修法。“隨遇主誦徵兆圓滿時,行何事業快速得成就”這裡是講事業咒,事業咒也可以稱為降伏天龍八部咒。蓮花生大士提到先要修這個法門,遇到一些成就的徵兆以後,才可以做自利利他的事業。

“圓次外在曠野危險道,內在分心遣移之緣故,漂泊生死中陰大曠野,救難口訣禪修中陰法。”這個法門的圓滿次第,以外在來講,是曠野危險之道;以內在來講,是本性分別念做牽引之緣故,其口訣是禪修和中陰救度法。

“雖有六種中陰但分三,涵於自性中陰道修習”中陰法門有六種中陰,六種中陰又可以分為三個,都可以歸納在一個自性中陰道修習。

“此言臨終法性及受生,鏡子母懷水渠口訣修”三種中陰分為:臨終中陰、法性中陰、受生中陰。臨終中陰的時候需要如同美女照鏡子般的口訣,法性中陰的時候需要兒子入于母懷般的口訣,受生中陰的時候需要搭起橋樑般的口訣,這是大圓滿裡面講的三種口訣。有這三個口訣就可以度過臨終、法性、受生這三個中陰。

蓮花生大士十三尊全部歸納在自性中陰,這是針對死亡的人分的,不是針對活著的人。六種中陰裡面,三種是活的人將來要度過中陰而練習的法門;另外三種中陰,臨終、法性、受生是亡者必經的路。中陰最主要的口訣就是活的時候修行有把握,活的時候對修行沒有把握的時候,中陰中就很難解脫。因為時間短暫來不及,反應不過來就進入到下一個中陰了。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四)蓮花威壓猛力成就法(下)—咒語的功德

仁珍千寶仁波切:

“此密咒具輪涅之生命,亦無陰陽雙性之差別,誦此即得共不共成就,宣說臨終往生極樂剎。”這裡是講這個法門的功德。此密咒是輪回和涅槃的秘要,是和父續、母續無二無別的咒語。修行這個可以得到共和不共的成就,可以承辦降伏天龍八部的事業,臨終時可以往生到極樂世界。

念誦這個咒語有一些戒律,除了共修以外不能大聲念,不能在山上、湖邊,或者有地神、火神、土地公的地方大聲念。如果大聲念,一些膽小的無形眾生會害怕、難過、昏厥,甚至死亡。它是一個特殊的咒語,不像我們平常念的觀音心咒、蓮師心咒這些可以隨便念。

念誦這個咒語要想得到效果,第一要具足清淨的戒律;第二對上師、三寶、本尊有信心,對眾生有慈悲心。信心、慈悲心具足的情況下,金剛三昧耶戒、十四根本墮的第一條到第四條的戒律都遵守的很嚴謹,修持這個咒語才有效果。這個咒語很特別,有時候下雪或下冰雹,如果念誦這個咒語,灑一下水或者米,馬上就會轉方向。

這個法修護法也很厲害,很多人修持這個咒語成就。之前青海果洛有位修持這個咒語的成就者叫巴日格儂,他能將所有的護法都抓起來。他把抓起來的護法融入在一個小小的石塊上面,石塊被釘子釘住,護法也動不了;或者他將護法降在動物身上、人身上,他讓護法做任何事情,護法都會去做。他是巴日家族的比丘,是一位成就者,示現過很多神通。

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裡面,就第五本尊的這個咒語和第九本尊的咒語這兩個不能隨便念,需要口傳和閉關。特殊的場合,我們共修時要做結界和修前行的儀式才能念,這是立刻見效的一個咒語。

“尤其開啟隱藏地區門,此乃殊勝咕如成就法,如欲前往隱藏之地者,勤修蓮師祈請成就法。”蓮花生大士提到要去開啟隱藏地(隱藏地就是指秘境處),先要修這個法門祈請,到了哪裡修什麼法你會得到預言,得到預言你才可以去。

“則於真實定中或夢中,獲得預言是否開隱藏,若得預言依照指示行,一切備妥漸漸依此行。”蓮花生大士說你修這個法祈請的時候,你要真實親見本尊給你預言,或者在禪定中、夢中得到預言。如果你是可以開啟秘藏的有緣人,你才可以去,沒有緣分你去了只能死在裡面。

大部分隱藏地的位置都非常危險,尼泊爾的幽莫雪山也是一樣。幽莫雪山大家比較熟悉,我們經常會提到。蓮花生大士說幽莫雪山是所有聖地中最容易找到的,但不容易住下來。有些不容易找到,但是容易住下來。

幽莫雪山除非菩薩以外,沒有人可以在那裡長期修行。以前在那裡有十幾年閉關的菩薩,像我們這樣的人只是偶爾去那裡聽一下課,上完課下山去其它地方閉關。我在幽莫雪山呆過幾個月,短暫閉關沒問題,但長期住不容易。尤其是前幾年尼泊爾地震之後,幽莫雪山的很多山洞地質發生變化,很多路已經封起來找不到了。

幽莫雪山是很多上師成就的地方,蓮花生大士的十三虎穴洞的其中一個也在那裡,功德等同於不丹的虎穴洞。以前蓮花生大士的傳承裡面,像多傑劄教派的咒士釋迦桑波,還有我的二世仁珍才旺諾布等,都在那裡待過,很多上師也是在那裡成就的。米勒日巴大師的傳記裡面就提到,他和長壽五佛母對答,互相唱道歌就是在那個地方。我也在那裡閉過關,那裡是一個很好的修行地方,但是住下來不是那麼容易。

蓮花生大士說在秘境處修行一天,等同於我們在世間修行一年的功德。因為外面環境的緣起,裡面修行的人容易獲得成就。秘境處的所有果實都是自然長出來的,不用種地。不用種地的意思是在那裡種什麼都會長出來,有陽光或者沒有陽光的地方都可以,比較容易生長。

每個山谷怎麼走,蓮花生大士都說得很清楚。我們曾經開玩笑說蓮花生大士用神通去看的時候,就像在飛機上用高倍望遠鏡往下看一樣。探險家找不到的地方,蓮花生大士告訴我們的路徑都是捷徑。

如果修成蓮花威壓猛力,你當下所在的地方就可以進入秘境。秘境的路很特殊,不一定非要到那裡。有些上師在禪定中、有些上師在夢中、有些上師當下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就直接進入秘境。藏傳佛教裡面提到很多修母續得到幻身成就的人,他們沒有放棄這個肉身,直接就進入到了一個不同的空間,其他的人都看不到,人直接就消失了。母續成就的人在藏傳佛教每個傳承都有。

“若未獲得預言進藏地,猛厲貪念自身疲倦也,是故先修咕如成就法,獲得預言夢兆極重要。”這裡的藏地不是指西藏,是指隱藏的地方。蓮花生大士說如果你獲得一個預言,但你心裡只存在一個貪念,沒有自利利他的願力,前行的法門也沒有好好修,那你進入到這個秘境也會受到障礙。因此你要好好修蓮花威壓猛力。

“總是具誓智慧精進者,精通緣起方便者可行。”進入秘境的條件,第一三昧耶要清淨;第二要有禪定智慧;第三是精進的人,精通緣起法的人。蓮師提到很多的緣起方便法,他說這些缺一不可。

藏傳佛教有很多伏藏法,每次開啟伏藏法的時候,會利用很多緣起法。穿的衣服來講,有顏色的要求;吃的東西來講,要吃什麼;人來講,需要一個法主,像什麼生肖、什麼特徵,或者東西南北要幾個人等,人員要具足;修法的時候也是,前面修什麼,後面修什麼,要修完一個月才能進去,有的可能五六種法都要修,等等。

像幽莫雪山如果要進去,好像需要五六種人,包括什麼種姓、什麼家族,還提到要有清淨的比丘,和咒語成就的一個人,或者是修持什麼法門的人;另外你看到什麼樣的山要做什麼,看到什麼樣的石頭要做什麼等等。

蓮花生大士師預言裡講的其它地方我們沒有試過,但幽莫雪山70%-80%的地方我們都是找得到的,大部分我也都去過。

面對一座山,它長得什麼樣;你面對它,遇到什麼樣的山洞,山洞的右邊有一個溪穀,或者特殊石頭的顏色,你開始要做什麼;或者到一座山頂的時候,東西南北都有什麼樣的山,山的特色、水的流向、地上長的植物,也都特別提到;然後進去半天會遇到一個湖泊,這個時候你要供神或供龍王,要修什麼樣的法門,之後你再去什麼地方等等,每個地方都講得非常清楚。

我們在幽莫雪山發生過一件很好玩的事情,當時我和夏劄仁波切,還有好幾個師兄弟去山上,法會結束以後我們在山頂吃野餐。當天所遇到的事情,也是預言中記載的。預言裡面說在什麼地方如果有人做錯什麼事情,在什麼地方會遇到老虎,或者會有蜜蜂和蚊蟲的障礙,或者會中毒。當時有愛玩的師兄不小心做錯一些事情,我們二十幾個人被蜜蜂叮。我跑得比較快,從山上滾下來,所以沒有被叮到。這種小小的事情,在蓮花生大士的預言裡面都可以看到,我們被蜜蜂叮的師兄現在還在。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四)蓮花威壓猛力成就法(上)—秘境處

仁珍千寶仁波切:

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祈願任運文的儀軌當中,每個都有前行、正行和後行三者,前行又分為共同的前行和個別的前行。十三本尊的第五個本尊的名稱叫蓮花威壓猛力成就法,其修持秘訣是先觀想本尊,祈請接受加持,之後念誦咒語,配合修持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

蓮花威壓猛力成就法是蓮花生大士顯現為不同的身相,用他的大慈大悲、大智大力降伏天龍八部的法門。蓮花生大士在不同的地方會化現不同的身相去度化眾生,因此有不同的名稱。如果他要降伏羅剎的時候,就會顯相為更為兇猛的羅剎相去降伏,因此就叫羅剎骨鬘力。

蓮花威壓猛力成就法也可以稱為蓮花地神之主、蓮師五行之主,其身相為站立的蓮花生大士。站立的蓮師像非常多,這裡的站立蓮師像不同之處是右手拿的金剛杵,左手拿的心臟。這個心臟含有八個心臟,代表的是天龍八部的心臟,意思為天龍八部的命要都掌握在蓮花生大士的手裡。

天龍八部每個都有自己代表性的咒語、種子字,和不同的靈魂。當初蓮花生大士在西藏就是顯現的蓮花威壓這種相,降伏的天龍八部這些妖魔鬼神,當時大部分的妖魔鬼神都被蓮花生大士降伏,皈依了蓮花生大士。因此,觀蓮花威壓的身相,這些妖魔鬼神會聽。

“尋覓秘境深林靜處時,暴風雨雪彌漫致阻道。”秘境的意思為隱藏之地,是指有很多不同的空間。不同的空間只有成就者才看得到,或者要等時間和機緣到了才看得到。像藏傳佛教提到的香巴拉,本身跟我們是平行的空間,但我們看不到。這個不是現在才有的說法,蓮花生大士早在七世紀末、八世紀初,距今約 1300 多年前就說了。

蓮花生大士說,如果想去秘境處修行,會遇到像地震、暴雨、狂風、火災,這樣地水火風的自然災害,或者人、非人的很多障礙。這個時候你要觀想蓮花威壓的身相去祈請,我發願會協助你這個修行人,把你帶到正道上。外的解釋就是這樣的。

蓮花生大士的預言中記載,將來佛法遇到迫害的時候,觀音菩薩、文殊菩薩和大勢至菩薩這三怙主的化現,會帶領一群西藏人進入秘境。他提到了四個秘境地和四個逃亡的路線。四大秘境地為錫金、尼泊爾的幽莫雪山、堪巴冏、寂寞濃(也有不同的說法,但都在喜馬拉雅山脈。其中除錫金外,都在尼泊爾)。四個逃亡的路線,一個在林芝的工布地區,叫小貝瑪貴;一個在六世達賴喇嘛出生的地方,現在的印度境內,叫大貝瑪貴;一個在錫金的山谷;還有一個在劄入。蓮花生大士說到這裡修行比較安全,他不僅提到這些秘境之處,也提到了帶領者的名字和去幽莫雪山的指南。

蓮花生大士說凡是對我有信心的人修持蓮花威壓的口訣,在很多地方可以看到秘境處,好像進入到不同的空間一樣。以前很多人看到不同的空間,也有人進去過。一九四幾年的時候,當時糧食缺少,一位伏藏大師常常去錫金的一個秘境處帶回來一些特殊的食物給大家,帶回來的青稞像馬鈴薯那麼大。大家認為真的可以去,後來就有差不多三百多人跟著去,去的時候在錫金就發生了雪崩,死傷很慘重。

蓮花生大士提到去秘境處必須要具備修什麼樣的法、三門要清淨等等很多種條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去。因此當時真正能去的只有那個人,這件事當時轟動了整個藏傳佛教。

去過香巴拉的上師不少,像四川阿壩縣的安曲仁波切,他去香巴拉曾帶回來一朵蓮花,這朵蓮花聽說現在還在,供在觀音菩薩(安曲寺客相活佛的觀音殿)的佛像裡面,這是西藏找不到的一種蓮花。還有達欽法王的爺爺,他也去過香巴拉,從香巴拉國王那裡帶回來一些很特殊的水果和花。去過秘境處的人 說,那裡的花非常特別,有的花很大,一個人都可以坐上去,這樣的故事在藏地有很多。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三)蓮師伏藏法門(下)

仁珍千寶仁波切:

“甚深伏藏法門之要點,乃是本明無垢法身相,此乃如何埋于伏藏法,幻相岩山中間印七識,珍寶阿賴耶識藏瓶內,無增無減勝伏藏安住”。這裡講的是意伏藏法。每個眾生都可以取出,意伏藏法的要點是本明無垢的法身相。本明清淨沒有垢染的法身埋在七識當中,七識藏于阿賴耶識的寶瓶內。無增無減的佛性伏藏在你阿賴耶識的寶瓶之內,外面被如同岩山一樣的七識所圍繞。

“能仁經典授記之標題,上師口訣加持之目錄”。取伏藏法需要一個標題、一個目錄、一個具信心的誓言者。標題是指能仁(梵語的意譯,即釋迦牟尼,意為有能力與仁義的智者。)的授記,你如理如法的去做,不管是調整心態的法門、淨化心念的法門、還是緣起的法門,你都按照經典去做;目錄是指上師的口訣加持,你在什麼地方取出什麼樣的法,這個就是上師的口訣。你依上師的口訣,以信心為主要的道路去修持,在修持的過程中,不懈怠,不破戒;具信心的誓言者是指具善緣的取伏藏法根器的人,你三昧耶戒清淨,精進的修持,就會成為一個好的伏藏師。

枯廷寺的大日如來像。枯廷寺位於西藏山南洛紮縣的拉康鎮, 有一千三百多年的歷史。

“精進如法修行師歡喜,即得一切取藏之勝王,三世一切諸佛唯一道,一切本尊壇城勝心命。”自己做的如法,三寶上師都歡喜,你可以得到最殊勝的伏藏法—可以開啟自已內心清淨的伏藏。開啟內心清淨的伏藏所要做的方式,就是視一切本尊為自己的命根一樣。

