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祖师二十祖阇夜多尊者

二十祖阇夜多尊者,北天竺人,智慧渊冲,度化了无量众生,后来到了罗阅城,弘扬禅宗的顿悟教派,当时的学众只崇尚辩论,他们之中最厉害的叫婆修盘头(翻译过来是遍行),经常吃一顿饭不卧床,六时礼佛,清净无欲,大众都来皈依,祖想要度脱他,先问他的徒众:“这个遍行的头陀能够修梵行,可以得到佛道吗?”,众人说:“我们的师父如此的精进怎么得不到”祖说:“你们的师父离道远着呢,即使苦行微尘数的劫,也都是虚妄之本”,众人说:“尊者有什么德行能够讥讽我们的师父?”祖说:“我不求道,也不颠倒,我不去礼佛,也不轻慢,我不长坐也不懈怠,我不只吃一顿饭,也不乱吃,我不知足也不贪欲,心里没有希冀的东西,这就是道”,当时遍行头陀听到了以后,就发明无漏智,欢喜赞叹。

祖又对大众说:“你们懂我的话吗?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有人求道心切,琴弦太急了就容易断,所以我不赞扬,让他安住在安乐的心地,进入的诸佛的智慧”,又告诉遍行:“我当着大众的面贬低仁者,你有恼怒吗?”,遍行说:“我想起了七劫以前,生在了常安乐国,师从智者月净,授记我不久会证得斯陀含果,当时有大光明菩萨出世,我因为年老的原因拄着拐杖去参礼谒见,师父呵斥我:重子轻父,为什么这么浅薄呢?当时我觉得自己没有过错,请师父告诉我怎么回事,师父说:你去礼拜大光明菩萨,把拐杖倚杖在里壁画佛面上,因为这样的过错,失去了二果,我从那以后忏悔谢过,听到各种恶言就像风一样吹过,况且今天获得了无上甘露,怎么会生恼怒心呢?希望大慈以妙道来教诲我”,祖说:“你长久以来积累了深厚的众德,应当继承我的宗门,听我的偈子:言不合无生,同于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达事理竟。”,祖交付完法眼以后就在座位上圆寂了,火化以后就建立舍利塔供养,当时是后汉明帝十七年甲戌年。

【原文】

二十祖阇夜多尊者,北天竺国人也。智慧渊冲,化导无量。后至罗阅城,敷扬顿教。彼有学众,唯尚辩论。为之首者,名婆修盘头。﹝此云遍行。﹞常一食不卧,六时礼佛,清净无欲,为众所归。祖将欲度之,先问彼众曰:“此遍行头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众曰:“我师精进,何故不可。”祖曰:“汝师与道远矣。设苦行历于尘劫,皆虚妄之本也。”众曰:“尊者蕴何德行而讥我师?”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颠倒。我不礼佛,亦不轻慢。我不长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杂食。我不知足,亦不贪欲。心无所希,名之曰道。”时遍行闻已,发无漏智,欢喜赞叹。

祖又语彼众曰:“会吾语否?吾所以然者,为其求道心切。夫弦急即断,故吾不赞。令其住安乐地,入诸佛智。”复告遍行曰:“吾适对众,抑挫仁者,得无恼于衷乎?”遍行曰:“我忆念七劫前,生常安乐国,师于智者月净,记我非久当证斯陀含果。时有大光明菩萨出世,我以老故,策杖礼谒。师叱我曰:“重子轻父,一何鄙哉!”时我自谓无过,请师示之。师曰:“汝礼大光明菩萨,以杖倚壁画佛面,以此过慢,遂失二果。”我责躬悔过以来,闻诸恶言,如风如响,况今获饮无上甘露,而反生热恼邪?惟愿大慈,以妙道垂诲。”祖曰:“汝久植众德,当继吾宗。听吾偈曰:言不合无生,同于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达事理竟。””祖付法已,不起于座,奄然归寂。阇维,收舍利建塔,当后汉明帝十七年甲戌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九祖鸠摩罗多尊者

十九祖鸠摩罗多是大月氏国婆罗门的儿子,曾经是自在天人(欲界第六天)看到菩萨的璎珞忽然生起爱慕之心,堕落生在了忉利天(欲界第二天),听到憍尸迦说般若波罗蜜法,因为这个法殊胜的缘故升到了梵天色界,又因为慧根利的原因善于说法,诸天尊崇他为导师。继承祖衣的时候到了就降生在了月氏国,后来到了中天竺国,有一个大士叫阇夜多,问道:“我家里的父母一直就信奉三宝,但是却经常有病,所做的事情也都不如意,但是我的邻居经常做一些暴掠的事情,但是却身体健康,所做的事情也都很顺利,为什么他这样幸运而我们却这样不幸?”,祖说:“这有什么好疑惑的,善恶的报应是需要时间的,凡人只看见好人短命坏人长寿,恶人吉利,仁义的人不顺,就说没有因果,罪报是虚的,却不知道影响说在后面的,报应一点都不会少,即使经历了百千万劫也不会磨灭”,阇夜多听到以后就顿释所疑。

