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那伽”

刚好有朋友从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湖回来。玛旁雍措湖是非常美丽的一个圣湖,在圣湖里存在着一种生命叫那伽,至今为止圣湖里依然存在着那伽。那伽并不是龙,而是叫做龙族,这两个字很多人曾经把它们混淆。

龙跟龙族是两类生命,不是一类。你看到过中国画的龙像条蛇一样,有很长的尾巴、四个爪子、两只角,这个叫龙。佛经里提到的龙族“那伽”跟我们中国的龙是不一样的。那伽叫做龙族,它长着人类的上半身,有两条手臂,有男性女性的区别,女性乳房会比较大,男性是平胸,它的脸跟人类一样,腿以下不是人类的形体,而是像一条蛇一样盘绕着,这个叫那伽,即龙族。

龙族也就是佛经里提到的天龙八部,天龙八部的龙并不是我们中国的龙,而是指那伽。《六组坛经》里面提到“那伽常在定,无有不定时”。中国的龙是降雨的,在海里。而那伽不一样,有可能在土里,有可能在井里,有可能在湖里,也有些在天上,有些在山洞里面,那伽族也是负责当地雷雨的。

但是那伽有一点不太好,如果你在湖里撒尿、把垃圾倒到湖里污染了湖,那伽就会生病。那伽一生病就会愤怒。当那伽愤怒时,当地就会产生瘟疫怪病。密宗里经常提到有一种病叫龙病,是龙族在吐有毒的东西。实际上用我们现在的话讲,龙病就是人类对大自然造成了污染,那伽生病了,所以那伽开始吐有毒的气体让人类也生病,这个是那伽和龙的区别。

至今为止那伽都存在于山河湖泊当中,大自然实际上有无数的那伽在守护着,五台山也有专门的那伽庙即龙王庙。女娲就是那伽的形象,她的下半身像个蛇一样。人类应该非常尊重大自然,大自然实际上是有守护灵和守护神守护着。

摘自《夕阳问答》026  夕阳 著

占卜来自超越头脑

通过觉知快过思想,快过这些来自记忆的比较,你会发现那些其实是错的,你立刻就会发现那些非常局限,脑子里的那些知识实在是少到了可怜的地步。你以如此少的知识来判断眼前整个宇宙的现象是非常可悲的,非常可笑幼稚的。当你不以头脑的记忆来判断,忽然就回到了原始的身体。

你知道身体从哪来吗?身体是从整个物理世界进化而来的。身体拥有千千万万年的记忆,它比你的判断要准确的多。这就是为什么在密宗里面,他们用念珠来打卦。你知道密宗的打卦法吗?用一百零八粒念珠打卦的时候,左手右手各掐三粒,三粒三粒的掐。最后会剩下一到六。一到六每一粒的象征是:一象征成功,二象征可能性,三象征等待,四象征困难,五象征停滞,六象征未来的圆满,你可以记住,这是六个选项。

密宗的打卦法很简单,可以教大家,左右手三个三个子拨,拨到最后会获得一到六的珠子,要么是一,要么二,要么三,要么四,要么五,要么六。但是它有个要求,拨这个念珠的时候,第一次拨要足够快。你如果慢慢的拨,算出来的结果一定是错的。你必须快,快到没法思考,它的要求就是要你快过思想,因为用思想来判断的话,准确性会很低,因为思想只能回忆起前面三四十年的记忆,所以它对未来的判断准确率就很低。

显然如果能够记到几百年以前、上万年以前,你对未来的判断的准确率就会高得多。所以在那个念珠占卜法里面要求,你以极快的速度拨念珠,没法用头脑来拨,思想完全跟不上了。那谁在拨?是你的身体在拨,你的双手在拨。当整个身体在拨的时候,因为身体拥有着千万年的记忆,它来自宇宙,来自尘土,记忆如此久远,很快占卜结果出来是准的,它超越了头脑,身体本身能够感知的东西远远超越你的理解。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傻瓜,有时候能够做出预言,因为傻瓜的神经系统已经崩溃了。一个精神分裂患者的神经系统已经崩溃了,而有些特殊的情况下,一个精神分裂患者有时候会做出非常准确的预言,因为他不是用头脑来预言,而是用别的地方,他的身体忽然给了某种直觉、某种信号。