“直指諸佛本來之智能,直視本明立斷勝口訣。”三世一切諸佛菩薩的必經之路、一切壇城的密要、一切諸佛菩薩的智慧,就是直指本性,這是立斷的口訣。

“先除自心心念之垢染,正行示明確意具定。”這裡講的是次第,意思是說前行、正行、後行三者都要修。前行是心為道用的階段,要瞭解自己心的來源、住處和去處,這三個是明心的階段。明心透徹以後要直指本性。

若是無離精進之修持,即生成佛圓次之勝王。”對見地要具足信心,對次第要瞭解,日夜不間斷的修持,悟到清淨的見地,就會即生成就,圓滿次第最殊勝的法門就是立斷的法門。

蓮師授記三大伏藏師之一的如太陽般的伏藏大師一甯·尼瑪俄色,在大日如來像背後右下角地面上取出《八大黑嚕嘎善逝總集》伏藏,共有完整的十三本教法。

蓮師十三本尊的第十二個本尊法門是普賢王如來的法門,講的是頓超的法門;第四個本尊法門是金剛童子的法門,講的是立斷的法門。立斷的法門要配合八大黑嚕嘎去修持,八大黑嚕嘎有三大傳承,或者五大精華。三大傳承當中,以生起次第為主的叫《善逝總集》,以圓滿次第為主的叫《秘密圓滿》,以大圓滿為主的叫《自生自現》這三個,而自生自現當中,要修持的主要就是立斷的法門。

大圓滿立斷的解釋有很多種,早期有心部、界部、口訣部的解釋,龍欽心要(也稱龍欽寧提)的解釋有很多種,後來大家比較喜歡用立斷這個詞。這個詞的來源是從《大圓滿心要》裡面出來的,有立刻斷除的意思。

藏文裡面立斷的意思是“徹卻”,“徹”是指立刻的意思, “卻”是指堅固,它的意義來講就是斷除最堅固的我執。人的執著當中最堅固就是我執,斷就是破碎、破壞、斷除,早期的心部、界部、口訣部的解釋就是這樣的。晚期的“徹卻”有“立刻”的意思,這兩個沒有什麼差別。一個是從意義上去安立的,斷除我執;一個是從方法上面去安立的,立刻停止或者立刻斷除一切分別念,讓自己本有的佛性顯現出來,就是這個意思。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三) 蓮師伏藏法門(中)

仁珍千寶仁波切:

寧瑪派有 108 位大伏藏師,1000 多位小伏藏師,這麼多的伏藏大師這是非常特別的。修持蓮花生大士法門的人會特別相應伏藏法,很多伏藏大師都是沒有讀過書的人,連文字 都看不懂,但他修持蓮花生大士的法門,某種因緣之下,他跟蓮師相應的時候,突然間就開悟,通達萬法和經論。同時他也知道哪裡有伏藏法可以取出來,不管是虛空中、水裡面、火裡面,或者是聽到聲音,還是意伏藏等等。

蓮花生大士說:“不管想要開啟內心空性光明證悟的伏藏法,還是取出外在的伏藏法,都要誠心的祈請我。”這裡寫“以無虛偽誓句之信念”,是指你守持戒律不能有人前人後的分別,一定要三昧耶清淨的狀態,一心一意的祈請蓮花生大士,蓮花生大士與本尊無二無別。

巴松措

在巴松措,我的二世仁珍才旺諾布曾在此取出兩大重要伏藏法《紅度母法門》及
《普巴金剛真實意黑嚕嘎》的合修法門。

“父財無疑可讓子取得,如是成就持誦修持者,三根本尊親覺夢中見,共與不共悉地庫自在”。蓮花生大士說我就是你的父親,父親的財富一定會給兒子繼承,我藏的每個伏藏都一定會給你。這個法門主要修持八大黑嚕嘎,要念誦後面的這些咒語。你這樣如法修持,三根本(上師、本尊、空行) 會在你夢中出現,給你加持和授記什麼時間可以開啟伏藏等等,你會得到共同的成就和不共同的成就。

如果你是真實想要取伏藏的有緣人,過去生有發過願的話, 你隨時可以修持,因緣很快會成熟。因緣很快成熟的意思是,雖然有些伏藏法本身就是伏藏大師自己伏藏的,但是因為眾生的福報,有時候因緣不具足取不出來。像龍薩寧波大師,剛開始的時候他有很多因緣不具足,後來他將所有不好的緣起轉化,一切都順緣具足後才開啟了很多的伏藏。

巴松措湖畔的蓮師修行洞

我的二世仁珍才旺諾布的上師叫貝瑪德欽林巴,他是龍薩寧波的弟子,剛開始貝瑪德欽林巴的很多因緣都不具足,出現很多障礙。龍薩寧波大師跟他說,你將來可以取出伏藏,不要退失信心。因為有龍薩寧波大師可以取出伏藏的授記, 後來他將所有伏藏法都取出來了。因此取伏藏一定要因緣和合,時間的因緣、對方的因緣、各種法主的因緣等等都要具足。所有因緣沒有顛倒都具足,完全取出伏藏的只有惹那林巴大師。

“取藏方法無量不可思”。蓮花生大士說取伏藏的方式非常多,但都歸納在證得“如所有智”和“盡所有智”當中解釋,所有伏藏法的方法都在證悟這二智裡面。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三) 蓮師講伏藏法門(上)

仁珍千寶仁波切:

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的第四個法門是蓮師本尊的修法,也稱為金剛童子成就法。金剛童子的主尊為金剛童子,但有些地方說是其他本尊而不是金剛童子的修法,因為不同的傳承有不同的主尊或稱呼,但是在這裡我們用金剛童子。金剛童子的周圍有八大黑嚕嘎,八大黑嚕嘎也稱為八大善逝、八大如來、八大法行,是蓮花生大士代表性的一個本尊,是有八個本尊的修法。

“具緣者為利生取藏時,以無虛偽誓句之信念,心無疑慮專一而祈請,鄔金與本尊天無別故,父財無疑可讓子取得”。

這裡是講蓮花生大士是本尊,給你伏藏法。伏藏法的定義很廣,我們一般認定取伏藏法的伏藏大師,是過去生有因緣的人,他發過願,是乘願再來的人。他可以取出法的伏藏、財的伏藏、三昧耶物的伏藏。

法的伏藏是指法卷、法本、口訣等;財的伏藏是指各種財物,像金銀財寶等;三昧耶物的伏藏是指佛像、法器、護輪, 或者各種用具;除了這些以外,就是證悟的伏藏。我們修行道上,提升證悟是最重要的,不管怎麼修持,目的就是希望早日開悟,了悟空性。

蓮花生大士提到每個眾生的心裡都有寶藏,因為每個眾生都有佛性,佛性就是寶藏,是所有功德的來源。每個眾生都可以成為伏藏大師、取藏大師,把自己內心中的功德取出來。

把功德取出來需要有條件,條件就是具備信心的條件和本尊的條件。

蓮花生大士提到想要開啟伏藏,要修持金剛橛(普巴金剛),或者八大黑嚕嘎的任何一個本尊,視如蓮花生大士無二無別去修持,要念一些特別的咒語,這樣每個人都可以開啟意伏藏法。過去生髮過願當伏藏大師的大德們,也可以修持這個法門去開啟伏藏。

伏藏法是蓮花生大士教派當中的一個特色,有些人認為只是藏傳佛教,或者只有寧瑪派的教法才有,這種想法是不對的。藏傳佛教,或者寧瑪派裡面比較多一些,這個沒錯,因為很多伏藏法都是蓮花生大士藏起來的,伏藏法的法主本身就是蓮花生大士。他給誰?就是給和他有緣的人,對他有信心的人。這樣的人專心向他祈請,都可以得到伏藏法的成就, 這是蓮花生大士特別的一個發願。

此圖為蓮師授記的三大伏藏王之一的仁珍古滇巴大師于桑桑拉紮山的取藏洞。108 位大伏藏師中有三位如同太陽、月亮、和珍寶般的大師。如太陽的是寧·尼瑪俄色,如月亮般的是咕嚕秋吉旺秋,如珍寶般的就是仁珍古滇巴大師。這三位也稱為是蓮師的殊勝轉世,八大黑嚕嘎的三大傳承就是由他們三位取出來的。

此圖為仁珍古滇巴大師取伏藏的鑰匙,已有七百多年的歷史。

佛教從廣義來講就是伏藏法,因為佛在世的時候沒有文字, 但那個時候大家都不忘總持,有禪定的力量,可以記錄下來, 所以後來分成十八部宗派等等。大家在核對這些經文的時候, 很多人拿出小乘經典,從什麼地方取出來,什麼地方有做過夢,這樣去開啟很多伏藏法。同樣大乘佛法裡面,像《華嚴經》、《大般若經》這些都是龍樹菩薩從龍宮裡面拿出來的,這是大家公認的;還有很多大乘佛法是從樹木裡面拿出來的、寶塔裡 面拿出來的等等 。

佛法從世界上出現的時候,就是由這種方式由大菩薩們伏藏取出來的。有些當初伏藏的人和後來取伏藏的人是同一個人,因為他活了很久,有好幾代。像金剛手菩薩,他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他入定了很長時間,後來他說要開始取伏藏, 因為之前他伏藏了很多密續。

還有像觀音菩薩、文殊菩薩等等,這些大菩薩傳下來的法門,很多都是自己在佛陀面前接受這個法,後來把它伏藏起來,因緣到了以後,就取出了經典,以他們的化身去弘揚。

很多密續也一樣,時輪金剛、密集金剛這些都在多羅那塔大師的《印度佛教傳》裡面有記載,當初龍樹菩薩、金剛瑜伽母、金剛總持從什麼地方拿出來的等等,這些都是屬於伏藏法。蓮花生大士的很多密續藏在印度、尼泊爾等地方,在蓮花生大士面前發過願的人,將來就可以開啟這些伏藏。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二)蓮師財神法門

仁珍千寶仁波切:

蓮師財神的法門,也稱為蓮師空行王財神,它有好幾個名稱。蓮花生大士說將來會出現刀兵劫,世界會出現很多次的因為糧食缺少而產生的饑荒。像中國六零年發生的饑荒,這個早在四幾年的時候,一位上師從蓮花生大士的預言裡面就算出來了。五幾年的時候,一位很著名的大德叫喜饒嘉措,他覺得現在局勢越來越好,不會出現戰爭,也不會出現饑荒,更不會出現藏人流浪到外地去,他寫了反駁的文章,這個文章現在還在他的 全集裡面。但是蓮師預言裡面所說的全部是正確的,每一年發生的事情,後來通通都發生了。

“大種拂逆地精散逸時,有情若為饑饉苦所逼。”這句的意思是講地水火風空的精華會消失,因此世界上會出現饑荒。蓮花生大士的好幾個預言裡面都記載了大地當中沒有了精華。大地的精華是指礦,有些礦是不能開採的,如果開了這些礦就會出現問題,沒有了足夠的礦,大地就變成空的了。另外寺廟裡面沒有僧眾、有修行人但沒有戒律、女眾不會生孩子、良藥沒有藥效等等。當這些情況出現的時候,世界上就會出現很多饑荒,很多人會餓死。

避免出現這種情況有外內密的修法,外在的修法就是修蓮師財神。很多修行不是為自己修,不是為現在修,而是為未來的人而修。蓮花生大士說:“我現在做這個事情,現在講這個法,是希望對未來的眾生有幫助。”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當中也提到,不同的時間用不同的方法去度化眾生。佛陀所講的戒律也不是完全為了當時的人,而是為了未來的眾生而所說的法。佛教的整體觀念就是這樣,未來的事情比現在重要,現在很短暫,但未來很長遠。

過去不管世界上發生什麼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未來希望世界不要出現饑荒,因此要修持蓮師財神的法門。這裡面提到要專心祈請空行眾圍繞的蓮花生大士與財神來加持修行的人,必定消除貧困和饑荒。

這個修法的咒語有兩個,修法的方式有很多種。蓮花生大士說:“座間施水夜叉總食供,念誦財源金光經供施。”就是要供水、要佈施、要做財神薈供、做對夜叉的食子供養、要念財源佛母咒語或者是《金光明經》。

《金光明經》很多人不瞭解,我們從一開始就在推廣,海濤法師也是強烈推薦,現在印《金光明經》的人和修金光明經的人開始多起來了。

之前金融風暴的時候,很多商人和公司經濟緊張,後來按我們說的,按照蓮花生大士預言所說的去印《金光明經》,念《金光明經》和蓮師財神咒語,做的這些人傷害都普遍比較少。

“尤供上師法師及父母,善知識及身口意所依。”除此之外,要供養三寶、佈施眾生,供養的對境是上師、僧眾、父母和善知識;還要供養諸佛菩薩身口意的所依物,就是指佛像、

經典、佛塔,這些是增長福德資糧的方式。這樣的話生生世世都會增長福德資糧,生生世世都有福,消除貧困,恒時具福德。

增福不一定是今生,有可能是將來,我們這一生很快就過去了。但未來很長遠,輪回無期,如果生在一些貧困的地方就更辛苦了。因此為了未來,要修福德資糧,要修蓮師財神和《金光明經》,為自己、家人、自己愛的人和所有眾生做祈福。

一段時間裡,《金光明經》只有藏傳佛教和蒙古人修持,特別是蒙古人比較喜歡修持。傳說當初成吉思汗第一次打西夏的時候,見到《金光明經》他就開始供奉,而得到福德資糧。因此,第一部傳入蒙古的佛經就是《金光明經》。蒙古早期家家戶戶都有此經,但現在修的人很少了。

早期的漢傳佛教中修《金光明經》的人比較少,天臺宗比較重視些。《金光明經》有蒙古版、中文版、藏文版,早期的梵文版我們也找到了,我也鼓勵大家修《金光明經》。

《金光明經》可以說是積累福報的經,也可以是說是清淨業障的經。漢傳佛教當中雖然修《金光明經》人比較少,但修金光明懺的人很多。什麼是金光明懺呢?就是把《金光明經》裡面的所有佛號抄出來,然後去拜這些佛號。

《金光明經》第一品裡面就有懺悔文,這個懺悔文修的人比較多。《金光明經》提到懺悔罪業念誦本經可以獲得清淨。

《金光明經》有非常多殊勝的功德,特別是放生的功德、佈施的功德。

像財源佛母和財寶天王的功德來源《金光明經》,釋迦牟尼佛在因地捨身喂虎的經典來源《金光明經》,放生的功德也來源於《金光明經》。

所有佈施的功德、福慧兩功德等等,講得最詳細的就是《金光明經》,因此這裡提到要修持《金光明經》。

“萬法無貪行供養佈施,己身骨肉血氣及生命,一切供養三寶酬具誓,六道滿意債淨行佈施,三輪無緣界中言妙語。” 他的圓滿次第是指外在的饑餓因為內心的吝嗇心而產生,內心有吝嗇心,對治的方式就是佈施和無貪愛。因此這裡所講的是,為了對治自己的吝嗇心和執著的心,要修持無我的佈施,這個無我的佈施我們通常稱為施身法。