祖说:“你虽然相信了三业,但是还没有明白业是因为疑惑产生的,疑惑因为识有的,识因为不觉悟,不觉悟因为心,但是心本来就是清净的没有生灭没有造作,没有报应没有胜负,寂静灵透,你如果能够进入这个法门就和诸佛一样了,一切的善恶有为无为都是梦幻。”,阇夜多听到以后就领悟了法旨,就发明了宿慧,请求出家,受戒以后,祖告诉他说:“我现在寂灭的时候到了,你应该继续行化四方”,于是交付了法眼,说偈:“性上本无生,为对求人说。于法既无得,何怀决不决。”,又说:“这是妙音如来见性清净的话,你应该传播弘扬给后来的人”,说完以后就在座上,用指爪抓脸就像盛开的红莲,大光明照耀着四众,然后入涅槃,阇夜多给祖建塔供养,当新室十四年壬午年。

【原文】

十九祖鸠摩罗多尊者,大月氏国婆罗门之子也。昔为自在天人。﹝欲界第六天。﹞见菩萨璎珞,忽起爱心,堕生忉利。﹝欲界第二天。﹞闻憍尸迦说般若波罗蜜多,以法胜故,升于梵天色界。以根利故,善说法要,诸天尊为导师。以继祖时至,遂降月氏。后至中天竺国,有大士名阇夜多,问曰:“我家父母素信三宝,而常萦疾瘵,凡所营作,皆不如意;而我邻家久为旃陀罗行,而身常勇健,所作和合。彼何幸,而我何辜?”祖曰:“何足疑乎!且善恶之报有三时焉:凡人但见仁夭暴寿、逆吉义凶,便谓亡因果、虚罪福,殊不知影响相随,毫釐靡忒。纵经百千万劫,亦不磨灭。”时阇夜多闻是语已,顿释所疑。

祖曰:“汝虽已信三业,而未明业从惑生,惑因识有,识依不觉,不觉依心。心本清净,无生灭,无造作,无报应,无胜负,寂寂然,灵灵然。汝若入此法门,可与诸佛同矣。一切善恶、有为无为,皆如梦幻。”阇夜多承言领旨,即发宿慧,恳求出家。既受具,祖告曰:“吾今寂灭时至,汝当绍行化迹。”乃付法眼,偈曰:“性上本无生,为对求人说。于法既无得,何怀决不决。”又云:“此是妙音如来见性清净之句,汝宜传布后学。”言讫,即于座上,以指爪剺面,如红莲开出,大光明照耀四众,而入寂灭。阇夜多起塔。当新室十四年壬午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示律堂大众-蕅益大师

流俗知见,不可以入道;

我慢习气,不可以求道;

未会先会,不可以语道;

宴安怠惰,不可以学道;

顾是惜非,不可以谋道;

自信己意,不可以问道;

舍动求静,不可以养道;

弃教参禅,不可以得道;

依文解意,不可以会道;

欲速喜近,不可以悟道;

隔小于大,不可以见道;

执秽为净,不可以知道;

厌常喜新,不可以趋道;

乐简畏繁,不可以明道;

将就苟且,不可以修道;

得少为足,不可以证道。

真有志于道者,须是超群拔俗、谦己虚心、忍苦捍劳、亲近知识、触处体会、以教印心、广大悠久、事理双备、栖神净域、履蹈典型、博古通今、特达勇锐、深心无极,誓穷法海源底,乃为奇特男子、出世丈夫。

—节选自蕅益大师《灵峰宗论》

西天祖师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摩提国人,姓郁头蓝,父亲是天盖,母亲是方圣,曾经梦到大神拿着镜子,因此就怀上了,经过七日就生下了尊者,肌肤就像琉璃那样透莹,没有洗浴身体就有自然的香洁,年幼的时候就喜好闲静,说话跟一般的孩童不一样,拿着镜子出去游玩碰到了难提尊者,度脱以后就带着门徒到了大月氏国,看到一个婆罗门的屋子有不一样的气,祖就进入到那个房子里,房子的主人鸠摩罗多问:“你们都是什么人?”,祖说:“是佛弟子”,鸠摩罗多听到佛号以后心神悚然,当时就把门关上了,祖敲门敲了很久让他开门,罗多说:“这个屋子里没有人”,祖说:“那么回答没有的人是谁呢”,罗多听到祖的话以后知道祖不是一般人,就把门打开了,祖说:“过去世尊曾经授记说:我灭度一千年以后有大士出现在月氏国,弘扬佛法,今天我遇到了你,应该就是授记里说的”,鸠摩罗多得到了宿命智知道了宿世的因缘就决定剃度出家,祖给他受戒以后就说偈:“有种有心地,因缘能发萌。于缘不相碍,当生生不生。”,祖交付完法眼以后就跳到虚空中展现十八种神变,化火光三昧自焚其身,众人收集祖的舍利建造了舍利塔,这个时候是汉成帝二十年戊申年。