当你能够超越头脑会发现,你开始拥有直觉。那个直觉不是来自思想,不是来自思考,不是来自理解,不是来自分析,它来自一个不经思考的空间,而那个直觉总是显得那么的准确、精准,它来自身体对自然的直觉性的感知,也许这里的用词并不恰当,它是身体知道的,而不是头脑知道的。身体有时候知道的东西比头脑要准的多,身体知道很多事,而且它总是那么的客观,不携带头脑的判断和记忆。所以当你去掉头脑,去掉评判,去掉那些来自记忆的标签,将能够更好的理解整个生活,理解整个宇宙的发生。

还是那句话,而且这句话一直以来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就是你必须超越头脑。你的头脑是一个相当狭窄的局限,它总是框住你,它总是用自己的自以为是的经验和记忆来引导你,而且你总是会相信那些记忆,因为那些记忆是你的,你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你下意识的就会相信这些记忆是对的,其实它们非常局限,是可怜的白痴,可以这么来形容。

在印度教里面形容头脑是一个可怜的小白痴,它什么都不知道,实际上它知道的东西非常有限,非常非常少,少到可怜的地步。整个的宗教或者灵性都在倡导人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瑜伽的方式、观呼吸的方式、念诵的方式、爱的方式来超越头脑,当觉知不再受到头脑的诱导,智慧就开始渐渐的展现了。智慧是整体性的,智慧包括头脑,但又远远超越它。头脑就好像一粒小豆子,而智慧像整个宇宙的存在,它那么的庞大、无限的大。相较而言,头脑几乎是无限的小。

摘自《夕阳问答》026  夕阳 著

人们总是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别人

据说有一次,一个门徒躺在崇拜的大师身边,他是第一次见大师。半夜的时候睁开眼睛发现大师从床上消失了,人没了!只剩下被子。因为是半夜,他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大师又回来了,出现在被子的下面。他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跪在大师的面前砰砰砰的磕响头。

大师不得不起来问你干什么,大半夜的,在我床头磕头。

他说我找了三十年,就是要找一个会消失的圣人。其他圣人我都看不上,虽然他们能说会道,这样的人有的是,甚至有些圣人可以治病,这我都无所谓,我要找一个真正会消失的圣者,他才配做我的师父。

结果大师听了以后笑了,回答说:你愿意拜某一个人为师,那也要这个人愿意收你为徒才行。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我绝对不会收你这样的人。

为什么?因为我刚才仅仅是去上了厕所而已,而你糊涂了,睡着了,我去上厕所的时候你看见床上没有人,等我回来以后,你又看见床上有人了。这个门徒听完立刻崩溃了。

人们总是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别人,要找一个符合自己心目中的人,但他永远也看不到本质。他不会像卫灵公或者齐恒公那样,看到一个驼背的,没有嘴唇的人、一个脖子上有大瘤的人的时候,同时看到他内在的超乎常人的品质,这两个皇帝肯定是有水平的。

如果是前面提到的这些门徒,一定瞥一眼就走开了,谁会喜欢这样的人,一个连嘴唇都没有的人、一个脖子上长着恶瘤的人。

庄子用心的举这样的例子,是让一个人找到看事物的本质。当你能看到事物的本质的时候,会发现圣者的行为是不按常理的,他们不谋略、不焦灼,他们自然天养,丝毫不在乎外在的形象。只有这样的人才真正伟大,他们认同于自然,与世界没有抗争,完全放松在生命的怀抱当中。生命是你的母亲,你放松在生命的怀抱中,不会在乎自己长得好看,还是难看,一个婴儿总是无条件的信任妈妈会全然的爱他。

摘自《庄子耳语》011  夕阳 著

祂一定会来,你准备好了吗?