我們凡夫人沒有辦法真實的做到身體和受用佈施,也不能做身體和生命佈施。人生難得,我們的身體和生命都非常重要,這兩個目前都不能佈施,登地菩薩以下都不允許做身體和生命佈施。那怎麼做呢?通過觀想的方式將身體的骨肉、血氣、生命,所有的一切來供養三寶,這個就稱為施身法。

施身法裡面強調四種客人,第一個是指三寶功德客,就是供養三寶;第二個是指怙主功德客,這裡的怙主指的是已經證悟的出世間護法。所有的護法都具足誓言,很重視承諾。因此供護法自己也要重視承諾,自己不重視承諾的時候,護法會不高興。對於護法而言,誓言就等於是他們的命,要是犯了他們誓言,立刻就會受到報應。

人犯了戒律和罪業不一定立刻會受到報應,我們凡夫都認為沒有現世報。但以業力的形成來講,當下一定會受到報應,只是我們凡夫看不到。它是由比較微細的變化開始,是慢慢來的,就像中了慢性毒一樣,需要一定的時間,可能三五年,可能更長,可能身體開始衰竭的時候,毒性才會發作。

因此我們犯任何戒律都會現世報,雖然我們看不到,但護法看得到,他們會害怕。因此他們不會違越自己的誓言,誓言等於是他們的生命。因此這裡稱的具足誓言者主要是指護法。

第三個是指六道眾生客,六道眾生過去生都做過我們父母。第四個是指冤親債主客,是我們欠過債,跟我們有特別因緣的六道眾生。

這四個就是我們修施身法的時候要佈施的物件,六道滿意、歡喜,最後心安住在三輪體空當中,出定的時候要做四攝法。攝受眾生的四種菩薩攝受法是指佈施攝、愛語攝、利行攝、順應同事攝這四種。

“勤行如此了義四攝法,如幻入定後得無分別。”四攝法主要是戒律,中間的佈施法門施身法是正行,因此蓮師十三本尊的蓮師財神法裡面,最主要提倡種福、惜福,為了這個要做上供下施的事業。最後如幻般的禪定,如幻禪定是禪定裡面分出來的,不是單獨的禪定法門,這就是蓮師財神法門的簡單介紹。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一) 任運平等境界的修持

仁珍千寶仁波切:

前面提到大圓滿心部、界部、口訣部的一切教法在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法裡面,這次,時間關係不能講得很詳細,但是大家結上這個法緣也是很殊勝的。

“修法四種不動三虛空,自然放空三時之心念,超越尋思本性赤裸置,漸漸熟練即顯四覺受。”這裡講的是大圓滿心部、界部、口訣部的法門。四種不動的修持雖然是心部、界部、口訣部都可以用,但主要是心部和界部的法門。

心部和界部通過直指本性而瞭解自己的本覺,直指本性的方法雖然不同,但意義是相同的。《聲音應成續》裡面有 20 幾種直指本性的方式,十三本尊裡心部、界部、口訣部共用的有三四種,但心部和界部會有一些特殊的直指本性的方式,通過直指本性最後瞭解本質以後,用四不動的方式去修持,融合在三虛空。

四不動是指見、修、行、果;三虛空是指外在的虛空、內心的虛空、秘密光明藏(本性的虛空)這三個。

修法時,一切三時心念自然清淨的狀態,安住三虛空的時候,就會顯現自己本有光明的佛性,不需要尋思、不需要特別去觀修、不需要特別去尋找本性光明以外的佛、不要有對錯,或者世俗的心念和想法。你關注、保持本性赤裸的狀態一再的訓練、修習以後,慢慢你的禪定力會比較穩定。

禪定力穩定之後,慢慢會出現四種覺受。四種覺受指的是安 住、不動、任運、平等。每一種覺受又都分為三個階段,動搖的階段、熟練的階段、穩固的階段。

心部、界部裡面的四個修法和口訣部裡面講的四大持明的果位一樣,最後達到任運平等本質的時候,修行就成就了。能達到每個階段也算是一個成就,但只是小成就。大的成就,殊勝的果位就是最後任運平等的境界。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十)- 蓮師對末法時期疾病的預言及對治(下)

仁珍千寶仁波切:

蓮花生大士提到蓮師藥師佛的法門功德不可思議,可以消除無數劫的業障、煩惱,今生所產生的病和業力、魔障這些都可以消除,將來可以往生到極樂世界。

但是他說業力沒有成熟之前,任何業力都可以轉化,因為生命在自己的手裡可以掌握;業力正在成熟或者已經成熟以後,只能消業外,沒有其它辦法。就算你已經證得菩薩的果位,還是要受到業力因果。

蓮花生大士提到外在身體的各種疾病,因為內在的“無明”而生起。身體的受蘊感受到了痛苦,“受”的意思就是“瞭解”,自己瞭解自己身體的這種病,看起來是身體在生病,實際就是自己內在的無明(我執)引起的。

什麼叫“我執”?愛護自身名為“我執”。愛護自身有很多種方式,也看你的願力。雖然“愛執”全部是“我執”沒有錯,但是為眾生而做的一些事情,也有因願力而做的,雖然是我 執,但是是我執裡面比較好的我執。沒有我執的情況下,不會感受到身上的病痛,也不會感受到魔障,不會難過、痛苦。因此,五蘊產生的強烈執著就稱為是我執,這種我執本身就是一種迷惑。

這種迷惑是突然間來的,是外來的,不是本來有的。我們的本質是清淨的,不會有迷惑和我執,因此稱為客塵。客人不是家人,他是外來的,因些客塵的“客”意思就是這樣,是外來的,是因緣合和而產生的障礙。對治它的方式就是“無我”的智慧,無我的智慧法門中,最殊勝的法門是立斷的法門。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九)- 蓮師對末法時期疾病的預言及對治

仁珍千寶仁波切:

前面我們講到蓮花生大士預言裡面記載將來會出現刀兵劫、戰爭,因此為保護眾生,有預防戰爭的法門,十三本尊的第一和第九都是預防戰爭的法門。蓮花生大士提到世界將來會出現很多種怪病和瘟疫,這個時候要修持蓮師藥師法門,十三本尊的第二個就是蓮師藥師佛。十三本尊的每一個本尊都有很多種名稱,但蓮師藥師佛的名稱幾乎都一樣,除了法相有些不一樣以外。

“有情幻軀可怖病起時,難忍猛厲痛苦所折磨”。蓮花生大士說末法時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怪病和瘟疫。一般的病不可怕,但這裡寫很恐怖的病會出現,難忍痛苦,備受折磨。

蓮華生大士預言裡記載未法時期會出現三百多種傳染病,這些傳染病以前大家不太會相信,現在看來是真實的。因為過去的觀念裡面,很多病一定要通過邪淫或者接觸才傳染,現在知道空氣也會傳染,有些因為受到驚嚇會生病,因為害怕恐懼會生病,過去沒有這些觀念。

蓮花生大士提到將來出現的各種病,是因為外在的環境污染,和眾生的心不清淨而產生,他將各種病的病因歸納在異體感染中。我們現在大部分是血液感染,或者口沫感染,這些是接觸性的感染,碰到就感染;還有一種是空氣感染,它看起來是一種光的形象,有可能眾生看不到的光,但是接觸到這個光就會感染;有些是聲音感染,他聽到這個聲音或者病的名字,就會害怕而感染。

每種病,蓮花生大士都講了病菌的特徵、變化的情況、壽命的限制等。從變化到死亡需要的時間有些是七天,有些是當下,有些是三年或者十二年等等。

蓮花生大士也講到用三種方式可以治這些病:第一要修行,心清淨,對三寶有信心,隨時保持正念,就不會受到這些障礙;第二要念誦咒語,用咒語的力量加持;第三要身上帶一些護輪,蓮師開了幾百種護輪的方子,我們現在有圖片的,預防病有一些障礙的護輪差不多有三百多種。

之前 SARS 在臺灣蔓延的時候,我們也做過護輪。裡面的藥方,是康倉大師的大弟子,西藏醫王給寄過來的。我們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也做了很多給大家,帶過的人都沒有中病。

當時丘商仁波切在我們寺院給大家做防毒金剛鑽的灌頂,這個也是蓮花生大士的法門,是預防各種毒藥和中毒的灌頂。那個時期都不主張聚集,很多人勸我們取消法會。丘商仁波切說這個法門是預防的,不會傳染,讓我們不要取消法會。我們就照樣舉辦了,當時來了很多人,傳完之後我們也發了護輪,帶過護輪的人都沒有中病毒。

“心無疑慮專一而祈請,鄔金與藥師佛無二別,若非壽盡障礙必消除,鄔金蓮花生前我祈請。”蓮花生大士一再強調,要心無疑慮專一而祈請,不能有懷疑的心去想會不會好?有沒有幫助?有這種疑慮心的時候,加持就比較少,沒有完全的保證。如果只有信心以外沒有其它的念頭而祈請的話,蓮花生大士 說:“我與藥師佛無二別,除非你自己的福報用完了,壽命盡了,就算我親自到也沒辦法。”

我們壽命盡有三種原因,一種是福報用盡,過去生所做的善業用盡和今生所做的福報用盡;一種是身體的能量用盡;還有一種是壽命用盡。

蓮花生大士說只有壽命用盡沒辦法恢復,其它都可以。三種障礙中,福報用完的話,就像油燈熄滅前可以加一點點油讓他亮起來,做一些福德資糧可以轉化;身體的六種精華用盡,用藥和觀想一些咒語也可以延長;但是壽命的業緣如果已經盡了,那就沒辦法延續了。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八) 蓮師的幻身成就法門

仁珍千寶仁波切:

“對治法為慈悲菩提心,應觀自相如幻轉道用”這裡講的是蓮花生大士生起次第的法門。生起次第裡面提到“對治法為慈悲菩提心,應觀自相如幻轉道用”。意思是修持這個法門,不清淨的肉身可以轉化為幻身。

不淨幻身和清淨幻身的修持,雖然這裡只有兩三句概括,但解釋有很多。

密集金剛和大幻金剛的所有口訣都在這個法門裡面,我們不清淨身體的所有執著和身體帶來的習氣煩惱全部轉化以後,這個身體就轉變成一個清淨的幻化身。清淨的幻化身不受所有外在的干擾,不管是外敵、煩惱、四魔、都不會干擾。

最甚深、最廣大和淨化煩惱最快速的生起次第,是配合忿怒蓮師修持,忿怒蓮師的法門就是配合幻化身去修持的。忿怒蓮師的法門,從早期寧·尼瑪沃色的法門到龍薩釀波的法門,還有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都是一樣的。儀軌有廣、中、略好幾種,基本的修法都一樣。但有幻身修法的,最完整、最圓滿的只有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法門。

為什麼要修幻化身呢?因為我們對現在的肉身有執著,凡是佛教徒都要斷除“我執”,斷除執著。幻化身的執著和習氣斷除以後,身體和心理不會受到任何非人的障礙。超越肉身,獲得幻化身。幻化身的修持在舊譯派裡面很重視,但新譯派更重視。

很多地方提到,有些人修持母續的勝義瑜伽,最後不淨的身體幻化,到了清淨的空行淨土,這種的故事很多。新譯派裡面在藏地成就最多的是金剛瑜伽母的法門,薩迦派、格魯派、噶舉派,很多修持金剛瑜伽母,最後到了空行淨土。之前我們也出過一本書,我們的祖師察給弄仁波切,他的傳記裡面記載,他的好幾個弟子都是直接到了空行淨土。

之前我們那裡有個阿可塔德仁波切,他是一個修行很好的人。他得了麻風病,家人放棄了他,他就躲到我們那裡的山裡修獅吼觀音菩薩。獅吼觀音的功德記載,修持其法門麻風病會好。他修了大概有 12 年,親見獅吼觀音。本來他的頭髮、眉毛掉了,皮膚也爛了,好像快要死了,獅吼觀音親自給他加持,當場他的所有病都消失了。

當時我母親家裡的人常常給他送飯,但不敢見他,都是送到門口。12 年間不是對他有信心,而是可憐他,他身體好了以後就住在了我家裡。他是剩下肉身到空行淨土去的,但他的弟子是突然間消失的。

他之前答應過我母親的外公,他去清淨空行淨土的時候也會帶他去。他說“你一直在護持我,你也修持那若空行母的法門、金剛瑜珈女的法門,將來我會帶你走”。我母親的外公聽到阿可上師圓寂了,最開始他哭,後來他說“我要振作一點,好好修持,阿可塔德仁波切不會騙人,他答應過我,要帶我去空行淨土,我自己也去準備一下。”於是他開始修空行母的法門,在祈禱念經的時候,他當場圓寂了。阿可塔德仁波切早上圓寂,我母親的外公晚上圓寂,他們兩人是一起火化的。

阿可塔德仁波切也做了西藏的荼毗儀式,在下面做了一個矮一點的臺階,那個臺階現在還在。他的身體都變成舍利子,他的弟子們全部分出去了,我們現在一個都沒有了,有些舍利子是自然消失不見的。他也是有幻身成就的人。

噶陀派以前有很多上師修忿怒蓮師得到幻身成就,一九四幾年阿壩縣也出現過一個,他也是得麻風病的人。剛開始他在山上閉關,有一次他通知親戚家人去看他。他們去看他的時候,他在做一個薈供,這時他的身體已經好了。他告訴家人他的身體好了要離開了,讓家人把薈供品帶回去給所有看到的人和家人。他的家人討論了一下,覺得他的身體雖然好了,但是麻風病人的東西通常不會送給別人,別人不會吃,於是他們就丟到河裡面。當他們丟出去之後聽到很多好聽的音樂聲,回頭看時,發現他修法的地方,天空出現了彩虹。是不是有成就了呢?他的親戚馬上回頭去看他,但這時他的身體已經不見了,完全消失,幻身成就了。

後來在很多地方,又出現過好幾個幻身成就的,尤其是修持母續的人。

具體的修法這次沒辦法講,只是介紹一下,等到灌頂的時候再講。具體的修法其實就是往生淨土的一個破瓦法門,你決定修持 12 年我就傳(上師笑),雖然是生起次第,但是配合這種法門也能獲得這些成就。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七) 蓮師預言佛法遭破壞

仁珍千寶仁波切:

祈請文:“惡方可怖軍隊將圍繞,教乘法輪強烈毀壞期,心無疑慮專一而祈請,鄔金神變八部眷圍繞,惡方軍隊必定被卻退,鄔金蓮花生前我祈請”。這裡是講將來出現破壞佛法、破壞僧眾時,你們要一心專注而祈請,蓮花生大士和天龍八部的眷屬一定可以轉化的意思。