【原文】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摩提国人也。姓郁头蓝,父天盖,母方圣。尝梦大神持鉴,因而有娠。凡七日而诞,肌体莹如琉璃,未尝洗沐,自然香洁。幼好闲静,语非常童。持鉴出游,遇难提尊者。得度后,领徒至大月氏国。见一婆罗门舍有异气,祖将入彼舍,舍主鸠摩罗多问曰:“是何徒众?”祖曰:“是佛弟子。”彼闻佛号,心神竦然,即时闭户。祖良久扣其门,罗多曰:“此舍无人。”祖曰:“答无者谁?”罗多闻语,知是异人,遽开关延接。祖曰:“昔世尊记曰:吾灭后一千年,有大士出现于月氏国,绍隆玄化。”今汝值吾,应斯嘉运。”于是鸠摩罗多发宿命智,投诚出家。授具讫,付法偈曰:“有种有心地,因缘能发萌。于缘不相碍,当生生不生。”祖付法已,踊身虚空,现十八种神变,化火光三昧,自焚其身。众以舍利起塔。当前汉成帝二十年戊申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室罗筏城庄严王的儿子,生下来就能说话,经常赞叹佛事,七岁的时候就厌离世间的快乐,用偈告诉他的父母说:“稽首大慈父,和南骨血母。我今欲出家,幸愿哀愍故。”,父母想阻止他出家,尊者就绝食,于是尊者的父母就允许他在家出家,法号僧伽难提,又让沙门禅利多做尊者的老师,十九年的时间尊者一直精进不懈怠,常常自己说道:“住在王宫里算什么出家?”,一天下午天光照下来,看见一路很平坦不自觉的慢慢的走,走了有十里到了一个大岩石前面,有一个石窟,于是尊者就在里面禅寂。

父亲失去了儿子就把禅利多也驱逐出国,然后去找他的儿子,找了很久没有找到,过了十年祖得法授记以后就到了游行化缘到了摩提国,忽然有凉风吹向了大众身心非常的愉悦舒适,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祖说:“这是道德的风,有圣人要出世,是续传祖灯的圣人吗?”,说完以后就用大神力让众人游历山谷,一顿饭的功夫就到了一座山峰下面,对众人说:“这个山峰顶上的紫云如盖,圣人居住在这里”,就和众人在徘徊了很久。

见到山下的房子里有一个童子,拿着圆镜径直的走到祖的面前,祖问:“你几岁了?”,回答道:“一百岁”,祖说:“你这么小为啥说一百岁呢?”,童子说:“我不会理,正好百岁”,祖说:“你善于禅机吗?”,童子说:“佛说: 若人生百岁,不会诸佛机,未若生一日,而得决了之 ”,祖说:“你手里拿的要表达什么呢?”童子说:“诸佛大圆鉴,内外无瑕翳。两人同得见,心眼皆相似。”,他的父母听到他们儿子的话以后就让他随祖出家,祖把他带到本处,受戒出家,取名伽耶舍多,又一次听到风吹殿里的铃响,祖问道:“是铃响还是风响?”舍多回答道:“不是风响不是铃响,是我的心响”,祖问:“你的心又是什么?”,舍多说:“都是寂静的”,祖说:“好啊!好啊!继承我道法的不是你还能是谁”,就把法眼交付给了舍多尊者,说偈:“心地本无生,因地从缘起。缘种不相妨,华果亦复尔。”,祖交付了法眼之后右手攀树圆寂了,大众议论说:“尊者在树下圆寂,这不就是寓意要成为树荫惠及后代的众生”,原来大众想要在高原建塔供奉尊者但是无法移动尊者,就在树下建塔,这个时候是汉昭帝十三年丁未年。

【原文】

十七祖僧伽难提尊者,室罗筏城宝庄严王之子也。生而能言,常赞佛事。七岁即厌世乐,以偈告其父母曰:“稽首大慈父,和南骨血母。我今欲出家,幸愿哀愍故。”父母固止之,遂终日不食。乃许其在家出家,号僧伽难提。复命沙门禅利多为之师。积十九载,末尝退倦。每自念言:“身居王宫,胡为出家?”一夕,天光下属,见一路坦平,不觉徐行。约十里许,至大岩前,有石窟焉,乃燕寂于中。

父既失子,即摈禅利多出国,访寻其子,不知所在。经十年,祖得法受记已,行化至摩提国,忽有凉风袭众,身心悦适非常,而不知其然。祖曰:“此道德之风也。当有圣者出世,嗣续祖灯乎?”言讫,以神力摄诸大众,游历山谷。食顷,至一峰下,谓众曰:“此峰顶有紫云如盖,圣人居此矣。”即与大众徘徊久之。