而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刚才提到,向下观照身体的方式不怎么适合,因为向下意味着某种程度的压制。即便你认为你没有压制,但看的动作本身就有压制性,聚焦就会压制。无论你的焦点是巨大的扩张的,还是极小的。你看着你的思想,你看着你的身体,你看着你的情绪,或者你扩张的,统一的看着所有的事物、周遭的环境以及你自己。你的这个看本身就有抑制作用,这种看本身有抑制性在里面。当有抑制性存在的时候,你的意识的中心就很难升高,非常难升高,所以这种方式本身会让你变得封闭和降低,而不是升高。

你会发现,一个学习这种自我观照的人,变得越来越封闭或者越来越僵化,他的中心在降低,而不是在升高。你不会发现,这样一个人很阳光,他总是显得有些压抑,不那么阳光,一个阳光的人他是意识中心点升高的人,你越升高,你会越阳光灿烂。但是如果你这样训练,你如果真的很认真,你会发现,你开始降低了,你开始沉默了,你开始变得收缩坚硬了,你的中心似乎在自发的向下降低。

还有第三个更重要的问题,什么问题?两千五百年前有类似像佛陀、迦叶这样的人,在你达到收缩极点的时候,给你一瞥,给你一个恩典(可以这样说,这也是一种恩典),使你从这个最终的极限里面能够跳跃出来——开悟。但是近代已经没有这样的人了,所以近代你可以做到极限,但是你很难开悟,这种来自于一个成道者的点化是非常重要的,否则无论你怎么做,你都在极限里面,你自己很难跳出这个圈。

当然有例外的人,可以跳出这个圈,但是很难。你无论怎么做,你都是主体跟客体的关系,你是主体是观察者,你的客体要么是思想,要么是那个空当,你做到最极限无非就是空当而已,做到最极限也只可能是那个空当,而那个空当也不会维持太久,0.1秒以后思想又回来了,你再次看到各种各样的思想、各种各样的念头,空当永远是昙花一现。你还能怎么做呢?你做到了极限,无非就是一个空当,但这个空当不是空性。所以需要类似像佛陀这样的人的点化,他的点化往往不是在禅定当中。所以你看佛经里很多开悟的人,他们不是在禅定里开悟的,他是听佛陀讲话开悟的,他甚至是扫地的时候开悟的,他都在平常,他根本就不在禅定里。

而那个力量只要有一个活着的悟道者拥有,他甚至不需要亲身来点化你,你只要在他周围,你只要跟他有一些关系,你甚至在深山里,而你的师父、你的佛陀在别的地方化缘行乞,你们之间的联系依然存在。也许你在深山里,某一天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你就了悟了,就好像某位禅师一样,“踏破铁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某一个片刻,忽然间就了悟了,那个了悟其实跟他在远方的上师、远方的佛陀是有关系的,他们那种连接,随时在等待着那个片刻来临,那个佛陀的恩典其实一直在他周围,只是等待着这个触发点来临。无论这个触发点是半夜里,是白天走在马路上,或者师父有没有在他身边,都一样,那个恩典一直在等着他。

所以克里希那穆提说得对,你要做的只是打扫干净你的房间,打开你的窗跟门,不要关闭,不要封闭。至于那个恩典什么时候来,没有人知道。祂一定会来,你准备好了吗?

所以,这也就是最后要提到的,我们需要新的方法,因为人类已经改变了,你的中心点已经改变了,它更加的向上了。

摘自《夕阳问答》027  夕阳 著

关于业的消耗

69.问:那个带业往生极乐世界的生命,是不是不会受到以往恶业影响?或者说像释迦牟尼佛那样,释迦族被灭时只头疼三天?成佛以后有没有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可以储存微小心念,它的具体性质是什么?

答:那些往生高级层面的存在,他们一样要受到业力的牵引,只不过他业力牵引比较低而已。就好像他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孩子,他虽然会饿三天,但是那个饿三天不会造成很大的痛苦。而在更高级的层面,它们释放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所以他一样会以各种方式来消耗这些善恶业。他不必要像释迦牟尼佛这样,以肉体的方式来头痛三天,没这个必要,因为更高级的层面类似于梦中的层面,他们是非物质的,他们没有身体,所以他们消耗业的方式跟我们人类是不一样的。在有些非物质层面也有梦境,他们也做梦,当然他们也有睡眠,所以他们一样会在梦境当中消耗这些业。他们在清醒的时候,也会以某些方式消耗这些未完成的业。

所以善恶业其实不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宇宙里有一个法则叫因果法则,这个法则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破坏它,你做过的善、你做过的恶,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让它们一笔勾销,不可能,即使佛陀都没法这样做,所以善恶业永远是随身的,你做过的一切它们都在,只是它们消耗的方式很可能不一样,而且千差万别。