早期西藏人都比較怕蒙古人,這裡的惡方軍隊有可能指的是蒙古軍。因為蒙古在後藏地區統治 12 年左右,時間雖然不長, 但是迫害了多傑紮和敏珠林兩個寺廟。當時執政的人是寧瑪派和噶舉派,寧瑪派稍微好些,桑耶寺沒有受到迫害,噶舉派受迫害多些。

蓮花生大士的預言裡面有記載,將來整個佛教會受到一些傷害。因為佛法是很珍貴的法門,如同如意寶一樣,如果世界上有一個稀世珍寶,大家都想搶著要,會受到很多人的爭奪。佛法如果弘揚起來,很多不喜歡佛法的人和非人都會受到壓力、難過和痛苦,所以各種各樣迫害佛法的行為就會出來。

蓮花生大士的大傳裡面講到朗達瑪魔王迫害的這個期間是什麼情況;蒙古攻打西藏是什麼時間,從哪裡來,怎麼來,佛法受到迫害的程度怎麼樣;還有每次佛教受到迫害時,不管印度、尼泊爾、不丹,還有西藏,這幾個地方他都特別強調佛教如何滅亡。

提到佛教滅亡的原因,蓮花生大士說,第一是因為佛教徒自己做得不如法,沒有如理如法的修行,自己破害自己的教法;第二是因為外敵破害佛法。我們現在看來,開始的時候因為自己做的不如法,最後的罪果就是出現外敵來侵襲,整個佛教的滅亡基本就是這樣。像新疆、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馬來西亞、印尼,這些以前都是佛教興盛的國家,後來慢慢就滅亡 了。這跟眾生的福報有關係,眾生有福報的時候佛法就興盛;眾生沒有福報的時候,佛教會沒落。不管是釋迦牟尼佛,還是蓮花生大士,歷代傳承祖師都是這樣提到的。

蓮花生大士在詳細的比較廣大的預言裡面也提到,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第一個要保護的是法卷經文,第二就是保護傳法的上師。他也提到,眾生的共業沒辦法逆轉,雖然逆轉的方法有,但是大家不會去做。每次做的時候會出現很多阻礙,每一代都是一樣,最後幾乎都做不成。

因為蓮花生大士說做這些的時間,就像時輪金剛一樣,時間非常重要,過了這個時間做,效果就不大。時間在算命學裡面、天象學裡面、風水學裡面都很重要。因此,緣起法裡面時間很重要。

第一次果滇巴大師時代,北岩藏和蓮花生大士祈願任運的外成就、內成就法出來的時候,他們做了很多事情,所做的事情全部成功,佛法可以延長 300-500 年時間。當時雖然也有危機,但果滇巴大師對所有的緣起法都做過。

後來每次做的都不成功,不成功的原因是因為,雖然有方法,但是很難轉化。很難轉化的情況下,蓮花生大士提到第一個要保存經典,第二就是保護傳法的上師和有修行的人。

蓮花生大士也提到保護佛法興盛,有上等策略、中等策略、下等策略等等。最起碼做到下等策略,就是保護好佛法和傳法者兩個,這樣的話,佛法也還是會興盛。

蓮花生大士早就知道將來佛法會出現障礙,所以在很多地方埋有伏藏法,因此西藏有很多伏藏的原因就是這樣的。不管是經典、佛像,還是法器等等,藏在山上、地上、水裡、火裡、虛空,藏在眾生的心續中,也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出現很多伏藏大師。

破壞佛教的外敵完全可以避免嗎?蓮花生大士記載說,只是殺傷力比較少一些,要完全轉化很困難。蓮花生大士的預言沒有一個不准的時候,西藏每次遇到佛法出現障礙的時候,什麼時間發生,帶領軍隊的人身相如何,他身上的特徵,從什麼地方來,每個講得都非常清楚,每個都沒有錯,每個都很准。蓮花生大士說這些外敵都是發惡願的魔鬼,他們就是會常常毀壞佛法。

蓮花生大士最後也說,蓮花生大士教法會弘揚到全世界。他提到很多我們聽不懂的名字,和國家的形狀,有可能是他在禪定中神通看到這個國家的形狀,和這個國家在哪裡等等。將來蓮花生大士教法遍佈世界,整個佛法被弘揚到世界,這也是蓮花生大士的願力。

我們現在看金剛乘的歷史,民國初年,傳入漢地的第一個法門就是蓮花生大士的教法,是諾那呼圖克圖和貢嘎呼圖克圖在南京傳的蓮花生大士《三寶總攝》。早期在美國等地傳的也是蓮花生大士的教法,在臺灣,雖然格魯派的章嘉大師和好幾個上師在,但他們傳的仍然是蓮花生大士的教法。因此世界上每個地方的教法,都是從蓮花生大士的教法開始,這也是蓮花生大士的願力所產生的。雖然外在的災難很難轉化,但是因為借助這個機會,佛法還是可以傳入到各地方去。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六) 和蓮師相應

仁珍千寶仁波切:

“五百劫末諍亂濁世中,有情悉皆煩惱五毒粗。”五百劫末指的就是我們現在的這個五濁惡世,這個期間所有眾生都是五毒萌生,每個人的五毒都很重。因為五毒重的關係,我們身、 口、意的戒律都持不好。

“煩惱粗重五毒行入心,此時唯如您慈悲救護。”入心是指因為煩惱粗重五毒入心,心裡有任何貪、嗔、癡、慢、疑的病,沒有任何控制、轉化和淨化的能力,立刻就會去做。

這種事情是一定會產生的,這在蓮花生大士的預言裡面早有記載。他提到五濁惡世的時候,無論是修行人,還是平民百姓,不管什麼階層,每個人的心裡都像入魔。

入魔的特色:第一是不信三寶,第二是道友不合(金剛師兄弟不合),第三是每個區域會出現部分的戰爭,最後慢慢蔓延到大的戰爭。這個時期因為眾生內心五毒入侵的關係,外在也會出現地水火風的災難,五大不調的災難。

產生這些災難的時候,蓮花生大士提到,要多念觀音菩薩、蓮花生大士、長壽佛、度母、藥師佛這五尊佛菩薩心咒或佛號。他還提到為了避免戰爭,要多做蓮花生大士的法相和造降魔塔等等。因為眾生的業力,造這些雖然災難還是會出現,但傷害會比較少一些。

蓮花生大士和仁珍才旺諾布的預言裡面都有記載,人沒辦法靠修行淨化內在的煩惱和一些無常時,要靠一些緣起法來控制。緣起法沒辦法達到究竟,但會起到暫時克制的作用。

我們前面已經講完了蓮花生大士的五段共同祈請文,蓮師的所有發願、願力都歸納在這五種祈請文裡。這五種祈請文有一點點類似,每個都是對末法時期眾生發的願,這是共與不共,或者特別針對末法時期眾生所發的願。

蓮花生大士的願無量無邊,非常多。他提到八大菩薩所發的願都是他的願,釋迦牟尼佛發的 500 多個願也是他的願,他也發願說所有諸佛菩薩發的願也都是他的願。

以我們末法時期的眾生來講,針對合適自己的願望和誓言,如果瞭解並相應這個而祈請,和諸佛菩薩比較容易相應。就像一個人,跟你見解相同,看法做法都相同的話,你們就會成為好朋友,會談得來。一開始就見解不合或者觀念不合,他就會變成你的敵人,或者你不喜歡的人,不太會有來往。

同樣,我們要跟隨諸佛菩薩學習,要相應的話,首先就要跟他的願力相同。因此我們想要和蓮花生大士相應,想要祈請他,就要先瞭解蓮師所發的願,並和他發同樣的願,希望他來接引我們。當我們這樣去發願的時候,我們跟蓮花生大士的願力就會融合在一起,跟蓮師的心念和意就會融合在一起,就已經開始相應了。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五) 蓮師殊勝日

仁珍千寶仁波切:

“朝朝暮暮為利生降臨,騎乘旭日光束而降臨,上弦初十日親自降臨,具大力利生之大悲者。”

“朝朝暮暮為利生而降臨”,有的版本是“為藏人而降臨”。西藏這個地方要祈請,用“為藏人而降臨”是沒問題的。之前尼泊爾一個金剛阿闍黎問我的二世——仁珍才旺諾布:“我們尼泊爾的人該怎麼祈請呢?”仁珍才旺諾布說:

“為眾生而降臨就可以了,蓮花生大士為眾生發過願,這在每一個蓮花生大士的傳記裡面都提到過。”

“朝朝暮暮”的意思是蓮花生大士時時刻刻都慈悲的關照眾生。他的教言裡面提到,無論早晚你們都憶念我,旭日東昇的時候祈請我,這樣祈請的時候,我會給你加持。

“上弦初十日親自降臨,具大力利生之大悲者。”每個月上旬初十,我一定會到修行人所在的地方給他加持,這是蓮花生大士對眾生的承諾。上弦初十是指每個月的初十,是蓮花生大士特別的日子,這個日子也是蓮花生大士每次遇到障礙的日子。每次遇到障礙的時候,蓮花生大士就用各種慈悲力量、方便智慧去破除這些障礙。因此,每月初十也是蓮花生大士勝利的日子,所有信蓮花生大士的人每月初十做薈供的原因就是這樣的。

密續裡面講每月初十和 25 號都是勇士、空行聚會的日子。上旬日稱為勇士聚會日,下旬日稱為空行聚會的日子。這個期間,外世界的 24 聖地等等,所有勇士和空行一起做薈供,為眾生而祈禱,為眾生示現各種神通,是度化眾生的日子。從人來講,一個人氣脈明點的功德增長也是初十和 25 日這兩個日子。

因此,這兩個日子和外世界的勇士空行聚會有關係,和我們自己體內氣脈明點的能力增長,或者功德顯現也有關係,因此初十、25 日所做的功德是十萬倍。

蓮花生大士還特別強調,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每一時,都有特別的時間可以祈請我,我具有大力量的蓮花生大士會給你加持。

年來講,蓮花生大士特別的年是猴年,每一輪的猴年、猴月、猴日是蓮師很殊勝的日子。有些地方還提到馬年,馬年雖然不是蓮花生大士出生日,但馬年和豬年一個稱為是馬頭明王年,一個稱為是金剛亥母年,馬年和豬年兩個也都是非常好的日子。

月來講,就是每年的六月。

日就是每個月的初十,每一日的早上和晚上,太陽剛初升的時候和太陽落下的期間。

其它的時間,時時刻刻都可以祈請,時間上面沒有什麼特別的差異,只是這幾個特別的年、月、日、時,你要修持蓮師或者做薈供的話是最合適的。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四) 蓮師發願度化的眾生

 

仁珍千寶仁波切:

“其身調伏西南之羅剎,悲心普視六道諸眾生。”這是蓮花生大士對六道眾生的發願,他說“我會永遠慈悲的看著六道眾生的痛苦,任何人對我生起信心的時候,我都會加持他。但如果眾生沒有信心的時候,我再慈悲也沒辦法給予加持。”

“無明顛倒眾生引導主,方便調治煩惑難調眾。” 這是蓮花生大士對貪、嗔、癡、慢、疑,業障深重的無明顛倒眾生的發願。

釋迦牟尼佛很多教法裡面提到,佛可以度化很多眾生,但具有邪見者沒辦法度化,因為他不靠近三寶,沒辦法跟他相應,沒法接引。

但蓮花生大士提到對無明顛倒的眾生也可以度化。

當時各種邪魔外道迫害蓮花生大士的時候,他示現各種神通去度化眾生。貪欲重的眾生面前,蓮花生大士以貪欲相去度化;嗔恨心重的眾生面前,他用嗔恨重的化現去度化;癡心重的眾生面前,他用癡心重的化現去度化。

蓮師 13 本尊,就是蓮化生大士以各種方便的方式去度化眾生所化現的 13 種相。他的傳記記載,不管他示現什麼相,傳達的都是清淨的妙法,是最清淨的法門。

當然度化眾生有些需要時間,不是馬上可以有效果。有些業障深重的人,你要制止他馬上停止罪業也很困難,需要兩代、三代,有些甚至需要七代。

蓮花生大士剛到西藏的時候,很多天龍八部,或者有形無形的眾生都來干擾,沒辦法弘揚佛法。這個時候,蓮師使用各種辦法,可以講道理的給他們講經說法;沒辦法講道理的,就示現忿怒相等去降服。

藏區從西元七世紀開始就有佛法,但每次傳法的上師都會受到障礙,原因是因為那裡原來有苯教,過去的西藏人信苯教,有些人不希望佛教傳入西藏。因此,早期邀請過來的不管是翻譯大師,還是其它上師都受到傷害和障礙。最後寂命大師告訴藏王赤松德贊,你想要弘揚佛法,一定要邀請一個法力高強的人。

寂命大師本具菩提心,又精通佛法,但沒有人聽佛法。大家都不接受慈悲心的人的時候,他也沒辦法,所以他說一定要邀請一個法力高強的人。

這個法力高強的人就是蓮花生大士。蓮花生大士到西藏一開始就降服西藏的各種山神、地方神、妖魔鬼怪,度化這些有邪見的眾生。

“恒具關愛心之大悲者”。雖然諸佛菩薩都是具足大悲者,都不舍眾生,但對暫時沒辦法度化的只能遠離,這也是很多菩薩遠離惡人的原因。但蓮花生大士不捨棄任何眾生,煩惱越深重的人,他對他越慈悲,越關懷,這是蓮花生大士對煩惱深重的人所發的願。

“遭逢惡世劫濁末期時”。這裡講的是蓮花生大士特別對末法時期眾生所發的願。

末法時期的眾生都是帶著業力來的,這個時期的眾生不生正信,不穩定,正念沒辦法永恆,一直在波動,今天對三寶有信心,明天有可能會退轉;或者對三寶的信心不穩,對眾生的慈悲心不穩,對追求解脫道的道心也不穩,不管是外面的條件,還是內心的煩惱都很重。像這些煩惱重的眾生,生命很短暫的眾生,環境很惡劣的眾生,行為很粗魯的眾生,很多菩薩都沒辦法度化。

不論顯宗密宗,很多佛經裡面都提到,邪見的人斷了善根,很難度化;常常破戒的人和個性惡劣的人也很難度化。雖然很多具有大慈大悲的佛菩薩想度這些眾生的念頭沒有斷,但末法時期的這些眾生,不管身相、戒律、心念、業障都很重,很不清淨,跟清淨的佛菩薩要相應很困難。

因此,這裡是講蓮化生大士對眾生所發的願,他可以化現各種不清淨的身相去接引眾生,度化這些難調難伏的眾生。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三)蓮師發願加持血脈和法脈

仁珍千宝仁波切:

第二段是講蓮花生大士的發願。前面是共同的發願,是蓮花生大士為度化所有的眾生而發的願;後面是個別的發願,是蓮花生大士對自己的傳承所發的願。

“始自法王赤松德贊起,勝法嗣統未斷空之間,三時恒常不斷賜加持,所有如法行者唯一友”。蓮花生大士在西藏的時候,他好幾次想要離開,每次都是藏王赤松德贊等很多人祈請,他就留了下來。最後他離開西藏的時候對弟子們承諾,發願會加持所有的傳承。蓮師發願加持的一個是法脈,一個是血脈。