见山舍一童子,持圆鉴直造祖前。祖问:“汝几岁邪?”曰:“百岁。”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岁?”童曰:“我不会理,正百岁耳。”祖曰:“汝善机邪?”童曰:“佛言:若人生百岁,不会诸佛机,未若生一日,而得决了之。”祖曰:“汝手中者,当何所表?”童曰:“诸佛大圆鉴,内外无瑕翳。两人同得见,心眼皆相似。”彼父母闻子语,即舍令出家。祖携至本处,授具戒讫,名伽耶舍多。他时闻风吹殿铃声,祖问曰:“铃鸣邪?风鸣邪?”舍多曰:“非风铃鸣,我心鸣耳。”祖曰:“心复谁乎?”舍多曰:“俱寂静故。”祖曰:“善哉!善哉!继吾道者,非子而谁?”即付法眼。偈曰:“心地本无生,因地从缘起。缘种不相妨,华果亦复尔”祖付法已,右手攀树而化。大众议曰:“尊者树下归寂,其垂荫后裔乎!”将奉全身于高原建塔,众力不能举,即就树下起塔。当前汉昭帝十三年丁未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迦毗罗国人,游行化缘到了室罗筏城,那里有条河叫金水河,河水的味道殊胜甘美,河水中流显现出五个佛的影像,祖告诉众人说:“这个河的源头五百里的地方有一个圣者僧伽难提居住在那里,佛陀授记说:一千年以后会有一个人继承圣位”,说完就带着众人逆流而上到了僧伽难提尊者那里,见到僧伽难提尊者安坐入定,祖和众生伺候尊者,过了二十一天以后尊者才从定中出来,祖问:“你是身定还是心定?”,难提尊者回答道:“身心都是定的”

祖说:“身心都是定的,那么还有出入吗”,难提尊者回答道:“虽然有出入但是不会失去定相,就像在金子在井里,金子是常寂的”祖说:“如果是像金子在井,如果金子出了井,金子没有动静那么是什么在出入呢”,难提尊者说:“说金子有动静那么是什么在出入?说金子有出入,金子并非动静”,祖问:“如果是金子在井,那么出来的是什么金子?如果金子出井,那么井里的又是什么?”难提尊者说:“如果金子出井,那么在井里的就不是金子,如果金子在井里,那么出来的不是什么”,祖说:“义理不是这样的”,难提尊者说:“你的义理也不对”,祖说:“你的这个义理会导致你堕落”,难提尊者说:“你的义理也不成”,祖说:“你的义理不成,但是“我”的却义理已经成了”,难提尊者说:“我”的义理虽然成了,但是这个法却不是我”

祖说:“我的义理成了,那是因为我没有我的缘故”,难提尊者问:“我没有我,那成的是什么义理”,祖说:“我没有我所以成就你的义理”,难提尊者问:“仁者的师父是谁,得到了无我”,祖说:“我的师父是伽那提婆,证得了无我”,难提尊者以偈称赞道:“稽首提婆师,而出于仁者。仁者无我故,我欲师仁者。”,祖也以偈子回答道:“我已无我故,汝须见我我。汝若师我故,知我非我我。”

难提尊者内心豁然开朗,当即请求尊者度脱,祖说:“你的心本来就是自在的,并不是我系住的”,说完就用右手擎金钵到梵宫取了香饭下来,给大众食斋,但是大众却升起厌恶之心,祖说:“并不是我的过错,是你们自己的业”,就让难提尊者和祖分座一起吃,众人感到很惊讶,祖说:“你不能够吃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和我分座的是过去娑罗树王如来,怜悯万物而降神迹,你们也是庄严劫中修到三果但是没有证到无漏的果位”众人说:“我师父有神力我们是信服的,但是说他是过去佛就有点疑问了”,难提尊者知道众人升起了我慢,说:“世尊在世的时候世界平整没有丘陵江河沟渠,水都是甘美的,草木长的很茂盛,国土富饶丰盈,没有八苦,众人行十善,从双树示现涅槃到现在八百多年了,世界的出现了丘陵废墟,树木也枯萎了,人们没有了至信,正念变得轻微,不信真如只贪图神力”,说完以后就用用手展开到地里,到了金刚轮的边际取甘露水,用琉璃器盛到了大众的地方,大众见到以后,随即就钦慕尊者,作礼忏悔,于是祖给难提尊者交付法眼,说偈:“于法实无证,不取亦不离。法非有无相,内外云何起?”,说完偈交付完法眼以后祖就安坐圆寂了,众人建塔供养,这个是时候是汉武帝二十八年戊辰年。

【原文】

十六祖罗睺罗多尊者,迦毗罗国人也。行化至室罗筏城,有河名曰金水,其味殊美,中流复现五佛影。祖告众曰:“此河之源,凡五百里,有圣者僧伽难提居于彼处。佛志:一千年后,当绍圣位。””语已,领诸学众,溯流而上。至彼,见僧伽难提安坐入定。祖与众伺之。经三七日,方从定起。祖问曰:“汝身定邪,心定邪?”提曰:“身心俱定。”

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提曰:“虽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体常寂。”祖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无动静,何物出入?”提曰:“言金动静,何物出入?言金出入,金非动静。”祖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提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祖曰:“此义不然。”提曰:“彼义非著。”祖曰:“此义当堕。”提曰:“彼义不成。”祖曰:“彼义不成,我义成矣。”提曰:“我义虽成,法非我故。”