如果你在肉体里面,你是一个人类,那么它们注定要以人类的方式来消耗,你会受苦,你会受罪等等。如果你不是肉体的人类,你是高级别的高层面的天人,他们消耗的方式又不一样。只是消耗方式不一样而已,但它必须要消耗。所有的这一切,也就是阿卡西记录里面所有过往的记录,它们都储存在宇宙的智能里面。你可以把它称作阿赖耶,你也可以把它称作空性,也可以把它称作无限的意识源头。你的意识里面存在所有这一切东西,不仅存在你个人的印记,而且是存在整个宇宙的印记。也就是说,在无限意识里面保存着整个宇宙的历史,小到每一个个人的细节,都在里面。所以,业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但业可以被消耗,可以被许多方式消耗。

佛陀在《涅槃经》里提到:如果业是没有头的,那么注定它将是没有尾的。如果业是没有尾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成佛。因为你的业是还不干净的,你有无始的业——无穷无尽的业,你根本就没有哪一天可以还干净,你即使转生无数次的人类,依然还不干净你曾经的业,它们太多了。这样的话,就没有人可以成佛,没有人可以解脱,这一天永远到不了。

但是业不一定要以物质的方式来还,业的印象可以以梦境的方式来还、来消耗,可以以其他层面的方式来消耗,非常非常多的方式。在天人的层面,他们甚至可以通过观想的方式,如梦一般的让负面的心境化作符号,从你的头顶消耗掉,他们专门有这样的观想方式,这也是一种消耗的方式。因为这些负面的思想就是业,它们储存在你的大脑里,它们是你的往世的记忆——你曾经的印象,这些印象可以被当做符号来消耗掉,这都是可以的。所以有很多种方式来消耗掉你的业。

摘自《夕阳问答》027  夕阳 著

预言是要付出代价的

欧洲龙婆,年幼时获得上天赋予的第三眼的能力,可以看到未来,但对等的平衡是,她忽然发现她的视力在渐渐丧失,直到失明。存在赋予一个几乎没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第三眼的能力,就是为了能够保护她少受克,因为学历低,没什么丰功伟绩,不会太过骄傲,但她不是证悟者,自我还在,所以平衡还是有的,她失明了。她的失明对她来说既是平衡也是一种保护,因为,失明会使她更谦卑。

另外,由于她指出别人看不到的业力因果,预言还未到来的未来,这会改变业力的时间线,使得本该来临的业力推迟来临,越推迟,那些为了避开你的注意,推迟来到的业果 就会更加的猛烈,比如,本来可以轻轻敲门的业力,推迟来临后,积累了更多被压抑的动能,下次来敲门时就不会是轻轻的了,而是砸门。

据说,有一次,唐太宗看到一本预言书说“唐三代后,有女主武王代有天下!”,他就找李淳风问,李淳风说这个预言是对的,此人已经在宫中了,姓武,四十年后,将成为皇帝,李家子孙会被她杀掉很多。唐太宗说:“那我现在就找到杀了她,如何?”

李淳风说:“不可以!如果杀,会伤及无辜,而且,这个人当皇帝,是四十年后。到那时,她也老了,也会仁慈一些。大唐只是中途换姓,是暂时的,此人不会彻底断绝唐朝。但如果你现在就杀了她,那么还会出现其他人篡夺帝位。而且据我推算,新出现的人,会比武姓女子更凶狠,到时候您的后代恐怕就不会有剩下的了。所以,相对来说,留着武姓女子比杀了她有利。”唐太宗最后只好采纳了李淳风的建议。

所以,龙婆的预言也一样,她干扰了业力的时间线,这意味着增加了宇宙业力运行的成本,所以,她自己也必须承受失明的痛苦。吉普赛人擅长占卜,所以,他们一生流浪,命运艰辛。存在的一切都是公平的。

这就是为什么,古代圣人做预言时,都是用比喻和暗语,故意让人看不懂,只有事情发生以后才恍然大悟—“原来预言是这个意思啊!”。这样做就不会干扰到业力的运行。不会受克。

摘自《夕阳问答》03  夕阳 著

Page 1 of 16
1 2 3 16