所謂法脈指的是蓮花生大士的傳承法脈。蓮花生大士的法脈一代一代傳下來的傳承,不管遠傳近傳,現在都還很興盛,這個您們都知道。

所謂血脈指的是赤松德贊的後代,藏王赤松德贊是對蓮師最具信心的弟子。雖然藏王的後代很多,但過去的贊普們信苯教,沒有皈依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因此這裡特別強調血脈指的是赤松德贊的後代,因為他是護持佛法的王。從他開始,一直到他的後代未間斷之前,蓮花生大士說都會加持這個血脈。

赤松德贊的血脈很多地方都有,其中一位被派到阿裡地區,統治阿裡地區。阿裡地區出現幾個朝代,像古格王朝等等。後來因為出現內戰,退到了拉達克地區,所以拉達克皇室也是藏王的後代,他們家族出了好幾個高僧大德。

赤松德贊王的後代從拉達克分出去的傳承好幾個地方都有,他的後代說起來像神話故事一樣,有很多種說法。有些說印度的孔雀王朝的後代也是他的後代,這個說來話長,不管怎麼樣,他的後代出現過很多修行人,好人壞人每個王朝都有,但大部分是好的修行人。他的血脈沒有間斷之前,蓮花生大士的教法也不會間斷。

下麵提到“大悲護持傳承具法者”。有些地方提到是指護持皇室的血脈,這句是我的二世仁珍才旺諾布取藏跟別的祈請文不一樣的地方。

蓮花生大士預言裡面記載了贊普王朝的滅亡,什麼時候會出現什麼樣的事情。比如像朗達瑪滅佛,內戰,分裂和滅亡等等,預言裡面都記載的很清楚,每個人的名字和時間都有。但這裡也提到對信我的人,如果你們祈請我,我就會保護你們皇室血脈,加持你們的法脈。因此大部分赤松德贊王的後代都非常深信蓮花生大士,修持蓮花生大士的法門。有一些不信的,像朗達瑪魔王,他是發惡願來的。

蓮花生大士預言記載:朗達瑪破壞佛法之後,西藏會分成好幾個地方,特別是阿裡地區會出現一個王,說的就是赤松德贊王的後代,他會護持蓮師教法、釋迦牟尼教法 300 多年等等, 對佛法有很大的貢獻。

贊普王朝的後代很多地方都有,但不一定是赤松德贊王的後 代。贊普王朝的興衰在蓮花生大士記載裡是最多的,因為赤松德贊王問了蓮花生大士很多未來他的子孫的問題,蓮花生大士提到最後他的後代就是在阿裡地區和拉達克地區。阿裡地區非常大,現在的拉達克地區以前屬於阿裡地區,現在尼泊爾的藏區以前也屬於阿裡地區,堆布地區、木斯塘這些以前都是屬於阿裡地區。因此蓮師的預言說阿裡地區會出現贊普王朝的後代,他會重振佛法等等,這些後來都得到了證實。

蓮花生大士 13 本尊法門,其中有一位取藏大師是阿裡班禪。阿裡班禪對整個佛法很有貢獻,特別對蓮花生大士的教法和寧瑪派的教法貢獻非常大。他是赤松德贊王的後代,他自己也稱自己是赤松德贊王的化身,他的父親也是一位大成就者,這些都有預言。

因此,這裡提到蓮花生大士會保護血脈,保護法脈的這樣一個預言。我們如法修持一定會得到加持,不如法的時候,蓮師再有法力也沒辦法給到你加持。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二) 蓮師成就的聖地

仁珍千寶仁波切:

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的本質,是法、報、化三身的一種力量和事業顯現為蓮花生大士的十三本尊相。第 24 頁開始我們講蓮花生大士如何來到人間。

一開始的“唉瑪火”是很奇妙的意思。

“西方極樂世界剎土中,無量光佛悲心之加持,加持化身蓮花生大士,為利瞻部洲眾而到來,具足不斷利生之大悲, 鄔金蓮花生前我祈請,加持願望任運獲成就”。這是五部祈請文的第一段。五部祈請文講的是蓮花生大士的本質、化現和願力。

前面提到蓮花生大士有法、報、化三身,從蓮花生大士的本質來講,屬於五種智慧當中的妙觀察智。妙觀察智的功德顯現出來是極樂世界,妙觀察智的力量顯現出來的就是阿彌陀佛。凡是觀音菩薩、度母、無量光佛等蓮花部的所有佛菩薩都是阿彌陀佛的化現,是阿彌陀佛為度化眾生而化為不同的相。

因此我們修蓮花生大士能不能往生極樂世界呢?答案是肯定的。因為蓮花生大士是阿彌陀佛的化現,是釋迦牟尼佛的化現,是觀音菩薩的化現,蓮花生大士的清淨淨土也是極樂世界。

每個佛菩薩都有化現的聖地和清淨的淨土兩種。蓮花生大士化現的聖地在世界各地有很多,清淨的淨土是法身境界, 圓滿報身佛的淨土是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就像聯邦,由無數個淨土形成,這個淨土不是各自需要的淨土, 而是他功德中自然顯現出來的。

以人來講,人的功能不是自己想有,是本身具有的,人的能力也是一樣。同樣,佛的淨土因為諸佛菩薩的功德不可思議,是自然顯現出來的淨土,因為具足這個功德的時候,自然就會顯現這個淨土。自然顯現這個淨土時,這個淨土當中就有無量功德。

蓮花生大士來自西方極樂世界清淨的淨土,因為眾生的心性和諸佛菩薩的願力結合在一起,再加上無量光佛、阿彌陀佛的悲心加持,用慈悲心顯現在人間,顯現在南瞻部洲,因此而化現為蓮花生大士。

蓮師獲得大手印持明和任運持明果位的尼泊爾 楊烈修山洞

蓮花生大士有五個骨鬘力的化現,有 25 應化身和 108 應化身等等非常多的化現,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的化現。所有的這些化現都表示諸佛菩薩的願力不間斷、事業不間斷、功 德不間斷,是永恆的意思。他的大悲心不會因為自己成佛以後就停止,他的事業功德也不會因為成佛就停止。這些事業功德不需要刻意去想,也不用刻意去做,它就是自然顯現的功德。就像太陽和陽光一樣,水和滋潤一樣,火和溫度一樣, 它是自然具足的一個力量。

這裡每一段都提到“鄔金蓮花生前我祈請”。意思是修蓮花生大士法門的時候,先要想到他的功德、願力,這樣一直在想,誠心的祈請,比較容易相應。不然只是口頭祈請,心裡什麼都沒有想,沒有什麼目標、願望,雖然念祈請文有功德,但沒有特別會實現的願望。因此先要想著蓮花生大士從西方極樂世界發願度化眾生而來的願力而誠心的祈請。

“加持願望任運獲成就”這是自己所發的願,希望獲得成就的意思。“任運”就是不用特別去做就自然而然獲得的成就,只要通過祈請、相信就可以獲得成就。

剛剛提到蓮花生大士的淨土有法身淨土,報身淨土。他的化身淨土在世界的各個地方都有,像化身淨土的“佛足山”, 有可能是在斯里蘭卡的某一處,或者接近的地方。當初蓮花生大士離開西藏之後到那裡降服羅剎,度化眾生,那裡也成 為他的淨土。因此,蓮花生大士的另一個名稱叫“蓮師羅剎骨鬘力”。

這個佛足山,布達那塔大師和很多傳記裡面記載它是印度南方的一個島嶼,有的人認為是斯里蘭卡。不管怎麼樣,這是蓮花生大士最主要的聖地。就像文殊菩薩有無數的聖地, 但是最主要的聖地是五臺山;觀音菩薩的聖地也有很多,但主要的是在普陀山。

蓮花生大士的聖地在西藏也有好幾個,但是傳記裡面有記載 的蓮花生大士有五大聖地。蓮花生大士說:“你們想要追隨我,想要祈禱我,你們去五大聖地,自然會得到我的加持。”

蓮花生大士有自證功德的聖地和利他成就的聖地兩種。

自證功德的聖地是指自己成就的聖地,蓮花生大士成就的聖地大部分是在印度和尼泊爾。蓮花生大士的誕生地,很多人提到有可能是巴基斯坦,但蓮花生大士傳記裡面提到是印度洋裡的一個島嶼,島嶼上面有一個湖,因為當時五百多個商人一起出海尋找珠寶,巴基斯坦境內沒有這麼大的海,所以實際上應該是印度。

蓮花生大士獲得異熟持明果位的地方是在印度的八大屍陀林;獲得大手印持明和任運持明果位是在尼泊爾的楊烈修的山洞;獲得長壽自在持明果位是在尼泊爾的長壽洞,這幾個地方是蓮花生大士自證功德的聖地。

蓮花生大士利他事業的聖地,世界各地有很多說法,但蓮花生大士自己提到,他的教法千年弘揚的地方只有西藏,因為他利益眾生的聖地最主要就是在西藏桑耶寺後山青浦山聖地,桑耶青浦在蓮花生大士的傳記裡面記載它是聖地之王。

蓮花生大士有身、口、意、功德、事業五個聖地。

“身”的聖地是在西藏紮央宗的一個叫文殊閻魔敵的山洞, 離桑耶寺不是很遠,但那個地方很難去,那裡也是益西措嘉佛母誕生的地方。益西措嘉佛母是在一個叫“紮”的山谷裡面誕生的,後山就是紮央宗,這裡是蓮花生大士“身”的聖地。從以前到現在,很多修文殊菩薩或者修忿怒文殊的人, 包括西藏最有名的一些法力強大修持文殊閻魔敵和大威德成就的。不管是新譯派、舊譯派都是在紮央宗上面修行而證得菩提。

蓮師在西藏紮央宗“身”的聖地

“語”的聖地就是我剛才提到的桑耶青浦山。青浦聖地是蓮花生大士語的聖地,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蓮花生大士本身也是阿彌陀佛的化身。阿彌陀佛是一切諸佛菩薩“語”清淨的代表,因此蓮花生大士是蓮花語成就者。青浦稱為聖地之王有好幾種原因:第一是因為蓮花生大士過去的願力、弘揚佛法的地方就在那裡;第二是因為蓮花生大士的蓮花語成就的聖地是在那個地方;第三是因為那裡是蓮花生大士在藏地開啟八大黑嚕嘎的壇城,是轉法輪的地方,也是他的 9 大心子和 25 位心子成就的地方。

蓮師“語”的聖地青浦山

蓮花生大士講了很多青浦修行山的功德,青浦修行山很特別,是 1300 年來修行人從沒有間斷過的一個聖地。我們很多地方因為有戰爭或者各種災難,會在一段時間有空轉期, 沒有修行人,但是青浦山上永遠都有修行人。這個山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山上有很多山洞,每個山洞都有修行人。

西藏有三次比較重要的佛教禁止運動,第一次是朗達瑪魔王的時代。西藏贊普王朝最後一個統治藏區的王叫朗達瑪, 他的時代禁止佛教,很多寺廟都受到迫害,但那時他沒有管桑耶青浦,因為當時龍欽巴、桑吉耶喜等上師在那裡示現了神通等等,他就沒有管這些人,他說他只管出家人,不管在家人,因此當時逃過一劫,那裡延續下來很多閉關的傳承。

第二次是蒙古統治西藏的階段,因為這些修行人是在山上閉關,沒有干預任何政治,對世間沒有什麼影響,所以也保留下來。

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雖然這個時候山上不能穿僧服和進行佛教的活動,但當時很多修行人是乞丐,乞丐作為無產階級也沒有受到影響,這些修行人裡面出了很多成就者。

因為這樣的關係,青浦修行山每次都不太會受影響,這也是因為蓮花生大士的功德,這個就是蓮花生大士“語”的聖地。

蓮花生大士“意”的聖地是在西藏的山南地區的洛紮縣卡久神山(山南地區很大,桑耶寺也屬於山南地區)。洛紮縣卡久神山是蓮花生大士的修行聖地,也是蓮花生大士的弟子南開寧波成就的地方。現在到卡久神山朝聖的人非常少,因為那裡是邊界,不好去,但這裡是蓮花生大士“意”的聖地,

那裡出現過很多修行人,包括米勒日巴大師傳記裡面記載的, 當初他的上師瑪爾巴讓他在東西南北不同地方蓋九層佛台的地方就在那裡。雖然是不同的地方,但是在同一個區域。過去那裡佛教很興盛,現在那裡的修行人比較少,屬於不丹和中國的邊界,過一座山就到達不丹,說是走路一個早上就可以到。

蓮師“意”的聖地 卡久山

蓮花生大士“功德”的聖地在蒙卡桑切宗的獅子洞,聽說是靠近不丹的一個地方。

蓮花生大士“事業”的聖地是虎穴洞。但虎穴洞總共有13 個,西藏亞青寺的隔壁有一個,甘南有一個,西康有好幾個(以前西康大部分人是去昌都地區一個叫“倉喜”的虎穴洞,那裡比較方便),四川瑪律康也有一個(是雅礱地區那裡的虎穴洞。蓮花生大士 25 位心子當中,玉紮釀波上師和貝若紮那大師兩個人修行的虎穴洞就在那個地方)。當時蓮花生大士依次示現過 13 種相到西藏的各個邊界,顯現為忿怒蓮師去降服邪魔外道和天龍八部,這 13 個地方就是其事業的聖地。

但蓮師“事業”的聖地最主要的是不丹的虎穴洞,那裡也是他傳授普巴金剛和忿怒蓮師最主要的聖地。近代因為敦珠法王和頂果欽哲法王在那裡閉關,弘揚佛法,從此不丹的虎穴洞開始出名,很多人去那裡朝聖。

第一段就是講蓮花生大士和阿彌陀佛無二無別。因為阿彌陀佛的願力,一千多年來,蓮花生大士到南瞻部洲來弘揚佛法,化現各種相去度化眾生。因為蓮花生大士的慈悲不間斷, 所以大家心裡想阿彌陀佛的功德,想蓮花生大士的願力而真心祈請,蓮花生大士就會給予加持。

蓮師十三本尊任運祈願文(一)上師瑜伽

仁珍千宝仁波切:

你們看到的這個相片,是蓮師十三本尊相,這是最早期的將近三百多年前的唐卡,現在保存在美國的一個博物館,畫得非常棒。下面有幾個圓圓的地方是這個法門怎麼來的故事, 但因為這個唐卡比較老舊,清晰度也不夠,只是象徵性能看到。這裡面蓮師十三本尊都有,是最古老的唐卡之一,各方面畫得都比較準確。

我們前面提到蓮師十三本尊法門屬於上師瑜伽法。凡是上師瑜伽法的法門都是靠信心而成就的法門,雖然裡面有很多觀想,有有關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的咒語等等,但最主要的還是要靠信心而獲得成就。

龍欽巴大師的《虛幻心性休息論》裡面說,“我們依靠觀修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等,本體不能解脫,還需要依靠其它的助緣。”