祖曰:“我义已成,我无我故。”提曰:“我无我故,复成何义?”祖曰:“我无我故,故成汝义。”提曰:“仁者师谁,得是无我?”祖曰:“我师迦那提婆,证是无我。”难提以偈赞曰:“稽首提婆师,而出于仁者。仁者无我故,我欲师仁者。”祖以偈答曰:“我已无我故,汝须见我我。汝若师我故,知我非我我。”

难提心意豁然,即求度脱。祖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系。”语已,即以右手擎金钵,举至梵宫,取彼香饭,将斋大众,而大众忽生厌恶之心。祖曰:“非我之咎,汝等自业。”即命难提分座同食,众复讶之。祖曰:“汝不得食,皆由此故。当知与吾分座者,即过去娑罗树王如来也。愍物降迹,汝辈亦庄严劫中已至三果而未证无漏者也。”众曰:“我师神力,斯可信矣。彼云过去佛者,即窃疑焉。”难提知众生慢,乃曰:“世尊在日,世界平正,无有丘陵,江河沟洫,水悉甘美,草木滋茂,国土丰盈。无八苦、行十善,自双树示灭八百余年,世界丘墟,树木枯悴,人无至信,正念轻微,不信真如,唯爱神力。”言讫,以右手渐展入地,至金刚轮际,取甘露水,以琉璃器持至会所。大众见之,即时钦慕,悔过作礼。于是,祖命僧伽难提而付法眼。偈曰:“于法实无证,不取亦不离。法非有无相,内外云何起?”祖付法已,安坐归寂。四众建塔。当前汉武帝二十八年戊辰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十五祖伽那提婆尊者南天竺人,姓毗舍罗,最初的时候只谋求福业,并且喜欢辩论,后来遇到龙树大士,到了大士那里,龙树知道他是一个智人,先派了一个侍者把盛满水的钵放在了尊者的座位前,尊者看到以后就放了一根针到里面,欣然契会了大士意思,龙树大士就给他说法,坐在座上,示现了月轮相,只听到大士的声音看不到大士的样子,尊者对众人说:“这样祥瑞的景象是师父在展现佛性,表示讲法不在声色。”,尊者得到法以后就到了迦毗罗国。有一个长者叫梵摩净德,一天在园树种长出了像耳朵那样的菌类,味道很鲜美,只有长者和他第二个儿子罗睺罗多才能取了吃,取完以后又会重新长,除了他们其他的亲人都看不见,祖知道这其中宿世因缘于是到了他们家中,长者问祖这其中的原因,祖说:“你家里曾经供养过一个比丘,但是这个比丘并没有悟道,只是贪图名誉供养,所以福报是木菌,因为你和你的儿子很精心诚意的供养,所以能够享用这些木菌,其他人不能够”,祖问长者:“长者多少岁呢?”,长者回答道:“七十九岁”,祖于是说偈:“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长者听到偈以后对尊者更加的叹服,并且说:“我年纪已经很大了,不能跟随大师,愿意让我的二儿子跟随大师出家”,祖说:“过去如来曾授记这个孩子说会在第二个二百五十年为大教主,今天遇到了,也符合过去的宿世因缘”,随即就给他剃度出家,到了巴连弗城听闻外道想要障碍佛法,他们计划了很长时间,祖于是手执长幡进入到大众中。他们问祖:“你为什么不向前去?”,祖说:“你们为什么不向后?”,那些人说:“你像个贱人”,祖说:“你们像良人”,他们问:“你解的什么法”,祖说:“你们解不了”,他们说:“我想要得到佛”,祖说:“我已经灼然的得到佛了”,他们说:“你没有得到”,祖说:“我是得到的,你们却没有”,他们问:“你没有得到为何说自己得到了”,祖说:“你们因为有我的缘故所以得不到,我没有我我,所以应当得到”,他们词穷不说话了,于是问祖:“你叫什么?”祖说:“我的名字是伽那提婆”,他们曾经听到过祖的名字,于是忏悔谢过,当时的众人还是好相互问难,祖都以无碍之辩折服他们让他们皈依,于是告诉上首弟子罗睺罗多交付法眼说偈:“本对传法人,为说解脱理。于法实无证,无终亦无始。”,祖说完偈以后就入奋迅定,身体放出八种光,然后归于寂灭,众人建塔供养尊者,这个时候是汉文帝十九年庚辰年。

【原文】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南天竺国人也,姓毗舍罗。初求福业,兼乐辩论。后谒龙树大士。将及门,龙树知是智人,先遣侍者以满钵水置于座前。尊者睹之即以一针投之而进,欣然契会。龙树即为说法,不起于座,现月轮相,唯闻其声,不见其形。祖语众曰:“今此瑞者,师现佛性。表说法非声色也。”祖既得法,后至迦毗罗国。彼有长者,曰梵摩净德一日,园树生耳如菌,味甚美。唯长者与第二子罗睺罗多取而食之。取已随长,尽而复生。自余亲属,皆不能见。祖知其宿因,遂至其家。长者乃问其故。祖曰:“汝家昔曾供养一比丘,然此比丘道眼未明,以虚沾信施,故报为木菌。唯汝与子精诚供养,得以享之,余即否矣。”又问长者:“年多少?”答曰:“七十有九。”祖乃说偈曰:“入道不通理,复身还信施。汝年八十一,此树不生耳。”长者闻偈已,弥加叹伏。且曰:“弟子衰老,不能事师,愿舍次子,随师出家。”祖曰:“昔如来记此子,当第二五百年为大教主。今之相遇,盖符宿因。”即与剃发执侍。至巴连弗城,闻诸外道欲障佛法。计之既久,祖乃执长旛入彼众中。彼问祖曰:“汝何不前?”祖曰:“汝何不后?”彼曰:“汝似贱人。”祖曰:“汝似良人。”彼曰:“汝解何法?”祖曰:“汝百不解。”彼曰:“我欲得佛。”祖曰:“我灼然得佛。”彼曰:“汝不合得。”祖曰:“元道我得,汝实不得。”彼曰:“汝既不得,云何言得?”祖曰:“汝有我故,所以不得。我无我我,故自当得。”彼辞既屈,乃问祖曰:“汝名何等?”祖曰“我名迦那提婆。”彼既夙闻祖名,乃悔过致谢。时众中犹互兴问难,祖折以无碍之辩,由是归伏。乃告上足罗睺罗多而付法眼。偈曰:“本对传法人,为说解脱理。于法实无证,无终亦无始。”祖说偈已,入奋迅定,身放八光,而归寂灭。学众兴塔而供养之。即前汉文帝十九年庚辰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四祖龙树大士

十四祖龙树尊者西天竺国人,也叫龙胜,从摩罗尊者那里得法以后后来到了南印度,那个国家的人大多相信福业,祖为他们说法,他们都议论说:“人的福业是世间第一位,只是口说佛性谁看见过呢?”,祖说:“想要见到佛性必须先除去我慢”,那里的人问:“佛性大小如何?”,祖说:“不是大也不是小,不是广也不是狭,没有福没有报,没有死没有生”,他们听闻了这样殊胜的佛理都回到了初心,祖回到座位上,展现自在身就像满月那样,众人只听到祖的法音但是没有看到祖的样子,众人中有一个长者的儿子叫伽那提婆,对众人说:“你们认识这个相吗”,众人说:“看都看不到又怎么认识呢”,提婆说:“这是尊者展现的佛性体相,来展示给我们,怎么知道呢?因为无相三昧就像满月,佛性之义,就是这样廓然虚明”,说完以后,满月相就隐去了,祖又回到座位上,说偈:“身现圆月相,以表诸佛体。说法无其形,用辨非声色。”众人听到偈以后就顿悟了无生之义,都愿意出家来寻求解脱,祖就给他们剃发出家,让各个圣人给他们受戒,那个国家有五千多个外道做大幻术,众人信仰他们,祖都一一化解让他们皈依三宝,又作了《 大智度论 》,《 中论 》,《 十二门论 》,流传于世,后来告诉上首弟子伽那提婆说:“如来的大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听偈:为明隐显法,方说解脱理。于法心不证,无瞋亦无喜。”,交付完以后就进入月轮三昧示现神变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凝然寂灭了,伽那提婆和众人建立了宝塔葬祖,这个时候是秦始皇三十五年己丑年。

【原文】

十四祖龙树尊者,西天竺国人也,亦名龙胜。始于摩罗尊者得法,后至南印度。彼国之人,多信福业。祖为说法,递相谓曰:“人有福业,世间第一。徒言佛性,谁能睹之?”祖曰:“汝欲见佛性,先须除我慢。”彼人曰:“佛性大小?”祖曰:“非大非小,非广非狭。无福无报,不死不生。”彼闻理胜,悉回初心。祖复于座上,现自在身,如满月轮。一切众唯闻法音,不睹祖相。彼众中有长者子,名迦那提婆,谓众曰:“识此相否?”众曰:“目所未睹,安能辨识?”提婆曰:“此是尊者现佛性体相,以示我等。何以知之?盖以无相三昧,形如满月。佛性之义,廓然虚明。”言讫,轮相即隐,复居本座,而说偈言:“身现圆月相,以表诸佛体。说法无其形,用辨非声色。”彼众闻偈,顿悟无生,咸愿出家,以求解脱。祖即为剃发,命诸圣授具。其国先有外道五千余众,作大幻术,众皆宗仰。祖悉为化之,令归三宝。复造大智度论、中论、十二门论,垂之于世。后告上首弟子迦那提婆曰:“如来大法眼藏今当付汝。听吾偈言:为明隐显法,方说解脱理。于法心不证,无瞋亦无喜。””付法讫,入月轮三昧,广现神变,复就本座,凝然禅寂。迦那提婆与诸四众,共建宝塔以葬焉。即秦始皇三十五年己丑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