靠自己的法門就可以解脫的只有上師瑜伽法。其它的助緣意思就是不管修什麼法門都一樣,只要沒有上師瑜伽法,都需要配合很多法門才能成就。

像佛教不管小乘、大乘、金剛乘,共同的“四聖諦”,如果對沒有皈依三寶的人來講,“苦、集、滅、道”中,“道 諦”和“滅諦”你不一定會相信,而如果只是對“苦諦”和
“集諦”稍微瞭解也是沒辦法成佛。你心裡想著痛苦、業力,你天天想,但對解脫沒有深信,沒有如理如法去修持沒辦法解脫。因此它需要很多種助緣,沒辦法單一靠一個法門就可以成就。

同樣的,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各種咒語,各個法門沒辦法獲得解脫的原因也是一樣。像生起次第是一種觀想的法門, 對見地不清淨,對信心不堅定的人來講,觀想就是幻想,單靠觀想沒辦法獲得解脫;圓滿次第的氣脈明點也需要見地清淨,修法正確和追求解脫的信念,見、修、行都需要,見修行都不正確的情況下,你修氣脈明點只是世間法,和世間的氣功沒什麼不同,印度就有很多練氣脈明點的法門,這對解脫沒有什麼意義。

前面講本體沒辦法解脫的意思就是要靠其它的助緣,靠其它的法門,咒語也是一樣,要在信心的基礎上發願,還要有正確的念誦。咒語還有很多種戒律或者界限,因緣不具足的情況下,單靠念咒語也很難成就,這些都要靠其它的助緣,各種因緣和合的情況下才能達到效果。

但是上師瑜伽法,只要有信心,信心自然會帶動其它的助緣。你對上師瑜伽法、對蓮花生大士生起堅定信心的時候, 你會遵守上師的教言和戒律,你會憶念上師,以上師的意和自己的心融合的修行道路上,不需要觀待其它的助緣,這樣也不會有其它的錯誤。

上師瑜伽法稱為金剛乘的精華,凡是學習金剛乘法門的都必須修持上師瑜伽法。上師瑜伽法修法的方式非常多,有直接觀想上師,想上師的功德,心專注在上師的功德上面;或者心裡想上師的恩德,心專注在上師的恩德上面。但最主要是要瞭解上師的意是清淨的法界,自己的本性光明和上師清淨法界的意融合在一起而修持,有這種的見地或者修法就不需要觀待其它的法門,這樣修所有其它的法門比較容易。

對上師的信心來講,有法、報、化三身的信心,但主要是以普遍法身的信心為主。普遍法身的信心要生起,一定先要知道上師的本質、上師的本性、上師的佛性、佛性的本質,也要知道自己的本質、自己的本性、法身清淨的本質。

每個眾生都具足佛性,佛性的本質要瞭解。上師的本質也是佛性,你瞭解自己佛性的本質,你也會瞭解上師清淨本質的佛性。這兩個瞭解,就像水和水融合,虛空和虛空融合一 樣,在這個清淨的法界中修持,所有的法門就都成為解脫的法門,容易成就,容易相應。

因此,我們修持蓮師法門的時候,你不能當作他是跟自己沒有關係的上師,也不能當作他是過去來過這個世界,後來涅盤或者現虹光身了,已經不存在。一定要知道蓮師和自己的心是無分別的,我們的心有種種變化,因此蓮花生大士也有種種化現。

以光明空性來講,所有眾生的本質都是一樣的,但光明的顯現是不一樣的。有些眾生還沒有清醒,那就是他的光明還沒有顯現;有些由凡夫到十地菩薩到成佛為止,它的光明顯現不一樣,所以它的化現各種變化也不太一樣。究竟意義上來講,只有一個法身,這個叫究竟唯一的法身。

光明的顯分上面有無量無邊的佛和菩薩,無量無邊的佛和菩薩的事業和功德,這兩個都不違背,是一體的。就像我們心的本質是空性,心動的時候你可以有很多種分別念,但有分別念並不表示你的每個分別念是永恆的,每個分別念的本質是空性。

同樣的,一切諸佛菩薩的各種化現,特別是蓮花生大士十三本尊的各種化現,看起來每一個都不一樣:顏色不一樣,長相不一樣,裝飾不一樣,法器不一樣,所提倡的功德事業也不一樣。但本質上面都是蓮花生大士,都是法身,都是一樣的。

因此明空不二的法界當中,顯現出來的光明的力量,就是蓮花生大士有十三尊。

莲师十三本尊:莲师于这个世间最后的遗教

仁珍千宝仁波切:

此唐卡有三百多年的历史,现保存在美国的一个博物馆,这里面莲师十三本尊都有,是最古老的唐卡之一,各方面画得都比较准确。

莲师曾说:能接受到莲师十三本尊法门者,过去生定为我的弟子。若过去生与我无缘,此生断然不会接受到十三本尊法门。

法门由来:

1500多年前,莲师在南瞻部洲圆满了世间的弘法,为南瞻部洲免遭罗刹袭击,他将去罗刹国降伏那里的众生。莲师离开世间的地方即是贡塘拉姆山。

贡塘拉姆山(地标显示为孔塘拉姆山,但很多经典中写贡塘拉姆山),位于西藏日喀则地区的吉隆县境内,海拔5236多米,空气稀薄。虽大多数汉人途经此地都心有余悸,但仍愿于身体能承受之基而往之,因为这里是莲花生大士传十三本尊的地方,是莲师留与世间最后遗教的地方。

上图是贡塘拉姆山顶的寺庙中供奉的莲师像。每有信徒路经此处,都要进寺点一盏灯,礼敬莲师。寺庙不大,名不详,只有一位老喇嘛在护持着。不知道这座寺庙是莲师在的时候就存在,还是后世为纪念莲师而建。

这座寺庙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沧桑,如孤独的隐者独守在贡塘拉姆山,也因为它的存在,莲师在……

当日,贡塘拉姆山头被藏王和络绎不绝来的臣民挤得一眼望不到头,想着如父、如佛的众生依怙主莲师将要离开这片被他慈悲和智慧的光芒遍照的雪域高原,大家从此将如无依无靠的孤儿,不禁悲从中来。不住地五体投地泪流满面,苦苦哀求莲师留下来。
藏王牟德赞普也痛哭流涕,他呈上无数金银珠宝,匍匐于莲师足下,因伤心过度而昏厥。莲师施法力唤醒藏王,对不断哀求的人群说:“你们不用悲伤,我最后传你们十三个秘诀,你们要以戒为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依此修持,一切违缘障碍悉皆消除。”由此莲师宣说了十三任运祈愿文。

十三任运祈愿文即十三本尊法。因虔诚如法修持这13个法门就可以诸事成就,任运自在,故又名十三任运祈愿文。

传毕,莲师即飞往空中,人群中再次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唤,“咕噜仁波切”的声音响彻云霄。很多人昏厥,很多人追着莲师跑,阿妈的鞋子掉了,扎西的帽子飞了,卓玛的辫子散了,这些都不管,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能让莲师留下来,能再多看莲师一眼。

莲师悲悯众生,于空中发愿:“每月上旬初十,只要你们一心祈请我,我一定会降临给你们加持。”(初十是莲师特别的日子,因为这个日子是莲师每次遇到障碍的日子。每次遇到障碍时,莲师就用各种慈悲力量和方便智慧去破除这些障碍,因此,每月初十也是莲师胜利的日子。密宗弟子每月初十做荟供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以此纪念莲师和祈请莲师加持。)

说完,莲师即飞向罗刹国,慢慢消失于天际。

呼唤“咕噜仁波切”的声音嘶哑了,祈盼的泪也流干了,星星也躲进了云层默默哭泣……

此时的贡塘拉姆山万籁俱寂……

呼唤莲师的泪,就这样,无声地流了千年……

十三本尊法门

1.莲师骨鬘力
2.莲师药师佛
3.莲师财神
4.莲师金刚童子
5.莲花威压猛力
6.莲师密主狮子吼
7.莲花金刚成就法
8.黑马头明王
9.忿努怖畏金刚
10.观音菩萨莲花王
11.无量光佛
12.上师普贤王如来
13.上师大乐莲师

法门特点

1. 十三本尊法门包罗万象,有莲师对末法时期的预言,有莲师伏藏的殊胜地,有针对将会出现的各种外、内障碍和灾难的对治方法。

2. 十三本尊是莲化生大士以各种方便方式为度化不同众生所化现的13种相,因此不同众生都有适用自己的修法。

3. 13种化现皆是为度化不同众生而显现,表示莲师的愿力不间断、事业不间断、功德不间断,莲师的加持永恒。

4. 十三本尊的修持方式有很多种:
一:十三个本尊分开,一个一个独立修持;
二:十三个本尊合起来修持,是一个大乐莲师代表一切的修法;
三:独尊的修持,也叫莲师的内成就法,以站姿的莲师为本尊修持。

5. 十三本尊相的本质是法报化三身的一种力量和功德、事业的显现。

6. 十三本尊包涵了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圆满次第的修法。

法门殊胜

1. 十三本尊的十三个法门是莲师所有法门的总集。
2. 十三本尊里的任运祈愿文为莲师亲口所说,是修持之窍诀。
3. 十三个修法秘诀,掌握其中任何一个精进修持都将获得成就。
4. 大圆满心部、界部、口诀部的一切教法都融汇在十三本尊。
5. 十三本尊涵盖上师、本尊、空行、护法的法门,是莲师最广大、最圆满的教法。
6. 十三本尊也属于上师瑜伽法,修任何一个本尊皆可以上师瑜伽来修持,加持迅速。

莲师是一切诸佛之子,是诸佛菩萨悲、智、力三个的总集体,是诸佛菩萨的事业者,特别对末法时期的众生有特别的法力。

每月初十是莲师荟供日,应以清净的身语意供养,一心专注念诵莲师心咒,虔诚祈请莲师加持,清除外器世界和内情众生的一切障碍。

祈愿世界和平、众心向善!
祈愿修行人都获得成就!
祈愿莲师教法长久住世!
嗡阿吽 班杂咕噜贝玛悉地吽
我们的心与莲师同在。

冯唐:珍惜每一个不舒服和很难受。

摘自《成事心法》冯唐

……

第二个我不去这些“身心灵”课的原因,就是我还认为,在现实中修行还是管用的,所以我还没有一定要到大海边、小树林去修行身心灵。

如何在现实中修行身心灵?

简单地说,珍惜每一个不舒服和很难受。

在每一个不舒服、很难受的时候,跳出自我,把你自己的肉身和灵魂,当成人类的一个,当成另一个他人。你看一看,想一想,观察一下,这货到底怎么了?这个称为“我”的这个东西,他感受到了什么?他为什么不舒服,他为什么很难受?

我们改变不了我们的基因和后天至今为止的原生家庭、境遇、教育、遭遇,但是我们可以从任何一刻开始觉察,觉察什么?觉察“我”这个货到底怎么了。

不要把我舒服当成天经地义,不要把难受当成一个你马上要甩掉的东西。珍惜这些不舒服、难受,不要把自己都当成对的,静静地看看它,说,哎,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觉能生慧,察觉,才能产生智慧,让我们更好的和自己的肉身和灵魂相处,更好的运用自己的肉身和灵魂。

道理只有一个,没有三点,今天只是这一个道理。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織錦伏藏寶物

摘自 《深藏的幸福-回憶第十六世大寶法王》

40年代時噶瑪巴向拉薩政府提出了幾項要求,政府官員建議,噶瑪巴應當供養珍貴光亮的絲綢,作為他們兌現要求的回報。

噶瑪巴和隨從返回楚布寺的途中經過一個山洞,據隨從後來的回憶,這個山洞第一眼看起來跟其他陰冷黑暗令人生畏的山洞沒什麼不同,然而噶瑪巴進去之後,等在外面的隨從突然看到山洞裡有東西閃爍發光!

過了一會兒,噶瑪巴手裡拿著一塊無比精緻絢麗、光亮的織錦方緞走了出來,隨從極為驚訝的看著這一切,那是他從未見過的華麗的西藏絲綢和織錦!

隨從後來再返回那個山洞時,裡面依然黑暗冰冷令人生畏,就像他第一眼看到的那樣,似乎什麼也沒發生過!

噶瑪巴取出的這塊織錦方緞伏藏寶物,現在供奉在拉薩附近哲蚌寺(Drepung Monastery)彌陀菩薩大殿屋頂的佛龕內。

達欽法王的故事

法王如意寶:

「對於修持大圓滿的上師來說,可能某位上師經常顯示神通,有的則可能偶爾顯示一下,但不管怎樣,如果上師對未來的授記非常準確,那說明他是一位大成就者。…(中略)…可能有些假成就者會打一些妄語,但他對未來的授記並不是全部準確無誤,這就說明他在大圓滿的修持方面並非高不可攀。」

(達欽法王也是喇榮五明佛學院晉美彭措法王師徒的根本上師,準確預言了學院發展與法王身壽等狀況,至今學院師生等無不敬重這位聖者。)

仁珍千寶仁波切:

有一次法王在台灣傳金剛瑜珈母灌頂,回到旅館,我隨侍達欽法王,將法王的衣服整理好放在一旁,他看著我說:「祖古,我要給你一個屍林怙主護法的灌頂,對我們薩迦來說,也是財神,特別是對治竊賊有奇效。」其實是暗示我將會有小偷光顧,當時我說:「非常感謝」。但是當時時間緊湊,從早到晚根本抽不出任何時間傳這個法。後來,一次吃飯時間,我們到外面用餐,當時門口有一個待裝臟的佛像(遭竊),這是我們第一次遭小偷。

出自:巴麥欽哲仁波切開示-薩迦達欽法王功德

根造上師回憶達欽法王:

「薩迦貢瑪(此處指的是達欽法王)之為人,接近民主思想,平易而近人,熱情而天真。別看他馬馬虎虎,隨隨便便,無形中往往暗合道妙。我們說他有神通,可能他不承認,可是有些事湊合的很巧。當俞薇雯女士,將自己的照片和另外一個男朋友照片送到他跟前請他加持時,他對俞女士之加持很誠懇,拿起男朋友的照片,方一過目,就把丟在一邊,不加持了,這一不近人情的動作,令人不可理解;事過以後,才知道那個男人是大騙子。又有一位居士送給他一仟美元;他只還禮了一箇磁寶瓶和一副舊鈴杵。這鈴子拿回家一搖,鈴身便脫落下來,原來他是壞鈴子,用膠紙貼上的。這也是不近人情的,實則是暗示此人學密法要中斷,後來事實果然如此,我在西康他有些表現在我身上的事也有許多相同。」

頂果欽哲法王:慢慢地嫻熟這個狀態。

頂果欽哲法王:

當輕安、樂、明出現時,我們應該不要認為它們有多特別。

當我們昏沉或掉舉時,也不要覺得自責或厭煩。

我們應該保任在不高亢與不低落的狀態。

假如我們安住在法性中,沒有感到高亢或低落,就會慢慢地嫻熟這個狀態。

其結果,就是動念再也不能撼動心的覺受。

宗薩欽哲仁波切談伏藏教法

(2012 年七月,宗薩欽哲仁波切於遠在印度西北、中印邊界的思碧諦(Spiti),連續十八天傳授貝瑪林巴伏藏教法。這篇開示即節錄自當時的教授。)

你們有些人非常新近才接觸這些教法,我想你們是碰巧來到這裡,然後加入了我們。這種情況下,要將教法講解得適合每一個人聽,有點困難。因為理想上,我假設你們領受這次伏藏教法、參加這些法會和灌頂之前,已經完成某種準備。我說的不是修持,那樣當然最好,但一般來講,你對佛法應該至少有某些哲學上的了解。

總之,你們可以很容易去確認一般人所知道的佛法,像是四聖諦、八正道、四法印,甚至是菩薩道。比如寂天菩薩的《入菩薩行》,它在斯里蘭卡、緬甸和泰國這些地區仍很普遍;至於大乘佛法,依舊盛行於日本和中國等地。但現在我們要傳授的,並不是那麼接近[一般人所知道的]佛法。

每當我們提及「佛」、「佛法」,就會想到釋迦牟尼、悉達多太子。他逃離王宮,前往摩揭陀,最後在菩提樹下證得涅槃。他在鹿野苑、瓦拉那西和靈鷲山等處,教導四聖諦。

如同我先前所說的,在接受這些教法之前,如果你是非常認真地要追尋這個道,那麼我會假定你先前已具備相當的背景。一般而言,金剛乘、密乘在佛教徒中已經飽受批評,因為許多時候,密法修行者的作為,並不具有任何釋迦牟尼佛平靜、慈悲、純淨、樸實等的嚴謹行儀。

我總是說,修持密法的人有兩個額外的包袱。他們必須向上座部、聲聞乘的人證明,他們也是佛陀的信徒,這是一個包袱。第二個包袱是,他們還必須向遵循大乘之道的人證明,他們是佛陀的信徒;盛行於中國等地的大乘傳統並不接納他們。

反之,遵循密續之道的人必須接受,聲聞乘和上座部的佛法毫無疑問是佛陀的教法。不僅如此,上座部更是佛法的根源。沒有別解脫戒,就沒有佛法的根;沒有佛法的根,就沒有如同莖幹的大乘。如果樹木的莖幹沒有根,你去哪裡採摘密乘的花果?