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华氏国人,最初的时候是外道有三千个弟子,通达各种外道经论,后来在马鸣大士那里得法,带着弟子到了西印度,那里有一位太子叫云自在,敬仰尊者的大名,请尊者到宫中接受供养,祖说:“如来曾经教导过,沙门不可以亲近国王和大臣这些权势之家”,太子说:“在我们国家的北边有一座大山,山上有一个石窟,尊者可以在那里禅寂吗?”祖说:“可以”,就进入到那个山里。走了几里以后碰到一只大蟒蛇,祖没有在意继续往前走,大蛇就缠绕了祖的身体,祖就给它授了三皈依,蟒蛇听了以后就离开了,祖到了石窟以后,有一个老人穿着朴素的衣服出来合掌问讯。祖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回答道:“我曾经是一个比丘,喜乐寂静,有初学比丘来请益,我烦于回答他们问题,起了瞋念,死了以后就堕落成了蟒蛇神,住在这个石窟里到现在已经千年了,幸亏遇到尊者,听闻了戒法得以解脱,特地来感谢尊者。”,祖说:“这个山里还有其他人居住吗?”,回答道:“在这里往北十里,有大树荫蔽五百个大龙,那里的树王叫龙树经常给龙众讲法,我也去听过”,祖于是就和弟子们一起到龙树那里,龙树出来迎接尊者说:“这样孤寂的深山老林,龙蟒居住的地方,大德至尊怎么会枉费来这里呢?”祖说:“我不是至尊,来这里访问贤者”,龙树心里想:“这位大师悟道了吗?是继承了真乘的大圣人吗?”,祖说:“你虽然心里想,但是我已经知道了,只要想出家何须顾虑我是不是圣人”,龙树听了以后就忏悔谢罪,祖给他受戒出家,五百龙众也一起受戒出家,有告诉他说:“现在我把如来的大法眼藏交付给你,听我说偈:非隐非显法,说是真实际。悟此隐显法,非愚亦非智”,交付完大法以后就示现神变,化火自焚,龙树收集了五色的舍利建塔供养,这个时候是赧王四十六年壬辰年。

【原文】

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华氏国人也。初为外道,有徒三千,通诸异论。后于马鸣尊者得法,领徒至西印度。彼有太子,名云自在。仰尊者名,请于宫中供养。祖曰:“如来有教,沙门不得亲近国王、大臣权势之家。”太子曰:“今我国城之北,有大山焉。山有一石窟,可禅寂于此否?”祖曰:“诺。”即入彼山。行数里,逢一大蟒,祖直前不顾,盘绕祖身,祖因与授三皈依,蟒听讫而去。祖将至石窟,复有一老人素服而出,合掌问讯。祖曰:“汝何所止?”答曰:“我昔尝为比丘,多乐寂静,有初学比丘数来请益,而我烦于应答,起嗔恨想,命终堕为蟒身,住是窟中,今已千载。适遇尊者,获闻戒法,故来谢尔。”祖问曰:“此山更有何人居止?”曰:“北去十里,有大树荫覆五百大龙,其树王名龙树,常为龙众说法,我亦听受耳。”祖遂与徒众诣彼,龙树出迎曰:“深山孤寂,龙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来访贤者。”龙树默念曰:“此师得决定性明道眼否?是大圣继真乘否?”祖曰:“汝虽心语,我已意知。但办出家,何虑吾之不圣?”龙树闻已,悔谢。祖即与度脱,及五百龙众俱授具戒。复告之曰:“今以如来大法眼藏,付嘱于汝。谛听偈言:非隐非显法,说是真实际。悟此隐显法,非愚亦非智””付法已,即现神变,化火焚身。龙树收五色舍利,建塔焉。即赧王四十六年壬辰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二祖马鸣大士



十二祖马鸣大士,波罗奈国人,也叫功胜,因为有作无作诸多功德最为殊胜所以叫功胜。在夜奢尊者那里受法以后就到了华氏国那里转妙法轮,忽然有一个老人来到大士座位前仆在地上,大士对众人说:“这个不是一般人,应该会有异相”,说完以后就这个人不见了,一会儿从地里涌出一个金色的人又变成女人的样子,右手指着大士说偈:“稽首长老尊,当受如来记。今于此地上,宣通第一义。”说完偈以后就不见,大士说:“将会有魔来和我较量”,不一会狂风暴雨就来了,天地昏暗,大士说:“看来魔来了,我当除去”,随即手指天空,出现一条大金龙,发大威神,震动山岳,大士在座上俨然不动,魔事也随即没有了,过了七天以后有一个小虫就像蟭螟那么大,潜藏跑到大士的座下,大士手抓了起来,展示对众人说:“这就是魔变得来盗听我的法”,又把虫子放下了让它离开,魔却不能够动,大士告诉他说:“你只要皈依三宝就能够重获神通”,说完就魔王就恢复到本来的样子,对大士作礼忏悔,祖问:“你叫什么?有多少眷属?”回答道:“我叫迦毗摩罗,有三千个眷属”,大士问:“竭尽你的神力能够变化什么呢?”,回答道:“我能够把巨海化成极小的事物”,大士说:“你能够变化性海吗?”回答说:“我不知道什么是性海”,大士随即就给他说性海:“山河大地都是依此建立的,三昧六神通也是依此发现的”,迦毗摩罗听到了以后就发信心和三千眷属一起请求剃度出家,大士召集五百阿罗汉给他们受戒,告诉他说:“如来有大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你听偈说:隐显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离。”付嘱完以后就进入龙奋迅三昧,挺身到空中,太阳那样,然后圆寂了,众人把大士的真体藏到龙龛中,这个时候是显王四十二年甲午年。