因此,修持密法的人擔負著額外的包袱。望向未來,金剛乘仍將面對許多批評和問題。這有很多原因,首先,密續之道是非常大膽的。密法不符合一般人類的思惟界線,事實上,密法的整個重點就是要擺脫人類思惟的框架,那個框架有點像是混亂壇城的界限(parameterofthatmandalaofconfusion);這就是整個密乘的重點。這是為什麼密續要在未來被認為是純淨真實的解脫道,並不容易。

我們還有其他的問題,我們有那麼多雄心勃勃、好色、行為總是失當的密續上師。他們幫不了忙,實際上,他們把情況弄得更糟。

所以我先要告訴各位,目前你們將要接受的是尊者貝瑪林巴所取出的整套伏藏教法。基本上,你們將要接受的教法被稱為「伏藏教法」。我說過,密續正努力要證明自己是一條真實不欺的道,非常辛苦。而伏藏教法更甚於此,它還必需在密續行者中證明自己是真實不欺。

大部分新譯派人士會不以為然地揚起眉毛,懷疑伏藏教法。舉例來說,我公開告訴各位──雖然有些人會不高興,但你們可以引述我的話──許多薩迦巴和格魯巴的人,對待伏藏教法的態度有點像是「嗯,等等,這是什麼?」其實有很好的理由說明這種情形。因為在西藏,我們有很多假的、野心勃勃的、好色的掘藏師。掘藏師或是「德童」,他們通常需要伴侶,而那個伴侶通常是女性。因此許多時候,德童會被仔細檢驗,他們究竟做了什麼會受到極大的質疑。

同時我認為,較之從前,伏藏教法將會遭受更大的磨難。舉例來說,現在有些書講述的方式,好像那是作者自己的伏藏教法。當作者在海邊散步,不知怎地某個想法就出現在他腦裡。你們很多人都知道,在西方的思維中,認為「天啟」(註:revelation,「掘藏」也使用同一英文)是很神祕、很令人興奮的事,所以我們會有這種挑戰。很多這類的東西被「挖掘」出來,我相信甚至當我們現在說話時,在蘇格蘭或加州的某處,就會出現一些雄心勃勃的好色之徒,聲稱自己發現某個東西。他們常常令人感到生氣,因為如果你去看那些書,會發現他們明目張膽地剽竊《入菩薩行》或其他密續典籍的內容。不過我們現在不討論那些,因為那只是我個人的意見。

我也支持新譯傳承,我是薩迦巴和噶舉巴等新譯教派的虔誠弟子,那些傳承對我而言非常深奧。因此我知道,伏藏教法受到所謂的一般佛教徒或密續行者的仔細檢驗。我希望你們了解這點。

雖然我們有很好的理由懷疑伏藏教法,但是,導致你懷疑的原因也可能恰好是啟發你的原因。舉例來說,偉大的秋吉林巴、尤其是貝瑪林巴──你們現在正在接受貝瑪林巴的教法──他們兩人完全不識字!貝瑪林巴完全不知如何讀或寫,他沒上過學。當你閱讀他的教法時,從他編輯教法的方式就會發現這個跡象。事實上,我們現在正處於很令人頭痛的狀況,因為從法本中你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教法出自某個「沒上過大學」的人之手。
不過,如果你真的去深入思考這傢伙到底是如何想出這些了不起的教法,那就更有意思了。舉例來說,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我念誦了貝瑪林巴十八部「大圓滿」文本的根本頌和釋論,這些在其他上師的教法裡幾乎看不到。這些根本頌和釋論是如此地切中要害、赤裸裸的毫不掩飾,因為很多時候,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人,當他們說話時,他們是打從內心說出。他們不給你所有這些詞藻、片語、詩句,他們不拐彎抹角,他們沒有這一切的繁文褥節。

如果我要寫書,當我把想說的話說完了,卻又想讓大家以為我有很多東西可寫時,我會引用別人的話,我會舉例,我會提出論證,所有這些都是要矇騙你們。而你們會想,哇,這是多麼偉大的老師。但貝瑪林巴可不是這種人,他很直接。

所以如果你考量了這些情況,會了解到伏藏教法不容忽視,它非常殊勝。可是你也必須牢記在心,藏傳佛教歷代德童所取出的教法,沒有一個是佛陀未曾教導過的,這點很重要。這些掘藏師從沒說過,他們發現了佛陀沒有發現的教法。事實上他們非常強調,他們實實在在地遵循、補充、協助釋迦牟尼佛的教法;這正是德童的美好之處。因為很多來自加州和蘇格蘭的「德童」說:「這東西從來沒人發現,我是第一個發現的人。」人類有個習慣,總認為自己是唯一知道真理的人,但這種情況從未發生在真正的德童或伏藏教法上。

伏藏教法為何如此殊勝?我必須再次假定,你們對於一般佛法已具有某種程度的常識,特別是有關大乘佛法,尤其是關於金剛乘佛法。一旦你擁有那些常識,就會比較容易理解。

例如說,我今天下午口傳過的某些伏藏教法,是貝瑪林巴在不丹人所稱的「曼巴措」發現的。(註:「曼巴措」是位於不丹東部布姆唐(Bumthang)的火焰湖(BurningLake))那是很大的海,它不真的是海或洋,它是一個池塘,非常深的池塘。有些人可能去過。它看起來其實很可怕,因為它很深,也許像這所寺院的高度那樣深。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因為這裡邊有太多元素,但我試試看。這一切就從「塔景咖啡店」(StupaView)附近的某個地方開始。

塔景咖啡店在加德滿都博達那大佛塔(Boudhanath)附近,一切都從那兒開始!從前有個母親,她有三個孩子,他們幾位最後一起建造了這座尼泊爾的大佛塔,直到今天我們仍可以去拜訪這座佛塔。當佛塔建造完成時,他們各自供養了非常了不起、令人驚嘆、不可思議的願望,值得我們仿效。

其中一位發願成為一個上師;另一位發願,當這個上師於未來傳法時,要做這位上師的護持者。我簡短地講述這個故事。當時有一隻小蚊子叮咬了那位發願成為護持者、成為國王的男孩,而那隻蚊子後來投生成為國王赤松德真的公主。因為公主仍受制於非常重的業債,所以她的壽命並不長,有說八年,有說十年,總之,她很年輕就過世了。蓮師貝瑪炯涅當時在場,所以赤松德真王極力請求蓮師保護他的女兒。於是蓮師在公主死後,將她的意識召回至她的身體,然後迅速地傳給她許多教法。

蓮師隨後說,那些教法在當時並不需要,因為那時西藏正處於最吉祥、最有靈性的時期,但那些教法在未來將會是非常必要。當那個時間年代到臨,貝瑪塞(PemaSal)公主的轉世(即貝瑪林巴)將會取出那些教法。

蓮師甚至預言,當貝瑪林巴再次投生──這全是我的解讀,預言內容本身非常精簡 ──他被描述成像侏儒一樣的矮。貝瑪林巴在布姆唐(Bumthang)建造的寺廟可以證明他的身材矮小,因為天花板很低,你必須彎下身體。

蓮師的預言說,貝瑪林巴是深紅色的,笑起來像一匹馬;這也是我的解讀。因為預言說他說話像馬一樣,所以我總覺得他的笑聲必定是像馬那樣「嘶嘶嘶嘶」。蓮師還說,貝瑪林巴會講很多低俗、粗魯的話,很多粗鄙的字句出現在他具含深意的挑釁語言當中。

談到貝瑪林巴,我要對這裡的不丹同胞說,我們以身為不丹人為傲,因為我們有貝瑪林巴。這裡有西藏人嗎?西藏人視不丹人為未開化的民族。他們說的沒錯,西藏人非常有教養,不丹人就是未開化。不丹是原始部落,基本上他們以部落的方式思考,如果你去過不丹,就會了解這點。

不過有個傢伙、一個不丹傢伙,甚至最高傲的西藏人都得向他鞠躬敬禮,那人就是貝瑪林巴,信不信由你!讓我告訴各位,貝瑪林巴是五位德童王的其中之一。並不是所有掘藏師都是德童王。你們有些人修持秋吉林巴的伏藏教法,秋吉林巴就不是德童王。有些人修持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伏藏教法,我必須很恭敬地告訴你們,他也不是德童王。你們很多人是敦珠新巖藏的修持者,我以恭敬的心告訴你們,敦珠仁波切、敦珠林巴也不是德童王。而貝瑪林巴,是的,他是一位德童王,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他就是!

再多提供一些訊息。我們不丹人很引以為傲,如今貝瑪林巴的血脈仍然存在於不丹。這是非常殊勝的。

蓮師所做的另一項預言是,貝瑪林巴生前會遭受許多流言蜚語。由於人們的批評,他不好過。他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想想看,他每兩句話就有一句是粗鄙無禮的。他長得很矮、很結實,不是圓滑得體的人。他基本上是個文盲,然後突然之間發現這些[伏藏]。他喜歡喝酒,對女性很尊重,這些都和主流群眾不符。因此他吃了很多苦頭,許多人甚至批評他是個假的魔術師。

從某方面來說,西藏和不丹的觀眾都是經驗老到,他們不見得會相信魔術師。因為有太多魔術師了,所以你還必須是個偉大的上師才行。很多時候,德童也被污衊為魔術師。「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而已,我們不必相信他。」我想貝瑪林巴也受過這樣的折磨,因為他是鐵匠,鐵匠本身就已經被認為是低種姓的工作。

貝瑪林巴常受僱製造很多刀劍,有些至今仍存在不丹。他有很多小孩,非常忙碌,所以當他鑄劍時,常常因為忙於四周發生的事而忘了使用火鉗,他直接用手握住熱鐵,但卻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們如今仍可看到劍上的指紋。可是這種事不見得能打動那些觀眾,他們心裡想:「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魔術師都會做這種事。」

總之,貝瑪林巴必定被所有這些事情給激怒了,所以他說:「如果我不是掘藏師,不是一位真正的掘藏者,那我就會死在這個池塘裡。如果我是真的掘藏者,我將帶著伏藏教法回來。」於是他帶著一盞酥油燈,跳入池塘裡,幾個小時後,再帶著完好無損、仍在燃燒的酥油燈回來。他的右脥下夾了一些石頭和幾捆書卷,從當中出現了這些伏藏紙頁,也就是我現在正辛苦地口傳的這些伏藏文。

另一個我們應該非常感激的事實是,貝瑪林巴以不懂世故、非學術出身的掘藏者示現,因為在他的許多法本裡,根本頌是以空行字母出現。你們有些懂一點藏文的人會注意到,當我傳誦法本,每當遇到空行文字時,我常常就數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唸誦。如果知道怎麼唸,我當然就像貝瑪林巴一樣是一位德童了。我們不知道怎麼唸,因為那些看起來就像是無法閱讀的文字。

貝瑪林巴有時把空行文字放在開頭,有時放中間,有時甚至是一整段。大概兩天前口傳的內容中,有一段的空行文字是「一半一半」。例如,如果有「到這裡」這樣的句子,他用藏文表示「到」,但「這裡」或「那裡」則是我們看不懂的空行文字。所以我們不知道他說的是「到這裡」還是「到那裡」,誰知道呢?他留下的伏藏文本就是這樣子。這些是德童做的事。

當然,不只貝瑪林巴本人,甚至他的轉世都備受尊崇。就我個人的傳承,告訴各位一個故事。這故事來自蔣揚欽哲旺波的淨觀、淨相,它不是關於德童貝瑪林巴本人,而是發生在貝瑪林巴的第三世轉世之後。

十八世紀初,蔣揚欽哲旺波與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二人算是死硬派的教法編輯,他們無法忍受有那麼多的假德童。因為假德童非常受歡迎──情況總是像這樣──真德童和真實教法因此黯然失色。蔣揚欽哲旺波與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對此非常憂心,因此在蔣揚欽哲旺波的委託下,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全心盡力地編纂「仁欽德佐千嫫」,即《大寶伏藏》。

蔣揚欽哲旺波不會輕易向某個碰巧叫作貝瑪林巴這種怪異名字的人或向貝瑪林巴的轉世表示敬意。但是在他的一個淨觀中,他描述到,每當他需要向蓮師請教問題或需要釐清問題時,他可以只闔上雙眼便到達銅色山和蓮師對話,並享受那裡的會供盛宴。回來之後,他就繼續重新編輯,或就能把事情處理好。

在蔣揚欽哲旺波的某一段話裡,他說,他記得銅色山那裡有些什麼人。有一回他去銅色山,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新人」,他從來沒見過那個人,所以感到有點好奇,心想,「這人是誰啊?」那傢伙戴著不丹語所說的「布瑞」──一種染成紅色的生絲,不丹喇嘛常穿戴,那個人就戴著那種絲巾。蔣揚欽哲旺波非常清楚地描述到:「我不知道他在吃什麼,但他嘴裡和牙齒上有種紅色的東西,他不停地咀嚼著。」就像這樣,蔣揚欽哲旺波甚至不知道那人是誰。

當蔣揚欽哲旺波從淨觀中醒來,隨即說道:「當然,我現在知道了!」因為就在幾天以前,第三世貝瑪林巴在不丹圓寂。順帶一提,不丹人吃檳榔,喇嘛總是在嚼檳榔。但西藏東部沒有檳榔,所以蔣揚欽哲旺波不曉得那人嘴裡嚼的是什麼東西。

有些人嘲笑伏藏教法,像大乘的人、聲聞乘的人以及所有新譯教派的人,他們也許嘲笑伏藏教法,因為伏藏教法來自比如我剛才提到的那個池塘「曼措巴」。貝瑪林巴的很多伏藏教法取自布姆唐(Bumthang)的一塊石頭岩面上,如果今天你到不丹去,那塊大石頭還在。

伏藏教法就像這樣。以蔣揚欽哲旺波的「一髻佛母(Ekadzati)」儀軌為例,它完全是某天凌晨的產物!某天凌晨兩點鐘左右,欽哲旺波面前有一盞酥油燈。當酥油燈的油快要燃盡、火燄將滅時,發出「冊」的火花聲。對我們這些凡夫來說,那就是燈火熄滅的聲音;但對蔣揚欽哲旺波而言,從那個燈火熄滅的聲音,從那一聲「冊」,出現了「一髻佛母」的儀軌,這就是伏藏教法出現的方式。伏藏有時也會顯現為夢境的結果。

現在,我要你們把心轉到因乘上。我現在不討論金剛乘,而是以大乘的角度來看,如果仔細閱讀《華嚴經》這類的大乘經典,你會了解到,諸佛菩薩曾經祈禱,希望在未來樹木可以給予教法,水聲也可以給予教法。我說的不是密乘,而是大乘教法。所以,如果大乘的人可以接受這種教法,那麼為何不能接受伏藏教法呢?