【原文】

十二祖马鸣大士者,波罗奈国人也。亦名功胜,以有作无作诸功德最为殊胜,故名焉。既受法于夜奢尊者,后于华氏国转妙法轮。忽有老人,座前仆地,祖谓众曰:“此非庸流,当有异相。”言讫不见。俄从地涌出一金色人,复化为女子,右手指祖而说偈曰:“稽首长老尊,当受如来记。今于此地上,宣通第一义。”说偈已,瞥然不见。祖曰:“将有魔来,与吾较﹝音角﹞力。”有顷,风雨暴至,天地晦冥。祖曰:“魔之来信矣,吾当除之。”即指空中,现一大金龙,奋发威神,震动山岳。祖俨然于座,魔事随灭。经七日,有一小虫,大若蟭螟,潜形座下。祖以手取之,示众曰:“斯乃魔之所变,盗听吾法耳。”乃放之令去,魔不能动。祖告之曰:“汝但归依三宝,即得神通。”遂复本形,作礼忏悔。祖问曰:“汝名谁邪?眷属多少?”曰:“我名迦毗摩罗,有三千眷属。”祖曰:“尽汝神力,变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极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谓性海,我未尝知。”祖即为说性海曰:“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兹发现。”迦毗摩罗闻言,遂发信心,与徒众三千,俱求剃度。祖乃召五百罗汉,与授具戒。复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当付汝。汝听偈言:隐显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离。””付嘱已,即入龙奋迅三昧,挺身空中,如日轮相,然后示灭。四众以真体藏之龙龛。即显王四十二年甲午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



西天祖师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华氏国人,姓瞿昙,父亲叫宝身,从胁尊者那得法以后就到了波罗奈国,马鸣大士在那里迎请礼敬尊者,大士问:“我想要认识佛,什么才是佛呢?”,祖说:“你想要认识佛,不认识的就是”,大士说:“佛既然不认识,那怎么知道是呢?”祖说:“既然不认识佛,怎么知道不是呢?”大士说:“这是锯义”,祖说:“你是木义”,祖问:“锯义是什么?”,大士说:“和师尊一样”,大士却问:“木义又是什么呢?”,祖说:“你被我解了”,马鸣大士忽然大悟,稽首皈依尊者,请求剃度出家。祖对众人说:“这个大士曾经是毗舍离国王,他的国家有一类人像马那样裸露,国王运用神力分身化作蚕,给他们做衣服,国王后来出生在中印度,马人想到国王曾经为他们做的事情而悲鸣,因此名字叫马鸣,如来曾经授记过:我灭度六百年以后,会有一个贤人马鸣出生在波罗奈国,降伏各种外道,度人无数,继续传递我的教化”现在正是时候,就告诉他:“如来的大法眼藏现在交付给你”就说偈:“迷悟如隐显,明暗不相离。今付隐显法,非一亦非二。”尊者传付了大法以后就示现神变然后就圆寂了,众人建造了宝塔葬尊者全身,这个时候是安王十九年戊戌年。

【原文】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华氏国人也。姓瞿昙氏,父宝身。既得法于胁尊者,寻诣波罗奈国,有马鸣大士迎而作礼。问曰:“我欲识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识佛,不识者是。”曰:“佛既不识,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识佛,焉知不是?”曰:“此是锯义。”祖曰:“彼是木义。”祖问:“锯义者何?”曰:“与师平出。”马鸣却问:“木义者何?”祖曰:“汝被我解。”马鸣豁然省悟,稽首皈依,遂求剃度。祖谓众曰:“此大士者,昔为毗舍利国王。其国,有一类人如马裸露,王运神力分身为蚕,彼乃得衣。王后复生中印度,马人感恋悲鸣,因号马鸣焉。如来记云:吾灭度后六百年,当有贤者马鸣于波罗奈国,摧伏异道,度人无量,继吾传化。”今正是时。”即告之曰:“如来大法眼藏,今付于汝。”即说偈曰:“迷悟如隐显,明暗不相离。今付隐显法,非一亦非二。”尊者付法已,即现神变,湛然圆寂。众兴宝塔,以閟全身。即安王十九年戊戌岁也。

–节选自《五灯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