所以事實上,甚至是邏輯上來說,如果你有時間和能力去仔細研究伏藏教法,便會了解到,這些教法不是來自某個被惡魔或其他精靈附身的人的隨意發現。

伏藏教法所言是否是正確的道,你永遠可以這樣對照,例如,你可以拿貝瑪林巴的某一個伏藏教法或某一個主題,和《華嚴經》或《阿含經》的任何一部分作比較,你可以把任何大乘或聲聞乘的教法經典拿來對照。當然,你的心胸必須非常開放,如果你沒有開放的心胸,就永遠無法體會這些教法的深度。如果有開放的心胸,你就會了解,伏藏教法與佛經並沒有牴觸,它們反而是相輔相成。

舉例來說,你們今天接受了馬頭明王的教法,馬頭明王就是佛,當然也是本尊。本尊即是佛,在密乘裡,他們是一樣的。

但這種馬、佛的概念,裝不進界限極為狹窄的心,裝不進小小四方形的心。因為對心胸狹窄的人來說,佛陀赤足、穿著體面的袍子。他們總是認為救世主是安詳的,就像聖方濟一樣,有溫和的形象、仁慈、微笑,口中說著「你需要什麼?」「我能幫你什麼?」「哦,可憐的人!」這是像我們這種擁有小小四方形心胸的人所喜歡的。

但那是個概念,概念總是約束你,這就是密續的哲理。概念好比情緒煩惱的祖父,只要有概念,你就一直都會產生情緒煩惱,而情緒煩惱衍生出行為,一個行為又衍生出更多行為,然後行為衍生出結果,像是你的身體、你的感覺、你的自我等等,你整個人就是概念的副產品、附帶產生的結果。如果你讀《金剛經》,佛親口說,那些以身相看見他的人,沒有正見。(「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為了打破概念,密續怎麼做?一般而言,人類總是認為猪是最糟糕的動物,像我們罵人「你是猪」,或認為猪很髒,即使科學家現在已經證明猪十分的聰明。總之,猪在過去被認為又髒又醜,或諸如此類的負面形容。任何被視為最糟糕的東西,忽然間變成本尊;還不只如此,在金剛乘裡,擁有馬頭、猪頭的本尊,是更為真實的釋迦牟尼佛化身。現在,這些都必須裝進你的腦袋裡,但這很難,這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事。

為何這些東西無法裝進你的腦袋?我今天碰到幾個俄羅斯人,他們提到更敦秋培,於是我想起更敦秋培解釋了為何我們無法接受這些東西。他說:「這些之所以無法裝進我們的腦袋,是因為我們過度相信可相信的事物,過度不相信不可信的事物。」這就是我們的問題。過度相信可信的事物,和過度不相信不可信的事物,這兩種情況總是拖累我們。然後看看發生了什麼事?看自己就可以,不必看別人。(翻譯:「西遊譯文」)

墨梅

墨梅
王冕〔元代〕

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白话译文

洗砚池边生长的一棵梅花,朵朵梅花都似乎是洗笔后淡墨留下的痕迹。
不需要别人去夸许它的颜色,是把清淡的香气充满天地之间。

「默擯」:成熟人格的大智慧!

(图文均来自网络)

默擯

釋迦牟尼佛將入涅槃的時候,阿難尊者問佛陀:

「佛陀住世的時候,兇惡的人有佛陀調伏,佛陀涅槃以後,兇惡的人如何去調伏呢?」

釋迦牟尼佛回答:

「你問我涅槃以後,惡人如何調伏,應『默擯』置之。」

默是「沉默」。
擯是「排除」。

羅翔:

“ 當你厭惡你身邊的人,

你表達厭惡最好的方式不是和他們爭吵,

而是自己勤快點兒,

加把勁,離開他們,

那樣,他們就永遠從你的生活中消失了,

和死了差不多。”

「默擯」是一种大智慧!

默擯的意思是碰到浑身负能量的人,就不要理睬他。无论是親戚、朋友、鄰居,或其他跟我們交往的人,如果跟他纠缠,他更是沒完沒了,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理睬他,远离他。

每个人最终要成就的是人格的真正独立。这种独立意味着尊重他人,同时也尊重自己。你不会侵犯他人的空间,同时也不会让他人侵犯到你的空间。所以,「默擯」是一个成熟人格在必要时做出的最好选择。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不干涉你,你也不要来干涉我,万物各自生长,才是生命的常态。

你因为野蛮暴力,最后自食其果,也是你的选择,并不需要救你。因为“后果”本身就是来自生活的启示,你接受了启示,就可以重新开始。你不接受启示,就会有更多的“后果”等着你,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

所以,管好你自己,不要急着去度别人。「默擯」有时不失为一种大智慧。因为,生活会慢慢教育他的,要相信整体的巧妙和智慧远远超越个人。正如有句谚语说的:“做好你自己的事,不要插手上帝的事,上帝的事让上帝来做。”

贊札仁千扎能言度母

(图文均来自网络)

贊札仁千扎有一尊極其殊勝難得的綠度母佛像。這尊綠度母佛像是蓮花生大師入藏時帶到藏地,是龍樹菩薩獨特皈依的佛像。 後來蓮花生大師將之伏藏,蔣揚欽哲旺波去拉薩朝聖時將此佛像伏藏取出,並帶回宗薩寺供養。

偉大的伏藏師秋吉林巴在宗薩寺的嘎姆當措山洞(雪豹洞)修大圓滿法時,於淨觀中顯現出一尊美麗祥和的綠度母像,對秋吉林巴連說三次:「累所,累所,累所」。(累所漢語意為善哉之意)。

秋吉林巴以此意伏藏寫出能言度母修持儀軌,並給予蔣揚欽哲旺波耳傳(獨一傳承),蔣揚欽哲旺波修持此法三年。

後來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在贊札仁千扎大神山興建了贊札仁千扎香巴噶舉閉關中心,中心建成開光前,蔣楊欽哲旺波心中想:我把能言度母供養給蔣貢康楚仁波切吧!蔣楊欽哲旺波這樣一想,能言度母佛像再度開口說話:「累所,累所,累所」,說明能言度母很歡喜去到贊札仁千扎,護持贊札法脈。

所以,後來在贊札仁千扎閉關中心開光時,蔣揚欽哲旺波就把能言度母修持儀軌耳傳給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並把能言度母佛像供養給了贊札仁千扎閉關中心永久收藏保存。
閉關中心喇嘛們每日晨間亦修持此能言度母儀軌,為藏地平安健康和一切眾生的福祉而祈願護持。 由此,能言度母修持儀軌得以廣傳。

在《大寶伏藏》裡,蔣貢康楚羅卓泰耶指出:藏地眾多的綠度母修法中,以此綠度母修法最為殊勝,但有所求,無不應從。

波卡仁波切曾開示:度母圓滿眾生的願望,而這些願望必須是能為他們帶來暫時和究竟的安樂,而對於會造成惡業或更多痛苦的願望,度母不會讓他滿願。

希阿榮博堪布憶薩迦達欽法王

希阿榮博堪布憶薩迦達欽法王:

法王如意寶以前常常跟我們講起他的上師托噶如意寶和達欽法王的故事。

那時法王如意寶還在石渠江瑪佛學院依止上師修學佛法。

托噶如意寶因年事已高,大部分時間都在佛學院閉關或講學,平時幾乎不出門。

多有名的活佛、堪布到了石渠,他也很少特意前去求傳承、求灌頂。

但有一年達欽法王來到石渠,托噶如意寶得知消息後,對身邊眾弟子說:「十地菩薩現在到了家門口,我們不去向他求法求加持的話,實在太愚蠢了。」

說完,馬上帶領著江瑪佛學院的全體僧眾來到達欽法王下榻之處祈求了灌頂,並祈禱法王長久住世。

那時達欽法王年僅二十幾歲,托噶如意寶見到他,卻好像一下變回成孩童,德高望重年近古稀的上師,在所有弟子面前像孩子一樣快樂地坐到地上,聆聽達欽法王的開示。

這大概給跟在上師身邊從未見過如此情形的法王如意寶留下了極其鮮明的印象,很多年以後他老人家向我們講述這段往事時,仍然驚歎不已,仍然繪聲繪色:當時托噶如意寶怎樣一下坐到地上,怎樣和達欽法王說話。

也難怪法王如意寶記憶深刻,他對上師托噶如意寶是何等敬畏。

他說:那時雖然心裡渴望親近上師,可沒有上師的吩咐,也是萬萬不敢魯莽地跑到上師面前去。

所以他經常就走到能看見上師住處的地方,遠遠地望一望,希望能看到上師進出的身影,如果張望時碰巧被上師瞅見,叫過去摸摸頂,他簡直就要歡喜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般敬畏愛戴的上師,見到達欽法王,竟然歡快感激得像個孩童,這使得法王如意寶對達欽法王生起了巨大的信心。

那之後不久,托噶如意寶便示現生病,弟子們都憂心忡忡,不知上師住世的因緣還能維持多久。

托噶如意寶安慰他們說:「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我的壽命不會長久了,你們也不用東問西問,十地菩薩現在還在人間,你們如果一定要問問心裡才踏實的話,就去問他。」

於是,一些弟子代表眾人從石渠趕到達欽法王當時所在的塔公地方,向他請示有關上師住世的問題。

達欽法王說:「今年,你們就算不祈禱托噶如意寶住世,他也不會示寂的。明年,你們就算念一百遍《大藏經》祈禱,他老人家也不會住世了。」

果然,托嘎如意寶當年沒有示現圓寂,轉頭到第二年才示寂。

希阿榮博堪布:

托噶如意寶法脈下的弟子對達欽法王都具有特殊的強烈的信心。

法王如意寶在喇榮五明佛學院的課堂上,就經常給大家講述達欽法王的功德,並再再祈禱這位真正行持佛陀事業的大德長久住世。

記得有一天晚上,法王如意寶說想和遠在美國的達欽法王說說話,希望得到他的加持。

他老人家特別跟身邊的人確認了一下時差,說是別打擾到達欽法王的休息。於是,那天等到很晚才通上電話。

我在一旁聽見二位上師非常開心地談話,互相讚歎功德,達欽法王並一再祈請法王如意寶為護持佛法眾生長久住世。

在我的印象裡,法王如意寶通過電話專門求法,也許他一生中這是唯一的一次。聖者的境界我難以揣測,但我相信這次特殊的求法和祈請,一定有其深廣的密義和緣起。

因為上師的傳承,一直以來我在心裡都覺得跟達欽法王很親近,對他懷著深深的敬信。

幾年前,我終於有幸拜見到他。法王深居簡出,平時很少見客,所以當得知我們被特別開許覲見時,我內心的感激真是難以言表。我知道我將要見到的是怎樣一位世所罕見的大成就者。

那天,達欽法王坐在那裡,微笑地看著我們進來。他的身上完美地體現著佛法所教導的一切。

見到他的那一刻,我所有的分別念頓時消融了,身心變得非常柔軟,整個人慢慢融化在他純真、善良、慈悲的光輝裡。以前只有法王如意寶的在場,能讓我生起同樣的感受。

達欽法王給我們許多珍貴的開示,並念誦長壽儀軌作了加持,還賜予了殊勝的加持品。

他強調說:「我一生主要修持的是慈悲心和祈禱觀音菩薩,我也是這樣去引導別人的。

希望你們不間斷地修持慈悲心,持誦觀音心咒。眾生太苦了,永遠不要忘記眾生的苦。」這是法王珍貴的修行竅訣,我會銘記在心並持守不退。

佛經中說有一種寶珠名叫如意寶,只要向他至誠祈禱便能滿足一切所願。達欽法王的示現圓寂,是這世間失落了又一顆如意寶。

聽到法王示寂的消息,我難過極了,為自己也為像我一樣在輪回中漂泊的眾生。我們的福報太淺薄了。

然而,法王的色身雖然融入法界,他的溫暖光明還依然在我們身邊和心裡,我相信只要祈禱就一定能感應到他的加持。上師們永遠不會捨棄我們。

據薩迦法王子說,多年前一位弟子曾問達欽法王:「仁波切,當您趨入無餘涅盤時,會給我們示現什麼樣的徵兆?」法王回答說:「會有煙花。」

達欽法王示寂時,西雅圖上空果然出現了絢爛廣闊令人歎為觀止的虹光。

在網路上看到這段對話和西雅圖虹光漫天的。「會有煙花」,我心裡不禁微笑起來,淚水一下模糊了雙眼。

達欽法王以他不可思議的證量和無盡的悲心,用這華麗的「告別」向世人展示著佛法修行的價值,鼓舞和啟發著我們,在迷妄、在失望和失敗的交替中仍然心懷純真和善意,仍然有堅持修行的勇氣。

廣欽老和尚:別人與你談論是非,該如何對待

某某師到客堂來,常常一坐就開始論人眾是非,且往往耗去很多時間,今天又是如此。

等某某師走後,廣欽老和尚就對傳某師說:

‘別人來與你談論是非,我們唯唯諾諾就好,

不去參與,則對方自退,

且自己亦不被度走,

別人走錯路,自己不要跟上去。’

Page 2 of 92
1 2 3 4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